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86章 死而后己

作者:卧龙生

匆匆十日,一晃而过,左右二童再未来过,幽居的山庄中一片平静。

兰、莲、菊、梅四婢,逐渐地又对上官琦亲近起来。

上官琦心中,虽然闷了甚多疑问,但也一心一意卫护唐璇的安危,等待着唐璇出来,无心追查其他疑问。

这日中午时分,上官琦正坐在唐璇紧闭书室门外闭上眼睛养息,雪梅突然急急行来低声说道:“公子,山庄外有人求见。”

上官琦挺身而起,道:“什么人?”

雪梅道:“小婢不识。”

上官琦怕中人调虎离山之计,不敢远走,略一沉吟,又道:“他们一共来了几人?”

雪梅道:“小婢未能看得清楚,大约有十几人之多。”

上官琦吃了一惊,道:“他们现在何处?”

雪梅道:“等待在山庄之外。”

上官琦道:“可有那日的左右二童带路?”

雪梅道:“未见两人。”

上官琦道:“请他们那带头之人,到此相见,但只许一人进来。”雪梅道:“小婢记下了。”转过身子,急步而去。

来人是谁,上官琦未见之前,有着一种莫可预测之感。左右二童的武功,他已知之甚深,两人如联袂出手,足可挡得住当世第一流高手中顶尖人物,但来人竟能在毫无警兆之下,闯过了左右二童的拦截,直人山庄中来。

这情形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左右二童被人诱开,或是已遭杀害;二是来人是穷家帮中高手。

忖思之间,雪梅已带着一个全身灰袍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上官琦凝目望去,不禁微微一呆。

敢情来人竟然是欧阳统帮主,只见他满脸风尘,隐隐现出倦容,脸色也黑了甚多,人则更见清瘦。显然,这位雄才大略、才气纵横、身负绝技的雄主,身心都经过一段痛苦的折磨,步履沉重,神情严肃。

上官琦急急迎了上去,抱拳一揖,道:“上官琦见过帮主。”

欧阳统停下脚步,微微一笑,道:“不敢。先生的病体可有起色么?”

上官琦长叹一声,道:“他正在运用自己仅余的生命潜力……”欧阳统微微一怔,道:“怎么?他没有养息病势?”

上官琦道:“他自知已难久于人世,故而不愿浪费去宝贵的生命。”

欧阳统道:“唉!先生现在何处,可否带我去见他一面?”

上官琦沉吟了一阵,道:“大哥人室之时,曾经再三告诫于我,不论何人,均不能惊扰于他,还望帮主能原谅。”

欧阳统道:“穷家帮一战大败,八英、四十八杰伤亡甚重。先生十年苦心为我们穷家帮培养出来的强大实力,竟由我策谋失误,伤损大半。本座必须得面见先生,一则请教眼下拒敌之策,二则还问他帮中复兴的大计……”

他轻轻叹息一声,接道:“唉!先生在帮中之日,还看不出什么,想不到他一旦离开,穷家帮就似失去了耳目之马,处处落在滚龙王预布的陷饼之中。幸赖帮中弟子们个个奋不顾身,苦战了四昼夜,才算破围而出,但伤亡之重,损失之大,实我穷家帮创立以来从未有过之事。”

上官琦听得双眉耸动,道:“目下的情势如何?滚龙王现在何处?”

欧阳统道:“那是一场惨烈绝伦的恶战,滚龙王步步设下陷饼,我们却步步中伏。四十八杰,力战一十二个时辰,未得片刻喘息,八人活活累死当场,十二人身受重伤。八英伤了一半,关三胜断了一臂,费公亮中了滚龙王一记内功掌力,震伤内腑,奄奄一息。总计穷家帮死亡四十人,轻重伤不下百人。这一战,可算大伤了帮中元气……”

上官琦忽然想起了唐璇在闭居书室之前曾和人说过,穷家帮难免一场劫数,雄才大略的欧阳统实难与阴险毒辣、狡计百出的滚龙王决战于沙场之上,不禁长长叹息一声,接道:“唉!这些事果然都被我大哥不幸言中了。”

欧阳统先是一怔继而长叹一声,道:“先生当真有鬼神莫测之能。”

上官琦接道:“帮主虽然有着火急之事,只怕也无法见得先生之面。”

