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06回 真假剑祖

作者:卧龙生

张玉凤随着行入,竟不回原座,就在陆文飞身侧坐下。张南看在眼里,重重哼了一声。此时群雄目光俱都集中于黑龙翔的脸上。

黑龙翔目光全座一扫,干咳了两声,徐徐道:“兄弟今晚请诸位同道前来,并非是商量晋王遗宝之事,而是一件惊人的消息传报。”语言一顿又道:“有关晋王道宝出现太行消息,江湖之上传得沸沸扬扬。但我得请向诸位一声,你们这消息究竟从何处得来?愚兄推想若是果真有此事,那位最先得知此消息之人,就是再笨也不会将消息传播,目招烦恼。”

在座之人,俱都是老江湖了。黑龙翔一言提醒,均暗点头,果觉此事大有蹊跷。

黑龙翔见全座寂然无声,继续说道:“因此,兄弟认定此事必是一项绝大的阴谋。”姚寒笙虽亦觉事有蹊跷,却不顾黑龙帮主一人颜面,当下冷冷一笑道:“黑兄认定此是一项阴谋者?(回答〈俄国财富〉杂志反对马克思主义者的论文)》。列 ,兄弟倒也同意。但不知散布谣言之人,用意何在?就算是有意与同道们打哈哈,让大家白跑一趟,于他何益?”

黑龙翔点头道:“兄弟对这事也曾细细推敲,总觉这事有点不对劲。”

姚寒笙仰着脸冷冷道:“黑见所虑极是,我看贵帮最好即时撤出太行,免得落人圈套。”

黑龙翔色变道:“兄弟乃是一番好意,姚兄何故冷言冷语?”

姚寒笙狞声一笑道:“雪山盲叟无意中得着秘图,自觉人单势孤,是以到处约人。不料事机不密以致泄露,招致各方齐聚太行。此乃极其明显之事,黑兄适才所言,不知用意何在?”

黑龙翔原是一番好意,经姚寒笙一番歪曲之言,倒变成别有用心。心中不觉恼怒,重重哼了一声,正待抢白他几句。

迫命阎王张南将目前情势略作判断,他既不愿得罪黑龙帮,也不愿开罪白骨教。当下以和事佬姿态,起身徐徐开言道:“兄弟认为黑帮主之言大是有理。诸位如不健忘的话,该记得咱们受困墓陵之时,竟有人对咱们出言恫吓。此人是谁,至今不知。由此可见黑帮主认定有人暗中不利于武林同道,不为无因。”语音一顿,见大伙未开言,继续又道:“姚教主指控说雪山盲叟,慾以假图挑起同道互相残杀之意,亦颇有见地。咱们不防分别行事,一面查究古陵内之人,一面追究雪出盲叟。问问他隐迹太行山兴波作浪,究竟用心何在?”

谢一飞随声附和道:“此言有道理,雪山盲叟在江湖上乃是出名难缠人物。他隐迹太行山,必有所图。”

姚寒笙森森一阵怪笑道:“诸位只想雪山盲叟其人,却忘了另外一个人。”

他嗓音既尖,出言更是尖刻,大有声惊四座之慨。群雄不由齐把目光朝他望来。

姚寒笙紧接又道:“一个外号‘铁掌云三湘’陆子俊,隐迹太行山甚久,近日突遭伏击而死。表面看来似是寻仇,但以兄弟推断,只怕亦与晋王遗宝大有关联。”

陆文飞闻言暗吃一惊,挺身方待有言,转念一想,觉着此事犯不上与他争论,遂又把身子按下去,默然不语。

张玉凤忍不往偏着头悄声问道:“陆兄,姚教主提到的可是令尊?”

陆文飞点了点头,却没作声。

在场之人,知道陆文飞底细的只不过少数几个人。

姚寒笙的话才说完,黑龙翔立即将头连连摇道:“姚兄不要把话题扯得太远,陆子俊隐迹深山,恐是进仇,今被仇家伏击而死,可见他确是为了避仇。”

姚寒笙嘿嘿笑了二声,不再开言。此人在江湖向不合群,白骨教亦属邪魔外道,所作所为,俱不按江湖上规矩行事,是以谁也不知他存的是什么心。

黑龙翔亦知道不同不相为谋,见姚寒笙不再坚持,乐得耳边清静,复又徐徐言道:“这件事要查个水落石出,自非一朝一夕之功。兄弟的意思,各派应合力进行,以消弭这场劫难。”

