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箫》

第099章 无所不能

作者:卧龙生

两扇黑门,砰然关了起来。

天木大师究竟见多识广之人,霍然停下脚步,道:“快退!”

上官琦目光流转,看室中毫无异样,忍不住,道:“为什么?”

天木道:“这室中古怪……”

话还未完,突觉那二十四盏白玉碗之中,火焰突然高升,阵阵蓝焰,由那玉碗中涌了出来。金元道急急说道:“上官大侠快退,蓝色火焰凶恶无比,一沾上身,就无法扑灭。”

说话之间,那涌出的蓝焰,突转强烈,二十四盏白玉碗灯中,蓝焰如泉,急涌而出,片刻之间,满地尽都是蓝色的火焰。

天木大师首当其冲,眼看蓝焰涌向身来,一提丹田真气,运起功力,一掌劈了出去。

一股强猛的劲风,挟着呼啸之声直撞过去。

那涌来火焰吃天木大师强猛的掌力一击,火花飞溅,涌起了层层蓝波,凭空飞舞,声势更觉骇人。

金元道一侧身子,抢到上官琦的前面,道:“上官大侠,快请劈开室门。”口中说话,双掌已连环劈出。

天木大师也不停发掌,两人的掌力,交织成一片强大的风网,有如有形之体,硬把蓝焰阻拦六七尺外。

但那涌出的蓝焰,被两人掌力连连击挡,愈翻愈高,片刻之间整个的石室尽为那蓝焰弥漫。

上官琦暗暗叹息一声,心中暗忖:“滚龙王这密道之中,还不知有多少布置,看来要想通过,实非容易之事。地道中不见日光,现下不知是何时刻,约略估算,大概已将近和左右二童、锡木大师等相约时刻,倒不如暂时退出地道,先和几人会面之后,再行设法重来。”

心念转动,立时挥动手中金刀,向那石门劈去。

绝世锋刃,列名三宝,果非虚传,那石门虽然坚牢,重逾数千斤,但仍是应手而开。

上官琦心知自己如不当先退出,这两人决然是不会先己而退,当下先退了出去,高声叫道:“石门己开,在下已先出了石室,两位也请退出来吧!”

天木大师和金元道,连环并出劈空掌力,凭仗内劲,挡住那蓝色的火焰。火焰虽被挡住,但蓝焰却是越集越多,有如石堤阻水,水势越聚越多,声势越来越大,只要略有后力不继现象,那蓝焰势必如洪流骤至,一涌而上。两人口虽未言,但心中却是暗暗惊骇。听得上官琦呼叫之言,立时向室外退去,一面继续发掌,阻挡那蓝色火焰。

退出了石室数丈之外,那蓝焰来势,才逐渐减弱。

上官琦转眼望时,两人都是满头大汗,一半是发掌所累,一半是被那近身蓝焰的热力所炙。

天木大师道:“上官施主,咱们既不能越渡这一段火道,不知该当如何?”

上官琦凝目沉吟了片刻,道:“这甬道中机关重重,如若凭血肉之躯硬闯,那是有死无生。伤在滚龙王设布的机关之下,那倒不如决战于战阵之前。如若这甬道别无通路,咱们不妨以毒攻毒!”

金元道一拍大腿,道:“好一个以毒攻毒!”

天木大师接道:“上官施主可是准备火攻么?”

上官琦道:“目下我还未能想出什么办法好。火烧、水灌,哪一样有效,咱们选用哪样……”他轻轻叹息一声,接道:“少林立派数百年,一直是武林中泰山北斗,传闻于世的绝技,就有七十二种之多。据晚辈猜想,世人所知的少林武功,虽可当得绝技之称,但却未必就是少林寺的绝技,不论哪一个武林门派,都不许把派中的绝技私授别人。那滚龙王虽然身兼数家武功之长,但如说已然天下无敌,只怕也未必能够,但他能纵横武林数十年,也非易事。据在下推想,所谓侠义人物,个个心存仁慈,不肯随便施下毒手,就此一念,便给了滚龙王甚大的便利。这一正一反之间,相差的距离是太大了。”

天木大师道:“上官施主说得不错,对付滚龙王,势必要下毒手。”

上官琦微微一笑,道:“好!两位请随在下暂时离开此地,如能一举把这里黑屋之人,尽皆使其醒悟,自然最好,不然就把他们一举尽歼其中。”

