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85章 舍己为人

作者:卧龙生

唐璇轻轻叹息一声,道:“连雪娇幼小受尽了折磨苦难,坎坷身世,险狡的环境,使她产生了常人难及的忍耐,遇事每每能权衡到大局的利害得失,但她如一旦浸沉于美好的情爱生活之中,即将使她雄心消沉,生出了畏苦避难之心……”他缓缓把目光投注到上官琦的脸上,道:“兄弟,我不忍说下去了。”

上官琦神色屡变,显然他内心有着无比的激动,良久之后,才缓缓说道:“小弟记下了。”

唐璇道:“苦了兄弟,但却挽救天下武林同道兔于浩劫,也使无数苍生得兔于流离失所的战乱之苦。”

上官琦严肃他说道:“大事底定之日,滚龙王授首之后,小弟当遁身空门,永不再履红尘。”

唐璇道:“你相中与佛无缘。”

上官琦道:“难道要我以身相殉?”

唐璇摇头道:“你不是早夭之相。”

上官琦举手搔了一下头皮,道:“这个小弟就猜它不着了。”

唐璇轻轻叹息一声,道:“你要长期忍受那相思折磨,以激励她好胜之心,建立不世功业。”

上官琦忽然觉出自己内心之中,对连雪娇有着强烈的爱慕,垂下头去,默然不语。

唐璇目光环扫了一下满庄山花,低沉他说道:“兄弟,我知道,在你内心之中,已对那连雪娇生出了强烈的爱慕之意。”

上官琦急急接道:“大哥……”叫了一声,语声却突然中断。

唐璇轻轻地咳了一声,笑道:“只不过你不愿和袁孝去争夺而已。唉!这是一场势不均、力不敌的情场之战。袁孝除了武功之外,才智外貌都难和你竞争,但他优点却也是这些条件。”

突听一声长鸣传来,一只巨鹰掠着两人的头顶而过。

唐璇望着那消失于空际的苍鹰,接道:“你那位袁兄弟,浑朴纯厚,不善心机,因此,他也不知相让之理。他心中对那连姑娘有几分爱慕,就能表达出几分虔诚。”

上官琦道:“大哥说得不错。”

唐璇道:“因此这一仗,兄弟己处于必败之势,除非你能变得像那只掠空而过的苍鹰一般,忘去了人性……”

上官琦尖声叫道:“大哥!不要再说下去了。”

唐璇两道目光,盯注在上官琦身上望了一阵,道:“兄弟,冷静些。日暮黄昏之后,我就要闭居室中,那地方当是我葬埋生机之处,也许你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

上官琦怔了一怔,道:“大哥请恕小弟失言。”

唐璇淡然一笑,道:“另一个人比兄弟更为痛苦。”

上官琦已有些神志茫然,说道:“哪一个?”

唐璇道:“连雪娇连姑娘……”

他微微一顿,又道:“她武功愈高,内心之中的遗恨也将愈深。”上官琦突然一抱拳道:“大哥不用再说了,小弟一人纵然受尽了折磨痛苦,也将为我天下武林同道着想。”

唐璇微微一笑道:“岂仅如此而已。”

上官琦道:“还要小弟做些什么?”

唐璇道:“连雪娇肯为穷家帮主谋大事,那要兄弟动之以情;她敢和滚龙王对阵交战,那要兄弟给她勇气……”

他微微一顿,又道:“你要面对着玉人,忍受着痛苦折磨。”

上官琦道:“这个小弟只怕难以自己……”

唐璇接道:“你必须要自我克制。当你想到那千千万万生灵,安危都系于你一念之间时,你将会忘去了自己的苦难。唉!兄弟,没有缺陷的人生,决无法留给世人的怀念。”

上官琦黯然说道:“小弟记下了。”

唐璇爽朗地大笑一阵,道:“这也是咱们兄弟最后一次谈话了。你心中有什么为难疑虑之事,不妨都说出来吧!”

