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87章 人才鬼雄

作者:卧龙生

上官琦依言扶着唐璇走近木榻,但觉他全身重量完全倒依在自己身上,双腿似是已失去了作用,不禁黯然一叹,道:“大哥,我抱你上床去吧!”

只见唐璇双目一闭,垂下头去,不再答上官琦相询之言。

上官琦伸手摸去,唐璇的鼻息已断,敢情已经死去,登时一呆。欧阳统似看出情形不对,急步行了过来,道:“上官琦,先生他……”但感喉头一甜,一口热血冲了上来,竟是接不下去。

这位一代雄主,在连惊大变之下,已然失去了控制自己的能力,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上官琦镇静一下混乱的神志,急快地把唐璇尸体抱上木榻,回手扶住了欧阳统,道:“帮主珍重。”

欧阳统惨然一笑,道:“我很好,先生可是死了么?”

上官琦道:“气息已绝,纵然倾尽天下灵葯,也难使他复生了。”欧阳统目光茫然,仰脸发呆,口中缓缓他说道:“我痛失一位知己,世间少一才人,可是天要亡我们穷家帮么?”身躯摇了几摇,仰身向后跌去。

上官琦双手用力抓紧了欧阳统,缓缓扶他坐下,道:“帮主珍重。”要知欧阳统大遭挫败而来,穷家帮传历数代的基业,在他手中造成极盛,又在他手中遭到大挫,面临着存亡绝续的关头,满怀希望而来,问唐璇复兴大计,想不到竟是赶来奔丧,一腔热望,尽皆幻灭,怎不叫他悲痛难抑!

他在极端的困倦之下,再经此变,虽负有绝世武功,也是承担不了。

上官琦扬手一掌,轻击欧阳统“玄机”穴上,说道:“帮主请节哀顺变,穷家帮千百名弟子都还得你领导。”

欧阳统长长吐出一口闷气,说道:“有劳相劝,我不要紧,坐息一会,就可复元了。先生遗物,有劳上官兄先行整理一下,也许有很多事物不能让别人看到……”

上官琦道:“帮主但请安心休息吧!”

欧阳统实己到精神不支之境,就在唐璇房中席地而坐,闭上双目,运气调息。

上官琦望着唐璇的遗体,黯然长叹一声,拜了几拜,顺手拉起榻上一幅白色的单子,掩住了唐璇遗体。

对这位胸罗玄机的才人,上官琦有着无比的敬重,但对他闭居书室的这半月的成就,又怀着好奇感觉,随手闭上室门,缓步走近案前,整理唐璇的遗物。

只见满桌上堆满了纸片、图案,每一幅图案上都注着密集的小字。这图案大部都绘制得十分精致,但有几张却显然十分潦草,显是后面几张,已到精力不继之时。

上官琦仔细看那图案,都已经编了号码,似是这些图案都有着连环性。上官琦依序看了两张之后,不禁心神专注。原来这图案是绘制的墓宅筑建之法,构思精密,极尽奇妙。上官琦虽然不解筑建之学的原理,但唐璇已在那图案之上极为详尽地注明了筑建之法,上官琦聪明过人,自是极易了然。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耳际问响起了欧阳统的声音,道:“上官兄,请用点酒饭再看如何?”

看案上银烛高照,原来天已人夜,也不知何人替他点起了案上的烛火。

上官琦收起了桌上的图案,极为仔细地叠放在一起,起身说道:“有劳帮主相候。”

欧阳统内功精湛,经过这一阵调息之后,精神已大见好转,面色已见红润,拱手说道:“上官兄看过唐先生遗物了么?”

上官琦道:“已看大半。”

欧阳统道:“先生这墓宅,不知要几时动土?”

