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11回 鹦鹉传召

作者:卧龙生

雪山盲叟又道:“那覆面女郎不知是否真是晋王之后?如真是晋王之后,但却是……”陆文飞大不以为然道:“倘若她强行取去,咱们又当如何?”

雪山盲叟一翻白果眼道:“咱们便从她是土匪抢劫,格杀勿论。”

陆文飞道:“这事我办不到,晚辈的意思,只要藏宝不落入外人之手,无论嫡庶,便可袖手不管。”

云娘一旁冷笑道:“你与她只见两面,为何如此帮她?”

陆文飞知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急道:“在下指的并非是她,我认为只要东西入了晋王后人之手,咱们便算尽了心意。”

雪山盲叟不便与他争执,叹一口气道:“此刻谈取宝之事为时尚大早了些,咱们能不能夺回秘图还很难说。”

陆文飞心中另有打算,站立起来道:“晚辈得出去走走,暂且告退。”

云娘道:“我与陆大哥一同去吧。”

陆文飞道:“不用了,这一出去随时俱有遇害之可能,你何苦跟着呢。”

云娘没好气地道:“别拿这些话来吓唬人,就说不方便不就得了吗?”

陆文飞道:“在下并非故意吓唬你,我说的是实在的话。

雪山盲叟喝道:“云娘,不准作与陆大哥拌嘴,他既不方便你就别去了。”

陆文飞举步行出草堂,他自聆义兄一番言语后,重又想起了古陵,觉得这座古陵内定大有文章,决心暗中再察看一番。因现时来太行的武林人,对古陵之事已渐淡忘,说不定古陵的警戒因而疏忽。

他去过一次古陵,对古陵的印象极探,尤对陵内饲养毒蛇虫峰之事,尤其难忘。只觉许多的事情,似乎与古陵都有连带关系。

此外他更想着那些白璧明珠之事,不管陵内之人有意以此为饵,或是那死去的壮汉所偷出来的,总而言之是不寻常的事。因为明珠白璧,虽不是罕见的上品,每一颗的价值也将以万计,何况数量如此之多。

陆文飞一路思忖,不知不觉朝古陵走了过去,只见一条人影,飞也似地从前奔了过来。晓雾迷蒙中,远看不甚真切,直到相隔三二丈远近,才看出那是与司马温一路的邬性少年邬文化,不禁心里一动。

邬姓少年似已负伤,脚步极是不稳。一眼见他来到,急道:“兄弟为毒蜂所伤,快给我剜去创口之肉,再以囊中之葯敷上。”

他似力气用尽,扑通一跤摔倒了。

陆文飞对他的为人原极不满.只是生性住侠,此时此地如何可以不顾不管?于是在他身上检视一番,竟未找出伤处。

邬文化在地上休息片刻,已然苏醒过来,恨声道:“好厉害的毒峰,若不是及早发觉,及时服下解毒丹,此刻,早已毒发身死。”

陆文飞微微皱了一皱眉头道:“不知兄台创口在何处?”

邬文化道:“就在背脊胛之旁有块核桃之肉,再敷上葯便行了。”

陆文飞依言撕去他背上的衣衫,果见肩胛这旁有块核桃大小隆起的创疮,肉色已呈紫色,四下黑纹纵横交错,似乎仍在蔓延,不敢怠慢,急将长剑撤出,沿创口处一转,宛下一块肉来。怪的是伤处井不见流血,汨汨流出一些腥臭的浓水。

邬文化痛得额上汗珠直流,伸手摸出了一个葫芦,掷给陆文飞道:“把里面的葯管我敷上。”

陆文飞掀开葫芦盖,里面是一些略带臭味的黄色葯末,遂轻轻为他倒入创口,又撕下一块布条捆好,这才为他被上外衣。

邬文化长长呼了一口气,闭上双目再不言语,陆文飞知他正以本身真元之气,驱除体内之毒,遂静立一旁守护。

约过有顿饭时刻,邬文化一跃而起,哈哈笑道:“兄弟一时大意,几乎为宵小所算。”陆文飞深讶他功力深厚,接道:“还亏兄台身上携有葯物,不然兄弟实无法相助。”邬文化对他相助这事,竟无一语称赞,冷冷道:“你有胆子随我再入古陵?”

