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17回 淑女剑法

作者:卧龙生

锦衣壮汉急道:“务请宫主赏脸,你老人家若是不去,小的回去如何交待?”

燕山宫主道:“你家主人也太狂妄自大,要请本宫前去,便该亲自前来,怎的只派几个下属来?”

锦衣壮汉道:“这副舆轿乃是主人亲用,也只当是他老人家自己来了。”

燕山宫主懒洋洋地摇了摇头,扶着弄玉的肩头便要转身进去。

小童一见心中大急,一纵身飞跃过去。

陆文飞恰好站在燕山宫主身侧不远,以为他有动手之意,举手一掌劈去,嘴里一声沉喝道:“与我回去。”

小童把肩一塌,往侧里跨了两步,小眼一瞪道:“莫非你想找死?”

陆文飞哼了一声道:“小小年纪怎的如此没有教养?”

小童转过身来对棉衣大汉一挥手道:“那人甚是放肆,与我杀了他。”

锦衣大汉大吼一声将兵刃撤出,竟是一口銮刀,背上一排九个银铃,迎风一摆,响起一阵悦耳的脆声响起。

在场的群雄一见这种兵刃,心头齐感一震。

陆文飞面上是一片凝重之色,缓缓将长剑撤出,快步行入场中。

双方暗暗凝功,相对游走。

突然,寺内飞也似地奔出一人,高喝道:“陆兄请退下,这场让给我。”

陆文飞抬头一着,只见邬文化仗剑奔了过来,知他要雪前备战败之耻,于是收剑退了下来。

小童见来者是邬文化,遂道:“此人是狄龙之徒,亦不能绕他。”

陆文飞细看看那锦衣壮汉持刀立式,果是銮刀的起手式,再看邬文化,却摆开了一个极其少见的架式,形式甚是古怪。他对剑道造诣甚深,暗暗琢磨这个式子,觉出这式子既不像攻势,亦也不像守式,有一种高深莫测之感。

锦衣壮汉对这剑式似乎甚是困惑,竟不敢贸然进攻,双方僵持了约有盏茶的工夫,锦衣壮汉突把刀式一变,已改变成了另一种架式。

陆文飞乃是熟谙刀招之人,一见这个招式,竟亦茫然不解,自知所学只是皮毛而已,尚未领悟刀法的全部精奥,不禁替邬文化暗捏一把汗。

邬文化此刻心中亦大感困惑,正自苦思对策之际,锦衣壮汉蓦地大声一喝,銮刀一闪,当头朝邬文化劈了下去。

高手过招,不可有丝毫的疏忽。邬文化吃亏在举棋未定之际,对方便已发动攻势,眼看銮刀以雷霆万钧之势攻到,只得仓促举剑来迎。

锦衣大汉见对方果为自己的气势所慑,銮刀再展,呼地从斜里劈来。

邬文化万料不到他那强劲的刀势,竟能中途改变位置,急聚功力横剑一格。

但闻一声呛嘟震响,长剑立折,人也为那沉重的刀势震得连退两步。

陆文卫一见邬文化仍用原式应敌,便知不妙,急抢步上前,意慾出手抢救。可是双方交手不仅动作极快,而且时间也甚是短暂,当他步上阶沿之时,邬文化的长剑已折,急待伸手去扶持。

突地,刀光一闪,锦衣大汉的第三刀又至,邬文化脚步尚未立稳,刀光已至顶门,任你身法娇若游龙,亦难逃脱这一击。当下猛运功力,举起左臂一格,卟的一声,一条左臂生生为銮刀截下,鲜血疾啸而出。

一般武林人过招,只要对方一但败落,便不再追击,似锦衣大汉这种赶尽杀绝的行为,不仅令陆又飞气忿填膺,在场的群雄仅被激怒。

“匹夫欺人太甚!”张二嫂大喝一声。

朱拐抡动,猛扑了过去。

锦衣壮汉刀伤邬文化之后,面色一片苍白,身形摇摇慾坠,看样子已无再战之能了,可是就在张二嫂扑出的同时,人影一闪,黑袍老者已横刀挡在锦衣壮汉的身前。

张二嫂性情虽暴烈急躁,却是粗中有细,一见黑袍老者出面,立时身形一缓,竟不敢再贸然地前进。

这时陆文飞已点了邬文化的三处穴道,替他将血止住,邬文化路走了定神,一把将割下的断臂捡起,转身快速地疾奔而去。

陆文飞急喊道:“邬兄你……”

