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19回 同床异梦

作者:卧龙生

谢清文急用目光制止,扭过脸来对黑龙翔道:“黑兄,人家已然叫阵了,咱们好歹也得让他不虚此一行。”

黑龙翔一拱手,笑了笑,并不起身道:“谢兄说得极是。”

谢清文原慾将黑龙翔一并拉上,不想黑龙翔狡猾得很,只随口应了一声。如此一来,除了动手之外。他已别无借口了。

桑子弼似乎有意接受挑战,冷冷对司马温道:“司马总管,谢门主可是江湖上大大有名之人,你可不能错过这机会。”

司马温向桑子弼一躬身道:“属下遵命。”往前一跨步,对谢清文拱手道:“在下奉命向门主讨教几招,还望门主手下留情。”

谢清文脸上一片阴沉之色,重重哼了一声。

谢一飞急忙往前一趋身,扬声道:“兄弟奉陪司马兄走几招。”

司马温哈哈笑道:“好说,好说,谢兄请。”

在表面看来,双方甚是客气,实际各怀杀机,不惜是一场生死之搏。

双方已然提气凝功,准备出手,座上群雄也纷纷站立起来,只有燕山宫主仍然端坐不动。

陆文飞亦起身行前观战,燕山宫主突然对他招手道:“陆文飞你过来。”

陆文飞依言行了过来道:“宫主呼唤在下有何贵干?”

燕山宫主轻声低语道:“本宫主希望见见令师尊。”

陆文飞摇了摇头:“此事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燕山宫主诧异道:“为什么?”

陆文飞半晌方才徐徐言道:“这个……”

燕山宫主扬言道:“怎么,他为何不愿见本宫主?”

陆文飞迟疑片刻道:“倒不是不愿见你,他老人家近年来已不想介入武林斗争。”

燕山宫主冷笑道:“此话明明是欺人之谈,他自来太行便一直与那名叫王孙的在一起,前两天并入古陵救出了谢清文的儿子,你当本宫不知道?”

陆文飞道:“那并非是……”交感自己失言,立即顿口不言。

燕山宫主哼了声道:“无论明的暗的,只要来了太行,便已卷入了是非漩涡。”跟着又和颜悦色地道:“他当年亦是先王门下,该帮着本宫才是,你一定得叫他来见我。”

陆文飞素来不擅说谎,不禁大感困扰。

燕山宫主继续又道:“人各有志,如是他果有苦衷,那也就算了。”

陆文飞想起恩师功力已失了,此刻正隐性埋名避仇深山,心中顿起无限感慨,不自觉地唉声一叹。

燕山宫主目光何等锐利,早已看出他怀有难言之隐,表面却不说破,嫣然一笑道:“你怎么平白叹起气来了,莫非本宫说错了什么?”

陆文飞摇了摇头道:“在下乃是偶有所感,这不关宫主的事。”

燕山宫主轻喟一声道:“我知你是为家仇之事叹息。这事你不用愁,令尊是为家父之事而罹难,本宫一俟太行事了,我要尽力为你复仇。”

陆文飞道:“宫主误会了,在下并未为这事而叹息。至于先父之仇,不劳宫主费神,在下有生之命,誓必手刃仇人,绝不假人之手。”

燕山宫主摇头道:“话虽不错,可是一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有个帮手总是好的。”陆文飞道:“这是寒门家舍事务,岂敢劳动旁人之助?”

燕山宫主温婉地道:“你不用推辞了,本宫已然决定了。一俟太行事了,我要与你并剑行道于江湖之上。”

陆文飞急道:“那怎么行?宫主乃是金技玉叶,哪里受得了山川跋涉之苦?”

燕山宫主笑道:“别人能受得了,我为什么不能呢?”

陆文飞摇头道:“宫主岂能与在下相比?我自幼学艺深山,翻山越岭已成了家常便饭。”

燕山宫主突然脸上浮现一片喜悦之容,随口问道:“你自幼是在何处学艺?”

