《无名箫》

第077章 活捉唐漩

作者:卧龙生

唐璇探首望去,只见一团黑影,隐伏在黑色中,但却无法辨清来人形貌,只好应道:“什么人?”

那黑衣人应道:“杜天鹗,有事面禀先生,不知可否入阵一行?”

唐璇道:“杜兄么,快请入阵。”

杜天鹗身形疾起,一长身,人已入了石阵。

两条人影,横里兜截过来,拦住了杜天鹗。

唐璇急一挥手,说道:“你们闪开。”

两人应命而退,杜天鹗疾快地行前两步,到了唐璇身侧,说道:“先生还不走么?”

唐璇道:“不要急,什么事慢慢说来。”

杜天鹗道:“滚龙王已调集了大批高手和什么铁甲骑士,重重包围此地,只待他一声令下,立时蜂涌而上。此刻时光,寸阴如金,先生再不走,只怕难以再走了。”

唐璇轻轻一挥扇,笑道:“滚龙王重重包围了此地,如何还能够走得了呢??”

杜天鹗道:“距此不远,有一条大河,水势甚大,可通帆舟。只要先生能冲到河边,上舟而去,或可逃出滚龙王的包围。”

唐璇道:“那条河水,距此有多少路程?”

杜天鹗道:“大约有四五里路。”

唐璇笑道:“你既知道,滚龙王定也知道。”

杜天鹗道:“在下闻得此讯,冒死进此石阵。先生不肯离此,难道要坐以待毙不成?”

唐璇沉吟了一阵,道:“坐以待援,要比行险突围生机稍大。”

杜天鹗轻轻叹息一声,低声说道:“滚龙王志在先生,已用飞鸽传令所属,不能生擒活捉,那就不择手段地击伤先生。”

唐璇微微一笑,道:“滚龙王还未到么?他已存数十年杀我之心,可是他永难如愿。”

杜天鹗看唐璇似是有恃无恐,成竹在胸,不禁微微一怔,叹道:“先生纵已有万全的部署,也不宜过份地涉险。据在下所得消息,滚龙王已调动大部实力,分布四周,拒挡援手。东、南、西、北四侯爵,亲自分守四方,外阻援手,内挡先生……”

唐璇摺扇轻挥,沉吟不言。

杜天鹗又道:“先生得欧阳帮主倚重,视若武林拱壁,万一有了什么伤损,在下万死不足赎罪。如其坐以受困,倒不如趁他们部署未定之际,冒险突围的好。在下倒有一个脱身之计策,尚望先生采纳。”

唐璇笑道:“你可是要和我换着衣服?”

杜天鹗道:“不错,此虽平常的金蝉脱壳之策,但他们或将计不虑此。由在下换着先生之衣,带着上官琦……”目光一转,扫掠了阵中八个大汉一眼,又道:“如若这阵中之人,都可信可托,就由这八人中分出半数,保护先生:另四人随同在下向东突围,以混乱敌人耳目。先生借机突围西渡,或可……”

唐璇点头接道:“你改扮一个唐璇,方法很好,但逃走却是大可不必。”

杜天鹗奇道:“为什么?”

唐璇道:“滚龙王心机过人,论智谋韬略,和我唐某人相差极微;讲手段的毒辣,我还要输他三分,但他却犯了一个大错而不自觉。”

杜天鹗道:“什么错?”

唐璇低声说道:“贪,他太贪心了。一个人贪心太重,灵智常遭闭塞。如若他此时此地,亲率三五高手冲来,不论生擒活捉,在下决难逃得出他的手掌。但他却计不出此,既想杀了我,又想留我作饵,诱歼穷家帮中高手。他犹豫不定,却给我以可乘之机……”话至此处,突然长长叹息一声,道:“再一点,就是他令谕森严,管事大多,使他收罗的属下,无法自动发挥自己的才智,事事等他令谕,难收随机应变之效。唉!这一点,我比他似犹有过之……”他仰脸望天上的星斗,笑道:“不过我已比他早改了几天。咱们此行,并未留下一言一语,无非是留给欧阳帮主一个运用才智的机会。滚龙王内斗我唐某人,外斗欧阳帮主,虽已尽得地理之利,但鹿死谁手,还难预料……”

突然,马声长嘶,四支高烧的火把遥遥奔驰而来。

杜天鹗急道:“事急矣!先生再不易装,只怕他们就要冲过来。今宵形势,实非那日莽原可比。”

唐璇道:“好吧!你先脱下黑衣大卫队的衣服。”探手从腰间摸出一个小包和二张人皮面具,接道:“你戴上这张人皮面具,穿上这包中的衣服。”

杜天鹗依言打开布包,只见里面包着两件胡绸蓝衫和两把摺扇,不禁微微一怔,道:“怎么先生早已有备了?”

