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90章 是恩是孽

作者:卧龙生

连雪娇久在他积威之下长大,心神意志,尚未能完全摆脱了滚龙王的影响控制,竟然不自主地举步对他行去。

上官琦眼看连雪娇在滚龙王冷森的目光之下已失去主宰自己的能力,心中大生凛骇,暗暗忖道:“似此情形,两人如何能各凭智谋,决胜于战场之间?大哥一生料事无差吉尔松,奥地利的韦特尔(gustavwetter,1911—),瑞士的 ,只怕死前神志晕迷,这一次算计错误了。”心中念头电转,口中却厉声喝道:“连姑娘身承重任,受千百穷家帮中弟子尊崇,岂可听令人摆布不成?”说话之间,陡然扬腕劈出了一掌。

一股强厉的掌风,划空生啸,直对滚龙王撞了过去。

滚龙王左掌一挥,硬接了上官琦一记掌力,人却紧随着推出的掌势,向前欺进两步,逼近了连雪娇。

上官琦只觉手臂一麻,全身劲道似是被对方强大的反弹之力震得陡然丧失,一连向后退了四五步,才拿桩站住。

滚龙王一掌震退了上官琦,但他双目中那炯炯逼人的眼神,却忽地黯然无光。

就这一刹那间,连雪娇突然神智全复,陡然向后跃退五尺。

滚龙王右手随着欺进的身子拍出时,已然是迟了一步。

袁孝的反应稍嫌迟呆,上官琦和滚龙王对了一掌,他才警觉,怒吼一声,纵跃而起,连身带人向滚龙王扑了过去。

滚龙王眼看连雪娇已伤在自己的手下,却不料被上官琦疾发一掌救了去,心中大是忿怒,暗提真气,提起右掌,正待劈出,袁孝却和身由空中扑到。

形势紧迫,他不得不先抵袁孝的攻势,右手一挥蓄足全力的一掌,迎空拍出。

袁孝双掌齐出,硬接一击。

双方掌力一撞,震得袁孝口中怪啸一声,悬空倒翻了六七个筋斗,飞落到四五丈外。

上官琦心头凛骇,暗暗忖道:“此人功力,当真深厚惊人,武功之高,实莫可测。”

心中在想,手却未停,暗中咬牙,提聚真气,又是一掌,拍了出去。

滚龙王左手一挥,接下一掌,怒喝声中,身子疾飞而起,直扑连雪娇。

连雪娇微挫柳腰,猛一长身,窜出去一丈开外。

滚龙王一扑落空,剽悍勇猛的袁孝已从侧面攻到,右拳左掌,分袭两处大穴。

滚龙王眼看上官琦、袁孝各接下自己七成真力的一掌之后,毫无伤损,仍然能挥掌再攻,亦不禁暗生惊骇,忖道:“今日如不把这两人除去,眼下就成大患。”

心念一转,不再顾到连雪娇,反臂一挥,架开袁孝拳掌,疾飞一脚,踢向袁孝的小腹。

袁孝得天独厚,武勇过人,再加上那浑厚中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剽悍之气,斗志激昂异常,一侧身,避过滚龙王踢来一脚,一招“穿心拳”当胸捣去。

滚龙王冷笑一声,左臂“法轮一转”,一条手臂陡然间幻化出十几条臂膀出来,耀眼生花,叫人莫测虚实,身随拳势一转,避开袁孝一拳,一团臂影,斜里击去。

袁孝只觉十几条臂影轮转击来,心头大急,但他拙人笨招,双拳一提,猛向那团臂影之中劈了过去。拳风奇猛,有如惊涛裂岸。

只听滚龙王冷哼一声,疾向后面跃退五尺。

原来袁孝未为滚龙王拳势花招所惑,破影一拳,正击在滚龙王时间“曲池”穴上。滚龙王一条左臂顿然一麻,下面潜藏的几招杀手,无法用出,只好倒跃而退;袁孝大吼一声,扑了上去,双拳连环劈出,和滚龙王展开了一场近身相搏。

滚龙王左臂“曲池”穴受伤,在袁孝迫攻之下无暇运气活血通穴,只好单用一条右臂拒敌,掌切指点,封挡袁孝雄浑的双掌。

上官琦和滚龙王拼了两掌,人虽未伤,但已被震得气血浮动,心知如不运气调息,势难再战,看袁孝力搏滚龙王,眼下似是还不致落败,倒不如藉机养息一下精神,当下不再出手相助,凝神而立,运气调息。