在场的各门各派,以黑龙帮的人数最多,实力最强,而黑龙翔竟一再谈到联手之事,可见事态十分严重。

群雄默然半晌,仍由张南开言道:“黑见的意思是大家合力对付墓陵之人,这点兄弟十分赞同。只是敌暗我明,如何应付,还望各位提出高见。”

姚寒笙森森道:“小小的一座墓陵,我就不信没办法处治。何不着人在墓前燃起一把火来,烧他娘的,看他们往哪里逃。”

黑龙翔摇头道:“此法不妥,陵内石门十分严密,纵然烧起,也烧不进去。”

“照此说来,那是没有办法可施了?“兄弟倒有个笨办法,咱们派人在墓陵四面看守,并约定略目,一有动静,立即传报。早晚可看出一点端倪。”

谢一飞首先附和道:“此法甚妙,咱们就这么办。”

姚寒笙霍地长身而起,推开坐椅道:“本教主无此兴致,兄弟告辞了。”

他大步朝外行去。

张南与谢一飞原属同孔出气,冷冷笑道:“兄弟不信没有白骨教咱们就办不了事。”黑龙翔见姚寒星离席,脸上神色不变,徐徐道:“各位既认定此法可行,事不宜迟,咱们马上就分头行事如何?”

张南与讨一飞同声道:“东面与南面由兄弟等负责看守。”

他二人暗申早有打算,目前暂与黑龙帮合作,一俟接军来到,便可各行其事。

黑龙翔哈哈一笑道:“很好,西北两侧就交给本帮了。”

事情一经商定,群雄纷纷起立告辞。陆文飞方侍告辞,只见副帮主郑仲虎缓缓行了过来,悄声道:“陆也见情稍待片刻。”

陆文飞点了点头,随即停了脚步。

张玉凤原准备拉着他一块走,见他停步不前,不觉奇道:“你在发什么呆?”

陆文飞道:“姑娘请先行一步,在下还有点事情。”

张玉凤大失所望,怔了怔道:“人心难测,不可不防。”

她的意思自然指的是黑龙帮。

陆文飞拱手道:“姑娘金玉良言,在下自当铭记在心。”

此时群雄已纷纷行去,黑龙翔一一送至门首,然后折转身来对陆文飞道:“白骨教行事向不顾道义。世兄孤身一人,不可不防。”

陆及飞道:“在下与他并无利害冲突,料不致对我怎样。”

黑龙翔唉声一叹道:“他对令尊遇害之事颇为注意,可见其心怀叵测。”

陆文飞默然半晌,苦笑道:“他果真要与在不过不去,那就由他吧。”

他巧性情偏激之人,想到父亲惨死,一腔怒火直冲上来。

郑仲虎一旁徐徐插言道:“小不忍则乱大谋,眼下没见还宜避他一避,待见了令师再作定夺。”

提到恩师,陆文飞心中顿起无限感慨,但他不能把这些话吐露,当下点点头道:“副帮主所说极是,以后在下尽少与白骨教冲突便了。”说着立起身来告辞道:“在下也该走了。”

黑龙翔并不挽留,语重心长地道:“本帮之人皆在西北面,如有缓急,尽可传信。兄弟绝不坐视。”

陆文飞大步行出了黑龙帮,心中却不断地盘算。只觉目前的情势,错综复杂,不知该从哪面着手才好。

古陵之事,虽属可疑,究竟与自己的事无关。尽管此古陵战云密布,他并不往古陵走,径自往山下一路行去。

陆文飞霍地停下脚步,闪眼看去,只见白骨教主姚寒笙一脸杀机地将路挡住。一惊之下,手按剑柄问道:“教主拦住在下何事?”

姚寒笙两眼迫着陆文飞道:“本教主问你,你父隐迹太行,究竟为了何事?”

陆文飞心里一动,知道此人对他已然动疑,当下徐徐答道:“在下自幼远出随师父学艺,不知先父为何来此避居。”

姚寒笙冷哼一声道:“你是真个不知道还是有意装傻?”

陆文飞只觉一腔怒火直冲上来,冷笑道:“此是寒门家务事,原无对人说的必要,教主一再追问,究竟用心何在?”

姚寒笙陡地跨前一步,厉声道:“他是为晋王遗宝而来。”

陆文飞不甘示弱,亦怒道:“为晋王遗宝而来的人不下千百,这也并非不可告人之事。”

姚寒笙森森笑道:“他与旁人不同。”霍地一伸手道:“给我拿来。”

陆又飞愕然惊道:“拿什么?”