上官琦道:“那是越快越好了。”

两人谈话之间,已然行入厅中,桌上早已摆好了酒菜。

兰、莲、菊、梅,四婢早已在一侧侍候。

左右二童,并肩而立,一见欧阳统和上官琦行了过来,齐齐欠身作礼。

欧阳统一挥手,道:“两位不用多礼。”拱手礼让上官琦入了坐位。

四婢执壶奉酒,欧阳统连敬了上官琦三杯,说道:“本座已传谕随来之人调请工人去了。大约七日之内,工人即可赶到,那就有劳上官兄留此监工了。”

上官琦道:“适才在下阅读大哥遗物,果然是才华横溢。他胸罗之能,当真是无所不包……”微微一顿,接道:“大哥生前为人,胸怀仁慈,但死后遗物中,却是充满着杀机。世间君子,死后丈夫……”

欧阳统道:“唉!他如能早日下得狠心,今日的滚龙王也不致有这般气焰了。”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不再言语。

沉默延续了一刻之久,欧阳统才缓缓说道:“唐先生的后事,我当另行派人办理,上官兄不用再分精神。本座在此地留上一日.明晨离此他往,届时当再和上官兄见上一面。上官兄如若有什么需要,不妨列具一张清单,只要力能所及,本座定当遵办。”

上官琦欠身说道:“在下仔细阅完大哥的遗物之后,再向帮主禀告。”

欧阳统道:“上官兄尽管请便。”

上官琦站起身来,拱手一礼而去。

他取了唐璇的遗物,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之中,反覆细看唐璇所绘的图案,心中忽生不忍之感,暗暗想道:“如若当真遵照他这图案设计,建造一座广大的墓宅,这两百工人全部都要陷身在他的墓中。如若那二百工人真正皆是大恶不赦之人,那也罢了,但这短短的时间,到哪里去找那许多恶人?穷家帮中弟子,在欧阳统急令分遣之下,难免要情急敷衍,找人充数。”

他生具侠性,虽然对唐璇敬爱甚深,但对此等之事,却有着不愿苟同之心,一时之间,难作决定,面对孤灯,愁思重重。

突然一阵步履之声起自门外,雪梅手托木盘出现门口。

她已对上官琦有了畏惧之心,不敢再擅自闯了进来,肃立门外,柔声说道:“公子可要吃碗夜点?”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道:“你怎不进来?”

雪梅道:“小婢不敢打拢公子。”

上官琦道:“不妨事,你进来吧!”

雪梅缓步而入,放下手中木盘。盘中放着一个磁碗,雪梅轻伸皓腕,取下碗盖,说道:“这碗莲子汤,请公子趁热吃下。”

上官琦看她温婉娇怯,对自己似是仍旧存有强烈的畏惧,想到这段时日之中对她粗暴举动,心中大是不忍,轻轻叹息一声,道:“唐先生病势沉重,我这几日的心情亦受了甚大影响,言语和行动之上难免有些粗暴,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才好。”

雪梅黯然说道:“贱婢怎敢怀恨公子?”

上官琦道:“那你吃了这碗莲子汤吧!”

雪梅怔了一怔,道:“这个贱婢不敢。”

上官琦微微一叹,道:“我腹中尚未有饥饿之感,弃之未免可惜,你吃了也是一样。”

雪梅摇摇头,合上碗盖,道:“贱婢在室外侍候,公子如若腹中饥饿,呼叫小婢一声即可。”

上官琦见她畏怯之情,心知她已对自己存极深的戒心,决非一朝一夕能够改变,暗暗叹息一声,忖道:“想不到我上官琦竟然变成了这等粗暴之人,使个弱不禁风的女孩子这般畏惧于我。”

一宵时光,上官琦一直在研究唐璇的遗物,果然唐璇已料到上官琦对那两百筑建墓宅的工人定有着深深的同情,是以留书作了很多说明。

他说滚龙王心怀叵测,不只以得到武林霸主为满足,如若一旦让他成了武林霸业,天下苍生都将卷人战乱流离之中。欧阳统之才,虽难和滚龙王抗拒于江湖之上,但他胸襟宏大,就当今武林而论,实是唯一可和滚龙王抗拒之人。遗嘱上官琦,必须全力相助。遗书上又说到,凡使人倾慕的英雄人物,大都一生在痛苦、寂寞中度过,任何一个自私的人,都无法留给追慕的事迹。两百个工人虽然都将被自己亲手筑建起的墓宅活活困在其中,但他们的生机并未全绝,而且生大于死。在他的预料之中,滚龙王一年之内必将找到这处墓穴。

上官琦发觉了心中的疑惧之事,都在他预料之中,而且又留书解释,耿耿于怀的活葬工人之事,释然不少。

唐璇遗书,件件暗藏玄机,愈读兴致愈高,不觉间度过长夜,天色大亮。

晨光中,雪梅又缓步走了进来,手托木盘,遥站于室角之处,两道目光微带心悸,望了上官琦一眼,道:“寒夜已过,公子可觉腹中饥饿?”

