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22回 碧云宫主

作者:卧龙生

正当黑龙翔苦思如何来救帝内兄弟之时,突然耳际传来了一阵浓重的川音道:“老哥子,久违了。”

黑龙翔抬头一看,认得是川西张门的门主张修武,忙一拱手道:“张兄是何时赶来太行的?”

张修武道:“刚到不久。”紧接又道:“听说敝门老五与金陵谢家之人俱失陷古陵了。”

黑龙翔道:“兄弟正为此事着急呢。”

张修武哼了一声道:“咱们只须合力擒下妖女,不怕他们不放人。”

黑龙翔摇手道:“张兄少安毋操,这事急不得。”

燕山宫主一瞥张修武,复又说道:“汝等俱为藏宝而来,现藏宝未得,反倒失陷了许多弟兄,那可是大不合算之事。”目光四下一扫,见没有答腔,又道:“诸位想必已然得知,现又来了一位碧云宫主,诸位不妨想一想事情的利害得失。”

狄龙厉声言道:“此女乃是冒牌宫主,诸位切莫上她的道儿。”

正待数说几句,单于琼珠轻轻拉了他一下道:“师父,咱们该先助谷老前辈一臂之力才是。她说此话非常明显,表面上借口即谷天民,实则是助陆文飞。”

狄龙抬眼望去,果见谷天民主仆陷在刀阵之下,但最危急的却是陆文飞。

心中不禁大为踌躇,他对这銮刀式子,毫无破解之策,是以急在一旁。

单于琼珠见师父不动声色,不由急道:“师父,他们已然受困了,怎么办?”

狄龙手按剑柄,目注刀阵,并未回答她的话。

就这谈话之际,陆文飞大喝一声,双手举剑朝人群劈去,这一式怪异得很,不知该说是刀式还是剑法。

但见剑芒闪处首当其冲一位玄衣武士,立时被连肩带臂,劈成两半。

那人一声不哼,倒地而死。

陆文飞举剑再度抡起,五剑连闪之后,一收剑式,纳剑归鞘,屹立不动。

立时围在他身侧的五六位玄衣武士,连续握刀倒地,当场气绝死亡。

燕山宫主见状高声道:“那是‘惊魂三式’……”

桑子弼心里一动,立时把手一招,大喝道:“撤!”

所有的玄衣武士闻声立时像潮水般地撤了回来,无不惧怕那种奇异的刀法。

陆文万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谷天民那边的玄衣武士也纷纷退立一旁。

陆文飞行近谷天民道:“晚辈有项不情之请,务请前辈俯允。”

谷天民道:“何事?”

陆文飞道:“请前辈放出古陵失陷的武林人。”

谷天民哼了一声道:“难道你不知老夫已然陷入了人家的圈套?”

陆文飞急道:“什么圈套?”

谷天民目射精芒,恨声道:“有人在陵内施放毒雾,连老夫也在里面呆不住了,还能顾旁人吗?”

陆文飞恍然大悟,呼了一声道:“这定是燕山宫主干的,我找她去。”

话音未落,人已一旋身,正待行去,远远便传来燕山宫主笑语道:“百草翁与五毒婆在陵内呆了数年,这就是他们的一点小成就。”

陆文飞大怒,径直朝燕山宫主冲去,当他堪堪要行近燕山宫主之时,一片剑光连闪,四支长剑朝自己砍来。

陆文飞撤出长剑一式“稳如泰山”,挡开了四婢的长剑。

刹那发出一阵呛郎郎的交剑声。

陆文飞身形微一挪后,双手举剑,缓缓道:“四位若不闪开,可怪不得陆某剑下无情。”

燕山宫主冷冷一笑,道:“别以为惊魂三式便天下无敌,实际那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功夫。”

陆文飞怔了征,突然怒道:“在下不用惊魂三式,照样可以取胜。”

燕山宫主挥手将四婢招回,缓缓行了过来道:“我倒要问问你,本宫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陆文飞怒道:“你用心毒辣,慾一网打尽来山的武林人,在下要替他们讨回这个公道。”

燕山宫主一指黑龙翔与张修武,格格笑道:“正主儿都在,哪用得你出面?”

陆文飞乃是极明事体之人,经她这一说倒没话可说了。”

狄龙大步行了过来,沉声道:“陆世兄不要为她所愚,此女行事太过姦猾。”

燕山宫主冷冷看了他一眼,寒着脸喝道:“狄龙,这话是你说的吗?”

