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79章 两雄相争

作者:卧龙生

杜天鹗眼看着两人结拜经过,心中暗暗钦佩唐璇的用心周密。

要知上官琦对唐璇虽然敬佩,但那只不过是惊服他的才华。唐璇说的话,上官琦虽然肯听,但却未必能终身遵奉,力行不懈。这一来三世说儒家公羊学派关于历史演变的思想。指“据乱 ,加上两人的金兰私谊,唐璇既可不必再顾任何忌讳,畅所慾言,上官琦亦将会终生奉行。

只听唐璇轻快地笑道:“我这做兄长的也无物可送兄弟,如若咱们能脱今日之难,小兄当抽出大部时间传我胸中所学。”

上官琦道:“只怕小弟才难及兄,有负雅望。”

唐璇笑道:“你聪慧不输滚龙王,只是没有他的阴沉毒辣;而且时限不多,只怕小兄也难传得仔细。但兄弟只要得其窍要,日后不断研习,总有一天要胜过滚龙王。”

上官琦道:“大哥厚爱,小弟感激不尽。”

唐璇道:“既是结义,此后哪还用得客气?”

说话之间,突听石阵外传入来滚龙王的声音,道:“十里莽原中。你放了一把火,害我功败垂成,今日我要以大火回敬于你。”

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无数人影穿行闪动,在那石阵外堆集一捆捆的木柴,不禁心头大骇,急急抓过长剑,道:“滚龙王用心毒辣,想要把咱们活活烧死此地,待小弟出阵去和他决一死战。”

唐璇道:“你目下还不是他敌手,不宜和他硬拼。”

上官琦道:“大火一起,咱们岂不是要活活被他烧死?如其坐以待毙,倒不如挺身一战。”

唐璇略一沉思,道:“兄弟如想和他力拼,并非不可,但有一件,听得为兄的招唤之声,立时得退入阵中。”

上官琦道:“小弟遵命。”提起长剑,跃出石阵,横剑高声喝道:“滚龙王!”

这等横剑挑战,直呼滚龙王的,数十余年来,上官琦可算得第一人,听得滚龙王环护身侧属下,为之一呆。

半晌之后,才有人厉声叱骂道:“好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滚龙王一摆手,压制了随护之人,缓步走出,冷冷说道:“你要干什么?”

上官琦长剑一挥,划出了一片剑光,道:“我要和你大战三百合。”

滚龙王冷笑一声,道:“你如能在我手下走上五十招,老夫就放你一条生路。”

上官琦心知他武功高过自己甚多,和这等高手一对一地相搏,不但丝毫大意不得,而且还得凝神拒敌,不能气浮心躁,长剑怀中抱月,双目凝注在剑尖之上,正意诚心待敌。

滚龙王看得微微一怔,暗道:“此乃武当上乘剑术的起手一式,这小子怎么也会?”

忖思之间,欺身而上,呼地劈出一掌。

上官琦长剑斜挥“天河垂钓”,攻向滚龙王护在前胸的左臂,人却随着剑势一转,避开滚龙王的一击。剑势变化,却非武当路数。

变出意外,这一剑几乎点伤了滚龙王的臂穴。

滚龙王冷哼一声,身形暴闪而退,但疾快地重又欺攻而上,两掌交互拍出,左掌潜力源源涌出,逼住了上官琦的长剑;右掌忽点忽劈,攻向上官琦的前胸、小腹、左臂、右腕,幻起了一片掌影指风,攻势凌厉。

上官琦只觉右手中的长剑被一股强大的吸力胶住,运用不大灵活,竟是无法运剑封闭那强猛的攻势,心头骇然,连连倒退。好不容易把滚龙王的一阵犹攻躲过,奋起全力,反击两剑。这两招剑式刚好把滚龙王再攻之势挡住,逼退了两步。

杜天鹗早已冲到了石阵边缘,准备上官琦失手时,以便及时抢救,目睹上官琦这两招反击剑式,心中暗暗喝采,道:“好剑法。”

滚龙王似是觉出了上官琦的剑法诡奇中隐含正大,剑路隐隐是自己武功的克星,心中大为惊奇。

但他为人阴沉,发觉出上官琦剑路有异,不再迫攻,双掌一招一式地缓缓攻出,诱使上官琦发招破解,便放借势观察。

两人拼拆了十余回合,滚龙王心中已然了解,上官琦的剑路,果然正是自己生平最得意的武功的克星。

原来滚龙王所学博杂,才气纵横,把天下各门各派的武功之长合集一起,自己创了一套千家拳法和千家剑法。这套拳剑,寓攻放守,变幻莫测,滚龙王曾自诩为天下无敌之学,却不料上官琦的剑路变化的方则,却正是这套千家拳剑的克星,滚龙王如何不惊!

