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01章

作者:卧龙生

洞庭春水绿,衡阳旅雁归。差池高山下,慾向龙门飞。

夜色掩盖不住平阳城的繁荣,在锦簇阁对开的一大片空地上,占卜星相、售卖花灯、煮面烧粥的摊子挤得水泄不通,比起大白天墟期的时候还更热闹。

原来今天是青龙诞,是平阳城独有的盛大节日,据说,平阳城全凭城外龙神庙的龙神老爷镇压着,百姓才能过着风调雨顺、安居乐业的日子。

在整个平阳城里,唯一完全不相信龙神老爷的,是个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有龙神老爷的存在。

可是,他父亲却是龙神庙的庙祝。

龙神庙的庙祝,是个不苟言笑,从朝到晚整天冷口冷面的老头儿。

然而,一个性情如此怪僻的老头儿,他的儿子却一点也不像老子。

老庙祝姓岳,人人都叫他岳老石,这并不是他本来的名字,但三十年来,谁也不知道他本来的名字怎样称呼。

岳老石的儿子叫岳小玉,他的名字听来有点娘娘腔,但这小鬼头却是个胆大包天的家伙。他老子虽然是个极严厉的老头儿,但他还是经常闯祸,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半年前他在庙里向一个大富户踢了一脚,而那大富户本来是准备捐赠大量香油钱给龙神庙的,但为了这一脚,他立刻含怒而去,连一文钱也没有放下。

岳老石很生气,抓住岳小玉,厉声骂道:“小畜生,你是不是吃饭吃得太多吃疯了?”

岳小玉昂起了脸,道:“那个尖酸刻薄,专门向穷人剥削搜刮的老混蛋,我看见了就心中有气,所以才踢他一脚,那又有什么不对?”

岳老石听见儿子这样顶憧自己,不禁大是愤怒,道:“他是个老混蛋又跟你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剥削你的骨,搜刮你身上的皮!”

岳小玉道:“大姦贼人人得而诛之,大姦商人人得而踢之,你儿子一点也没有错!”

岳老石怒道:“怎么没有错?就算你要踢他,也该等他捐了香油钱再去踢也未为晚!”

岳小玉道:“大姦商的香油钱又腥又臭,不要也罢!”

岳老石道:“你能够养大,也全凭这些又腥又臭的香油钱。”

岳小玉道:“既然这样,我以后不再用这些钱也就是了!”

岳老石大怒,骂道:“好哇,你有本领就自己到外面去干活,以后再也不要向老子讨一文钱!”

岳小玉直着脖子,冷笑道:“就照这么办,你儿子一身是胆,法宝层出不穷,总不会饿死在街上。”

就是这样,岳小玉再也不用岳老石的钱了,甚至还很少回家睡觉。

岳老石也不管他,任由他在外面胡天胡地。

这一天是青龙诞,岳小玉总算把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蹦跳跳的跑进了城,虽然他年纪小,但在城里居然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一般市井之徒、无赖泼皮看见了他,不是叫一声“岳少爷”,就是叫他“岳小哥儿”。

这时候,岳小玉就在锦簇阁外面的面摊子上,用筷子挟起了一箸热腾腾的肉条面。

但他这一箸面条还没有塞进口里,背上就已给人拍了一下,这一拍的力道虽然并不怎么大,但也使岳小玉立刻为之跳了起来。

“金德宝,你想一掌震死老子吗?”岳小玉猛然回头,两眼直瞪着一个年纪比他大一两岁,但身材却肥胖得多的肥胖小子。

这个肥胖小子叫金德宝,他父亲金二伯是开酒铺的。

金德宝和岳小玉是平阳城里的一对活宝贝,只要这两个小鬼头走在一起,就会花样层出不穷,所干的事情往往令人啼笑皆非,甚至于给他们弄得半死不活。

这时候,岳小玉只觉得金德宝满嘴都是酒气,便说道:“胖宝宝,准是又偷酒喝!”

金德宝道:“别说得那么难听,酒铺是我老子的,我自己唱自己的酒,怎算是偷喝呢?”

岳小玉哼的一声,道:“你自己当然这么想,但金二伯可不是这么说!”

金德宝叹了一口气,说道:“不要提我老子啦!你老子是个老顽固,我老子是个守财奴,连儿子喝几斤黄汤都心痛得要命!”

