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94章 木屋之囚

作者:卧龙生

上官琦由心底泛升起一股寒意,道:“什么人?”

那黑衣人道:“大都是犯了王府戒规之人。”

上官琦道:“凭藉着区区木屋,也能囚得住武林人物么?”

黑衣人道:“此刻时间无多,我无暇和各位细说了。”伸手指着西面一排木屋,接道:“这里有八幢空室,诸位请选一幢躲去。此地每日中都有王府中护院卫队,早上、中午、晚上查看三次。明晚二更之后,我再来此地接迎几位,击掌二声为号,如若听不是掌声,切不可开启门窗,向外探看。”

左童张方突欺进一步,道:“大驾可否请除下面具?”

那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此时还不是见面的时候,到时候我自然会除下面具,让你见识一下。”

话声微微一顿,又道:“早上的巡查已然快到,你们快些进去吧!”

对这人的言语举动,上官琦等虽然心存怀疑,但沿途行来,都无差错,一时间犹豫难决,不知是否该进入那木屋中去。

只听那黑衣人冷笑一声,道:“如若你们不肯听我的话,决无法逃过滚龙王府的巡视卫队,那不但将功亏一贯,能否逃得性命,还难预料。”

上官琦略一沉吟,道:“好吧,劳驾在这里停上一会,在下先进去瞧瞧再说。”身子一转,直向那排列的小木屋中行去。

那黑衣人似是已知上官琦是怕他逃去,借词查看那些木屋,暗中却指令随行之人监视自己的举动,如若那木屋中埋伏有什么暗器,这些人立时将一同出手对付于他,当下冷笑一声,凝立不动。

上官琦跑到那木屋前面,随手拉开一扇门,探头向里面望去。

这座木屋,十分狭小,一个人躺下去,就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

上官琦看了一阵,心中大感奇怪,暗暗忖道:“这些木屋并无奇特之处,只要武功稍有基础之人,就不难用掌力将它震破,但听黑衣人说,这木屋之中,囚人甚多,不知何以那些被囚之人甘愿束手就戮,不知破室而逃?”

只听那黑衣人道:“你看好了没有?我要走了。”

上官琦回过身来,低声对左右两童和锡木大师,说道:“那木屋之中尚可容身。”

张方道:“你看木屋还有什么埋伏?”

上官琦道:“没有,纵然是有,也一定藏在那木屋下面。”

张方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们就进那木屋坐上一夜再说。”

上官琦和几人定好了联络的方法,一齐向木屋行去。

那黑衣人趁这一阵工夫,已走得没了影儿。

四人选了四幢连在一起的木屋,打开木门,钻了进去。

就这一阵工夫,林中已响起零乱沉重的步履声,似是有不少人走了过来。

上官琦左掌一挥,道:“快决带上窗门,不要露出形迹。”

左右二童、锡木大师依言而行,迅快地隐入那木屋之中。

这几人个个功力深厚,虽然无法将头向外张望,但只凭藉那敏锐的听觉,分辨来人的步履之声,即知来人己到了木屋附近,而且步履凌乱,来人似乎不少。

上官琦连日来亲目所见,发觉了滚龙王这广大深厚的实力,并非是如传言那般可怕。滚龙王借用葯物控制了这些人的神智,固然可以使他们竭尽所能地为自己效死,但那些为葯物控制的人,却失去了自己的智慧,只要能够了然他们的联络运用之法,不但可以轻而易举地混入了滚龙王府,而且假如能运用得当,还可以借用敌人之力,以敌制敌。

正忖思间,突然一个宏亮的声音传入耳中,道:“王爷飞马传谕,命各处要道加紧巡戈,可能会有强敌混入王府中来。我瞧咱们费点手脚,把木屋中囚禁之人,仔细地点查一下如何?”