回目望去,只见连雪娇呆呆地站在一丈开外观战,脸上神情变化不定,显然她心中也还有着剧烈的波动。

这是一场武林中罕见的剧烈之战,袁孝放手施为,竟然和滚龙王打了个不胜不败之局。

滚龙王伤了一臂,拳势变化上大打折扣,有很多杀手绝招,无法施展出来。

他乃久经大敌之人,心机阴沉,虽在激怒之下,仍然默察敌我形势:如若上官琦和连雪娇联手攻上,眼下暂保的均势,即将立刻打破,自己左臂上穴道未解,难以双手应敌,一世英名尽付流水不说,说不定还将重伤在这三人联手之下。

忖思之间,上官琦已经调息完毕,缓步向场中欺入。

滚龙王凶残之名,江湖上无人不晓,但他却又如隐藏在云雾中的神龙,若隐若现,更增加了不少神秘之感,是以武林之中,听到滚龙王三个字,早已魄惊胆丧,纵然能出手和他一战,但心理之上先已有了怯敌之心,武功上先打折扣,难已放手施为。此等情形,并非只限于二三流的高手,连那雄才大略的欧阳统也有着这种畏惧的心理。

但上官琦和袁孝,却正有着相反的感觉。那袁孝浑浑噩噩,不知畏惧,不去说他。上官琦心中却对滚龙王有着极深的仇恨,那日在那白马山中,被一个青袍人,打下了千丈悬崖,如非机缘凑巧,刚好跌落在了一片水潭之中,定然早已摔个粉身碎骨,二则他心中一直惦着武当掌门人传授他太极慧剑之事,临死遗言,要他维护武当一派的安全,此事有如一块千斤重铅,压在了上官琦的心上,常觉肩上责任重大,惶惶难安。因此,他在和滚龙王动手之时,不但毫无怯敌之意,而且内心之中反有着挤斗决死之心。这等心理上的一反一正的感觉,对武功实有着正反的加减。

滚龙王一面封挡袁孝愈攻愈强的拳势,一面回目望去,只见上官琦神采飞扬,眉宇之间泛生出一片杀机,高视阔步而来,似是全然未把自己放在心上。

数十年来,滚龙王从未见过这等充满着敌意而又心存藐视的目光,不禁暗暗一叹,忖道:“此子胆气豪壮,夺人斗志,在心理上我已先输他三分,如不早日设法除去,只怕日后我要殒折在此人手中。”

心念一转,突然转身一跃,直向上官琦扑了过去,迎胸拍出一掌。

滚龙王数十年来纵横自如,予取予求,除了唐璇之外,世上已无他可怕之人,养成他一种目中无人的骄横之气,心中感觉着想杀哪个,哪一个就该引颈受戮,这种骄横之气,早已根深蒂固,虽在连受挫折下,仍然毫无警觉。这一刻工夫之内,他已连转了杀死连雪娇、袁孝、上官琦三个的念头。

上官琦经过这一阵调息之后,功力已恢复了大半,右掌一挥,又硬接下滚龙王劈来一掌。

滚龙王久战力疲,再加上一条伤臂未复,功力大受影响,一掌击撞之下,上官琦固然被震得向后退了两步,但滚龙王本身也觉着心头一震,几乎拿不住桩。

上官琦略一定神,又挥掌攻了过去。

滚龙王数十年培养成的骄横,顿然间为之消失。现实的情景,已使他不得不蓦然觉醒,发觉眼前之人,竟然都是强劲的敌人。不但对方的武功在自己受伤下可以硬挤,而且合两人之力伤了自己,也非什么难事。

他发觉了自己正深陷一种危险中,这种险恶的局势,正在不断地扩大。他本是大好大恶之人,审度出敌我形势,立时有了逃走之心。

但上官琦拳击掌劈绵绵攻上,滚龙王一时间竟有着脱身不易之感。

袁孝紧握着双拳,虎视眈眈,随时准备出手。连雪娇人也恢复了常态,对他的畏惧之心似正在剧快地消减着。

这些情景,使滚龙王第一次感到了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沉重的打击。

他心中思虑重重,分心旁顾,不觉手下一慢,上官琦趁势一拳,逼开了他的双臂,击了过去,正打在他右肩之上。这一拳落手甚重,打得滚龙王一连向后退了三四步远。

上官琦陡然收住了拳势,不再攻出,口中却纵声而笑。

滚龙王本待借机逸走,但听得上官琦大笑之声,心头羞怒交加,厉声喝道:“无知小儿,你狂笑什么?”

