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08章 突变陡起

作者:卧龙生

枯叟黄昌大喝一声,振臂跃起,手中竹杖一抬,“弯弓射雕”笔直而上,直点过去。

那瘦小藏僧突然一抖右腕,一只金环疾飞而来,环圈正套在竹杖之上,身子却疾向下面坠落。

枯叟黄昌暗中一提真气,握杖右手用力向上一挥。

他虽是悬空发力,但因内功精深,力道亦甚惊人。只见那向下急落的藏僧身躯,吃这一甩之势,陡然向上翻去头脑所固有,只能来自社会实践。论述了从感性认识到理性 ,人如脱线风筝一般,悬空疾转如轮,飞出去四五丈才落到地上。

但枯叟黄昌悬空发劲,无处借力,虽把藏僧摔出去四五丈,自己却也无法提住丹田一口真气,身子疾落而下,呼的一声,双脚落在实地上,震得沙土横飞。

那藏僧双足落地之后,竟是毫无伤损,纵身一跃,直飞过来。

枯叟黄昌不待那藏僧站稳脚步,立时纵身而上,一招“泰山压顶”,当头劈下。

这一招平平常常的武学,虽无什么奇奥之处,但他功力深厚,劈下竹杖带起啸风之声,威势十分凌厉。

那瘦小藏僧,似已知这枯瘦的老人内力强猛,不敢再硬接杖势,身子一转,闪避开去。

黄昌一击落空,立时借势变招,一沉腕势,拦腰扫去。

那瘦小藏僧,还未来及还击,对方第二招杖势又到,纵身又向一旁闪过。

黄昌以迅快无比的身法,攻出两招,抢得先机,立时展开快攻,竹杖纵送横击,片刻之间,杖影如山,挟着阵阵破空的啸风之声,直攻过去。

十合之后,双方胜负之数,已可看出,那瘦小藏僧被枯叟黄昌凌厉的杖势,迫得步法已乱,失去还手之能。

那气宇轩昂的中年大汉,忽然上前一步,低声向那身披彩缎的和尚,说了一阵。

那身披彩缎和尚微一摇头,缓缓闭上双目。

两人说的维语,云九龙等一句也听不懂,但可从两人神色之间,看出一点端倪。茅山一真低声对云九龙道:“云兄,那身披彩缎的和尚,看神情,是不管这藏僧的死活了,这一阵,大概咱们是胜定了。”

云九龙心中也甚觉奇怪,但他已对密宗门下武功,心有戒惧,心中还不敢深信,正在怀疑当儿,忽听黄昌大喝一声,紧接响起一声惨叫。

转头看去,只见枯叟黄昌手横竹杖,站在当场,那瘦小藏僧,已然脑浆迸裂,横尸当场。

茅山一真仗剑一跃,落人场中,冷然说道:“第一阵已分出胜负。第二阵哪位和贫道动手?”

那身披彩缎的和尚,突然回头朝着那气宇轩昂的中年大汉,用维语说道:“这个道人看去内在精华之气、武功定然较那矮老头子更强几分,我又必须留在下一阵对付那更厉害的云九龙,这一阵,不知该派那个出战?”

那中年大汉也用维语答道:“可惜金铎师叔没有回来,如若他来了,足可以胜那道人了。”

那身披彩缎和尚,脸色微微一变,道:“你金铎师叔醉心中原武功,也反对和中原武林结仇,他说中原地大物博,武林之中,更是代有奇才,和中原武林人物结仇,必将一败涂地,我怕他从中坏事,已把他囚禁起来。咱们眼下之人,多是擅长本门心法高手,如单以武功和人搏斗,只怕难以胜人……”

那中年大汉道:“我去抵他一阵试试?”

身披彩缎和尚道:“三赌二胜,就要决定胜负,此战十分重要,我已决定施展本门至高的移魂心法,拼耗真元,把参与这场拼搏的中原武林人物一网打尽,你只要能支撑百合不败,就行了。”

那气宇轩昂的中年大汉,大步走了出来,说:“百合之力,我自信可以支撑得住……”探手在身上一摸,抖出两面尺许长短、一寸宽窄、两柄形如灵牌之物,一面金光闪闪,一面灿白夺已分执在左右双手之中。

茅山一真早已蓄势待发,只要对方迎战之人一出,立时将全力运剑一击。

他们都已看出眼下形势,拖延时间愈久,对自己愈是不利,因那藏僧之间的对话,全都说的维语,云九龙等一句也听不懂,愈觉得对方言行怪异,阴森可怖,是以都存了速战速决之心。

但当茅山一真瞧到那中年大汉手中兵刃之后,不禁微微一怔,道:“你这兵刃之上,可写的有字么?”

