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95章 寂寞香后

作者:卧龙生

进了滚龙王府,景物忽然一变,但见花木扶疏,庭院辽阔,重楼叠阁一望无边。

上官琦并未得连雪娇说明,混入王府后如何会合,只好凭藉胸中一点记忆,直向后院行去。他希望能尽快找出滚龙王赖以控制属下的毒室,设法了解解毒之法历史唯物主义见“马克思主义哲学基幢中的“历史唯 ,只要能解得滚龙王控制属下的葯毒,这一股强大神秘的势力立时将面临瓦解崩溃。

穿过了一座广大的庭院,到了一处分岔的所在,只见中、左、右三座圆门挡住去路。

凝目望去,只见那三座圆门之内,一般的广大庭院,一般的植有花树,不禁心中犹豫起来。

锡木大师似是看出了上官琦的心意,忍不住低声说道:“咱们各入一座圆门,日落时分,再在此地会面如何?”

原来几人混入王府之后,发觉滚龙王府中的卫队个个如木头一般,失去辨识敌我之能,只要沉住气,小心应付,毫无危险,胆气大壮,左童张方点头说道:“大师高见甚好。”

上官琦虽觉这般分散实力,万一有了事故,太过危险,但又不便示弱提出,略一沉吟,道:“好吧!大师走左面,张兄、李兄进入右面,兄弟入中门,咱们初更在此会面,不见不散。”

锡木大师应了一声,大步进入左面圆门。

左右二童齐齐低声说道:“上官兄请自珍重。”一先一后,进入了右面圆门。

上官琦眼看三人背影远去,才举步由中门而入。

抬头看去,只见花木繁盛,亭台楼阁隐现于花木之中,心中暗道:“这滚龙王倒会享受,看这等气势,纵然是真的是深宫内苑,也不过如此而已。”

微风吹来,花树摇动,四周一片寂然,目光所及,不见一人。

这番景象,大大地出了上官琦的意外。过份地寂静,反使上官琦有着一种莫测高深的神秘之感。

穿过了两层花树,突听一阵营声燕语传来。

抬头看去,只见四个身着宫装的少女一路嘻笑而来。上官琦正想躲避,已自不及。

只听那最先一个宫装少女高声道:“喂!你过来!”一面举手相招。

上官琦心中暗叫:“要糟!”人却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了过去,行近那四个宫装少女身外四五尺处,停了下来,拱手说道:“四位相召,有何指教?”

那最先宫装少女,仔细打量了上官琦一阵,突然把脸色一整,道:“好啊!你的胆子不小,竟然敢私闯深宫之中。”

上官琦不知如何回答,一时间茫然无措。

那宫装少女又道:“你可知道私闯内宫,要受何等重刑?”

上官琦目光一转,除了这四个宫装少女之外,目力所及,再无别人,暗道:“我如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行动,陡然出手,或可制住四人穴道,但不明内苑情形,这四个宫女陡然失踪,只怕要走漏消息,好不容易混了进来,一事无成,岂可暴露身份。”

心念打了几转,当下抱拳一揖,道:“小人初入王宫,不明规矩,还望四位姊姊指教一二。”

那当先宫装少女回顾了身后三女一眼,微微一笑,道:“你讲得好轻松啊!哼!初入王府,就敢深入内宫来找便宜,你是不想活了。”

上官琦强自按下胸中怒火,陪笑说道:“小人贪看景物,一时迷失,贸然而入,还望四位姊姊原谅。我这就立时退出。”转身向外行去。

只听一阵娇喝:“站住!”眼前人影闪动,已有两个宫装少女挡住了去路。

上官琦看她身法奇快,不由暗暗吃惊,暗道:“刚才我幸好没有莽撞出手,看几人身法,一击之下,决难同时制服住四人。”

只听那两个拦路宫装少女齐声问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上官琦道:“我从那圆门中走进来的。”

两个宫装少女相对望了一眼,微微笑道:“没有人拦阻你么?”