陆文飞道:“有何不敢?只是兄台伤势初愈,似乎不宜再去涉险。”

邬文化朗声笑道:“这点伤痛算得什么?兄台既有去意,咱们这就走。”

他腾身而起,往古陵方向奔去。

陆文飞见他身负创伤,行走仍然矫健异常,不禁激起满腹豪情,亦放步急追。

二人行至古陵之前,只见陵前静悄悄的,不见半个儿人影,邬文化一招手,将他引至祭台之侧,悄声道:“兄弟已然算准,每日辰牌时刻,必有人由陵内出来,咱们先合力擒下一二个活口。”

陆文飞点了点头,暗凝功力。

邬文化道:“兄弟邬文化,从关外来,兄台尊姓大名,我觉得你这人倒不算坏。”

陆文飞道:“兄弟陆文飞。”

邬文化道:“是为了藏室而来太行?”

陆文飞道:“兄弟此来纯为报雪父仇。”

邬文化道:“堪笑那些利慾熏心之辈,想得到藏宝。”

陆文飞道:“他们不知古陵是一处陷阱。”

邬文化道:“陆兄由何得知古陵是一处陷阱。”

陆文飞道:“实不相瞒,兄弟曾入古陵,为蛇虫所困。”

邬文化道:“你就只进入一次古陵而己。”

陆文飞道:“这并非放弃不问,而是有事耽误。”

邬文化道:“我此次进入已是第三次了……”

陆文飞道:“第三次了?”打断他未言之语。

邬文化道:“此陵像是一处陷阱。惟内中所藏之物不计其数,不知主人是何许人物。”陆文飞道:“如此说来邬兄是有意内中宝物了?”

邬文化道:“不是,你把本公子看成何等人物?”表面微微一笑道:“宝物虽不喜。兄弟自难免俗,不过陆兄放心,兄弟决无独吞之意。”

陆文飞笑道:“内中宝物兄弟一概不取,倒是希望知道此间的主人翁是准。”

邬文化缄口不语,大约他也不知究竟。

陆文飞道:“邬兄与避秦庄交情非浅,他们没告诉你内中之秘?”

邬文化摇了摇头:“兄弟一直认为此陵与避秦庄大有关连,倒真役有想到他们竟各不相涉。”

邬文化目光佯作注视古陵之动静,竟不再言语回答陆文飞的话。

双方沉默片刻,邬文化面上骤现紧张之包,指了指陵内。实际陆文飞亦已听出了动静,遂点了点头。

只听一阵轧轧声响,供台之下,突然出现一个洞门来,邬文化机警异常一长身向一株古柏射击。

陆文飞觉出情很有异,翻身也上了一株古柏。

二人堪堪把身形藏好,供台之下已涌出了蛇群,一条条俱都昂头吐舌,朝前游走,瞬刻之间草原铺上了一条二尺米宽,五采斑澜的长带。

暗暗惊骇忖道:“这究竟是什么人,竟能役使这么多的蛇虫?”

那列蛇群全长足有二三十丈,行走的方向似是一条深谷,蛇群过后,接着人影一闪,出来了一位驼背躬腰的手扶龙头杖的白发老婆子。

陆文飞看那老婆子,只见她身体臃肿肌肤黝黑。奇丑无比。尤其一双漆黑之手掌,犹如乌爪一般,心中甚觉骇然。

老婆子走出了约有一箭之地,邬文化暗对陈文飞一招手,双双落了树来。

陆文飞过:“这婆子是准?”

邬文化道:“看样子似是苗疆来的,且不要管她,咱们快趋隙入陵去吧。”

行至供台,那洞口竟未关闭,邬文化倾耳听了听,身形一穿,疾射而入,陆文飞也随之进入,下面是一条长长隧道。

邬文化似是轻车熟路,抢步在前行走,行了约有四五丈远,来至一座月洞门前,脚步一怪道:“这里面就是施政群蛇之所,陆兄小心。”

陆文飞仔细一察,正是前番与黑龙翔等同来遇险之处,里面三具棺本仍在。

邬文化跨步上前,将棺本前端所漆红色福字一按,冷冷一笑道:“对这三具棺材稍一不慎便将受害,兄弟已然将它关闭了。”

二人小心翼翼穿过了石室,又转至另一石室。

邬文化指着隔室道:“再进便是藏宝之所了,陆兄小心看我手势行事。”

他细细在壁上寻找了一会,突然一伸手,在壁画上的一双猛虎眼球上一按,但听轧轧一声响,壁上露出一扇窄门来。

陆文飞跨步便将走入,邬文化用手一拦道:“小心。”

