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10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没有插口,只是静静地聆听下去。

神秘人接着说道:“当年,为师在巫山邂逅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那时候,我才二十八岁,而她比我小五岁,样子甜甜的,说话的声音,就像是深谷里的黄莺。”

岳小玉心想道:“穆姊姊不是也一样吗?”

只听见神秘人接道:“我还记得那一天,巫山正在下着雨,雨并不大,只是一丝丝一缕缕的,但半山的云和雨,却使这巫山看来更迷人了。”

岳小玉点了点头,心想:“巫山雨景再好看,也万万比不上意中人的一颦一笑。”

神秘人微笑着,看他的眼神,似乎正缅怀着数十年前的旖旎风光。

他停顿了片刻,才慢慢地接着说道:“那时候,我比现在斯文得多,也干净得多,最少我十根指头都修剔得很整齐,绝对没有半点尘垢藏在指甲里,而且,我既年轻又俊俏,就连我在镜子里看见自己,也觉得真不愧是个美男子。”

岳小玉道:“师父现在也不难看。”

神秘人道:“人老了,就算不难看也绝不会好看到什么地方去。”

岳小玉可惜道:“若跟当年相比,自然是大有距离了,可惜徒儿出世晚了几十年,无缘可以一睹师父当日年轻英俊的神采。”

神秘人道:“但纵使为师当年如此英挺不凡,但跟她站在一起,为师仍然有自惭形秽的感觉。”

岳小玉吐出了口气,眨眼道:“如此说来,那位前辈佳人,真是美得可以让人跳楼了。”

神秘人“嘿”了一声道:“跳楼有什么了不起?就算是为她一天死八百次,次次死得头烂肠穿吐血,为师也是心甘情愿的。”

岳小玉叹道:“想不到师父如此多情,徒儿真是自愧不如!”

神秘人望了他一眼,道:“你年纪还小,只要再大几岁,你就会知道这种相思是什么滋味了。”

岳小玉道:“倘若相思变伤心,那就是相思上加伤,的确是伤极了。”

他这种似是而非的说话,别人听见了不是为之失笑,就是嗤之以鼻,但神秘人却听的不住点头,就像是听见了世间上最深奥的哲理一般。。

过了好一会,神秘人才缓缓地接道:“自从在巫山遇上了她之后,我就连饭都不想吃了。”

岳小玉道:“是茶饭不思吗?”

神秘人道:“不是茶饭不思,而是乐不思蜀,天天都陪着她左逛右逛,有时候兴之所至,连窑子也去逛上一逛。”

岳—玉吃了一惊,道:“你带着那个前辈佳人逛窑子?”

神秘人道:“不是我带她,而是她带我跑进窑子里去。”

岳小玉更是莫名其妙的道:“她为什么要带师父去逛窑子?他心里还有另一句话,但却不敢直说出来:“难道她是个婊子吗?”

只听见神秘人又接着说道:“当时,为师也是说不出的惊诧,老实说,那种地方,连你师父也是从来未曾到过的。”

岳小玉心道:“这门道儿,我这个徒弟比你早见识得多,去年老子还跟那泼辣的鸨婆狠狠的打了一场架,真乃快哉!”

岳小玉的确经常逛窑子,但他是名副其实的逛窑子,通常只是跑到后院去跟窑子里的杂工伙子赌钱,跟嫖妓这种事是完全扯不上半点关系。

神秘人续道:“那一天晚上,她带我溜进一间妓院,让我看见了一件令人发指的事。”

岳小玉说道:“是不是鸨母迫良为娼了?”

神秘人一拍大腿,道:“正是!你怎么会猜中的?”

岳小玉笑了笑,道:“这种事,徒儿见得多了,又何足为异?”