岳小玉道:“你老子并不是心痛那些酒,而是怕你酒喝太多,伤了身子。”

金德宝摇摇头,道:“这点糖浆般的货色,又怎醉得倒胖宝宝?若没酒滋润滋润喉咙,那才伤身坏体的紧啦!”

岳小玉把他拉下,道:“别多啰嗦了,还是来碗面驱驱寒气吧!”

金德宝道:“这档子的面有什么好吃,要好好享受,就该上锦簇阁去。”

“上锦簇阁?”岳小玉吃了一惊,道:“你是不是在赌场里赢了大钱?”

金德宝摇头眨眼,道:“非也!”

岳小玉道:“你没赢钱,上锦簇阁吃喝的帐又由谁来付?”

金德宝道:“那就要看看你的胆色了!”

岳小玉目光一闪,道:“你的意思,是吃完拔腿便跑?”

金德费“嗯”了一声,点头道:“正是这个法子。”

“笨法子!”岳小玉冷冷一笑,道:“正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咱们一拔腿就可以飞出锦簇阁,但这笔帐他们还是可以追到酒铺,追上庙里去收取,那时候还不是吃不完兜着走吗?”

金德宝皱着鼻子,苦着脸道:“我早就知道这是假笨法子了,但除了这样之外,咱们又有什么机会可以到锦簇阁里大快朵颐?”

岳小玉道:“别发愁,办法总是有的,只要动一动脑筋,我保正今天晚上,你可以饱得捧着肚子从锦簇阁里走出来。”

金德宝大喜,忙道:“你是出了名的智多星,快想个高明的办法来,我宁愿叫你三声爷爷!”

岳小玉笑道:“你叫我爷爷又有什么用,这两个字又不能当作炖鱼翅般吞进肚子里。”

金德宝苦着脸,道:“不要再吊我的胃口了,快想办法才是正经。”

岳小玉眼珠子一转,沉吟了一会才道:“要享受,先赚钱,这六个字你说对不对?”

金德宝说道:“当然很对,那又怎样呢?”

岳小玉道:“所以,咱们如今当务之急,就是马上要赚点银子回来。”

金德宝皱了皱眉,道:“到什么地方去赚?是不是赌场?”

岳小玉摇摇头,道:“赌场里不行,我的灌铅骰子还不够道行可以开到杀气腾腾的赌桌上去。”

金德宝道:“除了赌场之外,还有什么地方可以碰运气?”

岳小玉道:“你还记得铁老鼠吗?”

金德宝想了一想,说道:“是不是那个满嘴黄牙,chún上还留着两绺胡子的杭州人?”

岳小玉点点头,道:“不错,你的记性还不算坏,铁老鼠是个专门接收贼脏的家伙。这一次他从杭州回来,就是想打听打听一只玉山羊的下落。”

金德宝道:“玉山羊又是什么东西?它很值钱吗?”

岳小玉道:“玉山羊是用玉石雕造出来的,铁老鼠说,他愿意出一千两银子来收购。”

“一千两?”金德宝连眼都直了,道:“我的乖乖,一千雨可以在锦簇阁里吃多少道菜?”

岳小玉道:“任凭你怎么吃,就算天天吃个不亦乐乎,在两三个月之内也一定不愁无钱付账!”

金德宝大喜,道:“那好极了,咱们只要把玉山羊弄到手,一切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但那玉山羊又在什么地方?”

岳小玉道:“初时,老子也是懵然不知的,但昨晚我在马花子的酒馆里,听见朱禄酒后在喃喃自语,道:“俺的主子准是他妈的神经病,成天到晚捧着那个玉山羊;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瞧的!”

“朱禄?”金德宝目光一亮,道:“他的主子不就是朱员外吗?”

岳小玉点点头道:“不错,就是那个给老子踢了一脚的朱员外,这厮平素尖酸刻薄,老子一直都想给他一个重重的教训!”

金德宝道:“此人十分吝啬,却又十分迷信,你打算怎样对付他?”