那中年大汉微微一笑,用汉语答道:“不错,你怎么知道?”

茅山一真自言自语他说道:“难道他真的还在人世之间么?”

他微微一顿之后,又道:“你手中兵刃,可否借我瞧上一瞧?”

那大汉忽地举起手中金银二牌,说道:“道长请看。”

茅山一真仔细瞧去,只见那金牌之上写道“拘魄令”三字。银牌上面写着“招魂牌”。

但见这兵刃上分写的六个字,就足使人生出阴风森森的感觉。

茅山一真的脸色突然大变,但只一瞬间,又恢复冷静的神色,冷冷地问道:“使用这金、银二牌之人何在?”

他虽然保持外形的镇静,但却无法控制住内心的激动,问的话难免词不达意。

那气宇轩昂的中年大汉,一展手中金、银双牌,冷冷说道:“使用这金、银双牌之人么,就是区区在下。”

这句话答得十分讽刺,只听茅山一真大力震怒,一挥手中长剑,怒道:“纵然是使用这金、银双牌的老魔头亲身临阵,也不放在贫道心上。”振腕一剑直刺过去。

那中年大汉正待用手中金牌封架,茅山一真的剑势突然又收了回去。

原来他突然想到自己在中原武林道上至尊的地位,这等先行对人出手,实是有失身份,是以剑招刺出一半,又突然的收了回来。

那中年大汉却借势抢得先机,金、银双牌一前一后,接连攻到。

此等手法,江湖上极是少见,手中金、银双牌,不是分取合击,而是一先一后的接连攻到,各自成为一路。

茅山一真大声喝道:“果是老魔头独门武功。”手中长剑疾挥,一招“云雾金光”,剑芒闪动之中,幻起满天剑影。

但闻一阵金铁相触之声,那中年大汉突然向后疾退五尺。

原来茅山一真内力深厚绝伦,双方兵刃一触,那大汉立时觉出难以硬接对方剑势,疾收金、银双牌而退。

他有心游斗,拖延时间,纵然能接得对方凌厉的剑招,也不愿硬接。

茅山一真挺剑追袭,一招“飞瀑流泉”,当胸直刺过去。

那中年大汉金牌斜出,一撩剑势,银牌却疾如电奔一般,斜肩劈下。

此人出手的武功,十分怪异,手中虽有两种兵刃,但在出手之时,却似两个人各持一种兵刃击出一般。

茅山一真长剑急施一招“倒转阴阳”,封开中年大汉的金、银双牌,借势一招“笑指天南”,平刺过去。

两人交手,虽是几招,但全场中人,都已瞧出这是十分凶险的搏斗。看上去两人的剑影、牌势并不紧张,但每攻一招之后,无不紧随着奇奥、迅厉的攻势。

茅山一真的脸色,已变得十分严肃,凝神横剑而立。那中年大汉圆睁双目,远远地站在四五尺外,神情也变得十分凝重。

原来两人交手几招之后,都已觉出逢到了生平未遇的劲敌。

茅山一真已看出中年大汉已得了这使牌的真传,昔年这一对金银双牌,曾经一度威震中原武林,想不到使牌人销声匿迹了数十年后,今日在这荒凉的古刹,又重遇驰名江湖的拘魄、招魂双牌……

正当双方运集功力,准备出手之时,忽闻咯咯咯三声鼓响,紧接着铜拔相和,响起一片乐声,那静站原地不动的藏僧,随着响起的乐声转动起来。

那身披彩缎的和尚忽然站起身来,越过石鼎,盘膝坐下,大喝一声,乐声倏然终止,环立的藏僧纷纷归坐。

群僧的位置,都有了变动,各人合掌当胸,紧闭着双目。

藏僧这诡异的行动,使云九龙大感不耐,只觉这般相持下去,必是己方吃亏,当下大步走了出来,拱手对那身披彩缎的和尚说道:“大师急于求胜,兄弟也觉着早分出胜负来才能完心。”

那身披彩缎和尚用汉语答道:“请恕贫僧不解云庄主言中之意。”

云九龙道:“兄弟想把和大师比武之约,提前一点,二、三两阵,同时开始。”

身披彩缎和尚微微一笑,道:“你们已经胜了一阵,如把二、三两阵合并举行,你们不觉着太吃亏么?”