上官琦默察这几个宫女讲话神态,和那些身中剧毒的侍卫大不相同,活泼自然,似是全然未服过迷神之葯,心中念头转动,口中却冷冷说道:“在下并未遇拦阻之人。”

只听另一个宫装少女笑道:“两位姊姊可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那拦路宫女笑道:“是啦,今日是开府之庆。一年之中,他们仅有这一日的欢笑,那也难怪他们。”

上官琦暗暗忖道:“连雪娇单选此日,让我们混入滚龙王府,拿捏之准,算无遗策,无怪唐大哥生前是那般推重于她。此女之才,倒是不可轻视。”

只听两个宫女笑道:“喂!你这小子糊糊涂涂地跑入内宫,未被发觉,算是你走运,还不快退出去,难道要等被巡卫抓到,受那挖目斩腿之苦么?”

上官琦故作吃惊道:“多谢四位姊姊指点。”转身向来路回奔。

只听一个娇脆的声音喝道:“站住!”

上官琦倒是听话,依言停下脚步,抱拳一个长揖,道:“四位姊姊还有何指教?”

只见最右一个宫装少女道:“此刻正是内宫巡卫查勤之时,你如乱跑,势非被他们抓住不可。”

上官琦暗暗忖道:“滚龙王府,倒非是个个皆有可杀之罪。”口中却急急说道:“在下初入王府,无意中走迷来此,还望四位姊姊指示一二,在下是感激不尽。”

最后一个宫装少女望了三位同伴一眼,说道:“这人怪可怜的,咱们救救他吧!”

当先一个宫装少女点点头道:“他们就要来到,走是来不及啦,你快些隐入那花丛中去吧!”

上官琦目光一转,果然见身外不远处有一片浓密的花丛,当下急奔而去,隐入了花丛之中。

四个宫装少女,低语了一阵,退在路旁,驾声燕语他说笑起来。

上官琦轻拨花丛,向外望去,遥见一队锦衣大汉走了过来。

这一行至少有六人以上,兵刃在日光下闪耀生光。

那一群锦衣卫队来势甚速,不大工夫,己到了四个宫女的停身之处。

忽听汪汪几声狗叫,那一队锦衣卫突然停了下来。

上官琦吃了一惊,暗道:“原来这些人带有搜踪的灵犬,今日只怕是难以逃过他们的搜查了。”暗中一提真气,抓住惊魂金刀,准备迎敌。

只听一个沙哑的声音,传了过来,道:“四位姑娘可曾见到过生人么?”此人言语清楚,竟似未曾服过迷神葯物。

但听一阵驾声呖呖,四个宫女齐声答道:“未曾见过。”

那沙哑的声音重又响起,道:“这两头灵犬,久经训练,如若不是闻到了生人气息,决然不会出声大叫。四位姑娘未曾见得,也许不错,但有生人混入,在下料定亦必是千真万确。四位姑娘请让去路,让在下在附近搜查一下。”

上官琦隐身在花丛之中,听得暗暗焦急,忖道:“那灵犬既然能嗅出生人气息,找我藏身之处,定然十分容易。这几头恶狗,非得先把它们毁去不可。”

回头望去,只见一座高楼矗立在身后三十丈的丛花之中,窗幔低垂,但两扇窗子,却是大开着。

上官琦估计形势,那是唯一可摆脱灵犬追寻的藏身之处,当下一提真气,施展出踏雪无痕的上乘轻功,悄然离开花丛,直向那座高楼奔去。

但闻身后犬声猜猜,狂叫不休。

这是唯一可能的逃走机会,纵然暴露身形,也是顾不得了。

他轻功造诣甚深,此刻全神全力施为,果然是全无半点声息。

行到高楼之下,略一运气调息,打量了四周形势一眼,纵身飞跃而起,右手抓住一个软枝,微一借力,疾翻而上。

他用力拿捏得恰到好处,一翻之下,刚好落入那大开的窗子之中,除了那窗慢一阵轻微的晃动之外,竟是未弄出一点声响。

只觉一阵脂粉香气,扑入鼻中,敢情这是一问女子闺房。

事情迫急,上官琦不得不暂时从权,一挺蜂腰,隐身在窗幔和墙壁之间,手握惊魂刀把,探首向里望去。

只见一个高挽宫譬、全身黄缎裙衫的妇人,正在对一座铜镜梳妆。

上官琦仔细一看,不禁微微一愕,敢情那铜镜之中,早已出现了自己人影。

那少妇倒是沉着得很,好整以暇地举手掠一下鬓边散发,缓缓说道:“什么人?”