可是邬文化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静立在阶沿的燕山宫主,眼看对方出手如此狠辣,似已激起她的怒火,冷笑了两声,道:“张南,快叫你娘子回来,本宫有话问他。”

张南正担心老娘子无法破解对方的刀法,巴不得有这一句话,急抢步上前道:“二嫂,宫主请你回来。”

张二嫂此时额上已然沁出汗水,觉得以自己之能,委实无法破解对方的刀法,闻言如释重负,长吁了一口气,退了下来。

燕山宫主步下阶沿,一指青衣小童道:“谁着你们动辄使用这种刀法?”

青衣小童对燕山宫主颇为忌惮,躬身道:“小的们学的便是这门功夫。”

燕山宫主冷笑道:“你是否觉着这种刀法在江湖上便没有破解之人?”

小童又一躬身道:“在宫主面前,自然是不值一笑。”

燕山宫主哼了一声道:“你嘴里是这般说,心里一定是不服气,对吗?”

青衣小童嘴皮微动,慾言又止。

燕山宫主冷笑道:“现由本宫主立侍女弄玉和采繁与他们动手,同时本宫明着告诉你,你们銮刀的起手第一式,多惯用‘风行草偃’,她们便用一式‘看水流舟’化解。这时你们一定改变招式为‘鬼泣神惊’,于是她们使用‘万家生佛’迎敌……”哼了一声又道:“你们连连受制,自然而然又以一式‘狂潮怒浪’妄图取胜,可是力道已然大减,那时她们只须刻把一变……后果如何就不难想象了。”

她说话清脆而缓慢,但青衣小童的脸色却随着她的话音而紧张,直到她的话告一段落,方始长日吁了一口气。半晌方道:“小人乃是奉家主人之命来迎宫主,怎敢与它主对敌?”

燕山宫主道:“哪里是不敢,而是没有取胜的把握罢了。”

青衣小童道:“时间已然不早了,小的敬请宫主回示。”

燕山宫主道:“回正你们主人,本宫今晚不想去了。”

青衣小童不敢用强道:“宫主既不肯赏脸,小的只好回去覆命。”

燕山宫主道:“去吧,汝主人若是有诚意可着他亲自前来。”

青衣小童也不多说,躬身一礼领着同来的那批人缓缓行去。

张二嫂重重呼了一声道:“就这般让他走,实在便宜他们了。”燕山宫主并不理睬她,对着谢清文道:“谢门主不是要请我去贵门的行坛吗?”

谢清文道:“宫主如是要歇息,老朽岂敢勉强宫主?”

燕山宫主正容道:“此番本宫倒是真的要去贵门行坛。”

谢清文大感意外地道:“宫主真的要去吗?”

燕山宫主微笑道:“怎么,不欢迎了?那也就算了。”

谢清文朗笑道:“贵客光临,岂有不欢迎的道理呢?”

燕山宫主微笑了笑,说道:“你们不怕因此引来祸患?”

谢清文道:“眼下情势复杂,本派既已卷入是非漩涡,我也顾不得许多了。”

燕山宫主又对黑龙翔道:“黑帮主可愿与本宫同去谢门作客?”

黑龙翔道:“如若谢门不以为忤,老朽自当奉陪宫主前去。”

谢清文道:“敝人请宫主前去,乃是向宫主讨教对付古陵一派之策,任何同道参与,均受欢迎。”

燕山宫主转脸对陆文飞笑了一笑问道:“你的意思如何?”

陆文飞素对谢清文不满,摇头道:“在下须去看看邬文化的伤势,我不去了。”

燕山宫主也不勉强,用手一招,两个健妇立将舆轿抬至门前,她径直上了舆轿。

谢清文当先跨步领的带路道:“诸位请随我来。”

于是,一行人簇拥着这舆轿,迅速地消失于暗影之中。

陆文飞送燕山宫主一群人走后,迅速返回寺内,进入客房一看,狄龙与邬文化师兄妹均已不见。屋内竟是空荡荡的,心中不禁大为骇异,暗忖:他们的行踪怎如此神秘?正目沉思之际,突然如有所觉,霍地一回身,只见王孙倒背着双手,立于门外,不禁喜道:“大哥什么时候来的?”

