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84章 遗计杀贼

作者:卧龙生

卧室中突然间沉寂下来,可清晰地听到几人的呼吸之声,但上官琦的脑际中,却是思潮汹涌,万感交集。他从唐璇的时日虽短,但却学会了遇事三思,如何去运用自己的智慧。

首先,他开始怀疑到欧阳统。唐璇竭尽智力为穷家帮训练出来了八英四十八杰,这些人的武功、胆识,都可算得江湖上第一流的人物,他们遇危不乱恩格斯全集》第1卷。文章阐明了理论的指导作用。“批判的 ,临事镇定,彼此连成了一气,胜不狂欢,败不气馁。而且最善群战。穷家帮能在武林道上,得有今日成就,这班人出力极大。欧阳统表面上虽然对唐璇敬爱有加,但恐怕内心中对唐璇不无妒意。他名义上掌管穷家帮,身为一帮之主,但帮中的事权,却似集中在唐璇一人的身上,事事由他作主,欧阳统倒是极少过问,时日一久,难免不大权旁落,至低限度,欧阳统和唐璇在穷家帮中,权势已是一个分庭抗礼之局。欧阳统雄才大略,岂甘心这等常挂帮主之名,不行帮主之权的虚名?思念至此,不禁低声哦吟道:“飞鸟尽,良弓藏。唐璇和欧阳统之间的亲切关系,实质上是建筑在利害之上。”

但转念又想到,唐璇的为人,淡泊名利,他在穷家帮中虽然事必躬亲,但却毫无野心判地总结诸子学说,于儒学中推崇孔学而指斥思孟学派。政 ,何况他身体衰弱,已到了难再担当繁剧之境,欧阳统决不至在唐璇将死之际阴谋暗害于他。

心念回转,又使他想到了关三胜。此人在穷家帮中地位和唐璇在伯仲之间,一文一武,各有专司,但他在穷家帮中所受到的尊重人、哲学家。生于锡亚尔科特。曾从事伊斯兰教改革运动,宣 ,却和唐璇有着一段甚大的距离,不知是否他因妒下手,安排这阴谋,准备害死唐璇。

他思虑了每一个可能的人,但却又不能确定。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突听一阵步履之声传了过来,打断了上官琦的思路。

抬头望去,只见雪梅缓步走了过来,站在室门口,问道:“公子,我可以进来么?”

上官琦目光转动,看那黑衣少女经过这一阵调息,人似已好了甚多,霜菊手中仍然举着纱灯站在桌旁。

此时,他已对山庄中每一个人都动了深深的怀疑和戒惧之心,如若这室中再增加一人,这些人身藏暗器,或是怀有武功,陡然间群起发难,自己虽然不惧,只怕难以顾到唐璇。心念一转,冷冷说道:“什么话站门外说也是一样?”

雪梅幽幽说道:“公子可是对我们都动了怀疑之心么?”

上官琦道:“眼下情势变化,不得不使我动疑……”话至此处,似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重大之事,一跃而起,左手疾快地伸了出去,一把抢过霜菊手中的灯笼,右手紧随而出,点了霜菊的穴道。

只听霜菊娇呼一声,身子软软地坐了下去。

雪梅娇艳的粉脸上,泛现出一片惊怯,慾言又止,缓缓转身而去。

上官琦沉声说道:“你转告我下达之言,哪一个如若妄图逃出山庄,将受到人世间最惨酷的毒刑加身,叫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雪梅回首应道:“小婢记下了。”

片刻之后,雪梅果然带着春兰、夏莲和一个中年大汉急急而来。

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那厨师年约四旬上下,黑脸浓眉,胸臂之上肌肉鼓起,一望之下,即知是习过武功之人,但他一脸忠厚之相,不似擅用心机的刁滑之人。

雪梅欠身说道:“人都唤齐,敬候公子之命。”

上官琦右手一招,对那厨师说道:“你走过来。”

那中年大汉一脸茫然之色,缓步走了过来,道:“舵主招唤俺来,不知有何吩咐?”一面举步向前行来。

此人一开口,立时可以辨认出是穷家帮之人,口音不改帮中的称呼。

上官琦暗中蓄势戒备,一面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可识得唐先生么?”

