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88章 不请自至

作者:卧龙生

上官琦随在欧阳统的身后,出了山庄,直向一处丛林中走去。林中有一片两丈方圆的草地上,果然已摆了一张桌子,碗、筷早已备好。

上官琦左右望了一眼,不见他人,不由问道:“怎么?就咱们两个人么?”

欧阳统道:“本座在天亮之前又要他去,想藉这席酒,请教上官兄目下江湖间一些重大之事。”

上官琦听得怔了一怔,道:“这个,在下才难胜任,只怕有失厚望了。”

欧阳统道:“上官兄不用再多谦辞,你为我们穷家帮劳心劳力,本座感激不尽。”

上官琦道:“在下和唐璇既有盟约,对他遗命自是应该全力贯彻。”

欧阳统笑道:“不敢相欺,除了本座之外.穷家帮的高手大都集中此地了。”

上官琦道:“难道滚龙王找上山庄来了?”

欧阳统道:“话虽如此,但上官兄的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我们穷家帮。唉!这段时日之中,本座虽然常来此处,但唯恐惊扰到你,故而未现身相见。”

上官琦讶然道:“怎么,帮主这些时日之中常来这墓地中么?”欧阳统道:“上官兄猜得不错。两月之前,滚龙王属下四侯突然各率高手急马兼程而来,幸得本座早已准备,立时调集了帮中弟子,设下伏兵,交手数次,强敌始终难以越过雷池一步,双方形成了一个对峙之局。”

上官琦道:“目下强敌可曾撤走么?”

欧阳统道:“不但未曾退走,而且滚龙王已亲身赶来。据说,他听得唐璇死讯之后,当时仰天大笑三声,目空四海他说道,从此天下再无能和他决胜千里的敌手了。”

上官琦沉吟了一阵,道:“他这话虽是说得狂妄一些,但也有一半实话。大哥的才气,那自是常人难及万一了……”微微一顿,又道:“滚龙玉到此之后,可和咱们动过手么?”

欧阳统道:“他似是畏惧唐璇伪死诱敌,故而不敢深入。”

上官琦道:“这么说将起来,敌我双方,目下还是个对峙之局么?”欧阳统道:“本座已下令召请帮中两位息隐甚久、不问江湖之事的前辈赶来相助,如若形势迫人,那只有和滚龙王硬拼一场!”

上官琦道:“此事不可造次。但此事已该早在大哥的预料之中,不知是否已有安排?”

欧阳统道:“因此要请教上官兄,唐先生临终之前,或是死后的遗物之中,可有什么对敌之策么?”

上官琦凝目沉吟了良久,道:“这些在下一时也想不起来,容我仔细地想上一想。”

欧阳统道:“先生生前,算无遗策。唉!如若他能多活几年……”忽听一声长啸传了过来。

欧阳统脸色一变,道:“这啸声似在三道严卡之内,莫非滚龙王已上了山来不成……”说话之间,瞥见一条人影闪奔而至。

那人来势奇快,转眼间已到了两人身侧,正是左童张方。

欧阳统一皱眉头,道:“可是有了什么警讯么?”

张方道:“不知何人,藉夜色掩护上山来了……”

欧阳统怒道:“既不知来人是谁,为什么不出手拦阻呢?”

张方道:“据我听到传言,似因来人武功奇高,无法出手拦阻。”欧阳统脸色渐见缓和,沉声问道:“你可知来了几个人么?”

张方道:“似乎是两三个人。传讯言中,说来人捷如飞鸟,多则三人,少则两人,决不会一人就是。”

此际,一阵天风吹散了浓结云气,一轮明月破云而出。清辉如水,驱走了夜的阴暗。

欧阳统伸手端起了桌上一杯酒,道:“上官兄请尽此杯。”

原来两人到这林中之后,言语问一谈人正题,彼此之间,隔桌对立,连坐也未曾坐下。上官琦端起面前酒杯,道:“多谢帮主。”举杯一饮而尽。

欧阳统道:“浓云散,明月辉,上天助了我等一臂之力,上官兄请独坐片刻.本座去看看来的是何等人物?”

上官琦道:“帮主何不带在下同行?”