王孙微笑了笑道:“来此多时了。”

陆文飞道:“大哥来得正好,小弟有许多事情,慾请大哥指点迷津。”

王孙点头道:“此间不是谈话之所,请随我来。”

领着陆文飞步出了寺门,来到一处极其幽静的小尼庵前停下道:“愚兄近日便在此落脚,倒也清闲得很。”

陆文飞细看尼庵,虽然规模甚小,又在偏僻的山坳之内,但里面却是一尘不染,洁净得很。

春梅等四婢见主人来到,早已从内迎了出来,并对陆文飞喊着二爷。

王孙领着陆文飞进入客房坐下,道:“贤弟近些日子在做些什么?”

陆文飞亦不隐瞒,将事情前后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

王孙沉吟有顷道:“愿闻贤弟之志。”

陆文飞怔了怔道:“小弟除了报雪亲仇之外,别无他求。”

王孙又道:“一个人立身处世,难道就只报仇谢恩吗?”

陆文飞道:“当然不是,但小弟生来命运多舛,我不能不如此做。”

王孙道:“倘你得以谢恩报仇之后又当如何?”

陆文飞道:“如是小弟亲仇得报,我将以有生之年,行道江湖,为天下武林同道,尽一份心力。”

王孙朗笑道:“这还像话,一个人如慾成非常之功,便应立非常之志。贤弟天生奇材,岂可自甘暴弃?”

陆文飞道:“大哥夸奖了。”

王孙正容道:“愚兄向不轻易对人称许,我说的是实话。”

陆文飞素来拙于言词,一时之间倒不知如何措词回答。

王孙又道:“眼下太行之势复杂万分,贤弟如能因势利导,不难奠定今后行道江湖的基础。”

陆文飞道:“小弟正为目前的局势感到困惑呢,尚望大哥指点一二。”

王孙想了想道:“太行之事,也可说就是当年宫帏之变的延续,虽然此刻尚无官方的力量干涉,但已震动了整个武林……”

陆文飞插言道:“小弟始终不明日,古陵之人的目的何在?”

王孙继续又道:“当年晋王府的门客,计分为二派,一派是清流,一派是功利。”

陆文飞莫名其妙地问道:“什么是清流,什么又是功利?”

王孙道:“所谓清流是指那些高僧侠隐,平日所谈的无非是些修练之法,以及琴棋书画等,绝无其他用意。主张功利的却不同,他们意慾一面拥戴晋王为武林盟主,同时并希望取得兵权,等到时机成熟,便效法宋太祖来个陈桥兵变,黄袍回身。”

陆文飞忧然有悟道:“这班人的想法,也许害了晋王。”

王孙道:“晋王就不同意他们的做法,可是人言可畏,终引来一场大变。”

陆文飞点头道:“由此看来,古陵之内想是那些功利派了。”

王孙摇头道:“此刻尚无法确定,不过有件事可以断定的。”

陆文飞忙问道:“什么事?”

王孙徐徐道:“他们是在以藏室为饵,制造武林纠纷。”

陆文飞不以为然道:“小弟却认为他们的目的不仅只是制造纠纷。因为纵然武林有了纠纷,于他们并无好处。”

王孙反问道:“贤弟的想法如何?”

陆文飞道:“由种种迹象看来,似乎他们是在寻找晋王的后人,慾以晋王的后人为号召,汇集成一股势力。”

王孙道:“贤弟的见解高人一等,只是此事贤弟从何得知?”

陆文飞速:“现今太行山有个燕山宫主,自称为晋王之后。她行事任性,令人莫测高深。古陵中人对她十分注意,已着人来请过。同时狄龙的门下弟子又提到过一位碧云宫主,但始终未见其人。可见晋王的后人于古陵中人十分重要。”

王孙摇头道:“这种说法太过武断了,焉知他们不是为了晋王遗留的那本秘笈,才四处打听晋王的后人?”

陆文飞突然话题一转道:“大哥可知銮刀的招式是哪里传来的?”

王孙思忖有顷道:“武林中使刀的,多传自武圣关公,即所谓的‘关王刀’。他所说的銮刀,又名‘九环刀’,却不是中原一脉,好像是从外番传来的,为一位黑道凶煞精研苦练渗入八大王张献忠的刀法,创出三招,定名为‘追魂三斩’……”

他一顿长吁了一口气又道:“此种刀法凶狠霸道,真可说是钢刀一举,生死立判。”陆文飞道:“小弟亦曾见过此种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淑女剑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手点将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