上官琦停下大笑之声,道:“滚龙王,你应该感觉到,自己也不过尔尔,照样的可以挨打。”

滚龙王冷冷说道:“你们车轮战我,胜之不武。”

上官琦笑道:“连姑娘一招未发,所谓车轮大战,也不过我们两人而已。哼哼!其实对付你这种积恶无数、凶残阴毒的人,早该联手合攻了……”

滚龙王心头大骇,暗暗忖道:“这下情势,对我是大大的不利,左臂穴道受伤,一直未能运气调息复元,如若他们三人当真联手而上,片怕难逃败亡之途。”

原来滚龙王一向行动都带有大批随行人员护驾,唯独此次未带随行之人。只因这山区方圆六七里内到处埋伏了穷家帮的明桩、暗卡,人手如多,势难逃过穷家帮的耳目。滚龙王对唐璇一直怀着深深的戒惧,他调集高手,守在山庄外二十余日,一直不敢冒险轻进。这次本想凭仗绝世轻功,单人匹马准备深入穷家帮的腹地以查虚实,却不料途中遇上了上官琦等。

如果只是遇上了上官琦和袁孝,滚龙王也不致出面挑战,意外的是遇上了被自己下了附骨毒针的连雪娇。在他想象之中,连雪娇仍然是像过去一般,对自己心存敬惧,那是决不会和自己动手,说不定在自己命令相迫之下,还将对上官琦和袁孝出手。

数十年来,滚龙王有着辉煌无比的成就,这成就使他生出了强烈的自信,除了和唐璇对敌之时有些紧张之外,其他之人,均不放在心上。何况,在他的预想之中,连雪娇在自己命令喝叱之下,倒戈相向。

今日之势,即将拉成二对二的平局。哪知事实上大谬不然:连雪娇不但未被他言喝住,而且行动之间也似完全的背叛了他;上官琦和袁孝在武功路数之上,又隐隐地克制住他的武功。

滚龙王默察情形,难再恋战,当下冷笑一声,道:“你们三人联手而上,又有何惧……”微微一顿,接道:“但本座还有要事待理,今日放你们一条生路。”转身一掠,人已到数丈之外。

上官琦纵身长笑,道:“滚龙王,你可是害怕了么?”

滚龙王不理上官琦的讥笑,一连两个飞跃,人已到数十丈之外,隐人一个山角之后。

袁孝一扬双拳,说道:“大哥,咱们追上去吧?”

上官琦摇头说道:“不用了,为兄的己被他震伤了内腑。”身子摇了几摇,一屁股坐在地上。

原来上官琦接下滚龙王两掌之后,早已被震得内腑翻动,血浮气涌,但他心知如若被滚龙王发现了自己难再支持下去,滚龙王势必振奋全力杀伤袁孝,是以强行忍耐,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强自挥掌再战,吓退了滚龙王。

连雪娇缓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子,扶住了上官琦,柔声说道:“你伤得很重么?”

在她芳心深处,早已深印了这位英俊少年的影子,此刻真情流露,也顾不到身侧还有袁孝。

上官琦的内心中何尝不是对连雪娇有着深厚情意?她娇艳如花,智计绝世,实是武林间不可多见之人。可是唐璇那生前遗言,一直盘旋在他的脑际,嘱咐他必须忍受着情感上的痛苦折磨,以使连雪娇雄心振奋,但也不能太过绝情,兔使她心灰意冷。这些话有如一千斤的重铅,压在他心灵之上。

连雪娇看他久久不答自己问话,只道他伤势沉重,耳目已失了灵敏,不禁黯然一叹道:“滚龙王功力深厚,你连和他硬拼掌力,只怕伤得不轻。此地不便久留,咱们找处僻静所在,我助你疗治伤势。”伸出纤纤玉手,扶起了上官琦。

袁孝突然大迈一步,道:“大哥,我抱着你走吧!”双臂一展,抱起了上官琦,当先行去。

连雪娇抢在前面带路,在一处幽静的山谷之中停了下来。

袁孝放下了上官琦,笑道:“大哥,连姑娘很会医病……”他本是想颂赞一下连雪娇的医道,但说了两句,又不知如何接口,只好一笑而住。

连雪娇打量了一下四周的山势,说道:“袁兄弟,你到那谷口之处守望,不论何人,一律不许入谷,我为你大哥疗伤。”

袁孝应了一声,急急奔去。

幽寂的山谷中,只余下了上官琦和连雪娇两个人。

上官琦长长吁一口气,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0章 是恩是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