唐璇笑道:“滚龙王化身无数,我唐璇却始终是孤寡一人,今日要学他一番了。”

杜天鹗不再言语,套上人皮面具,穿上蓝衫,拿了摺扇,问道:“这一套衣服呢?”

唐璇道:“留作上官琦用。”

杜天鹗道:“唉!先生的深算,实叫人五体投地了。”

唐璇笑道:“说起来也不算什么稀奇,在下只不过比诸位早一二日虑及此事罢了。”

杜天鹗目光转动,只见上官琦和梅娟黛激斗正烈,不禁一皱眉头,道:“他和那女娃儿恶斗正烈,看来恐非三二十招内可以取胜,在下出去助他一臂之力如何?”

唐璇笑道:“不用啦,那位姑娘的武功虽高,但决非上官琦的敌手,杜兄请拭目以待吧!”

果然,上官琦看到四支火把遥遥冲奔过来,不禁心头大急,怒喝一声,手中刀势忽变,刷刷刷一连三刀,竟然把梅娟黛手中长剑震飞。

梅娟黛看他刀势突然转恶猛,招数奇幻,力道强猛,心头一慌,忽觉对方一刀击在剑上,长剑脱手飞去,不禁为之一呆。

就在她一怔神间,上官琦的左手,己闪电而到,点了她的穴道。

上官琦点倒梅娟黛后,身子陡然一翻,手中单刀脱手飞出,挟着一股啸风而去。

两个黑衣卫队中人,骤不及防,一个生生斩作两截,另一个刚待跃奔逃去,上官琦已疾跃而起,半空转身疾扑,有如天降神兵,惨叫声中,仅余的一个黑衣人,也伤在上官琦的掌下。

杜天鹗目睹上官琦的武功,心头大为吃惊,暗暗忖道:“他的武功,竟然是如此高强……”

心中的颂赞未绝,上官琦已捡了长剑,胁挟梅娟黛跃入了石阵之中,一看两个唐璇并肩而坐,不禁一呆,喝道:“先生,这是怎么回事?”

唐璇微微一笑,道:“快放下她,你也换一套长衫穿穿吧!”

上官琦先是一怔,继而低头望了怀中的梅娟黛一眼,笑道:“不如给她穿上吧!”

唐璇道:“办法虽然很好,但她醒来之后,定然会十分怨恨于你的。”

上官琦笑道:“由她去恨,也就是了。”当下取过长衫,正待替梅娟黛穿上,忽又停下手来,纵身一跃,飞出石阵,喝道:“在下先把那冲过来的四个铁甲骑士击退再说。”长剑一挥,直向四个高举火把、疾冲而来的快马迎去。

杜天鹗笑道:“上官兄弟面皮尚嫩,还是由在下来替她穿上衣服吧!”

这时,四个高举火把的铁甲骑士,己奔近石阵十丈之内。

上官琦举动如风,疾快地迎了上去,相距那疾冲而来的快马还有一丈多远时,竟然拔空而起,身剑合一,疾迎而上。

长剑闪动中响起一声惨叫,那当先的一匹快马上的大汉,应声翻落马下。

唐璇挥动着摺扇赞道:“好一员豪勇的虎将!”

杜天鹗一面动手替梅娟黛穿着长衫,一面应道:“我和他初遇至今,似是他的武功一直在迅快长进中,每和人动手一次,武功就似长进不少。”

唐璇笑道:“在下虽然不解武功,但却熟记了甚多奇奥武功的窍诀。如脱了今日之难,在下当传授诸位几招,以酬今日相护之情。”

杜天鹗心中暗暗忖道:“不知咱们今日是否能够生离此地?”他久在江湖之上行走,阅历虽然增长不少,但与生俱来的那股冲动的豪壮之气,却是减少了甚多,眼看到滚龙王调集高手那等声势,心中默作算计,无论如何,今日已难再逃脱这重重围困。当下长叹一声,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先生一生谨慎,但今朝这一着,却是让滚龙王占了先去,只带在下和上官兄弟同来,尤为失策……”

唐璇摺扇轻挥,微笑不语,似是早已胸有成竹,又似轻藐生死。

杜天鹗目睹唐璇从容的风度,忽然生出了一阵惭愧之心,重重咳了一声,道:“生死等闲事耳,在下也不放在心上,只是先生……”

