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89章 继任文丞

作者:卧龙生

连雪娇羞怯一笑,接道:“那地方原是灵秀之地,稍加人工,已然整理得井井有条,虽然说不上什么洞天福地,但起居倒也十分安适,但袁兄弟常常提起到你,我……”忽觉一股羞意,泛上心头,缓缓垂下头去。

月光下只见她秀眉淡蹩,玉颊微晕,秋波间深藏无限情意,不禁怦然心动,暗暗忖道:“女人家变化当真是大论》亦曰:“昔裴逸民作《崇有》、《贵无》二论。”内容已无 ,半年前她还是一个面冷手辣、满腹狠毒的女魔头,曾几何时,却变得这般娴静、温雅、娇羞不胜、动人怜爱。”不禁神往。

连雪娇秋波闪转,发觉了上官琦还自望着自己出神,心头陡然泛起来一阵甜蜜之感,暗道:“原来对我并非无情。”

只见袁孝一裂大口,说道:“大哥,和我们一起回去吧。连姑娘常常提到大哥,你如能够答允我们,咱们常处一起,定然过得十分快活。”他忖思了半天,不知暗中练习了好多遍,才说出这番话来,自认说得十分动人、得体,望着上官琦,等待答覆。

上官琦长长叹息一声,仰望明月,微带黯然他说道:“两位这番盛情,在下是感激不尽。”

连雪娇螃首微抬,看他脸上神情变化无方,不禁心中焦急,接口问道:“怎么?你可是有心要争名江猢,逐鹿武林,做出一番事业么?”

上官琦叹息一声,还未来及答话,连雪娇抢先说道:“你纵有争名之心,但目下时机也不甚恰当,不如暂时和我们归隐在那片乐土之中,再练几年武功,再行出山不迟。不是我危言耸听,三年时光,我保你武功大进,抗拒滚龙王并非难事,再有我和袁孝从旁相助,武林霸业不过是早晚间事。”

上官琦摇头说道:“连姑娘误会了,在下哪里有这等雄心?”

连雪娇道:“难道你真要辅助穷家帮、为人作嫁不成?”

上官琦道:“我答允了大哥相助穷家帮,难道还能反悔不成?”

连雪娇道:“你纵然有此心意,但也是力所不能。”

上官琦突然起身,深深一揖,道:“因此还得请姑娘相助。”

连雪娇摇头说道:“不论行略用谋,武功相搏,目下我都不是滚龙王的敌手。”

上官琦想到唐璇遗言相托,责任重大,今宵如不能劝说连雪娇答允下来,让她离去,不知哪天才能再见。但要他苦苦相求,又难出口,是以心中大感为难,不禁呆在当地。

连雪娇秀目转了两转,道:“你怎么了?”

上官琦道:“唉!在下早知姑娘追随滚龙王身侧,已为滚龙王余威所慑,劝留姑娘之言,实是多此一举。”

连雪娇笑道:“好啊!你想用激将之法么?”

上官琦道:“姑娘心坚铁石,纵然激将,也是无用。”

连雪娇道:“你明白那就好了。”

上官琦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四山回鸣,惊飞起林中宿鸟。

上官琦道:“我那大哥,一生之中,算无遗策,却不料死前最后一次,却是算得不对了。”

连雪娇道:“他怎么说?”

上官琦道:“他说举世间只有姑娘的才智,方可和滚龙王决胜于武林之中。”

连雪娇道:“逍遥先生能这么看得起我,我很荣幸。”

上官琦道:“但他却少算了一件事情。”

连雪娇道:“什么事?”

上官琦道:“姑娘的胆气。他忘了你出身滚龙王的门下,武功是滚龙王所传授,谋略是滚龙王所指教……”

连雪娇接道:“武功是他所授,如非另得高人指点,甚难超过于他,这话不错。但才智聪慧,却是凭仗天赋,只要解得兵略运筹,青出于蓝,徒胜业师,倒非难事。”

上官琦道:“穷家帮千百英豪,如若硬拼实力,未必就输在滚龙王的手中。”

连雪娇争胜的豪气,渐被上官琦激了起来,笑道:“一帮一派之战,非同一两人比试可比。火攻、奇袭、伏击,全凭谋略应用。若逞匹夫之勇,只有徒招覆亡。”

上官琦道:“你强煞了,也不过是个女人。坐帐论事,纸上谈兵。或可有几分见地,但如真正行令对垒,决战沙场,只怕难以和须眉相争了。”

连雪娇道:“你不用再用话激我……”

上官琦接道:“今宵一会,再见无期。你即将息隐江湖,咱们不过对月闲话江湖,其实欧阳统也不会真的把穷家帮千百英豪的安危命运交在你一个女子手中。”

连雪娇道:“那是他目不识人……”

上官琦接道:“笑话了,我不信凭你一个弱女子,真正能统率千百位武林豪客?”