上官琦勉强压制下心中的悲苦,强作欢颜,他不愿在唐璇仅有一段欢笑时光中给他增加上一些黯然的调怅。

这一个下午,两人都尽量谈论些欢乐的人生,谁都未提以后那些悲苦的事。

太阳沉下了西山,唐璇抖一抖身上的落尘,望着满天彩霞,说道:“兄弟,人生像傍晚的云彩一般,想光耀灿烂,必将难以长久。”缓缓举步行去。

上官琦一直紧紧地追随在他的身后,走到书室门前。

唐璇缓步进入书室,回头笑道:“兄弟不用进来了。”

上官琦知他一进此室,今后是否还能够相见,甚难预料,不禁神伤,黯然说道:“时光还早,咱们再谈一会如何?”

唐璇微微一笑,道:“兄弟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上官琦道:“那两个黑衣女子之事,大哥还未说清楚。小弟深觉保护责任重大,内心中一直忧苦不安,万一祸起萧墙,变生肘腋,兄弟救援不及,岂不是终身大恨?”

唐璇低沉地叹息一声道:“如若为兄的料断不错,欧阳帮主当可在最近十日之内来此……”他轻轻叹息一声,道:“左右二童虽然未和咱们见面,但我想来定然负有保护咱们的责任,也许还有很多穷家帮的高手化装作猎人樵夫,散布在这山庄四周,至于那两个黑衣女子,自然都是左右二童手下的人,她们只不过是受人利用而已……”

上官琦吃了一惊,道:“怎么?难道穷家帮中,还有阴谋暗算大哥的人么?”

唐璇道:“欧阳帮主来此之时,当可查明真相。小兄己是不久人世之人,纵然是有人故意谋害,也不放在我心上了。”

上官琦叹一口气,不再言语。

唐璇缓缓闭上了书房的木门,低声说道:“兄弟,从此时起,不要再惊扰我了。”

上官琦道:“大哥的食用之物呢?”

唐璇道:“我早已储在书房之中,自炊自食,不劳费心。”

上官琦目注那两扇木门,抱拳一个长揖,道:“大哥多多保重,小弟当常守室外,如有需要之处,呼叫一声即可。”

只听木门一声轻响,闭了起来。

上官琦搬了一把木椅,就在唐璇的书室外面坐了下来。

兰、莲、菊、梅四婢虽然轮流替上官琦送上菜饭,但她们已不似上官琦初来时所见那样活泼,都变得沉默了。对上官琦,她们似是已生出了一种深沉的畏惧之心。

匆匆三日,安静度过,唐璇紧闭的书室房中,除了日夜高燃一支明亮烛火之外,听不到一点声息。

上官琦耐不下好奇之心,几次巡行窗外,想一窥唐璇究竟在室中做些什么,但那书室门窗紧闭,又垂着厚厚的幔子,不论何等过人的目光,除了可见那透出的灯光之外,也看不到别的事物。

第四日中午时光,雪梅匆匆行来,遥对上官琦施了一礼,说道:“有人求见唐先生。”

这一些时日之中,雪梅亦似和上官琦拉了一段很长的距离,不似初见时那般言笑无忌。

上官琦似是感到自己近来对这四个如花美婢太过严肃了一些,当下极其柔和他说道:“什么人?”

雪梅摇摇头道:“不认识。”

上官琦眉头微耸,略一沉吟,道:“是男人还是女人?”

雪梅道:“一男一女。”

上官琦霍然站了起来,走到厅门口处,道:“带他们进来见我。”雪梅应了一声,转身而去,片刻之后,带着两人而入。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那紧随雪梅身后之人果然是一男一女。

那男的大约十五六岁,背上插着宝剑;女的一身黑衣,面目娟秀,大约有十八九岁,手中捧着一个白色的玉盒。

上官琦心中一动,想起了唐璇之言,在这山庄之下的隐秘之处,暗藏穷家帮中左、右二童两个高人。心念在想,口中却沉声问道:“阁下贵姓,要找何人?”

那男童双目闪动,打量了上宫琦一阵,道:“在下要找唐先生。”上官琦道:“唐先生不能见客。”

那男童回顾了那黑衣女子一眼,道:“你说的可就是这一位么?”那黑衣女子点头应道:“正是此人。”

那佩剑童子两道炯炯的眼神投注在上官琦的脸上,打量了一阵,道:“阁下贵姓?”

上官琦一皱眉头,道:“在下上官琦。”

那男童翻手一摸剑把,说道:“阁下和唐先生是何亲谊?”

