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13回 翻云覆雨

作者:卧龙生

黑龙翔朗声大笑道:“原来如此,黑某明白了,深谢尊驾传语。”来人冷冷道:“看来贵帮是不愿接纳此项忠告了。”

黑龙翔把脸一沉道:“不错,黑某一生行为,只是为所当为,向不计后果。”来人嘿嘿笑了两声,道:“贵帮这点基业得来不易,在下实为惋惜?”

陆文飞霍地往前一趋身,伸手使去掀他的面罩,嘴里便道:“尊驾极熟,我要看看你是谁?”

他这一动作迅速至极,可是蒙面人似乎早已有备,脚下微迟半步,右掌如刀,疾削陆文飞伸来的手腕。

陆文飞手腕一沉,蓦地由下而上,返扣向对方的手腕。来人大为恼怒,哼了一声,右掌闪电似地朝陆文飞右肋击来,掌风如啸,显示其内力十分雄厚。

此际陆文飞除了化抓为拍强行接下他这一掌已无退让余地,于是手臂猛一凝功,反掌迎击,蓬地一声,两拳击卖,只觉对方拿劲之中,蕴含着一股强劲的震弹之力,身不由主地退了两步。

陆文飞自勤练王孙那篇内功口决后,功力大进。来人虽将他震退二步,自己亦觉心神震荡,不由一惊。黄衫老者说道:“在不言尽于此,听不听在于你们了。”

他身形一跃,朝林中疾奔而去。

只听林中一声沉喝道:“尊驾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呼地一条人影迎面截来。

蒙面黄衫老者一声不响,挥手一拳击出,一股劲疾无比的内家掌力,直撞了过来。

此时陆文飞已然认出来人乃是易晓天,不知何时竟伏在林中,他为堵截黄衫老者,竟不闪让,双掌一翻,硬接下了这一招。

蒙面黄衫老者无心与人动手,掌力一发即收,身形一收,竟往斜里奔去,轻功奇妙,捷逾电闪,只闪了二闪,业已不见人影。

黑龙翔目光犀锐,双方虽未交手,他已看出黄杉老者的武功,似乎要高出易晓天与陆文飞一筹,不觉唉声一叹。

易晓天没能将蒙面黄衫老者截下,脸上顿觉无光,躬身朝黑龙翔行礼道:“属下无能,竟未将来人截下。”

黑龙翔摇头道:“此人武功甚是高强,这不能怪你。”

陆文飞怒容于色道:“由此看来,这人是古陵来的?”

黑龙翔闻言诧异地道:“陆兄怎知他是从古陵来的?”

陆文飞道:“晚辈一上来便觉出此人口音甚熟,想起是在古陵听过。”

黑龙翔道:“他既向本座先行传言,那是决心要向本帮下手了。”

易晓天愤怒道:“五毒帮既如此看得起本帮,咱们倒得好好接待一番呢。”

黑龙翔毕竟是一帮之主,微点了点头,竟不表示态度。

易晓天又道:“如若果是古陵传出,咱们何不先发制人?此刻便攻古陵。”

黑龙翔不置可否道:“此间不是议事之处,回帮去吧。”

陆文飞不便跟去,告辞道:“贵帮此刻正值多事,在下不便再去,就此告辞。”

黑龙翔道:“那也好,陆兄请便把。”

陆文飞走后,暗自思忖道:古陵居然敢对太行的全体武林人为敌,可见力量不小,但他们如此作为,不知究竟是何用心?”

陆文飞心中极为清楚,来山中的武林人,此列正面临死亡威胁。每个人的心情都极紧张,不知五毒令主,将用什么手段来对付大家。

心中正自思潮翻涌之际,耳畔突传来:“喂!山中有群漏网之鱼,情势十分险恶,你快去救救他们。”

陆文飞闻言一怔,抬头四望,却不见人影,正诧异,传音又起道:“快去呀,不用伯,如有强敌,自会有人暗助。”

这番他可听出是一个女子的声音。

又道:“你这人是怎么搞的,我让你出面去完成这项功德,以后对你行走江湖大有可大帮助呢。”