上官琦连连阻挡了滚龙王的攻势之后,胆气大增,长剑忽然连出奇招,迫得滚龙王向后退了两步。

滚龙王暗暗忖道:“此人的剑路怪异,简直是完全为我而创!今日如不能把他除去,日后必成大患。”

心念一转,更坚了杀死上官琦的用心,掌势忽然一变,左拳右掌,用了两种大不相同的力道攻去。拳势强猛,乃少林金刚拳法,右掌阴柔,却用的武当绵掌功夫。

上官琦看他双手能够用出两种大不相同的武功,而且一刚一柔,路数互异,不禁暗生敬佩,当下剑势一变,施出太极慧剑。

这一套精奇剑法,平实中蕴藏了奇奥的变化,使人极难防备,但上官琦初次用来对敌,尚未能尽熟剑法中的变化,自难运用到得心应手、出神人化之境。

眨眼之间,两人又拼了三四十招。

滚龙王心头大急,暗暗想道:“今日如若胜不了这个娃儿,一生英名只怕要尽付流水……”忖思之间,拳掌连变,片刻工夫,连变了一十二种不同的掌势。

上官琦却始终一心一意地施展剑术,不论滚龙王的拳掌如何地变化,始终无法破得上官琦的绵密剑势。

两人又拼了十四五招,滚龙王怒火大炽,突然疾退三步,扬手劈过两记强猛的掌风。

上官琦知他掌力雄浑,决非自己能敌,但掌力排山而至,不挥手硬挡只有纵身退入阵中躲避。就这微一犹豫,强大的潜力已然近身。

形势进逼,上官琦已然无法再退,只得一挥左掌,全力推出一掌。

两股无形的潜力一撞之下,上官琦突感心头大震,不自禁向后退了三步。

上官琦吃这强猛的内力一震,反而激起了他豪强之心,心中不服,暗提功力,拍出一掌。

滚龙王微微一笑,挥手一掌推出。

掌力一撞之下,上官琦又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两步。

只听唐璇的声音由石阵中传了出来,道:“兄弟,快些退回阵,别中了他诱敌之计。”

上官琦听得唐璇喝叫之声,立时一个大转身,疾向石阵中奔去。

滚龙王怒声喝道:“好小子,你能再接下本座一掌,我立时收兵而退,放你们一条生路……”骂叫声中,有一股强大的潜力,排山倒海般冲了过来。

上官琦已听得唐璇喝叫之声,想起和唐璇相约之言,不再硬接滚龙王的掌势,返身一跃,退回石阵。

滚龙王强猛的掌风,有如一股突起的狂飓,带起来一阵呼啸之声。掌风划破了那弥空的白烟,狂啸声中冲入了石阵之中。

他似是已觉出此刻上官琦乃自己未来的劲敌,如不早日除去,必留下莫大的后患,人随掌势,奋身直向石阵之中冲去。

上官琦跃人阵中,滚龙王已紧随身后追到。

唐璇突然冷冷喝道:“试接我一扇如何?”摺扇一扬,遥向滚龙王点了过去。

勇猛绝伦的滚龙王,当世中无数高手都不放在他的心上,独独对唐璇存有着极深的畏惧,听得他喝叫之声,立时返身一跃,退出石阵。

上官琦大喝一声,全力推出一掌,硬接了滚龙王推入石阵中掌风。

两股强大的潜力一接之下,立时旋起了一阵狂飓,吹得石滚沙飞。

那弥漫的白烟,有如晓冬浓雾,浓而不散。滚龙王掌风破雾而过之后,立时又恢复了原状。

遥遥地听到滚龙王怒喝之声,道:“快给我放火!”