唐璇突然扬起摺扇指着上官琦,接道:“昔年三国名将关羽杯酒未冷,匹马单刀,取上将华雄首级而回。今日目睹上官兄的豪勇,实不让古人专美于前。”

杜天鹗回头望去,只见上官琦倒提长剑而回,那四个疾冲而来的铁甲骑士,已然完全横尸地上,四个高烧的松油火把散落地上,但火焰不息,仍在熊熊地燃烧着。

杜天鹗探手捡起两块石头,抖手而出,一阵轻啸,两具火把应手而熄,接连又是两石投出,四具散落的火把,尽皆熄去。

这时,上官琦已跃回了石阵,缓缓放下长剑,叹道:“滚龙王属下众多,个个武功高强,这破围之望,大是渺茫了。”他连毙滚龙王属下十余高手,别人暗中赞他豪勇,他已心怀忧苦,英雄气短。

杜天鹗只怕上官琦料敌过强,失去了冲杀的锐气,赶忙接道:“兄弟豪勇绝伦,不用太过自谦了。”

上官琦喜道:“是杜兄么?你几时回来的?”

原来他和梅娟黛鏖战正烈,竟不知杜天鹗何时入了石阵。

杜天鹗道:“小兄搜寻那左侧茅屋当儿,已看出情势不对,心中忽然一动:如其和兄弟及唐先生等走在一起,倒不如设法再混入滚龙王那黑衣卫队之中探听一下消息。如若机缘凑巧,探得滚龙王的阴谋,也好未雨绸缨,早谋预防之策……”

上官琦急急说道:“那杜兄可曾听得滚龙王的阴谋了么?唉!咱们的生死不足为虑,但唐先生却是主宰当今武林命运之人,如若有了三长两短,不但咱们见不得欧阳帮主,简直无颜对天下武林。”

杜天鹗道:“不错。无论如何,咱们要得设法相护唐先生平安离此。”

唐璇微微一笑,道:“两位尽管放心,穷家帮的援手即将赶到。如若在下的料断不错时,滚龙王这一场心机,又白费了。”

谈笑之间,忽闻锣鼓之声大作,四面八方同时亮起了无数火把。

火光中遥见大旗飘扬,上书“活捉唐璇”四个大字。

夜风强劲,大旗招展,马嘶鼓鸣,人声呐喊,分由四面八方地包围过来。

这声势有如排山倒海一般,无法辨识出有好多高手赶来。

上官琦心中一动,低声对杜天鹗道:“杜兄请好好保护先生,在下先乱他们一阵耳目再说。”纵身出阵,牵过来两匹健马。

唐璇微微一笑道:“上官兄虽然豪勇绝伦,但亦不可太过涉险。”

杜天鹗茫然接道:“兄弟,你要干什么?”

上官琦道:“我要冲乱他们的阵势,兼并一试滚龙王的用心,是否有置唐先生于死地之图?”

杜天鹗似是仍有些茫然不解,但上官琦已探手抱起了梅娟黛,纵身跃出石阵。

这时,梅娟黛已换穿了长衫,戴上了人皮面具。上官琦点了梅娟黛两处穴道,抱她端坐在马鞍之上,缰绳挽在她的左腕之中,身躯微微前伏,右手摺扇半开,掩住半个面目,然后长剑入鞘,抓起了一柄长矛,他跃上一匹健马。

杜天鹗看得微微一怔,叫道:“兄弟,你要干什么?”

上官琦道:“我要去迎战滚龙王的属下……”

杜天鹗接道:“兄弟匹马单枪么?”

上官琦回顾了梅娟黛一眼,道:“有她陪我同行……”微微一顿,又道:“如若兄弟侥幸把滚龙王带来的高手冲散,杜兄请立刻带着唐先生和这八位相护之人离开石阵,借机逃走。”

杜天鹗叹息一声,道:“兄弟要小心了。”

上官琦道:“不劳杜兄挂怀。”一抖缰绳,摇矛纵马地向前冲去。

杜天鹗回目望着唐璇,说道:“唐先生,咱们可要借机逸去么?”

唐璇道:“杜兄但请放心,在下之见,穷家帮中的高手就可以赶到此地了。”

杜天鹗道:“据我所知,滚龙王已遣派高手封死了四面的道路。”

唐璇道:“如若他们不封锁四面道路,也许穷家帮还不致尽倾高手而来。”

杜天鹗道:“先生神机妙算,在下素所敬服。既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7章 活捉唐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