上官琦听了一惊,暗道:“要糟!如若他逐个查验,那是非得露出马脚不可。”不由探手抓住惊魂刀把,如若形迹败露,只有施下辣手,把所有之人一鼓尽歼,不能留下一个活口。

只听另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算了吧!这等囚人之处,难道还有什么敌人混进来不成?我瞧是不用费这一番手脚了。”

那声音宏亮之人未再接口,想是同意了同伴的说法。

上官琦放下了心中一块石头,仔细看这木屋仅可供一人仰卧,心头暗暗奇道:“由来囚人,都是用水牢、石牢,加以铁栅,滚龙王怎的却用这木屋囚人?如若囚闭的是普通之人,也还罢了;但如用此区区木屋,囚禁武功高强之士,岂不是纵虎归山?想这木屋决然禁受不起身负内功之人的强劲掌力,破屋而逃,岂不是轻而易举?”

转念又想起滚龙王是何等雄才好险之人,岂能计不及此?难道这区区的木屋之中,有什么机关不成?

伸手摸去,只觉四壁都是木板,毫无奇异之处,不禁大感奇怪。

这念头在他心中不停地回转,竟是难按捺下好奇之心,忍不住从壁间小门向外望去。

只见左童张方藏身的小木屋中,也正启开了数寸向外张望,不禁心中一动,暗道:“我如出屋查看,自是无法管束左右二童了”,正待关合木门,突然紧傍左童的木屋木门一启,露出一个长发披垂的头来。

那怪头须眉俱白,一探之间,重又急快地缩了回去。上官琦心神大震,几乎冲口叫出了师父。

他缓缓合上了木门,心中念头百转,暗暗地忖道:“以师父的武功,决然不至被滚龙王的属下活捉着囚在此地,难道是他自己来此不成?难道也是和我们一般的借这木屋隐藏身子不成?”

只觉这不是,那也不是,竟是想不出师父何以躲在木屋之中。

一股强烈的冲动,恨不得立时奔过去看看,免得闷得心中难耐。但他想到此行的责任重大时,强自按捺下了冲动,如若自己先行破坏规矩,势难再管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

上官琦此来滚龙王府,确存必死之心,准备一举毁去滚龙王赖以控制属下的毒室,纵然以身相殉,也是在所不计。因此,他甘愿忍辱负重,听受一个陌生人的指挥,等待着混入滚龙王府的机会。

他虽然尽量想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但那激动的情绪却是无法平复下来。那身负绝世武功的授艺恩师陡然间在这里出现,而且竟然也被囚在这木屋之中,这事情不但大出上官琦的意料之外,而且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念头如一股洪流激泉在他心中激荡,他用尽了最大的忍耐,仍然无法按捺住心中的好奇和激动,举起手来,轻轻推开一条缝向外望去。

只见对面那紧靠张方的木屋中,缓缓伸出来一只手掌。上官琦心头一震,看那伸出手掌的木屋,竟不是恩师停身的木屋,显然这木屋中囚居的人物,有很多可以活动。只见那伸出的手掌愈来愈长,终于抵住在另一个木屋之上,微一推动。

上官琦看得仔细,那被推动的木屋,正是探出白发怪头的木屋。

于是,那被推动的木屋中,也伸出一只手来,两只手掌紧紧地抵触在一起。

上官琦暗暗想道:“这两掌相抵,似是在传功愈伤,莫非两人之中,有一个受了伤不成?如若这两座木屋中的被囚之人,尚能够运功疗伤,那两人的耳目定然尚未完全失灵,对自己和左右两童等潜入木屋之事早已听得。”

忖思之间,又是一阵步履之声传了过来。只见那两只相抵的手掌,迅快缩了回去。

上官琦心中一惊,急快地把启开的一道门缝,重又紧紧地闭了起来。

只听步履声愈来愈近,似是一个人到了他停身的木屋前面。

脚步声停止下来,上官琦凭藉听党的判断,似是一个人站在他藏身的木屋前面不动,他只好屏住呼吸,不发出一点声息。侧身贴在木壁上,右手却握住惊魂之刀,暗作准备。

但那人却也似是有意地和上官琦作对一般,竟然也停在上官琦的木屋的前面不言不动。

上官琦耳朵贴在木壁上,听了良久,也听不出一点声音来,心中又是焦急,又是奇怪,心中泛起了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要打开木门看看室外停的是何许人物。

他忍了又忍,终是忍耐不下,轻启木门.向外望去。

这时,太阳已高升上半天,上官琦将木门微一启动,立时有一股强烈的阳光透射而入。陡然的阳光,射得他目难见物。在这片刻之间,如若有人施袭攻击,上官琦势非受伤不可。

就在此刻,突闻拍拍两掌互击之声。上官琦心中一动,暗道:“这不是和那黑衣人约好的讯号么?怎么这样快就来了?”