云九龙心中暗自骂道:“话虽说的不错,但谁知道你在捣什么鬼?”口中却微笑说道:“我们纵然再胜一阵,只怕这三阵还是得打,索性一齐开始,是胜是负,大家都心服口服。”

身披彩缎的藏憎还要推辞,云九龙已自出手,暗运功力,遥遥一掌击去。

一股强厉绝伦的暗劲,直撞过去,人也同时欺身攻去。

原来云九龙眼看颓叟王吉被那藏僧用目光催眠一般,把他伤在手下,心中早生惊惧,一见藏僧打鼓击钦的移动,不知这些和尚们,又要搞什么鬼,心中甚是不安,这才大步而出,逼那身披彩缎的和尚出手,打出一记劈空掌风之后,人也紧随着攻了上去。

身披彩缎和尚,当胸双掌,忽地向外一推,硬接了云九龙一股强劲的掌风,笑道:“云庄主,好雄浑的掌力。”

云九龙只觉对方接一掌之后的反震之力,亦甚强猛,心中暗暗赞道:“瞧不出这藏僧竟也有着这等深厚的功力。”

抬头看去,只见那身披彩缎的和尚,也正瞪着一双眼睛,瞧着自己,一和他目光接触,不觉心头一跳。

云九龙早已心生警觉,慌忙别过头去,一提真气,稳住了惶乱的心神,挥手一掌劈去。

身披彩缎藏僧,双掌平护胸前,又向外推出一掌。

两股强劲的潜力一接,云九龙心头微震,身躯向后退了一步,不禁大骇,暗道:“此人功力,当真能胜强过我不成?”

不知不觉的又抬头望了那藏僧一眼。

但觉对方目中之光,如有实物射出,直入内脏,心头又是一阵跳动,赶忙闭起双目,运气调息。

只听那身披彩缎的藏僧低沉的笑声,响绕耳际,道:“云庄主,你决非贫僧之敌,早些认输,免得身受重伤,那就不值得了。”字字入耳惊心,夺人魂魄。

云九龙被那呼魂唤魄的怪异声音,叫得惊心肉跳,全身微微颤抖,赶忙一提真气,开始运气调息。

他内功精深,一运气,立时沉静下来,心中暗暗忖道:“这是什么武功,难道密宗一派武学之中,真的会有妖法不成?”

正自忖思当儿,忽觉一股暗劲,当胸击来。

他功力精深,乃是中原武林中极是少见的奇才,出道十五年,压服江南七省中所有武林高手,感应灵敏过人,来不及睁开眼睛,双手已平胸推出。

那袭来劲道虽甚猛烈,但觉在自己反击之下,硬被挡了回去,正待再运集功力反击,忽听一个阴冷刺耳的声音说道:“云九龙,你已被贫僧至阴至寒的独门阴气所伤,再不服输,三个时辰,即将受阴寒攻入内腑而死。”

云九龙一听到那阴冷的声音,立时觉着全身的内劲消灭甚多,反击的力道,随着大力减弱。

只听那一阵阴寒冰冷的怪笑声,紧随着传入耳际,其声之怪,有如冰窖中吹出来的寒风一般。

笑声停止,又传来那藏僧冷漠的声音,道:“云九龙,贫僧念你一身武功得来不易,不忍立时把你伤在手下,现在最后劝告于你,如不及早服输,贫僧可要下毒手了。”

云九龙一直闭着双目,不敢睁开眼睛,因他已警觉到那藏僧的眼光十分怪异,只要和他一,触,立时心神摇荡。

那知闭上双目之后,却又为那惊心动魄的声音困扰。

但他内功深厚,定力也超于常人甚多,虽被那藏僧的声音困扰得十分不安,但还能保持心神不乱。

一面暗运真气遍布全身,一面思忖应付目下局面之策,暗道:“眼下之局,只有出其不意,冲到那身披彩缎的和尚跟前,和他近身相搏,迫他无暇说话。”

心念一转,暗运功力,气贯全身,外面却故意装出困倦不支的状态,以求分散敌心。

只听那藏僧冷冷的声音,重又在耳际响起,道:“云九龙,你还有什么未完心愿……”

云九龙突然大喝一声,打断了那藏僧未完之言,双目圆睁,纵身一跃,直冲过去。

那身披彩缎藏僧,对云九龙这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08章 突变陡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