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手点将录》

第09回 失踪疑案

作者:卧龙生

陆文飞见端来的虽是素食面,却精美异常,当下也不客气,狼吞虎咽地饱餐了一顿,立起身来道:“我真得走了,以后我会常来。”

言毕一拱手大步行出庵去。他早就疑心雪山盲叟乃是另一位持有秘图之人,昨夜目睹雪山盲叟失去金牌,才算完全证实,心中暗暗盘算。雪山盲叟既把金牌失去,暂时是无法取宝了,但雪山盲叟既是持有秘图之人,与自己是同仇敌忾,无论如何得助他一臀才是。

不过他也知道,这种无头公案,一时之间决然无法找到,只有慢慢设法了。心中正自踌躇之际,只见白髯老者,迎面缓缓而采。不由脱口叫道:“白胡大叔,许久不见你,一向可好?”

白髯老者哈哈笑道:“托福,一切还是老样。”

陆文飞心中突然想起师父之事,又问道:“大叔还识得家师。”

长髯老者笑道:“令师誉满江湖怎么不识?”

陆文飞若有所感地轻声一叹。

白髯老者似知他的心事,轻轻拍着他的肩膀道:“人生数十寒暑,短暂得很。譬如秋月春花,转眼即逝,此是自然之理,你也不用难过了。”

陆文飞突然睁大眼睛,甚为诧异地道:“如此说来,大叔对家师之事是十分清楚了。”白髯老者点点头道:“不用多疑,老朽主仆此来太行,于你有利无害。”

陆文飞想起义兄相待之情,点点头道:“这点在下十分明白。”

白髯老者哈哈一笑道:“你能明白事情就好办。只是眼下太行,情势甚是紊乱,二爷你得多加小心。”

陆文飞亦知情势十分险恶,以自己一人之力,报雪亲仇,完成父亲遗命,均属大不易。白髯老者似有急事在身,说了几句话随即拱手告别。

陆文飞心事重重循着石径缓缓前行,只见张南一路歪斜,奔了过来,心中不由一惊,忖道:“他似是受了极重的内伤,这是什么人干的?”

思忖之间张南已到了面前,他乃极为堂正之人,张南过去虽有不是,但此刻身负重伤,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伸手一扶张南道:“前辈想必是受伤了。”

张南一挺腰将脚步立定,哈哈笑道:“这点伤势还要不了五爷的命。”

陆文飞又问道:“袭击前辈是何方之人?”

张南哼了一声,道:“那还用说,自然是避秦庄的人了。”

陆文飞怒道:“这避秦庄不知是何许人物,简直就没有把武林同道看在眼里。”

张南朗笑道:“这笔帐川西张门要加倍讨回,我们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陆文飞突然想起了玉凤,遂道:“玉凤姑娘是不是亦落入他们手中?”

张南心里一动,援军一时半刻还不能到达,眼前这少年虽然本领平常,但有剑祖为靠山,不失为有力臂助,当下愤然道:“兄弟已将此事飞报门主,料他们不敢将她怎样。”陆文飞不便多问,默然无语。

张南又道:“此地不是谈话之所,小哥如若没事,请随我来。”

陆文飞原无一定行止,随即便道:“在下搀着前辈去吧。”

川西张门落脚之处,是在古陵不远一所临时搭盖的茅屋内,屋内约有十余人俱是张南所领的司下,见张南负伤回来,大家惊骇不已。张南坐下先行服了两颗葯丸。这才开口道:“小哥请坐,兄弟得先运息一会。”

陆文飞忙道:“前辈尽管请便。”

张南堪转入内间,谢一飞由外面匆匆行了进来,甚感意外地望了陆文飞一眼,随口问道:“川西五爷呢?”

陆文飞见川西张门中人,正自交头接耳密谈,遂代答道:“张五爷途遇伏击,现在内室运息,大爷稍坐一会吧。”

谢一飞满面焦灼地道:“玉凤姑娘可回来了吗?”

陆文飞摇头道:“好像还没有。”

谢一飞哼了一声,道:“我家宝树亦失踪了,这一定又是避秦庄干的。”

陆文飞知他所说的宝树,就是与自己在古陵前动手的那玉面少年,暗忖:“好啊!可有热闹好瞧了。”

谢一飞见陆文飞没有说话,随又问道:“五爷运息有多久了?”