连雪娇道:“可惜你不是欧阳统。”

上官琦道:“是又怎样?”

连雪娇道:“如你是欧阳统,我倒希望你借我数月行令大权……”

只听一阵朗朗大笑之声传了过来,道:“连姑娘不用借了,穷家帮中的金牌敕令,尽皆在此。”

抬头看去,只见欧阳统缓步走了过来,手中捧着一个方盒,盒中放着金牌。

连雪娇吃了一惊,道:“帮主怎能认真?贱妾只不过说两句玩笑之言。”

欧阳统双手高举方盒朗声道:“这盒中九面铜牌,可调遣帮中所有弟子和八英、四十八杰。至于三面金牌,乃敝帮中最高令讯,从我欧阳统起,聋哑二老,尽皆包括其中。”

连雪娇摇头说道:“这个叫我如何敢受?帮主还是收回去吧!”

上官琦暗暗忖想:“此时此情,如若再被她推拒开去,只怕难再有罗致她入帮的机会。”当下装作出一副恭恭敬敬的神情说道:“欧阳帮主是何身份,金牌敕令是何等重要之物,岂是和你闹着玩笑的么?”

连雪娇道:“正因那金牌令非同小可,所以我才不敢接受。”

上官琦冷冰冰他说道:“怎样?你刚才说过的话,难道就忘了么?”

连雪娇怔了一怔,道:“这等认真么?”

上官琦道:“武林大事,岂有戏言!”

连雪娇眼看上官琦一脸庄严,字字句句都说得十分认真,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沉吟了一阵,道:“你是什么身份,这般质问于我?”

上官琦呆了一呆,答不出话。

连雪娇道:“你既非穷家帮中之人,凭什么这般认真?”

上官琦沉声道:“我已由大哥引见入帮了。”

连雪娇道:“当真么?”

上官琦道:“只因那欧阳帮主客气,才说仍是客居身份。”

连雪娇笑道:“我调遣你去做事,是动铜牌,还是金牌?”

上官琦瞠目不知所对,转脸望着欧阳统。

欧阳统轻轻咳了一声,道:“上官兄以客居身份,对我们穷家帮出力,纵然入帮,那也该是居总坛上宾。”

连雪娇道:“我只问他听不听这金牌敕令?”

上官琦暗暗忖道:“此女果然利害,我逼她入彀,她竟把我也拖了进来,看来是无法摆脱了。”当下说道:“自然是听,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连雪娇望着他那满盒金牌,低声问欧阳统道:“总坛上宾,要动金牌还是铜牌,才可调遣?”

欧阳统望了上官琦一眼,心中好生为难,暗暗忖道:“他在穷家帮尚是客居身份,不论金牌、铜牌,他都可置诸不理。”一时间竟然想不出适当措词回答于她。

连雪娇微微一笑,道:“帮主收好金牌敕令,贱妾就要告辞了。”转目一掠上官琦,接道:“你枉费了一番心机,但我仍然感激你相救之情。我们那居留之地,永远为你大开着欢迎之门。倦游江湖,厌恶武林之日,还望能驾临一叙……”微微一顿,接道:“或是你雄图大展,独立门户,逐鹿江湖霸业之时,贱妾和你袁兄弟都将出山相助,重踏江湖,死而无憾。”

上官琦眼看功亏一赘,连雪娇就要告别,想到唐璇的遗嘱相托,不禁心头大急,目注欧阳统急急说道:“帮主不用再为我留情面了。在下既已入帮,岂有不听令牌调遣之理?”

欧阳统暗暗叹息一声,说道:“调动总坛中护法香主,得用金牌敕令。”

连雪娇脸色一整,道:“如若遣派帮主出敌呢?”