欧阳统沉吟了一阵,道:“事关穷家帮的生死存亡,上官兄可否设法通融一下,使在下能够早和唐先生见上一面。”

上官琦大感尴尬,急急说道:“帮主言重了。我那大哥乃穷家帮之人,帮主之命,自是不该有违,但他在闭居书室之时,曾经再三告诫于我,无论何人,均不得打扰于他。”

欧阳统沉吟不言,但面色之上却流现出深沉的痛苦神情。

上官琦看得心中十分不安,但又觉无法安慰于他,只好别过头去,不敢多看。

只听欧阳统长长叹息一声,道:“穷家帮大损元气,几乎己无法再和滚龙王对抗,只好暂避锐锋,隐退不战,但滚龙王却乘胜追袭,尽出高手,分追我穷家帮中之人。就目下情势而论,在下的处境十分险难,是否再倾帮中全力,作孤注一掷,还是暂避敌锋,化整为零,散避于江湖之中,徐图再起,必须得请教先生一下。”

上官琦大是为难,沉吟了良久,道:“这个,这个在下实是无法答覆。我既不能有违大哥之命,亦不能不答应帮主。”

欧阳统道:“可否有劳上官兄,先带在下去唐先生书室之外。”上官琦只觉难再推拒,只好说道:“好吧!但在下必先得帮主应允才好。”

欧阳统道:“上官兄尽管请说。”

上官琦道:“如若咱们未能决定之前,帮主不得惊扰我大哥……”语声微微一顿,又道:“帮主和我大哥,那是公谊、主属之分;在下和唐璇谊属私情。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答应了大哥,自应力行承诺,这一点尚请帮主原谅。”

欧阳统道:“上官兄说得不错,未得你答允之前,在下决不惊扰到先生就是。”

上官琦转过身道:“既蒙赐谅,感激不尽,在下为帮主带路了。”转过身子,大步行去,到了唐璇闭居书室,停了下来,说道:“我大哥就在此室之中。”

上官琦暗暗忖道:“此刻欧阳帮主若要闯门而入,惊扰我大哥,我势必只有奋身全力,阻拦于他,纵要一战,也在所不惜。”

他暗暗叹息一声,只因他虽然作了这决心,心头实也痛苦已极,但亲疏有别,他权衡轻重,也只有如此决定。

只见欧阳统突地一抹面上汗珠,转身笔直走向那门户。

上官琦心头一震,双臂立刻布满了真力,便待横身而起。

但就在这刹那之间,欧阳统却又突地停留了脚步,缓缓转过身来。

欧阳统凝目望去,双门紧闭,重帘低垂,听不到半点声息。

异样的沉寂之中,四下都弥漫着一种神秘而庄肃的气氛,令人如进庙堂,如人神殿,情不自禁地放轻了脚步。

上官琦的面色,也变得异常凝重,目光炯炯,瞬也不瞬地凝注着欧阳统。

只见欧阳统神情沉重,双手互绞,望着那紧闭的门户,呆呆地愕了半晌,竟然在门外往来蹀踱起来,步履越来越急,额上已渗出汗珠。

他显然已在极力控制着闯门而入的冲动,那满头的汗珠,正显示着他心中的痛苦。纵然如此,他脚下却仍不敢发出半点声息。

上官琦暗暗松了口气,但觉自己的掌心也沁出了冷汗。

欧阳统目光茫然凝望远方,缓缓移动脚步,额上的汗珠滚滚而落。

上官琦跟着他走了过去,只见他一直走到方才人门之处,又转过身来,长长叹息一声,沉叹道:“本座今日才知道,纵是生死存亡闪于一线的恶战,却也不如内心交战之激烈。那控制内心慾望的艰苦,若非当事人谁也无法了解万一!”他黯然一笑,接道:“但本座此刻心情却觉得轻松得很,只因无论如何,在下总算是未曾惊扰了唐先生。”

上官琦肃然道:“帮主的胸襟气度,确非常人能及。”

欧阳统笑道:“本座方才望着那紧闭着的门户,心中虽然忍不住有闯入的冲动,又想故意放重脚步,惊动唐先生,但转念之间,又想到唐先生正以无比的智慧来为我穷家帮苦心策划,在下若是惊动了他,岂非万死不足赎罪?”