上官琦放下正在研读的一幅图案,笑道:“天已经大亮了,倒是有些饥饿。”

雪梅缓移莲步,行近桌旁,说道:“公子请先进这碗羹汤,贱婢这就到厨下取食用之物。”

上官琦摇头笑道:“这一碗羹汤已经够了,你去禀告欧阳帮主一声,就说我立刻过访。”

雪梅道:“欧阳帮主已走了多时。”

上官琦呆了一呆,道:“几时走的?”

雪梅道:“五更时分,他见公子正专注全神读书,不便打扰,要小婢报告公子。”

上官琦道:“他还说些什么?”

雪梅道:“他说他已急令帮中弟子寻找工人,迟则十日,快则七日,即可把工人请到。”

上官琦啊了一声,道:“就只如此么?”

雪梅点点头,道:“说完就匆匆而去。”

上官琦道:“知道了。你如疲倦,尽管去休息吧。”

雪梅道:“贱婢已睡过一阵,公子一夜阅读,也该睡一下了。”

上官琦道:“有劳带上房门,我当真要躺一下了。”说完和衣躺上床去,雪梅替他盖上被子,悄然退出。

他躺在床上之后,脑际之中却一直想着唐璇遗书中很多的奇奥之事,哪里还能够睡得着?上官琦浸沉于唐璇的遗书之中,不觉之间,过了数日。

这日中午时分,雪梅匆匆奔人室来说道:“穷家帮左、右二童,求见公子。”

上官琦自和两人动手相搏过一次,对二人的武功甚是敬慕,当下站了起来,道:“快快请他们两位进来。”

雪梅刚刚转过身子,左、右二童已并肩而入。

原来两人早已等候在上官琦卧室外面。

两人齐齐抱拳,欠身说道:“我等奉了帮主之命,带两百工人,听候调遣。”

上官琦笑道:“工程须得早些动手,要他们进来吧,至于两位却是不敢劳动。”

他这本是句客套之言,却不料左、右二童早得欧阳统的吩咐,要左、右二童不论何事,都不可和上官琦有所争执,是以两人听得上官琦的话后,默然应命而退。

片刻工夫,两百工人齐齐涌入了小庄之中。

上官琦依照唐璇遗书上指定的工作细则,立时动手。这些工人之中,虽然有着极丰富的经验,但心地终是不够灵巧,有些更是偷工减料,急求速成。

上官琦一个人转来转去,单是修改错误,已感大难应付,自是无法指挥他们的进度了。

三日时光,匆匆而过,上官琦默察工程,三日所作还不到二日工程,不禁心头焦急起来,暗暗忖道:“这样拖延下去,原以四个月完工的时间,岂不要拖到半年以上?大哥精于计算,任何事都费过了一番心血,他列出每日的工程进度,我如不能循此而进,只怕是无法完成。”

细想工程进度,并非是工人们体力不能胜任,问题出在矫正错误之上,耽搁了时间。

上官琦正感为难之际,忽见雪梅送茶而来,心中一动,暗暗忖道:“我何不召来兰、莲、菊、梅四婢,相助于我……”心念一转,目注雪梅笑道:“去请你那三位姊妹过来,我有事要请四位帮帮忙。”

雪梅微一犹豫,似是想要问一下什么事情,但话未出口,人却转身而去。

片刻工夫,兰、莲、菊、梅,齐齐室中。

上官琦给她们讲解了工程进度,要她们分头监工。

四婢都是聪明伶俐之人,上官琦讲过一遍,四人都己记牢,复诵出来,一点不错。

工程在四婢协助的督促之下进展大快,每日都可按唐璇遗书上预定进度完成。

不知欧阳统是否已有部署,三月时光中,既不见穷家帮有人来此,滚龙王也似是不知消息。总之,三个月平安而过,那墓宅的工程,在上官琦和四婢日夜监督之下,已然完成了十之七八。

上官琦暗中留心四婢,看她们督工认真,毫无丝毫的可疑破绽可寻。两百个工人,在四个如花似玉、驾声燕语的大姑娘督促之下,不完工,实有些不好意思。这工程能得这般顺利,四婢立功第一。

匆匆又过了半月。这日,天色近午时分,这墓宅的工程已经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7章 人才鬼雄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