陆文飞亦顺口答道:“终南山……”

一声暴吼,二条人影忽地分了开来,只见谢一飞额上热气蒸腾,汗珠有如豆大,显然是受了重伤,径自在旁调养真气,接着张南上前接替。

陆文飞知道谢一飞的武功与张南不相上下,谢一飞既已落败,张南照样的不行,一定败北的。

双方各自凝功,相对游走,张南蓦地大喝一声,举手一掌劈去,一股强劲掌风,直撞了过去。

司马温与谢一飞一场力拼之后,真元大损,不愿与他硬拼,一滑步闪了开去,大袖一掷,直取张南右臂。

张南打出一掌落空,急化拍为抓,就势在掌往外一挥,挡开了对方的一记“流去飞袖”,跟着又拍出一掌,犹如巨浪排空,呼啸卷到。

司马温不由暗暗冷笑,倏地抬袖往张南的面门上弹出一指。

张南忽觉一缕指风,直透掌劲,迎面袭来,身形立时暴斜两步,打出“追命十八式”掌法,直取司马温的右手,这掌法乃是参照佛门金刚拿法研练而成的,因此事式一经展开来,立时几声雷动,直卷了上去。

司马温面色凝重,亦已将身法施开,随着拿风闪舞,竟不知险像渐出。

谢清文一见这情景,便知司马温有意消耗对方真元,暗忖:只司马温一个便连败了二人,等会桑子弼再出手,只怕一个个都为他所挫。想到这里,便动了群殴之意。当下对张二嫂施一个眼色。

张二嫂会了意,早就跃跃慾试,谢清文这一示意,立时朱拐一轮,冲入了场中。

司马温蓦地一声长笑,从掌影中脱身而出,退到一旁,而张南却已脸容惨白,摇摇慾坠。

张二嫂见张南如此,急上前扶住问道:“老五,怎么样了?”

张南强忍伤痛摇了摇头。

张二嫂知他伤得不轻,急从怀中摸出一颗丹葯塞入他嘴里道:“你休息去。”旋即喝道:“司马温你不要走,老身再见识你几招。”

桑子弼面无表情,缓缓道:“山人当得奉陪走上几招。”

张二嫂跨步上前,横着朱拐一步一步地朝司马温逼近。

桑子弼跨步行出,朗声笑道:“你就与谢门主一块儿上吧,一个一个多费事。”

张二嫂大怒,呼地一拐当头砸下,厉声道:“你少卖狂。”

桑子弼微微一笑,身形一挪,忽地一伸手,把朱拐抓住,这一式端地快速绝伦,在场的许多高手,都不曾看出这是一种什么手法。

张二嫂兵刃被夺,大怒急运功夺回,竟无法撼动分毫。

桑子弼轻轻把手一放,道:“有话好说,何苦动兵刃呢。”

张二嫂收回来拐,往后退了两步,显然为对方气势所迫。

桑子弼倒背着双手,徐徐言道:“兄弟绝无与各位为敌之意,各位不要欺人太甚。”张二嫂怒道:“你不要得了便宜卖乖,老身不吃这一套。”

桑子弼徐徐言道:“兄弟与各位远日无仇,近日无怨,何故要与各位为敌,还望各位三思。”

谢清文道:“尊驾今晚来此,究竟用心问在?”

桑子弼正容道:“实不相瞒,兄弟此来乃是为了消弭这场劫难而来。”

谢清文微微笑了笑道:“尊驾此言不嫌太离谱了吗?”

桑子弼道:“兄弟说的乃是实话,不出几天,太行山便有一场巨大的血雨腥风,我等若干早作准备,只怕难以应付。”

谢清文又道:“尊驾的意思是希望我等如何推备?”

桑子弼道:“本庄与在陵乃是紧邻,诸位一定认为古陵与本庄串通一气,实际古陵另有其人,与本庄毫不相关。”

张南冷笑道:“贵庄既与古陵无关,为何代表他们打交道?”

桑子弼迟迟言道:“张大侠此言想是指劫持贵门张姑娘之事,实不相瞒,那些人并非真正古陵之人。”

张二嫂怒气勃勃,道:“胡说,难道古陵还有两批人不成?”

桑子弼感叹地道:“此事兄弟也只是近日才得知。一般人只知古陵机关重重,而且为一批人所盘踞,实际那些盘踞之人,并非真正的古陵人。”

谢一飞道:“此话怎讲?”

桑子弼道:“据兄弟所知,并不是如此简单。”

谢清文大感意外,道:“照此说来,那些擅用五毒之人,只不过占领了古陵一小部份地方。”

张南道:“照庄主说来,另一批人又在何处盘踞呢?”