他面上虽然带着笑容,但这笑容却已充满了痛苦。

一代雄主的欧阳统,显然正逐渐失去他主裁事物的能力,和滚龙王这一战,已使他信心完全动摇,对唐璇的倚望也是愈来愈重。他已深觉无能凭仗一己之力,和滚龙王对抗武林之中。

上官琦目睹欧阳统脸上的神情逐渐地转变,似是正思虑一件重大难决之事,心中大是惘然,暗道:“他遭逢大挫,满怀希望而来,但我却使他这等失望。”

忽听欧阳统长长叹息一声,缓缓坐了下去。”

上官琦凝目望去,只见他脸色变得十分苍白,头顶之上缓缓滚着汗水,不禁黯然一叹,低声说道:“帮主,你怎么啦?”

欧阳统缓缓睁开眼来,说道:“我很好,只不过有些疲倦,休息一下就好了。”

上官琦很想说儿句慰藉之言,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只觉对这样一个英雄人物,遭受大挫惨败,实有着无从说起之感。

欧阳统微闭双目,突然启动了一下,接道:“上官兄不用为本座担心,我就在这地方休息一下。不怕上官兄见笑,我已经七日夜没有休息过了,此刻只觉身心两疲,难再支持了。”

上官琦道:“帮主尽管休息。”

欧阳统微微一笑,缓缓闭上了双目。

上官琦放眼望去,只见随护欧阳统来此之人,一个个的都盘膝坐在地上,闭目养息。

显然,这些人都已经过了长久的恶战,未获得过片刻休息,这时,陡然停了下来,体力已无法再支持下去。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也在原地坐下。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雪梅急急地奔了过来。

上官琦一皱眉,喝道:“什么事?”

雪梅急急说道:“唐先生,他……”

欧阳统霍然睁开眼睛,急急说道:“唐先生怎么样了?”

雪梅道:“唐先生晕过去……”

上官琦一跃而起,抓住了雪梅的皓腕,道:“现在怎么样了?你这贱婢,胆敢闯入书室!”他急怒交迸,不觉之间,用力甚大。

雪梅只觉腕骨慾裂,痛得全身微微抖颤,急急说道:“公子,你先放开我,我……我的话……还没有……说完……”

上官琦手一松,放开了雪梅说道:“快说,唐先生如有损伤,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

雪梅流泪说道:“小婢天胆,也不敢擅闯唐先生的书室……”

上官琦接道:“那你又怎么知道唐先生晕了过去?”

雪梅道:“唐先生自己开了房门出来,呼叫公子,但只叫出一声,人就晕了过去。”

上官琦大感尴尬,道:“错怪你了。”急急向书室奔去。

欧阳统似是已经忘去了疲倦,霍然挺身而起,追在上官琦身后。

急急行去。

两人行到书室,齐齐为之一呆。只见唐璇伏在书桌之上,案上堆满绘成的图案,正中一幅,足足有三尺见方,似是刚刚绘成,尚未来及移开,却被吐出的一口鲜血沾染大半。

上官琦惊叫一声,急急行近了唐璇身侧,叫道:“大哥,你怎么样了?”他一连呼了数声,却不闻唐璇的相应之声,不禁心头大急,暗中运集了功力,一掌按在唐璇背后的“命门穴”上,左手却探向唐璇的鼻息,只觉气息仍存,口鼻间不停地呼吸。

上官琦暗中用力,迫出一股真气,攻人了唐璇的“命门穴”。

要知上官琦的功力,已然十分深厚,这一股真气深入内腑之后,立时催动了唐璇的气血,迅快地在全身通行。

只听唐璇轻轻叹息一声,醒了过来。

上官琦急急叫道:“大哥醒醒,欧阳帮主来探望你了。”

仍在晕迷中的唐璇突然睁开了双目,叫道:“欧阳帮主来了。”

欧阳统急急接口说道:“先生辛苦了。”

唐璇转动一下神光尽失的双目,凭藉两耳听觉,缓缓把一张脸探到欧阳统身前四五寸处,才停了下来,道:“属下双目视力已失,难见一尺外的景物,不知帮主驾到,还望恕罪。”

欧阳统眼看唐璇变成了这等模样,心头大恸,制不住泪珠儿夺眶而出,道:“先生不用客气,快请闭上双目养息。哪怕是走遍天涯海角,我也要寻到使先生复明的葯物。”

唐璇淡淡一笑,道:“不行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6章 死而后己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