片刻间,火光冲天而起,一阵阵的热气直向石阵冲来。

杜天鹗和那八个大汉,借那白烟的掩护,奔行在石阵边缘,阻挡那火势攻入石阵之中。

忽然间,闪起了一道火光,直向石阵之中飞来。

上官琦右手一挥,一股强大的掌力拍了出去,硬把那飞入石阵的火把推了出去。

但见火光连连闪动,无数的火把直向石阵中飞了过来。

上官琦双掌连挥,不停地推出掌力,击打那飞人阵中的火把。

但那火把无数,势如飞蝗,由四面八方向阵中飞来。上官琦有着应接不暇之势,终于有十几支火把落人了石阵之中,熊熊燃烧起来。

原来这些火把都是乾枯稻草,浸了松油之后,点燃起来,极易燃烧,而且火力甚强,不易熄去。白烟弥遮的石阵中,闪动着点点的火光。

杜天鹗长鞭一挥,两支火把,被他卷出石阵,但却又有七八支火把,在这同一时刻之中落入了石阵中。白烟弥漫的石阵,登时隐隐透现出七八点黄色的光影。

一排强弩劲箭,啸空而来,射入了石阵之中。

杜天鹗软鞭急挥,拨打箭雨;上官琦却急急横跨两步,挡在唐璇身前,剑光如匹练绕体,涌起一片光幕,震落了弩箭。

就这一阵工夫,又有十几支火把投入了石阵之中。

耳际响起了滚龙王大笑之声,道:“唐师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是虽然逞一时豪强之气,只要我一声令下,片刻工夫之内,你那容身之处立时将化为一片火海,全阵中人都将被活活烧死。”

上官琦目光转动,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形势,知他所言不虚,当下低声对唐璇说道:“大哥,滚龙王说的不错,咱们如守在阵,势必被这大火活活烧死不可,倒不如死里求生,冲出石阵,和他们决战一场,或可打开一条出路。”

唐璇那一直平静的脸上也微微泛现起一股焦急之容,显然,事情的发展,也大大地出了他意料之外。

只听他轻轻叹息一声,道:“咱们在这石阵,固然可能被滚龙王活活烧死,但如出这石阵一步,只怕更是死无葬身之地……”

他愁苦的脸上,忽然展现出一丝笑容,似是满天阴云中突然升出了一道彩虹,接道:“但他这一把火,也可能招来了穷家帮中的高手。”

但闻滚龙王的声音遥遥传了过来,道:“我现在鸣锣为号,锣响三遍,仍不见师弟出阵受降,我立时火烧石阵。”

喝声甫落,果然响起了一阵清越的锣声。

上官琦、杜天鹗和那八个大汉,都不禁有些紧张的感觉。

原来这石阵之中,已有大部地方被火势熊熊的燃烧起来,只要滚龙王再下令投入几十支火把进来,群豪势必将被火势迫出石阵不可。

忖思之间,又是一阵锣声传来。

上官琦长剑一挥,说道:“这石阵中天地不大,如若任由滚龙王的属下投掷火把进来,不出一盏热茶工夫,这石阵中势必成一片火海。但如咱们各据一方,分头拒挡火把投入阵中之势,虽然未必能挡拒得住,至低限度,可延长火势蔓延的时间。”

群豪还未及答应,第三道锣声已然传来。

锣声甫落,石阵外立时响起一阵呐喊之声,无数燃烧着的火把投入了石阵中来。

上官琦长剑疾抡,拨挡那飞入阵中的火把,一面低声对唐璇道:“大哥快请隐伏石阵之下,小弟恐已无能兼顾大哥的安危了。”

唐璇微微一笑,道:“兄弟尽管放心,为兄的自有防敌之道。”

这时,石阵中已然落了极多的火把,大部地方都在燃烧着熊熊的火焰。

火光照耀中,那弥空的白烟已无法再掩遮上官琦等的身体,石阵中的景物完全暴现出来。蓦地里箭啸划空,又是一排弩箭排空射来。

两声惨叫同时响起,石阵中两个劲装大汉中箭倒了下去,火势蔓延,立时在两人身上燃烧起来。

一捆捆浸过了松油的枯木干草,不断地投入阵来,火势得到这绵绵不绝的补充,愈烧愈盛,整个的石阵中都已被猛烈的火势笼罩。

上官琦长剑挥舞,闪转成一片剑幕。近身的火把、弩箭,尽为他剑势挡开。他虽然豪勇过人,但杯水车薪,一人之力,如何能够挡得这蔓延的火势?

又是几声惨叫传了过来,石阵中滚龙王后派来保护唐璇的八个大汉,又有两个中箭倒了下去。

八折其四,只余下四个人还在帮着杜天鹗击打那愈燃愈多的松油火把。

石阵中又传滚龙王冷漠的声音,道:“唐师弟,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如若你肯答应和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9章 两雄相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