欧阳统道:“上官兄数月来未得休息,本座实不便再启齿相扰。”上官琦道:“帮主去后,在下一人在此,也是坐立不安,倒不如护随帮主一行。”

欧阳统道:“既是如此,咱们齐去看看。”

左童张方带路,两人并肩出了树林。

此时,月光更见明亮,山地积雪,迎月相映,遥遥望去,似一片通明世界。

突然间,左面山均之中,响起了一声长啸,遥遥传来。

欧阳统指着那啸声传来之处,道:“我已在那里派出了一十二道暗卡,听那啸声,他似是已进入六道暗卡之后。”他知不是滚龙王率众攻来,心头紧张顿消,选择了庄院前一处形势最高的大岩石上,藉月纵目四顾,流览四周景色。

上官琦紧傍在欧阳统身侧而立,极尽目力,四外搜望,想看出一些蛛丝马迹出来。但见月华如水,白雪生辉,一片清明景色,哪里有一点人踪?突然间,又是一声啸声传来,上官琦听那啸声传来的方向,似是已和适才那啸声相隔了数十丈的距离。

紧接着啸声不绝如缕,连续传来。

显然,穷家帮埋伏在山谷中的暗卡已然发现了敌踪,但却无法拦得住对方,只有连连长啸示警了。

上官琦听那啸声,虽然此起彼落,但那啸声传来的方位,一直不变,似是那发出啸声之人,虽然连连传警,但却一直守在原位未动。

欧阳统苦笑一下,回头对上官琦道:“不知是何等人,武功如此高强,十数道暗卡竟是拦不住他们。唉!来人如果是滚龙王那面人物。

纵非滚龙王本人,亦将是他四大侯爵中人。”

上官琦道:“不错,来人的武功确然不错,单是他的轻身功夫,决不在你我之下。”

忽然啸声急促,连续传来。

上官琦听那啸声愈来愈近,似是来人直向小丘的庄院中闯来。

突然间响起了一声大喝,道:“什么人?”声音清晰可闻,似是就在十数丈外。

欧阳统表面之上虽然能保持着镇静,但内心之中却是大为震骇,回顾了上官琦一眼,道:“好快的来势,穷家帮一十二道暗卡竟是拦他不住、看来是对这庄院中来。”

上官琦道:“帮主说得不错。”

月光中,瞥见几条人影由夜暗中闪出,兵刃闪光,一排横立。

显然,愈近这山庄,欧阳统派的人手愈多。这群人眼看敌人冲进,一排横立拦住了去路。

上官琦极尽目力望去,只见那列阵待敌之人,总在六人以上。

欧阳统脸色凝重,全神贯注在那列阵待敌之处。

突然间,跃出一条人影,直向那列阵中冲出。

欧阳统冷哼一声,道:“好大的胆子!”

但见人影闪动,一阵交错之后,两条人影由那混乱的人影中交错而出,直向庄院中奔行过去。

两人身法奇快,眨眼之间,已把那阻路之人甩在了数丈之后。

欧阳统脸色大变,沉声说道:“我去会会来人。”话出口,人已如离弦弩箭一般,急向那两条奔来人影迎去。

上官琦急声接道:“在下和帮主同去。”喝声中疾飞而起,紧追在欧阳统的身后。

双方之势,快拟奔雷,一来一迎之间,眨眼已极接近,只听来人一声欢呼道:“大哥!”一掠数丈,直飞过来。

上官琦已看出来人正是袁孝,心头亦为之大喜,欢呼一声:“兄弟,你一个人来的么……”语声一顿,暗暗忖道:“我明明看到他们来了两人,何必多此一问?”

心念未完,忽觉一阵香风拂面而来,一条人影,疾如流矢一般,越过了穷家帮的拦阻之人,落到了袁孝的身侧接道:“还有贱妾,一齐来探望上官兄。”

上官琦目光一转,拱手笑道:“连姑娘。”

连雪娇盈盈一笑,默默不语。

欧阳统举手一挥,目光环扫了穷家帮守在四周的人群一眼,道:“两位嘉宾,都是我们穷家帮中的贵客,你们还不退去,守在此地作甚?”

四周环守的穷家帮的人手立时应命散去,片刻间走得一个不剩。

欧阳统一抱拳,道:“不知两位驾到,本座……”

上官琦急急接道:“我来替几位引见引见……”一拉袁孝接道:“袁兄弟,这位是欧阳帮主。”

袁孝一抱拳,道:“欧阳帮主。”数月不见,他的口齿,似又清楚了甚多。

欧阳统急急抱拳还了一礼道:“咱们见过了几面,袁兄也许已记不得了?”