欧阳统道:“同样的使用金牌。”

连雪娇伸手从盒中取出一面金牌,道:“如我传下金牌令谕,要你出让帮主之位,事将如何?”

欧阳统道:“这个,这个……这个得召集三阁一堂以及帮中长老,会商公决后,再召开全帮大会,公推一个众望所归之人,继承帮主之位。”

连雪娇道:“这等麻烦么?”

欧阳统道:“此乃敝帮中历代传下规矩。”

连雪娇道:“我如以金牌赐死呢?”

欧阳统道:“除了本座之外,一律得遵守金牌敕令行事。”

连雪娇举起手中金牌,高声说道:“上官琦听候金牌敕令。”

上官琦心中暗暗叫苦,口中却应了一声,大步行了过去,欠身说道:“弟子上官琦,恭候金牌令下。”

连雪娇目注欧阳统,道:“我要收下这十二令牌,不知在帮中是何身份?”

欧阳统道:“递补唐璇的文丞遗缺。”

连雪娇道:“文丞在贵帮是怎么一个身份?”

欧阳统道:“权掌十二令牌,名在本座一人之下。”

连雪娇道:“这么说起来,身份是很高了。”

欧阳统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连雪娇道:“如若帮中有人不服,那将如何?”

欧阳统道:“本帮中规令森严,从无抗命犯上之人,一违令谕,必受帮规重惩。”

当的一声,连雪娇投下金牌,道:“上官琦调充文丞随身侍卫,内代书童,行作车夫。”

上官琦呆了一呆,欠身说道:“上宫琦敬遵金牌谕令。”缓缓捡起金牌,双手棒起,递了上去。

连雪娇接过金牌,放回盒中,目注欧阳统,道:“敢问帮主,这入帮手续,还有何等礼仪?”

欧阳统道:“姑娘递补文丞之位,那是帮中仅次于本座的身份,是以必得设案立誓。”

连雪娇轻声叹息一声,接过欧阳统手中存放金牌的盒子,说道:“听命帮主安排。”

欧阳统道:“今夜已晚,姑娘还是早些休息,明日本座准备好后,再请姑娘拜见历代祖师。”

连雪娇道:“既是如此,帮主请便。”

欧阳统微微一笑,挥手而去。

连雪娇目注上官琦道:“你把我拖入穷家帮中一日.你就执鞭随镫地伺候我一日。”

上官琦心中暗暗忖道:“反正我也没有加入穷家帮,金牌也好,铜牌也好,能奈我何?待你明日宣誓加入穷家帮后再说。”心中在想,口中却微微一笑。

连雪娇只作不知,仰脸望了望明月,道:“天色不早,我们要休息了。”

上官琦本想接口,但话将说出之时,突然觉出碍难出口,赶忙咽了回去,大步向外面行去。

只听连雪娇道:“站住!”

上官琦只好停了下来,回首抱拳,道:“有何吩咐?”

连雪娇道:“我们要休息了。”

上官琦道:“在下这就去代姑娘准备。”

连雪娇缓步走了过去,一面说道:“你可知此刻的身份么?”

上官琦道:“穷家帮文丞连雪娇的高等侍卫……”

连雪娇道:“还兼铺床叠被、执鞭随镫的书童、车夫。”

上官琦暗道:“由得你去说吧!待你明日入帮之后再说。”心中忖思,口中却连声应是。

连雪娇微微一笑,举步向前行去。

上官琦、袁孝紧随在身后,进了庄院。

欧阳统早已通知了兰、莲、菊、梅四婢,迎候于庄院门口之处。

四婢早已为三人打扫好了卧室,分头带三人入室休息。

次日清晨,连雪娇刚刚起床,雪梅已捧上面水,说道:“欧阳帮主已设好香案,带着帮中高手,恭候姑娘多时了。”

连雪娇笑道:“要他们多等一会吧!我还要吃点东西。”

雪梅静静地退到了一侧等候。

连雪娇似是有意让欧阳统等,多等上一会,慢慢地洗脸,慢慢地吃饭,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

她看看等待时间过长,该是有人来催。但她失望了。

一个时辰过去了,不见再有人来,只有雪梅仍然垂手站在一侧。

太阳爬上了窗子,已然是辰初光景,连雪娇才缓缓对雪梅说道:“带我去吧!”

穿过了一条长廊,到了一座可容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9章 继任文丞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