上官琦道:“唐先生乃在下的义兄……”微微一顿,又道:“大驾何人,身份尚未见告?”

那男子道:“左童张方……”他眼中流露出怀疑的目光,道:“咱们好像从未见过?”

上官琦道:“兄弟在穷家帮中,尚是客居的身份。”

左童张方看去年岁不大,但做人处事,却是有着一股老到之气,沉吟了半晌,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一未接帮主之命,二未得先生之谕,实无法信得阁下之言。”

上官琦冷笑一声,道:“在下也是一样,穷家帮左右二童名气虽重,可惜在下和他们缘悭一面。你虽自称左童张方,那也是难让在下深信。”

张方目光一掠那黑衣女子,道:“这女子和你见过一面,你总该认识她了吧?”

上官琦目不斜视,望也不望那黑衣女子,口中却冷冷地答道:“你如有什么事,问我也是一样。唐先生闭室筹思天下大事,只怕十日半月之内,也是无法接见大驾。”

左童张方道:“阁下既非穷家帮人的身份,这几句话,岂不有喧宾夺主之嫌?”

上官琦道:“我应义兄唐璇相邀,为他尽力,全属私谊。别说是阁下,就是欧阳帮主的大驾亲到,也得要等到限期届满,才能和我义兄相见。”

左童张方脸色一变,道:“任凭你舌翻莲花,也难使在下相信。”上官琦道:“事实俱在,你不信,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左童张方刷地一声,拔出背上长剑,道:“不见唐先生一面,在下实难罢休。”

上官琦目光一转,暗暗忖道:“左童之名,原来是左手用剑。这等大反常道之行,如非盗名欺世,定然是不好对付,不可轻视于他。”心念一转,暗中提聚了一口真气,凝神戒备,口中却朗朗说道:“在下虽非穷家帮中之人,但和唐先生情谊深重,同是一路人,何苦为一两句意气之言,闹得动手相搏?”

左童张方道:“你虽杀害了我派遣而来的送葯人,但念你是为救唐先生,因此在下并未放在心上。”

上官琦接道:“午夜深更,人踪乍见,来势又鬼鬼祟祟,如若换了阁下,只怕也是难免出手。”

张方道:“所以,我们忍让不问。”

上官琦接道:“大驾今日来此,不知为了何故?”

张方道:“不敢相欺,兄弟乃是奉了欧阳帮主的密令,暗中保护唐先生的安全,这几日来我等暗中窥查,一直未见过唐先生之面,实叫人难以放得下心,形势相迫,不得不来惊扰。如若无法见得先生之面,今日之局,只怕难有善果。”

上官琦肃然说道:“在下可以奉告张兄,唐先生现闭居书室之中,不能接见外客。”

张方道:“在下无法信得阁下之言。”

上官琦道:“别说张兄,就是欧阳帮主亲身驾临.也不能见他。”张方冷笑一声,道:“如若能见先生,凭得先生一言,我等无不遵从。如若不能见得先生之面,你纵然说得天花乱坠,也难使人相信。”

上官琦道:“你不信,那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左童张方一挥手中长剑,划起一片银芒,道:“如若我一定要见呢?”

上官琦剑眉耸扬,森寒他说道:“在下既然相陪唐先生而来,还望张兄能相信在下。”

张方摇摇头说道:“这个恕难做到。”

上官琦冷笑一声,缓缓转过身子,不再理会左童张方。

他冷漠的神态,使左童张方感到了一种莫大羞辱,登时怒火高张,厉声说道:“站住!”

上官琦回头一笑,道:“你要干什么?”

左童张方道:“阁下如再不答应,今日之局,势非要闹成一场凶险……”

上官琦冷笑一声,道:“怎么?你可想打架么?”

左童张方道:“情势所迫,只好领教一番了。”

上官琦道:“在下已久闻穷家帮左、右二童之名,想来定然是身负绝技之士了。”

左童张方道:“阁下不信,那就不妨试试看是否是浪得虚名?”

两人言语冲突,都已无法下台,局势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上官琦不再言语,暗中提聚真气,两道炯炯的眼神盯注在左童张方的脸上,蓄势戒备。

张方利剑一展,冷冷说道:“请亮兵刃。”

上官琦道:“在下就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5章 舍己为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