姚寒笙一字一字缓援地道:“藏宝图。”

陆文飞摇头道:“在下不知什么叫做藏宝图。”

姚寒笙哼了一声道:“陆子俊来到深山寄居,绝非无因。他若不是得着什么线索,也不会冒此生命之危险。你若是识相的话,趁早把图拿出来,并与本教合作,到时少不了你一份。”

陆文飞此刻才知白骨教果然心怀叵测,蓄意算计自己,当下把心一横道:“在下不知什么叫做藏宝图,亦无与贵教合作的必要。”

姚寒笙怒哼一声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本教行事向来不择手段,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

陆文飞大怒道:“教主你别欺太太甚。”

说着,他“铮”地长剑出鞘。

姚寒笙仰天一阵狂笑道:“你要动武吗?那可是自寻死路。”

这一阵笑声原是暗号,暗影中突然幽灵似地飘来二人,赫然竟是祁连双尸。二人一左一右,窥伺在陆文飞的身后,掌劲来发,已有一股寒气袭来。

陆文飞身在三大高手围困下,暗中提聚真力,准备一击不中,立即突出圈外。

可是姚寒笙处心积虑,为的便是要将这少年生擒,以便迫他供出秘图下落。双尸一经现身,他亦已功力凝足,一步一步趋近道:“本教并无取你性命之意,你还要好好地想一想。”

陆文飞早已存下宁为玉碎,不作瓦全的打算。蓦地长剑一起,幻出朵朵剑花,劈面朝姚寒笙点去,嘴里大喝道:“我与你拼了。”

这种独门剑法,确有它意想不到的威力,姚寒笙不敢轻视,随着剑势往前一撤身,就如后面有人扯了他一把似的,忽地挪后了五尺。

陆文飞原没有打算伤着他,剑随身转,一式“火树银花”,长剑幻起一片耀眼精芒,反朝后面的祁连双尸卷去。

这一式不仅凌厉无匹,而且奇突以极。祁连双尸骤不及防,双双一声鬼吼,随着剑势跃起,朝两侧躲闪开去。

陆文飞没想到两招剑法,轻而易举将强敌逼退,心中顿萌三十六计定为上着的生意,借着这式“火树银花”之势,双脚一点,连人带剑朝斜里跃去。

讵料,双脚刚刚落地,一阵寒风拂面,姚寒笙已在身将去路挡住,森森笑道:“你走得了吗?”

陆文飞此刻才知走是不可能,唯有拼的一途了,不禁咬牙切齿地道:“陆某与白骨教无怨无仇,何故如此相迫?”

姚寒笙哼了一声道:“江湖上的事甚少能瞒过本教主的法眼,相信这次也不会看走眼。”

只听暗中一人冷冷插言道:“阁下动全教之力,威迫一个后生晚辈,不嫌小题大做吗?”

姚寒笙头也不回,目光注定陆文飞,嘴里却沉声喝道:“说话的是准?”

来人答道:“区区司马温。”

姚寒笙厉笑道:“原来是好朋友驾到,还不给我好好接待。”

祁连双尸原已提功蓄势,闻声双双跃起,凌空飞向来人扑去。

来人乃是雪山盲叟竹楼中,自称避秦庄总管司马温。他绝未想到姚寒笙如此狠毒跋扈,当下长眉一挑,哈哈笑道:“江湖中传言果是不虚,姚教主你够狠。”

此时双尸已挟着一阵寒风,当头扑到,去势快逾电闪。

司马温倏地往侧里一跨步,大袖往上拂一送,祁连双尸就和一双断线风筝一般,一路翻滚向衰草中落去。

姚寒笙目光虽注定陆文飞,听力早觉出双尸遇上一劲敌,霍地扭转身形,冷冷道:“尊驾能挡得了本座马前双雄一击,足见高明。”

司马温拱手笑道:“岂敢,岂敢,贵教主这种接待客人,兄弟真个开了眼界。”

姚寒笙把脸一沉,冷笑道:“尊驾黑夜来此,意慾何为?”

司马温不徐不疾地道:“兄弟乃是受人之托,接应陆少侠回店。”

姚寒笙一怔,暗忖:这小子几时与他们搭上线了?遂问道:“尊驾与他有问瓜葛?”

此人阴毒无比,因见双尸久无动静,知在调息养伤,是以故意用话拖延时间。

司马温并不直接答复他,却高声道:“陆少侠请过来,兄弟乃是受雪山盲叟之托,前来接应你回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回 真假剑祖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手点将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