心中虽然还在盘算,人却推开木门,一跃而出。就在他钻出木屋的同时,左右二童、锡木大师也一齐推开木屋,跃了出来,想是关在那木屋气闷得很,大家虽都急着要出木屋,但都强自忍了下去,是以在听得相约掌声之后,齐齐跃了出来。

上官琦心中一直以为自己木屋前面站的有人,但跃出木屋一看,却是踪影全无,暗道:“奇怪呀,除非那人是有意寻我开心,先行走到我停身的木屋前面站住,然后再以上乘轻功,无声无息地悄然而去。”

只听一个缓慢冰冷的声音说道:“木屋之中,不能停过十二个时辰以上,多留在屋中一刻,就多上一分危险。此刻起,到晚上日落之前,大概不会再有人来查看,你们可在这周围活动一下,最好借此机会,隐入竹林之中运气调息,培养体能,晚上或将有一场大战。”

上官琦抬头望去,只见竹林进口之处,站着一个全身黑衣、戴着面具的人,说完之后,立时转身而去,也不容上官琦等有发问的机会。

左童张方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关在这木屋之中,除了觉得有些气闷之外,井无其他的不适之感。”

锡木大师摇头说道:“不然,贫僧的感觉是那木屋中有一股淡淡气味,但却直冲肺腑之内,使人有着一种奇异的感受。”

右童李新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在下亦有此感。”

张方道:“咱们从那木屋中抓出一个人来问问,这些疑问,岂不迎刃而解?”

上官琦心中一动,突然举步向一幢木屋之前冲了过去。

左右二童、锡木大师都道他去木屋抓人,却不料他走近那木屋之后,屈膝跪了下去,恭恭敬敬对那木屋大拜三拜,举手轻轻在那木屋上弹了两指。

这举动,只看得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大为奇怪,不由自主举步行了过去。

上官琦暗用“传音入密”之术,叫了两声师父,却不闻那木屋之中相应之声;举手在那木屋上弹了两下,也不闻回应声息;再仔细查看木屋,丝毫未错,心中大感奇怪。正想打开那木屋瞧瞧,左右二童和锡木大师已然行近身侧。

左童张方道:“上官兄可知道木屋中关的什么人吗?”

上官琦想到师父那冷僻性格,这样多人的面前,如若打开木门,暴出庐山真面,说不定会使他大为恼怒,急急站了起来,说道:“没有什么,这个,这个……”

这等瞪着眼睛说瞎话,上官琦实难出口,“这个”了半天,仍是“这个”不出所以然来。

锡木大师笑道:“上官施主既是有难言的苦衷,咱们自是也不好多问。眼下倒是有一件极为重大的事,咱们先行研商一下。”

上官琦如获大赦一般,急急说道:“什么事?在下愿聆高见。”

锡木大师道:“那指令咱们的黑衣人,诸位可曾看出他和常人有何不同之处么?”

左童张方道:“在下亦有同感。”

锡木大师道:“张施主先请说吧!如有遗漏之处,再由贫僧补充。”

张方略一沉吟地道:“我觉着他两腿有病,行动时僵直不弯,活似一具死了的人。”

锡木大师点头,道:“不错。”张方接道:“他的声音极怪,似是故作粗厉。”

锡木大师道:“好啦!只此二点异样,咱们就不难找出一个眉目来了。”上官琦道:“是啦!那人可是装扮之后,再和咱们相见么?”

锡木大师道:“就那人形状之上预测,贫僧的料断,他是矮人加高,故而行动起来,两脚僵直不便。”

上官琦点点头道:“不错,大师这一提起,使在下想起那夜咱们在那座破落古庙之中所见之人,两人如出一辙,只不过高矮略有不同吧。”

张方接道:“他说话故作粗厉,想是要掩去他本来的声音。这人定然和咱们相识的了,故而处处设法掩遮。”

上官琦只觉脑际间灵光闪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4章 木屋之囚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