那中年大汉欠身答道:“俺叫张大义,俺做得一手好菜,因此帮中的舵主们都叫俺巧手张……”

上官琦道:“你在帮中之时,追随何人?”

巧手张道:“俺一直追随帮主。”

上官琦道:“你见过唐先生么?”

巧手张道:“唐先生在帮中身份极高,帮中上上下下,岂有不识之理?俺虽是一个粗人,但对唐先生也是敬重无比是以帮主派俺来此之时,俺就一口答应。”

上官琦心中烦乱,不愿和他多说,右手疾伸,点了他的穴道,说道:“委屈你一下,等到明天午时,唐先生醒转之后,再解开你的穴……”举手一招,对雪梅等说道:“你们都进来吧!”

雪梅当先举步而入,脸上神色肃然,一副慷慨赴死的神情。

上官琦举手一指,点了雪梅穴道。

只听雪梅一声娇吟未完,人已倒了下去。

上官琦手指连挥,连续点了春兰、夏莲的穴道。

幽静的室中,躺满了人,寒夜孤灯,照耀着这个凄凉的画面。

上官琦心中充满着怀疑和激动,他和唐璇深厚的情谊,己使他失去镇静和平衡,咬牙指着兰、莲、菊、梅四婢和那黑衣女人,恨声说道:“不论你们是否暗算了唐先生,明天午时之前,如若唐先生还不醒来,你们淮也别想活着!”

这些人虽然都被点了穴道,但他们心中仍很明白,口亦能言,但却觉着上官琦说的话,无法可答,是以都默然不语。

上官琦坐在木榻边缘,望着室中的四婢,只觉脑际中一片混乱,但心中却又有着沉重异常的感觉。

他开始感觉到自己是一个十分低能的人,这样一件人物俱全的事,竟然思索不出所以然来,放着眼下这多人无法处理,如若换了唐璇,定然早已解决了这些疑问。

漫漫长夜在沉默中溜去,不时传出来兰、莲、菊、梅四婢轻微的呻吟之声。

好不容易,盼到了东方发白。

金黄的阳光,逐走了黑暗,天色大亮,上官琦站起身来,走到窗口处,扬手打开了一扇窗门。迎面吹进来一阵寒风,使他昏沉的头脑,为之一清。

上官琦长长吁一口气,舒展了一下双臂,觉到自己度过了生平中最长的一夜。

回头望去,只见唐璇仍然紧闭着双目,似是仍然睡得十分香甜。

鼻息声清晰可闻,显然并未遇到意外。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自言自语他说道:“这是怎么回事呢?当真是费解得很。”

他盼望午时早些降临,虽然他还不知道哪一刻有些什么变化,结局是好是坏。

盼望的日子,显得特别的缓慢,每一寸光阴,都似过了一年般的悠长。

这是个清朗的天气,阳光普照下,山风也变得温暖了许多。

突然,响起一阵缥缈的箫声,断断续续的进入耳际。

那箫声似是相距得异常遥远,听上去,如有似无。

这箫声的启示,使上官琦突然想起了那黑衣长发人,不禁心中一动,暗自忖道:“难道此事和他有关不成?”

室中一片平静,被点了穴道的男女一个个都闭上双目,依靠在墙壁上,似是睡了过去。

但闻那悲切的箫声,逐渐远去,渐不可闻。

上官琦穷尽了心智,愈想愈觉眼下的形势茫然错综,莫可理解。

沉闷的等待中,太阳终于爬上了屋顶,距离中午时分已然不远。

上官琦目顾了唐璇一眼,只见他甜睡如故,丝毫看不出将要清醒的样子。

他虽然极力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但仍然无法按捺下那激动的心潮,目注那黑衣女子,高声说道:“喂!你说他中午时分神志可以清醒,此言是真是假?”

那黑衣女子望望那背上中刀的女子,似是已气绝死去,心中登时泛升上来一股怒意,道:“她本来可以有救,但你却耽误了她的性命。”

两人各有所指,但言语之间听来,却是极易生出误会。

上官琦吃了一惊,道:“你说什么?”

那黑衣女子道:“你耽误了她的性命。”

上官琦又惊又怒道:“我哪里耽误了他?”

黑衣女子道:“她身受刀伤,并非无救。你点了我的穴道,使我无能出手相救,但你自己也不肯出手救她,岂不是你耽误了她的性命?”