陆文飞举步朝山口奔去,远远便见一处松林边缘,展开一场恶斗,当下加快了脚步,疾向斗场奔了过去。

这些地方原是进进出出的要道,路边有座凉亭,路是青石板铺成。此刻石板路上,正展开一场血战。

一方是连脸孔被俱包裹的黑衣人,人数只有四个,还有一个身着黑袍,脸蒙青纱,似是首脑。他端坐凉亭中,竟没参与动手。

另一才是一群服色各异的江湖汉子,人数约有十余人,似不是一个门派的,看清形好像要出山,而遭到黑衣人的阻止。

再看地下时,横七竖八,倒着七八具死尸,俱是服色不同的江湖人,鲜血淋漓,染得石板到处殷红。

他乃极冲动之心,见状只觉一腔怒火直冲了上来,伸手拔剑便待加入,突然心念一转忖道:“慢着,我得问明白情由,免得师出无名。”

于是,作慾出山的模样,绕开石板路,缓缓朝山下行去。

只听亭内的黑袍老者一声沉喝道:“回来,这条路不准通行。”

陆文飞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道:“为何不准通行?”

黑袍老者阴沉沉地道:“不准走就是不准走,不要问为什么。”

陆文飞故作不知道:“等驾是奉皇上的旨意或是官府的谕令?”

黑袍老者知他有意找茬,嘿嘿冷实两声道:“看来你是要倚仗着几手功夫硬行闯关了。”

陆文飞摇头道:“岂敢,岂敢,既不让走,在不回去便是了。”

折身便行回来。

黑袍老者身形呼地拔起,落在他身前冷厉道:“回去也没那么便宜。”

陆文飞故作惊诧地道:“走又不行,回去也不行,这却为何?”

黑袍老者一指道旁的尸体道:“那就是这个样子。”

陆文飞知他要杀人灭口,蓦地身形一跃,直入人群,大喝道:“诸位不必惊慌,在下来助你们。”

长剑撤起一道银虹,倏向四个玄衣人攻去。

场中情势十余个对付四个,仍是岌岌可危。陆文飞一经加入,情势立变,四个玄衣人竟为他奇幻的剑式攻得手忙脚乱,步步后撤。

黑袍老者似未料他竟舍去自己,攻向四个属下,立时暴怒起来,双掌一挫,亦加入了打斗。

陆文飞一上来便决心速战速决,因此施出了师门剑法。创祖胡文超素以剑术誉满江湖,陆文飞传其次体,剑上造诣极是不凡,兼以近日功力精进,威势倍增,是以黑袍老者加入,亦未能顶回劣势。

黑袍老者亦知光凭武功已无法制胜,当下一声沉喝道:“汝等都给我退下。”

四个黑衣人已知他要施展辣手,闻声齐往后一撤,均退到凉亭之内。

陆文飞以为黑袍老者凭着他们碍手,所以喝令他们退下,故未在意,仍然全神运剑进攻。

黑袍老者一面封架闪避,一面后退,支持了五七招,突然往旁一闪,重重哼了一声道:“你们都走吧,今天算是便宜你们了。”

陆文飞收剑,回头对那批人道:“诸位若故下山就快请吧!”

那批江湖人一齐抱拳行礼道:“今日多亏少侠拔刀相助,还请留个姓名。”

陆文飞接道:“在下陆文飞,技属洪都剑派的门下。”

那批江湖人齐声道:“原来是剑祖胡大侠的高足,失敬,失敬。”

说着走下山去。

黑袍老者嘿配笑了二声道:“你为何不走?老夫既让他们走便不会再拦阻。”

陆文飞哼了一声道:“走不走那是我自个儿的事,不劳你费神。”一顿又道:“等驾想是五毒令的人?”

黑施老者仰着面孔冷笑不答。

陆文飞心想,若能擒获此人,便不愁找不到那五毒帮的主人了。”

心中正自思忖之际,突地前路传来一阵惨呼之声,急抬头看时,只见刚才下山的那批江湖人,一个个都摇晃着身子倒下地去,不禁大呼一声。急急赶了过去低头一看,只见十余个人,个个眼睛凸出死于地下,每人脑上都插上五毒标志的三角皂旗。心知是五毒帮所为,不由怒火千丈,翻身赶到黑袍老者面前,厉声喝道:“汝等手段如此毒辣,就不怕天理循环报应吗?”