陆文飞道:“他刚进去你便来了,不及一盏热茶的时刻呢。”

谢一飞焦灼地来回踱了几步,显然事情十分的急要。

也就在这时,张南已由暗室行了出来,拱手一笑道:“兄弟偶然大意,几乎为宵小所算。”

谢一飞停下脚步道:“张兄可曾看出是哪路人物?”

张南道:“俱是一色玄衣,我也认不出哪路人物,想来是避秦庄之人。”

谢一飞哼了一声,道:“如此说来,咱们是非去一趟避秦庄不可了。”

张南知他为了谢宝树,且故作不知,道:“这倒不必,兄弟已飞报门主了,得他来了再说。”

谢—飞摇头道:“救人如救火,川西离此千里,哪里等得及呢?”

张南冷冷笑了一声,道:“我倒不信他们敢把玉凤怎么样?”

谢—飞道:“张兄有所不知,我家宝树是我大哥的命根子,若有闪失,我拿什么交待?”

张南故作恍然,道:“原来如此,谢兄的意思是要拜庄!”

谢一飞轻吁一口气,道:“除此之外,兄弟实无善策。”

张南思忖有顷道:“只是咱们人手太少了些。”

陆文飞突然插言道:“二位如不嫌弃,算在下一份。”

谢一飞着了他一眼,道:“陆兄愿意去自然是好,但也只有三人。”

陆文飞又道:“避秦庄胡作非为,任何人均难再容忍,咱们也该通告黑龙帮一声。”张南一拍大腿道:“是啊,若黑龙翔相助,咱们力量便足够了。”

谢一飞冷笑道:“咱们与黑龙帮冲突多次,黑龙翔乐得隔岸观火,他不会去的。”

陆文飞道:“黑帮主最能顾全大局,在下保证他不会推辞。”

谢一飞想了一想,觉得避秦庄实力强大,自己与张南名义上是两大武学世家,实际只有二人,说不得只好借助黑龙帮了,于是点头道:“眼下情势急迫,只好试试看。”

于是三人一同出了川西张门的宿地,匆匆赶往黑龙帮,面见黑龙翔。

此时正是辰牌时分,阳光照耀下,天气显得十分晴朗。三人行了约有五六里,已到轩辕庙前。

谢一飞抢前一步,对庙前的帮徒道:“烦你通报一声,就说谢某与张五爷以及剑祖大侠门下陆大侠求见帮主。”

张谢二家声名十分响亮,就是陆文飞的名字,黑龙帮的人也不陌生。门上帮徒闻听之下,立即着人往里通报。不多时,黑龙翔哈哈大笑行了出来,道:“今天是什么风把几位吹来了。”

张南笑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一件大事,必须请教帮主。”

黑龙翔侧身一让道:“请里面再详谈。”

把三人邀至客厅坐下,随即开言道:“二位前来可是为玉凤姑娘与谢家宝树失踪之事?”

张南吃了一惊,暗忖:“他们的消息倒是灵通得很。”

谢一飞抢先开言道:“黑龙帮名不虚传,消息恁地灵通,竟然早就知道了。”

黑龙翔一笑道:“太行山弹丸之地,哪里不知之理?”面容一整,复又道:“另有一消息,不知二位知道吗?”

谢一飞道:“可是避秦庄之事?”

黑龙翔笑道:“乃是有关密图之事。”

张南急道:“难道帮主已知秘图下落。”

黑龙翔道:“雪山盲叟自认聪明,到头来却是棋差一着,误了大事。”

谢一飞道:“此人老谋深算,是江湖上出名的老狐狸,想不到此番也先算了。”

黑龙翔道:“说起来他也可怜,身受晋王嘱托,他不能把事情弄妥,万科不到会有人将消息泄露。至少他不仅无法取出宝藏,连秘图都丢了。”

跟着把雪山盲叟失图之事详说了一遍。

张南与谢一飞俱是贪婪之辈,无不怦然动心,互相望了一眼。

黑龙翔道:“实不相瞒,兄弟此番将黑龙帮全部精锐,俱都领来太行,对晋王藏宝确有必得之心,但眼下情势已令兄弟雄心顿失,再无争夺藏宝雄心。”

谢一飞暗暗心喜,道:“既入宝山岂能空返。帮主不该就萌退志。”

黑龙翔道:“兄弟自组黑龙帮以来,凡事俱是有进无退,从无中途罢手之事。这次可说是头一遭,兄弟放弃夺宝,井非是退让,而是别有比藏宝更为重要之事。”

张南见他话中有音,忍不住问道:“但不知什么事地藏宝更重要。”

黑龙翔道:“兄弟近日已隐隐觉出武林大劫将临,已不容许咱们争争夺夺,自相残杀。”

谢一飞心中暗笑道:“此人大言不惭,竟把天下武林祸患引为己任,实是自不量力。”表面却道:“帮主先天下之忧而忧,实令兄弟佩服不已,但不知所谓大劫指何事而言?”