话犹未了,嗖,嗖,里面似银雨般射出了一蓬飞针,陆文飞不禁吃了一惊,暗叫好险。邬文化持飞针射完,这才一闪身进入,陆文飞跟着步入。只见室内琳很满目,俱是朱漆红箱,每一箱上,均有标签,书明内藏何物。

陆文飞看了几箱,但是珠宝之类的财物。心中暗暗惊讶不已。

邬文化随手掀开箱盖,指着那些光华夺目的珠宝朗声笑道:“只此一箱,一生便可享受不尽。陆见如若有意,尽可随意拣取。”

陆文飞摇头道:“这些对兄弟毫无用处。”

邬文化敛去笑道:“如此说来,陆兄是志在秘笈了?”

陆文飞道:“此处并未确定是晋王藏室,何来秘笈?”

邬文化脸上掠过一个异样的表情,突然卷起壁上的一轴山水画道:“此后咱们逐步接近危机,陆兄小心了。”

抓起门上把手转了几转,一个倒头跟斗,直翻了回来。

陆文飞有了飞针之鉴,也急往一旁闪身。

事情却是怪得很,里面竟然毫无异样。

邬文化道:“陆兄进去务必小心。”

这话无异暗示陆文飞先入,陆文飞略一凝神举步行入,但觉腿了一软,急腾身上跃时,脚下空空的,身如陨星急坠,飞向下落。

一个身具上乘轻功之人,临危必然自生反应,当下猛一提气,将下坠之势减缓,只觉眼下一亮,竟落在一间极其寂静的佛堂。

陆文飞路路定了定神,举目四看,这间佛堂并不甚大。四壁光洁,挂的尽是佛像,而且有许多经文梵语,刊在壁上,较大的字是由明珠砌成,光辉灿烂,照得满室通明。

陆文飞逐一细察,心中大是惊讶,忖道:“此陵究竟是什么人所有?竟然如此富有!”他对机关这门学问乃是门外双,是以寻了许久,找不到一丝痕迹。暗忖道:“这佛堂如此洁净,定是有人常来之处。跟着又想到陵内之人,既安排好使人跌入这佛堂之内,必定是有所作用的,是福是祸此到实难预料。

出去既已无望,索兴静了下来,暗自行功坐息,竟不再搜寻。

突然,顶上传来一串阴森森的嗓音道:“你俩妄图进入本陵,探求秘笈,那不啻是自寻死路。”

陆文飞猛地一抬头,觉出那嗓音是由佛像内传出,遂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哼了一声道:“你不用问老夫是谁,我且向你,你进入古陵意慾问为?”

陆文飞道:“在下进入古陵一不为财,二不为仇,只是一念好奇。”

那人森森一笑道:“凡来太行之人,哪个是安好心的?邬文化的一派,竟妄图勾结避秦庄,对付本陵,尤其可恶。”

陆文飞闻喜心里一动问道:“邬文化是何许人物?”

那人道:“这一派早就有意将势力伸展入中原,你得防着他点。”

陆文飞道:“在下行事自有主张,绝不受人蛊惑,再说我与他不过偶然相遇。”

那人道:“这点老夫明白,不然也不会将你弄来这里了。”

陆文飞哼了一声道:“你把我弄来这里,意慾何为?”

那人道:“此是老夫对你特别优容,现有几句话时你说。但盼你能依从。”一顿又干咳了两声道:“祸福无门,唯人自招,你年事尚轻,不应轻率,以性命当儿戏。”

陆文飞冷笑道:“我明白了,你有意用这些富可故国的珠宝,引诱武林人进入古陵,然后借陵内机关埋伏诱杀,你的用心太过狠残了。”

那人道:“你不用胡猜了,且听老夫说。”话音一顿道:“你来太行既无所图,望听老夫劝诫,即日远离太行,免罹奇祸。”

陆文飞忿然道:“我若不离太行,其后果又当如何?”

那人冷冷道:“老夫有意对你网开一面,你恃强不听劝告,必将自招奇祸。”

陆文飞怒气勃勃地道:“你存心与武林各派为敌,必将那人朗声一阵大笑道:“能不能成功,不久便可知晓,老夫现留下你一命,让你瞧瞧老夫所言是否夸大其词。”

陆文飞心中甚是恼怒,但却无可奈何。

那人朗笑了一阵,突然声一敛,继续又道:“老夫对你一再优容,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鹦鹉传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手点将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