袁孝连连应道:“记得,记得……”他说话虽然清楚了甚多,但如遇上拗口之言,或是长篇大论,仍是无法说得十分连贯,但他却似已学到了藏拙之能,两个“记得”之后,顿然不言。

上官琦指着连雪娇道:“这位是连姑娘。”

欧阳统陡然忆起唐璇之言,急急欠身一礼,道:“连姑娘,本座心慕连姑娘已久。”

连雪娇微微一怔,但不过刹那之间,已恢复了镇静之容,笑道:“久闻欧阳帮主之名,今宵有幸一会。”

欧阳统道:“林中现已备有酒席,两位请入林中小坐片刻如何?”连雪娇望了上官琦一眼,笑道:“告诉你一个消息。”

上官琦道:“什么事?”

连雪娇道:“我可以不死了,那附骨针已被我取了出来。”

上官琦欠身抱拳,道:“恭喜姑娘。”

连雪娇突然叹息一声,道:“山居幽静,贱妾本不拟再历尘寰,但你那袁兄弟和贱妾都十分想念你……”

袁孝急急接道:“不错,不错,连姑娘想念大哥,很深,根深……”他全无半点心机,说出之言,句句真实。

连雪娇粉脸上突然泛现出一阵红晕,接道:“你乱说的什么?”

袁孝呆了一呆,茫然不知所措,肃然而立,再也不敢开口说一句话。

欧阳统借机让客,抱拳说道:“夜深露重,请入林中吃上几杯水酒,也好逐逐寒气。”

上官琦一把拉住了袁孝,说道:“兄弟,咱们吃酒去。”当先举步。向前行去。

四人步入林中,桌上的酒筷、菜肴,已经摆好。

欧阳统敬了三人一杯酒后,缓缓把目光投注到连雪娇脸上,道:“姑娘这次出山,不知意慾何往?”

连雪娇道:“小女子有如断根浮萍,天涯海角,行踪无定。”

欧阳统道:“如若姑娘不觉得穷家帮实力太小,本座极欢迎姑娘留住在穷家帮中。”

连雪娇先是一怔,继而淡淡一笑,道:“目下贵帮正在和滚龙王决胜江湖,我却是滚龙王膝下义女。”

欧阳统道:“本座决不敢劝逼姑娘和令尊对抗于两阵之上。”

连雪娇沉吟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目注上官琦道:“上官兄,小妹有几句话,不知问得当是不当?”

上宫琦道:“连姑娘尽管请说,在下洗耳恭听。”

连雪娇道:“上官兄可已加盟穷家帮中了么?”

欧阳统急急答道:“上官兄仍然是客居身份,要走便走,想停便留。”

连雪娇啊了一声,道:“假如难女留此呢?”

欧阳统道:“那自是和上官兄一般,任凭留去。”

连雪娇目注上官琦,笑道:“我和你袁兄弟回归他故居,见到了两位上代奇人遗骸。”

上官琦心头一动,忽然想起石洞中金刀和丝囊之密,当时他虽未动那几具遗骸,但此事却一直在他脑际之间盘旋不息,此刻忽然听连雪娇谈了起来,回忆更觉清晰。

只听连雪娇接道:“我听袁兄弟说,你早已见过那几具遗骸。”

上官琦道:“不错。前辈高人的遗骸,在下不敢妄动。”

连雪娇微微一笑,道:“你倒很君子。”

上官琦道:“不敢当。”

连雪娇道:“你可见过他们尸骸旁遗下之物?”

上官琦道:“见过了,但不知是何来历?”

连雪娇神秘一笑,道:“此物人见人爱,不说也罢。”

欧阳统轻轻咳了一声,起身说道:“在下去去就来,三位请坐片刻。”

连雪娇道:“帮主尽管请便。”

欧阳统微微一笑,起身而去。

林中的空场上,只剩下上官琦、连雪娇和袁孝三个人。

袁孝心地浑厚,虽对上官琦挂念很深,但口齿笨拙,难以说出相思之苦。连雪娇虽有着千言刀语,但却有着无从开口之感。

上官琦面对着终日里紊绕心仪的玉人,心中却想着唐璇死前的遗言,更是感慨丛生,不知如何开口。

三个人呆呆地坐着,过去了许多时光。

还是袁孝打破了沉寂,道:“大哥,我们在山居之中虽然快活,但却很想念你。”他口齿不清,说来总是词不达意。

上官琦啊了一声,道:“我也很想念你们。”

连雪娇忽然微微一笑,道:“我们寻来此地找你,你可知为了什么?”