上官琦眼见形迹已露,索性轻启窗幔,缓步走了出来。

他外形之间,虽然是保持着镇静,但暗中却已提集了全身功力,只要发觉那妇人有呼喊的举动,立时将以毕生功力,作迅雷不及掩耳的一击。

那黄衣妇人缓缓转过脸来,打量了上官琦一眼,忽地嫣然一笑。

这妇人虽然已届中年,但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展颜一笑,充满着成熟妇人的诱惑。

上官琦实未料到,她既不惊奇,也不质问,先来这么一笑,不禁为之愕然,心中疑念横生,陡然停下了脚步。

还是那黄衣妇人先开口,劈头一句话,道:“快把窗子关上,上好木闩。”

上官琦怔了一怔,但却依言关上窗子,上好木闩,拱手一礼,道:“在下避人搜寻,擅闯香闺,还望夫人恕罪。”

黄衣妇人缓缓站起了身子,道:“你的胆子很大,竟敢擅闯内宫。你可知道抓住了要受什么刑罚?”

上官琦道:“大不了是一条命。人生百岁,难免一死,在下早已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了。”

黄衣妇人似是未曾料到他的答覆是这般干脆,微微一愣,道:“你可是新入王府来的么?”

上官琦暗暗忖道:“此刻内宫禁卫正在搜我行踪,倒不如在此和她闲扯上一阵,也好惜机会避上一避,看她悠闲的神态,似是有恃无恐。”心念一转,当下说道:“夫人猜得不错,在下刚刚调来王府。”

黄衣妇女似是突然有所警觉,两只圆圆大眼睛中神光暴闪,盯注在上官琦脸上瞧了一阵,冷冷说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快说。”

上官琦胸有成竹,淡淡一笑,接道:“夫人不用多心,在下特蒙王爷恩准,未服用迷神葯物。”

那黄衣妇人脸色突然大变,盈盈起身,拜倒地上,道:“贱妾奉候王爷安好。”

上官琦心中茫然,嘴里却微微笑道:“夫人不用多礼,快快请起。”

黄衣妇人道:“见着王爷之时,还望贵使美言一二。”

上官琦心中暗笑道:“好啊!我躲难躲得变成上宾了。”随口应道:“这个自然,夫人但请放心。”

黄衣妇人缓缓站了起来,脸上紧张顿消,换上了笑容,道:“王爷的御驾几时才能回府?”

上官琦暗想道:“你问我,我又去问谁呢?”嘴里却胡乱应道:“后天不到,大后天一定可以回来了。”

黄衣妇人道:“那是至少还有两天了。”

上官琦道:“是啊!不过以在下的看法,恐怕是还要多等一日。”

黄衣妇人莲步轻移,搬过来一个锦墩,道:“贵使跋涉远来,一路风尘,请坐下休息一会。”

上官琦连连摇着双手,道:“不累,不累,夫人不用客气了。”

黄衣妇人笑道:“贵使可曾先到别位嫔妃那边去过?”

上官琦道:“没有啊!我一来就到夫人之处。”

黄衣妇人道:“承你看得起我,贱妾实有受宠若惊之感。”言语嗲声嗲气,形态娇媚横生。

上官琦道:“好说,好说。”心中却是暗暗纳闷道:“这妇人是怎么回事呢?”

只听那黄衣妇人说:“贵使追随王爷身侧有多久时光了?”

上官琦暗暗忖道:“看她神情,听她之言,分明是滚龙王一房嫔妃,想那滚龙王身侧的亲近之人,她定然认识不少,我如说得时光过久,只怕难以瞒得过她。”略一沉吟,道:“不足两月时光。”

黄衣妇人“嗯”了一声,道:“那是王爷新收的了。王爷身旁那位丁哥儿丁俊,你可识得么?”

上官琦暗道:“眼下情势迫人,不褐不和她胡扯几句了。”微微一笑,道:“我们相识不久。”

黄衣妇人缓步直行过来,人还未至,一股醉人的脂粉幽香扑鼻而来。

她见上官琦言词随和,胆子大了甚多,莲步细碎,扭摆腰肢,直行到上官琦的脸前,低下头来,柔声说道:“小哥儿怎么称呼?”

上官琦暗暗叹道:“深宫佳丽幽居寂寞,一年之中,只怕也难得见上那滚龙王一次,也是难怪她们春情荡漾,闹出秽污丑闻。那滚龙王在江湖上八面威风,叱咤风云,不知奴役了多少武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5章 寂寞香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