桑子弼道:“据古陵中人透露,他们并没有摸清内中奥秘。”

黑龙翔奇道:“难道说古陵中尚有更神秘的人物不成?”

桑子弼点头道:“古陵的深处另有一批神秘人物,武功奇高,神鬼莫测,似乎在等待什么。

谢清文接道:“想来他们是在等待晋王的后人来到。”

桑子弼道:“居心如何,此刻还难预料,总之绝未安好心就是。”

谢清文道:“庄主如何知晓,他们不是安的好心?”

桑子弼道:“他们在等待什么?如果要藏宝他们早就劫去了,为什么等到现在尚未有一点行动?”

谢清文道:“他们久居古陵,除了为藏宝之事,是否尚有他图?”

桑子弼道:“兄弟也不知道,不过咱们若能够弃去成见,彼此该是有益无害。”

黑龙翔突然哈哈大笑道:“尊驾此来既未存敌对之心,彼此之间便是朋友,何不坐下来慢慢谈一谈呢?”

桑子弼亦笑道:“固所愿也,不知诸位尚有何赐教?”

燕山宫主突然沉声道:“夜已深了,我看不用了。”

桑子弼诧异道:“宫主果真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吗?”

燕山宫主仰面冷冷道:“汝等的用心本宫早已明了,你此来无非是黄鼠狼向鸡拜年,本宫不领这个情。”

桑子弼笑了一笑道:“宫主此言不是断之过早了吗?”

燕山宫主冷笑了一笑道:“本宫断言,绝然是确实的。”

桑子弼道:“真是如此吗?”

燕山宫主道:“不错。”

桑子弼大笑,半晌方道:“宫主,你把事情看得太容易了,若得不到我桑某人的协助,你休想如愿。”

燕山宫主怔了一怔,笑了笑,哼道:“果真是这样吗?”

桑子弼道:“不错。”

燕山宫主冷冷望了他一眼。道:“本宫向来不受人要挟,我就不信没你们便不能办事。”

桑子弼道:“既然如此,咱们一切都不用谈了。”略迟疑了一下又道:“以后如有需用本庄之时,可来找我,本庄到时愿为各位后一点心力。”

燕山宫主默然不语,坐在椅上。

桑子弼嘿嘿笑了两声,道:“司马总管,咱们走吧。”

他领着司马温大步行出厅口,一纵身,两条人影,破空而起,眨眼消失于暗影中。

谢清文忍不住问道:“此人与宫主所谈是何事情?”

燕山宫主道:“他自以为无所不知。慾助本宫主取出先王的藏宝。”

谢清文道:“那么他是知道藏宝所藏的地方了?”

燕山宫主道:“这个本宫主并不大知晓,他是否知晓藏宝的所在地。”

谢清文道:“不知此人,有何用心?”

燕山宫主道:“此人隐迹深山之内,自然是怀有目的。”

谢清文道:“他如知晓藏宝之地,为何不敢取出据为已有?”

燕山宫主道:“他有这个力量吗?那何必等到现在呢?”

谢一飞道:“宫主言之有理。”

谢清文又问道:“宫主亦知占陵之中另有其人吗?”

燕山宫主点了点头,道:“此是在意料之中。”

谢清文道:“既如此咱们进攻古陵之事又当如何呢?”

燕山宫主笑了笑,严肃地道:“势在必行,迟则不及。”

谢清文沉忖有顷道:“如若进攻,势将与五毒帮碰个正着,那不是太不合算了。”

燕山宫主若无其事道:“由秘道进入,他们不会觉察的。”

谢清文又道:“万一他们发觉了,可怎么办?”

燕山宫主道:“若他们阻拦,黑龙帮可挡避秦庄,五毒帮可请贵门与张门对付,本宫与陆文飞及四婢对付古凌之人。”

陆文飞闻言怔了半晌,摇头道:“请恕在下不能同去。”

燕山宫主奇道:“为什么?”

陆文飞道:“为害的只是五套帮,并不是古陵人啊。”

燕山宫主道:“他们全然与咱们作对,咱们当然要给他们一点厉害着看。”

陆文飞道:“宫主,千万不可有如此的行为。”

燕山宫主道:“为何不可?”

陆文飞道:“古陵中人并未出面,今突对其进攻,不是种下了仇恨吗?在下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同床异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手点将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