狄龙目光与她两道目光一触之下,不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闭口不再做声。

燕山宫主又道:“若慾救出古陵之人,就得先与我把谷老头擒下。”话音一落又道:“你们自付有没有这能耐?”

张修武目视黑龙翔道:“黑兄意下如何?”

黑龙翔摇摇头道:“此是驱虎吞狼之策,咱们不能答应她。”

张修武道:“既是如此,那就先收拾了此女再说。”

黑龙翔又摇了摇头道:“也不大妥当。”

张修武大为不耐道:“这不行,那也不妥,难道就此罢了不成?”

二人谈话之声,虽不很高,但却都入桑子弼的耳中。他突然用传音对黑龙翔道:“以兄弟看来,不如就依着她的意思收拾了那老贼再说。”

黑龙翔亦以传音答道:“古陵已为此女所占,纵然收拾了谷老,咱们仍进不了古陵。”桑子弼笑道:“黑兄聪明一世,糊涂之时,眼下咱们只求救出古陵之人,等到咱们的人都出来后,那时不怕她飞上天去。”

张修武见黑龙翔嘴皮微动,知他用百步传音法,与人说话,遂问道:“黑兄在与何人说话。”

黑龙翔便把桑子弼的话说了一遍。

张修武初至太行,情势未明白,是以连连点头道:“此言大是有理。”

说着,他举步朝燕山宫主行去。

黑龙翔脑际一闪,忽觉不妥,方待出声阻止。

张修武已高声道:“在下川西张修武,请问姑娘,如若我等擒下了谷老,姑娘委实会马上放出古陵失陷之人?”

燕山宫主道:“本宫是何等之人,岂能说了不算?”

张修武又道:“空口无凭,在下希望能有个凭据。”

燕山宫主道:“那自然可以,如不让他们明白内情,你们决然不会相信。”一回头,对女婢道:“把玉奴放了,着它去通知古陵,把谢清文带来。”

女婢依言放出了玉奴,那鸟性已通灵,展开翅膀,冲天而起,朝古陵飞去。

陆文飞对狄龙问道:“前辈,咱们此刻该当如何?”

狄龙双手一摊道:“你我虽有维护之心,无奈谷老并不放心咱们,那又有什么办法?”陆文飞道:“但是咱们总不能袖手旁观不管呀!”

狄龙沉默半晌道:“看来只有静候事态的发展了。”

陆文飞一趋身行近谷天民道:“武林各派受此女要挟,眼看就要不利于前辈,不知前辈如何应付此局?”

谷天民哼了一声道:“老夫自有应付之策,不劳费心。”

陆文飞碰了一鼻子灰,赌气不再说话。

阿福过意不去,挨近他身边,轻声道:“小哥不用急,那妖虽已占了古陵,他是白费心机。”看了主人一眼又道:“至于家主人的安危,这些人尚不在他的眼里。”

陆文飞道:“如此说来,那是在下多此一举了。”

阿福笑了一笑,闭口不再说话。

就他们谈话之际,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

雪山盲叟与百草翁一左一右,挟持着谢清文进入场中。

燕山宫主道:“替他把毒给解了。”

百草翁伸手入怀,摸出一颗丹葯,塞入谢清文嘴里。

那谢清文似乎失去了知觉,竟任由人摆布。

燕山宫主道:“你可即速运气将葯力引开,一盏茶的时刻,体内的毒即解。不过你得记住。谢一飞与令郎尚在古陵之内,他们的情形和你一般。”

谢清文并不答言,闭目静息。

黑夜已禁不住黎明的打击,渐渐地被光明所征服了,东方已现亮光。

燕山宫主迎着晨风深吸了一口气,扬声对张修武道:“谢清文已然来了,你们各派好好商量一番,辰时以前如不办妥,休怨本宫手段毒辣。”一顿又对桑子弼道:“本宫知你心计极工,手下的人也不少,如何决断就在你了。”

桑子弼哈哈一阵大笑道:“老夫向来不惯受人要挟,想要老夫有什么承诺那是做梦。”抬头见燕山宫主脸上出现怒容,随即敛去笑声,徐徐又道:“如果是公平交易,倒还有个商量。”