天木大师道:“老衲有一不情之求,还望上官施主赐允。”

上官琦道:“大师有什么吩咐,尽管请说,在下如力所能及,自是无不答应。”

天木大师道:“老衲和那昆仑名宿青灵道长,同为滚龙王囚在此地,一室而居,数十年生死与共,还望上官施主一并救他离此。”

上官琦道:“只怕我无此能耐。”

天木大师道:“施车手中宝刀,削铁如泥,救他并非难事,何况此人武功,还在老衲之上,教他出来,咱们也好多个有力的帮手。”

上官琦道:“在下愿效绵薄。”

几人凭藉来时记忆,反身向外冲去。

这密道之中,有着甚多的铁闸石门,来时畅通无阻,但回去之时,却是阻难重重。

上官琦心悬锡木和左右二童之约,凭仗宝刃锋利,挥刀开路,闯过了五道铁闸,四座石门.才到了青灵道长被囚之处。

天木大师抢入石室,高声说道:“道兄,上官施主已决心和滚龙王……”忽然觉出不对,住口不言,陡然伸手,一把抓起青灵道长。只觉青灵道长的身躯僵硬、冰冷,似已气绝多时。

天木大师微微一呆,热泪滚滚而下,缓缓放下手中的尸体。

上官琦紧傍他身侧而立,经过之情,看得十分真切,当下长叹一声,道:“大师不用悲伤了,人死不能复生,何况伤亡在滚龙王手下的人不下千万,青灵道长不过是其中之一。”

天木大师黯然接道:“他如不坚拒上官施主相救,早已脱险,也不致落此下场了。”转过身子,大步而去。

行近那入口之处,石门早已加锁,上官琦宝刀锋利,挥刀削石,片刻间破壁而出。只见三具尸体,横卧石道中,一具全身紫黑,两具四肢被人斩去。

金元道抱拳对那尸体几个长揖,道:“诸兄安息。兄弟如有三寸气在,定当为诸兄报仇。”

上官琦心想锡木、左右二童之约,低声道:“咱们走吧!”当先一跃,飞落门前。

这一段目睹身历的险绝之地,使他经验大增,身落门前,一举金刀,向门上挑去。

只听呀然一声,木门大开,两支毒箭,随开启的木门射了进来。

天木大师、金元道同时吃了一惊,大喝一声,齐齐向上官琦扑了过来。

上官琦冷笑一声道:“两位不要惊慌,几支毒说毡能伤得了我?”

两人眼看两支毒箭尽皆射在上官琦的前胸,竟然伤他不得,心中更是佩服,暗道:“此人小小年纪,内功已达此等之境,如此天生奇才,那是不难克制滚龙王了。”

星月照耀之下,只见那毒箭尖端,还有两个尖锐的锋刺,正是专破内家气功的须刺,但上官琦竟然不畏,当真是匪夷所思了。

金元道和天木大师,都是数十年未见过天光,不禁长长吁一口闷气。

抬头看去,只见星光闪烁,夜风拂面而来。

天木大师道:“老衲做梦也想不到还有重睹星辰的一天。”

上官琦道:“这就是滚龙王府了。”

金元道目光四下打量一阵道:“高楼连云,一望无际,比兄弟济南府故居,气派大得多了。”

上官琦看他一脱险,就兴起故乡之思,想他未被囚禁之时,定也是高楼字第,娇妻美妾,仆从如云,当下微微一笑,道:“滚龙王授首之后,兄弟定当到金兄的府上去叨扰几杯。”

金元道尴尬一笑,道:“数十年音讯全无,故居早不知是何模样的了?”

天木大师突然自言自语他说道:“奇怪呀!”

上官琦道:“什么事?”

天木大师道:“咱们在那地下密道之中,闹得天翻地覆,难道真的就无人知道么?”

上官琦道:“只怕咱们这左近就有埋伏。”

天木大师、金元道都不自觉地转脸四下望去,一面低声说道:“在哪里?”