黑袍老者扬声笑道:“弱死强存乃是江湖天经地义之事,哪个与你讲天理循环来着?”陆文飞霍地拔剑,指着黑袍老者道:“很好,今天咱们就分个弱死强存。”

黑袍老者哪把他看在眼中,重重哼了一声,说道:“世间最可哀的事,莫过于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知之人。”

陆文飞怒不可抑,手中长剑一紧,已将式子拉开了。

黑袍老者目睹他执剑式子,心中不觉一懔,知这少年确具有不容忽视的武功。

双方正自剑拔弩张之际,前路突又传来一声暴喝,一位三十左右的大汉,手执三角皂旗,满脸怒容,大步行了过来,见他二人将展开搏斗,立即一跨步,隔在二人之间,沉声道:“且慢动手,这面五毒追魂令是谁发的?”

陆文飞觉得这大汉虽粗野,似不像坏人,问道:“兄台尊性,是哪个门派的高足?”那大汉答道:“兄弟吴安国,乃是川西张门之徒。”

陆文飞哦了一声道:“原来是川西张门的高徒,可是适才来到?”

吴安国且不答理他的话,却又问道:“兄台是哪派门下?”

陆文飞通报了自己的姓名,又道:“追命阎王张南是兄台的什么人?”

吴安国道:“那是敝师叔!”

陆文飞点头道:“这样说来,那玉凤姑娘是你师妹了。”

提到玉凤,吴安国精神一振,急问道:“兄台与她认识?”

陆文飞点头道:“有过数面之缘,只是她最近失踪了。”

吴安国闻言大惊,猛地一把抓住陆文飞手腕喝道:“她是如何失踪的?”

因他未知玉凤失踪之事,是因一时情急,手掌用力甚猛。

陆文飞一面运功抗拒,一面推开他手掌道:“她是途中遭人劫持,令师叔正在全面搜查之中。”

吴安国自知失态,忙收回手掌,歉然道:“请恕兄弟一时情急,多有冒犯。”

陆文飞摇头道:“此刻不是谈话之所,待兄弟先行与他们把过节清了再谈。”

吴安国一指黑格老者问道:“这些人打从哪儿来的?”

陆文飞道:“这些武林同道,俱是无故为他们所杀。吴兄如非身怀绝技,这支追魂令旗不定已贯入吴兄脑内了。”

吴国安朗声笑道:“原来如此。”

言毕,霍他一长身,朝四个玄衣人打去。但闻掌风呼呼,惨叫之声随之而起,立有两个玄衣人横尸倒地。

黑袍老者大怒旋身待阻止,陆文飞已一声朗笑,举剑刺来,他蓄势已久,这一剑之力甚是十分地雄猛劲疾。

黑袍老者顾不得救援属下,赶紧撤身急让。

陆文飞深恨他残忍狠毒,一经发动攻势,便全力施为,不出几招已将老者圈人一片剑光之内。

吴国安为川西张门首徒,为人刚强急噪,武学成就较比张南还要高出一筹。一则深恨对方手段毒辣,一则闻听师妹失踪,方寸大乱,是以出招狠辣,毫不留情。不出一刻工夫,已把四个玄衣人尽行击死。

黑袍老者在陆文飞全力进攻之下,空有一身工夫,竟没有机会施展。眼下四个属下为来人击死,不愿再行缠斗,借机连攻三掌,一撤身退出圈外,放步疾奔而去。

陆文飞纳剑归鞘道:“暗中发施五毒追魂令的,并非是这些人,可能在这凉亭四周尚伏有发施追魂令的人。”

吴安国道:“那咱们分途搜一搜如何?”

陆文飞摇头道:“草密林深,隐物极易,去搜查只是白费工夫。”

吴安国气愤愤地道:“兄弟虽杀了他几个,仍难解我心头之恨。”

陆文飞道:“兄台既已来了太行,早晚仍有机会见着他们,何必急在一时?”话着一转又道:“兄台此番来太行是一人前来抑或尚有同伴相行?”

吴安国也不隐藏,顺口答道:“兄弟是先行兼程赶来,其余之人随后便到。”

突见远远之处冲起一道火花,直入云霄,不由吃掠道:“此是本门紧急信号,想已发生非常变故。”

遥望着那火花,他疾奔而去。

陆文飞此来未曾救下那批江湖人,心中十分懊恼,见吴安国已走,亦缓缓朝山中走去。突然耳际又闻那娇嫩的传音道:“怪我一时大意,不曾想到有人伏袭,竟没把这些人救下。”

陆文飞停下脚道:“尊驾是谁,何不现身一见?”

传音又响道:“情势愈来应急,我没工夫与你说话,川两张门已发生警兆,你快去看看。”

陆文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翻云覆雨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手点将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