岳小玉道:“倘若老子所料不差,铁老鼠要找寻的玉山羊,一定就在朱员外手上,咱们不妨潜入朱家,把它偷了出来,既可让朱员外伤心慾绝,又可以换取一千两白花花的银子,一举两得,真是何乐而不为。”

金德宝沉吟半晌,道:“倘若成功,自然是快活之至,但若一旦失手……”

“呸!快啐一口唾沫再说过!”岳小玉皱着脸,道:“你若不敢去,老子就单人匹马去干这桩买卖,索性独吞下来。”

“独吞不得,独吞不得!”金德宝唯恐吃亏,忙道:“若不去,两个都不去,若要动手就一伙儿动手,谁叫咱们是天生一对的患难兄弟!”

岳小玉哈哈一笑,道:“好极了,这才是老子的好兄弟!”

口口口

城西枫叶里最大的宅院,就是朱兆年的巨宅。

朱兆年是平阳城内屈指可数的大富户,但他的人缘实在并不怎么好,无论是谁提起了“朱员外”这三个字,都会摇头皱眉,不敢恭维。

岳小玉和金德宝曾多次在这座巨宅门前经过但说到进入宅内,这次还是头一遭。

岳小玉似乎早已有了准备,他利用一支钩子、一条拇指般大小的绳索,就爬过了高逾丈余的围墙。

金德宝也紧紧跟随着,他身材胖大,行动不免缓慢一点,但最后也总算是成功了。

两人鬼鬼祟祟地隐伏在一丛花木之后,静心观察四周环境。

这时候,四周围极是静寂,从花木丛中望过去,只见一片黑沉沉地,似乎有着一种难以形容的诡异气氛。

金德宝吸一口气,悄声对岳小玉道:“好大的地方,朱员外会在那里?”

岳小玉道:“咱们向有光的地方走过去,也许会找出一点线索。”

他虽然胆大,但潜进富户宅院里盗宝这种事,却是从来未曾干过,所以声音听来不免有点紧张。

两人又同峙吸一口气,继续向前摸索,只见在一座小池后面,隐的有昏黄灯光传了出来。

南人定睛一看,发现灯光传出之处,是一幢画栋雕梁,气象万千的两层大殿,金德宝不禁头一伸,说道:“好大的气派!”

岳小玉眉毛一扬,道:“那朱员外多半就在里面,咱们去瞧瞧!”金德宝点了点头,两人又再闪身向前窜进。

两人越来越接近大殿,但就在这时,忽听一人厉声喝道:“什么人?”

两人骤听此声厉喝,都是吓了老大一跳,金德宝更不由分说,立刻掉头就跑。

岳小玉立刻把他抓住,沉声道:“来者不惧,惧者不来!”

金德宝苦着脸,正待说话,忽听殿内响起了兵刃交击之声。

岳小玉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把金德宝拉过一旁,两人躲在一块巨大的假石山背后。

金德宝惊魂甫定,才道:“上面怎么有人打起来了?”

岳小玉哼了一声,道:“谁知道是什么鬼把戏?但照老子想来,咱们可能已慢了一步!”

“什么慢了一步?”金德宝瞪着眼,道:“咱们若是慢了一步,那么又是谁快了一步?”

岳小玉皱着眉,道:“多半是那个铁老鼠,他也查出了玉山羊就在朱员外的手中,所以潜了进来,而且还赶在咱们的前头!”

金德宝失望地道:“那岂不是见财化水了?”

岳小玉道:“不要这么快就泄气,咱们在这里安全得很,且待看清楚形势再出主意不迟。”

他这句话才说完,外面突然灯光大亮,只见十几个家仆提灯点火,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

金德宝低叫了一声道:“这番苦也!”岳小玉立刻伸手掩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再说下去。

那十几个家仆各个手持武器,有的抡刀舞斧,有的挥动铁棒,不消多时,已把一个身穿黑色劲装,蒙头蒙脸的人重重困住。

岳小玉一看那蒙面人的身型,就认出他就是铁老鼠,只见铁老鼠右手握着一柄柳叶刀,左手却捧着一个长形的绵匣,眼神明得甚是紧张。

“抓住他,抓住他!只要抓住这一贼,大家都重重有赏!”一个身材肥胖,衣饰华丽的中年人在旁边大吼大叫,正是曾经给岳小玉踢了一脚的朱员外。

在朱员外身边,又有一个马脸汉子,他瞪了朱员外一眼,怒道:“都是你的疏忽,让东西落在贼人的手里!”

朱员外似乎对这马脸汉子甚为忌惮,始他骂了两句,连半句话都驳不上来。

只见那马脸汉子手握长剑,又道:“这小贼武功不错,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