黑龙翔摇头一叹道:“此刻言之尚非其时,以后又怕还要借助你们张门与谢家之力,共御强敌。”

谢一飞忙道:“此乃份内之事,何用得说。”

黑龙翔笑了笑,话题一转道:“兄弟只顾说话,倒忘了请问三位的来意,不知何事,急急拜望本帮主?”

谢一飞千咳了两声,道:“兄弟与张兄以及这位陆兄,俱认为近日避秦庄所行各事,大似嚣张跋扈,令人忍无可忍,意慾邀同各派之人亲至避秦庄问罪,那领衔之人,自以帮主最为适宜。”

黑龙翔哈哈笑道:“几位太把黑某高抬了,黑龙帮哪及得张谢二门?”

张南道:“帮主说哪里话,张谢二门虽在江湖稍具名气,可是门主俱在江湖,未能来到。我等怎敢僭越?”

黑龙翔道:“去趟避秦庄原无不可,但师出无名,到时候怎说。”

谢—飞道:“掠人焚后,强夺人物,种种行为,俱与强盗无异,咱们自可当面朝他讨回公道。”黑龙翔道:“焚毁‘不醉居’,那是他们内部之事,与旁人无涉。致于掠人一节,他若来个不认帐又当如何?咱们还得从长计议。”

张南道:“掠去玉凤乃是本门之人亲目所见,他赖得了吗?”

黑龙翔冷笑,道:“太行山近日鱼龙混淆,什么样人都有,难道不会是另一帮人?”谢一飞道:“帮主的意思,咱们该当如何对付才是?”

黑龙翔道:“自然是救人为急务。”

谢—飞道:“咱们并不知是什么人劫持了他二人,如何救法?”

黑龙翔思忖有顷,道:“他二人被擒于前,秘图被劫于后,照理不能判定是一帮人,但眼下的情形说来,似乎又是同一帮人所为。”

陆文飞插言,道:“劫去秘图尚情有可说,因那是人人希求的东西。掠去张姑娘与谢少侠的用意何在,可就令人费思量了。”

黑龙翔道:“是啊!谁不知川西张门和金陵谢家的威名?若不是别有用心,他们不会如此做。”

张南哼了一声,道:“兄弟明白了,必是本门在古陵截下了他们一批宝物,是以怀恨在心。”

谢—飞亦道:“此言大是有理,果若如此,咱们不妨提出个交换条件。”

黑龙翔目视陆文飞道:“令师果已来了太行?”

陆文飞道:“在下曾见他两面,不过是不是他老人家就很难说了。”

张南冷笑道:“这是什么话。”

黑龙翔深信陆文飞的话,道:“兄弟此刻可确定劫夺雪山盲叟秘图之人并非避秦庄,而是另有其人。”

谢一飞素工心机,立刻便明白,道:“帮主说的可是剑祖胡文超?”

黑龙翔哼了一声,道:“此人乃是冒胡大侠之名,并非是胡大侠。”

张南诧异道:“帮主何以证明他并非是胡文超?”

黑龙翔瞥了陆文飞一眼,道:“胡大侠生性豁达,志行清高,即令有夺宝之心,也不会使用不光明的手段。再说师徒亲如父子,岂有不让陆少侠与他在一起之理。”

张南疑信参半,目视陆文飞道:“陆兄对此事有何解说?”

陆文飞摇头,道:“在下无可奉告。”

张南不禁大为恼怒,道:“你是真的不知或是故意装傻?”

陆文飞亦怒道:“在下没有一定要说的必要。”

张南冷笑道:“如此说来你是默认了。”

黑龙翔摇头,道:“张兄不可如此说,陆少侠或许确然不知此事。”

就在这时,一个帮友匆匆行了进来躬身禀道:“门外有自称避秦庄的人求见帮主。”黑龙翔道:“请他进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失踪疑案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玉手点将录》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