上官琦目光一掠另一个僵挺在地上的黑衣女人,道:“你说的是她么?”

黑衣女道:“自然是她了。”

上官琦长长吁一口气,道:“我是问的唐先生。”

黑衣女道:“你急什么?现在还不到正午时分。”

上官琦道:“到了正午时分,他如还不能醒来,你们都别想活就是。”

这时,兰、莲、菊、梅四婢和那巧手张,都已睁开了双目凝神而听。

上官琦心中一动,目注巧手张,伸手一指那黑衣女子道:“你可认识两人么?”

巧手张望了那黑衣女子一眼,摇摇头道:“从未见过。”

上官琦长长吁一口气,道:“当真是叫我越问越糊涂了。”

他不再多口追问,他已知道眼下的微妙复杂的局势已非自己的智慧能够解决了,只有等待着到中午时分唐璇醒来再说。

虽然不足一个时辰,但在上官琦来说,却是一个漫长的等待。

相距午时愈近,上官琦愈觉着心情紧张,因为唐璇的生死之间,即将在他双目注视之下揭开,如若唐璇就此一眠不起,他纵把室中所有之人碎尸万段,也是无法使他获得重生。

在将近午时的一刻,上官琦因过于紧张,而出了满头大汗。他圆睁着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望着唐璇。

日移中天,竿影直立,已到了中午时分,但唐璇仍然是沉睡不醒。

上官琦神情激动,缓缓拿起了案上匕首,目光一扫室中之人,冷冷说道:“如若我大哥不能在午时醒来,你们都将为他偿命,也许你们死得很冤枉,但害死你们的不是我……”他扬起手中匕首,指着那黑衣女人,道:“真正的凶手是她。”

那黑衣女人眨动了两下眼睛,迅速地闭上了双目.慾言又止。

原来她已发觉了上官琦的激动神情充满着杀机,一句话或一个字的失错,立时将招致杀身之祸。

上官琦回顾了一下窗外的日影,缓缓下了木榻,扬起手中的匕首,直向那黑衣女子走去。

那黑衣女子目睹上官琦满脸杀机,目光中忽然流露出无限畏惧之情,低声说道:“你再等一会好么,唐先生就要醒过来了。”

上官琦冷冷说道:“我已经等不及了。”

那黑衣女两道眼神投注在唐璇仰卧的木榻之上,低声说道:“快看啊!他就要醒过来了。”

上官琦回头望去,唐璇果然翻动了一下身子,缓缓伸动一下双臂。

所有之人的目光都投注在唐璇的身上,因为他们的命运都系诸唐璇能否及时地清醒过来。

只听唐璇轻轻吁一口气,竟然睁开了双目。

上官琦沉喝一声:“大哥!”抛了手中匕首,急急奔了过去。

唐璇目光转动,打量了一下室中的情形,缓缓地坐起了身子。

上官琦心中充满了重重的疑问,忍不住问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唐璇微微一笑,低声说道:“怎么?你点了她们的穴道么?”

上官琦道:“如若大哥再晚醒片刻,这些人都将死在我的匕首之下。”

唐璇目光忽然落到那僵卧地下的女子身上,一跃而起,讶然说道:“怎么?她死了么?”

上官琦怔了一怔,只觉脑际中疑问,又加多了一层,急急说道:“大哥,这是怎么回事啊?”

唐璇己然蹲下了身子,附耳在那黑衣女子身上听了一阵,摇头叹道:“没有救了。”目光连连闪动,显然也在思索一件难题。

那依壁而坐的黑衣女子,长叹一声接道:“本来她还有救,但这位相公却延误了她的性命。”

唐璇抬起头来,望了上官琦一眼,道:“她伤在什么人的手中?”上官琦一皱眉头,道:“这个我也不清楚了,她进入此室之时,背上已中了一把匕首,深没及柄,伤中要害……”

那靠在壁上的黑衣女子接道:“如不是你劈她一掌,她不会立时就死。”

上官琦怒道:“就算是我杀她,你又怎么样?”

唐璇微微一笑,道:“兄弟,不用生气,你解开他们的穴道,这些人都是无辜的。”

上官琦道:“大哥,这一夜半日之中,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4章 遗计杀贼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