上官琦略一沉吟,笑道:“不知道。”

连雪娇道:“于今江湖之上,滚龙王和穷家帮实力最强。双雄势难并立,自然要有一番争战。这一战,势均力敌,只怕不是短短的一两年间,分得出胜败。滚龙王实力较强一筹,但穷家帮却得九大门派暗中相助……”她仰望明月,长长舒一口气,道:“你既非穷家帮中人物,亦非那滚龙王的属下,何苦要趟这次浑水?倒不如和我们同隐山林,做啸风月,岂不落一个耳目清净?”

上官琦轻轻叹息一声道:“你说得太晚了。”

连雪娇道:“哪里晚了?”

上官琦道:“穷家帮视作于城的唐璇死去了……”

连雪娇道:“唐璇死去了,于你何干?”

上官琦道:“他临终遗言,要我相助穷家帮抗拒那滚龙王。”

连雪娇道:“你答应他没有?”

上官琦道:“自然是答应了。唉!你二人的盛情,看来只有心领了。”

连雪娇秀眉一扬,道:“滚龙王最怕的就是唐璇。唐璇一死,世间只怕再也没有制服滚龙王的人了。”

上官琦道:“有倒是还有一个,只怕她不肯舍却清静,投身这江湖是非之中。”

连雪娇道:“哪一个?”

上官琦道:“就是你连姑娘。”

连雪娇微微一笑,道:“贱妾何能?敢得如此誉奖。”

上官琦道:“除你之外,滔滔人间,再难有抗拒滚龙王的人了。”连雪娇笑道:“你何苦开我这样玩笑。”

上官琦道:“此言千真万确,岂同玩笑儿戏?”

连雪娇道:“哼!我知道啦,定然是那唐璇胡说八道,扯到了我的头上。”

上官琦道:“生前君子,死后丈夫。胸罗玄机,才霸江湖。咱们应该尊他一声先贤。”

连雪娇笑道:“先贤就先贤吧!你可是为了唐璇之情,要留在穷家帮中?”

上官琦道:“他没有坚留我在穷家帮中之意,纵然留在穷家帮中,那也是出于我的心意。”

连雪娇突然轻轻叹息一声,道:“傲啸松云,悠游林泉,闷来山巅观虎斗,烦时江畔垂鱼钓,这等清静岁月,你不肯去过,为什么要去趟江湖上这池浑水?”

上官琦道:“如若人人都存了姑娘一般的想法,岂不要拱手让滚龙王霸屠武林……”

连雪娇接道:“卷入了名利是非中,那是情不得已。你既不为名利,又何苦为人作嫁?”

上官琦微微一笑,道:“像我那唐大哥不过是一介书生,根本不解武事,逍遥庐读书自娱,绝缘江湖中事,但滚龙王一样的不放过他……”语声微微一顿,又道:“何况姑娘是滚龙王手下的叛徒,一旦武林底定,滚龙王取得霸主之位,你纵然躲到天涯海角,只怕他非要找到你不可。”

连雪娇笑道:“如若能假三年时间,纵然滚龙王找到我,我也不怕。”

上官琦茫然道:“三年时间?”

连雪娇接道:“不错,三年时间,那已经足够了,不论江湖如何变迁,都难以影响到我们了。”

上官琦更是糊涂,缓缓说道:“我不信滚龙王不去找你?”

连雪娇道:“滚龙王找到我,他也将知难而退。”

上官琦道:“恕在下不解姑娘言中之意。”

连雪娇微微一笑,道:“我听袁兄弟说,你见过武林三宝。”

上官琦摇头说道:“没有的事。”

连雪娇道:“我为追查那武林三宝下落,假扮易容,混入闵府……”

上官琦道:“这件事,我是早知道了。”

连雪娇道:“我在义父滚龙王催迫之下,用尽了各种手段,查问三宝下落,闵府中上上下下被我严刑逼供,闹得天翻地覆,但却始终问不出三宝所在。”

上官琦忽有所悟,道:“你可是无意中找到了那三室下落?”

连雪娇道:“不错。袁兄弟带我到了一处好玩的所在,谁知那轰动天下的武林三室,就在那洞之中……”

上官琦道:“那洞中有着两具尸体,对么?”

连雪娇道:“不错。数十年来,他们都是名震江湖的武林高手,只因彼此想吞没对方室物,才闹出自相残杀之局。”

上官琦道:“那是个充满着神秘的地方。”

连雪娇道:“不错,那一片山谷泉水,似是已得天地钟灵之气,当真是一片隐身安居的好去处,我们已……”

忽见上官琦微微一笑,慾言又止。

连雪娇蓦地惊觉到“我们”两字有了语病,玉颊微晕,娇声嗔道:“你笑什么?你这人坏透了。”

上官琦道:“往下说吧!在下正听得神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