燕山宫主改用传音道:“眼下之势,合则大事可图,分则自取灭亡。”

桑子弼也用传音道:“老夫乃是退隐之人,已无争霸之念,对这事随时可撤出一走,但姑娘今已势成骑虎,慾罢不能了。”

燕山宫主知他存有要挟之意,冷笑道:“你不用心存侥幸,那口子已在古陵前现身,就算你此刻撒手,避秦庄恐怕亦难以保全了。”

桑子弼道:“此事老夫早已料到,为今之计,只有合力一拚,不过老夫仍然要姑娘把话说明。”

燕山宫主道:“除秘笈之外,宝物任由你拣,如本宫能顺利接掌大位,称霸武林当非难事,那时你我以黄河为界,分而治之。”

桑子弼哈哈一阵大笑道:“英雄所见略同,咱们就此一言为定,大局仍请姑娘主持。”燕山宫主点了点头,她知此人野心勃勃,若不许以重利,决然无法说动。

方涤尘一旁冷眼旁观燕山宫主以传音说话,心中立即了然,肚里不断地冷笑。

谢清文体内剧毒已解,倏地双目睁开,目光四下一扫,便知张修武到了太行。

张修武的眼睛一直注视着谢清文,见他双目睁开,知已恢复功力,遂高声道:“谢兄请这面来。”

谢清文大步行了过来,拱了拱手道:“张兄何时来的?”

张修武道:“才到不久,谢兄现在觉着怎么样?”

谢清文长叹一声,摇了摇头道:“这个跟头栽得不轻。”

张修武接道:“为今之计只有暂时接受条件,走一步算一步了。”

谢清文沉忖有顷,目视黑龙翔道:“黑兄意下如何?”

黑龙翔道:“以咱们眼下力量,纵是答应了她,恐怕也难制服谷老。”

三人正自谈论之际,那面燕山宫主道:“不用再故意拖延了,本宫可不空等了。”

谢清文脸上勃然色变。

张修武亦十分恼怒,把眼一翻,厉声道:“你不要逼人太甚。”

黑龙翔改用传音,暗对谢清文道:“以兄弟看来,情势不久便有大变,咱们不妨过去与谷老谈谈,能拖尽量拖延。”

谢清文觉得除此之外,确也没有他法了。是以点了点头,三人同时举步朝谷天民行了过去。

谷天民见三人行近了身前,道:“汝等果真要听命于妖女吗?”

黑龙翔咳了两声,轻声道:“情非得已,还请谷兄见谅。”

谷天民大笑道:“你们纵然杀了老夫,照样地没法夺得藏宝。”笑声一敛,冷冷地注视着三人道:“到时或将来人一网打尽。”

三位算是老江湖了,自然把事情看得一清二楚,自己心里也非常明白。

黑龙翔用传音道:“敝弟兄俱失陷在古陵,不得不敷衍一番。”微微一顿又道:“谷老可曾见着碧云宫主?”

谷天民道:“老夫不知碧云宫主是何许人物?”

黑龙翔又道:“藏宝果在古陵吗?”

谷天民笑了笑,冷冷道:“你问我,我问谁?”

黑龙翔莫名地气了起来,正待借题发作。

陆文飞大步行了过来,扬声道:“三位前辈不可上了那妖女的当,她是有心造成一场纷乱,然后从中取利。”往后一指桑子弼又道:“避秦庄居心叵测,亦不可不防。”

谢清文一肚皮怒气,不觉怒道:“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少来罗嗦。”

陆文飞并不着恼,朗声笑道:“既是诸位执迷不悟,那就动手吧。谷老这面加上区区在下亦是三人,可以来个一对一之打斗。”

狄龙从中插言道:“慢着,还有我师徒亦参加一份。”

谢情文并未领略狄龙与单于琼珠的武功,但见过邬文化的武功,是以心头不禁一紧。燕山宫主见他们只管拖延,心中大感气恼,方持出声催促。

突见玉奴飞坠在手臂之上,爪上附着一卷字条,知是古陵送来,急忙取下一看,立时脸色大变,轻声吩咐了方涤尘几句,领着四婢径自定了。

雪山盲叟与百草翁,五毒婆也跟着扬长而去。

方涤尘亦领着田威奔去,走的却不是同一方向。

谢清文道:“黑兄精通土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回 碧云宫主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