上官琦刚才凭藉那天蚕丝衣躲过了毒箭之劫,但却感到那毒箭来势强劲,那射箭之人功力不弱。

凝目望去,但见星光满天,却不见敌踪何处。

上官琦低声说道:“敌暗我明,两位要小心了。”

天木大师暗道:“数丈内不见敌踪,想那埋伏在室外施袭之人,一见毒箭无功,早已吓退了。

念头转动之间,人已近那铁栅。

上官琦知那栅上涂有剧毒,一提真气,飞跃而过,一面说道:“两位不可触到铁栅。”话还未完,突然觉眼前银芒一闪,十几种暗器挟着疾风打来。

这暗器施放时机,恰当无比,刚好在几人身子跃起力尽将落之际。

上官琦左袖一扬,护住了五官要害,悬空提气,不退反进,拼力向前一撞。

但闻一阵噗噗之声,大部份的暗器,都由上官琦承受下来,天木大师和金元道才得幸无损伤。

天木大师暗叫了一声惭愧!道:“老衲等又得到了施主一次救命之恩。”

上官琦道:“咱们四周,隐伏着不少强敌。”

突然一阵冷笑,道:“诸位能躲过这漫天飞蝗的暗器施袭,足见武功高强。”

就在那喝声余音飘荡未绝之际,上官琦还未来及答话,突见红光一闪,紧接着两道强烈的黄色灯光,照了过来。

刹那间,灯光乱闪,七八道强烈的孔明灯,分照在三人身上。

几人刚从伸手不见五指的密道出来,又被困在强烈的灯光之下,但见灯光耀目,已无法看得清周围的景物了。

紧接传过来一声冷笑,道:“你们还不丢下兵刃,难道还妄图抵抗么?”

上官琦左袖掩面,目光一转,打量了一下四周形势,施展“传音入密”之术,说道:“两位请凝集功力,我一发动,两位立刻发掌护身,先挡住暗器袭来之势,再行设法攻敌。”

天木大师、金元道齐齐暗凝功力,低声应道:“我等恭敬不如从命。”

两人看那专破气功的毒箭,仍是无法伤得上官琦,对他的武力修为,更为佩服,自叹不及,也不再坚持出手相助。

上官琦口中说得轻松,心中却也不敢大意,暗中提聚真气,陡然大喝一声,手中金刀一挥,人随刀走,直向那灯光中冲了过去。

就在上官琦发动的同时,几声轻微的机簧之声,连续响起。

强烈的灯光下,只见无数的银芒闪动,破空飞至。

那是细小的毒针,经强劲的机簧弹射而出,势道极快。

上官琦心知此等细小毒物难以凭藉武功硬行封挡,举起左袖,掩住面门,右手却挥舞金刀,直向那灯光之处冲去。

只听一声冷笑喝道:“这三绝毒针,专破内家气功,你……”

话还未完,上官琦已然冲近灯光,金刀挥扫之间,响起了两声惨叫,立时有两人伤在金刀之下。

隐身发射毒针的强敌,眼看那毒针射中了上官琦,对方竟是若无其事,此乃闻所未闻之事,不禁心头大骇。

天木大师和金元道眼看着上官琦冲过闪闪银芒的毒针,立时紧随发动,各自扬掌劈出。

这两掌乃两人毕生功力所聚,势道威猛,非同小可,何况那天木大师又是以掌力见长,劲力排荡,风声呼啸,毒针大都为掌力震落。

那三绝针虽然霸道,但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无法及远,两丈之外,就成了强弩之末,再吃两人掌力一震,银针纷纷跌落地上。

这时,那灯光已然大部被上官琦金刀毁去,只余下较远处的三四盏,仍然射出明亮的光芒,但那已无济于事了。

天木低声喝道:“金兄请为老衲掠阵。”一挥铁禅杖冲了上去。

但见残灯横尸,布满一地。上官琦已然劈死了大部份敌人,直向较远的灯光冲了过去。

他手中金刀锋利,又有了速战速决之心,出手刀式,无一不是狠辣的手法,刀闪处必有人断臂横尸。

天木大师挥舞手中禅杖,帮同上官琦扫荡残敌,片刻之间,伏击的强敌,大部伤亡在金刀禅杖之下。

遍地伏尸,血污狼藉,星光下一片凄凉。

突然间,响起了一阵呜呜的牛角声,滚龙王府中所有耸立楼阁中灯光全部熄去。

一座广大的庭院,刹那间一片森沉,不见一点灯光,想是刚才牛角声乃是一种先行约定的号令,一经发施,不论王后、妃子,一律都得遵守,无一违误。

上官琦略一辨识方向,道:“两位请随我来。”当先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9章 无所不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无名箫》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