神秘人道:“但那时候,我看见了十分生气,便决定出手对付那个鸨母。”

岳小玉道:“我若打过那些鸨母的爪牙,早已打了几百次架。”

神秘人道:“但为师懂武功,那鸨母就算有一百个爪牙在身边,也是护不住她的,结果,为师把那个可恶的鸨母打得鼻青脸肿,然后才把那个女人带走。”

岳小玉道:“师父有此侠义心肠,真是令人万分佩服。”

神秘人道:“这算得上什么,简直是芝麻绿豆般的小事,完全不堪一提。”

岳小玉道:“在师父看来,这也许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但你救了那个女人,对她来说却是莫大的恩德。”

神秘人嘿嘿一笑,道:“但十年后,为师又再遇见了这个女人,她站在一条阴冷的巷子里,头上戴着一朵黄色的小花,手里挥动着一条鲜红色的手绢。”

岳小玉一呆,道:“那是什么意思?”

神秘人道:“若不是她不断挥手叫我,我是绝对认不出她了,她简直已变成了另一个人。”

岳小玉道:“徒儿还是不怎么懂。”

神秘人长长地叹了口气,道:“她最后还是做了婊子,而且还是最低贱的那一种。”

岳小玉怔住了半晌才苦笑道:“这真是没话说了。”

神秘人道:“不要再提那些鸨母和婊子。”

岳小玉道:“对!提起这种人和这种事,简直是焚琴煮鹤,臭屁满天飞。”

神秘人道:“还是再说为师和她的故事好了。自从为师认识了她之后,终日为之神魂颠倒,连武功也懒得去练了,结果就酿出祸事来。”

岳小玉道:“不练武功跟祸事又有什么关系?”

神秘人道:“唉!你且听为师道来,那时候,江湖上有一个很著名的剑客,他要向我挑战,由于我早已答应了,所以到了决战之日,还是不得不如期赴约。”

岳小玉道:“既然有约在先,自然是不见不散。”

神秘人道:“本来,以为师的武功,最少该有八分胜算,谁料到两三个月懒于练功,整个人的气势就随之弱了下来。”

岳小玉道:“师父这一战败了?”

神秘人道:“也不算是完全败了,因为对方和我一样,倒卧在血泊中。”

岳小玉吸了口气,道:“是两败俱伤了?”

神秘人点点头,道:“你说对了,是两败俱伤,而且还伤得十分严重。”

岳小玉道:“那位前辈佳人呢?”

神秘人说道:“在一间和尚寺门外等我。”

岳小玉奇道:“她为什么会在和尚寺门外等你?”

神秘人道:“这间和尚寺的主持,是为师的一个老朋友,所以为师约她在寺外等候喝茶。”

前面这几句话,岳小玉是听得很明白的,但“等候喝茶”这四个字,却又不禁使他觉得有如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那神秘人接着解释道:“那寺院主持,对烹茶之道极有研究,而她也是很喜欢这一套的,所以为师就约她到寺里喝茶。”

岳小玉这才恍然道:“原来如此。”

神秘人继续道:“可是,这顿茶喝不成了。”

岳小玉道:“为什么?”

神秘人道:“因为我爽约。”

岳小玉道:“师父爽约,是不是因为伤得很厉害,无法赶往和尚寺?”

神秘人道:“正是这样。”

岳小玉道:“师父决斗,那位前辈佳人怎么不去瞧瞧?”

神秘人道:“我又没告诉她这件事,她又往那里去瞧呢?”

岳小玉吸了口气,道:“这岂不是叫前辈佳人白等吗?”

神秘人道:“当然是白等了,她等了很久很久不见我来,终于走了。”

岳小玉说道:“师父呢?你后来又怎样?”

神秘人道:“流血过多,险些完蛋大吉。”

岳小玉道:“师父福星高照,运泽绵长,当然不会就此死掉的。”最后这句话包管没错,否则如今也不会拜了这个神秘人做师父。

神秘人叹了口气,道:“我晕迷了,不省人事,等到醒过来的时候,脸上就有一种湿濡濡的感觉。”

岳小玉奇道:“你的脸为什么会湿濡濡?”

神秘人道:“因为有人用嘴chún印在我的脸上。”

岳小玉听得为之眉飞色舞,道:“是不是那位前辈佳人?”

神秘人苦笑了一下,道:“若真的是她,就算吻完之后立刻咽气,那也不枉此生了。”

岳小玉怔了一怔,道:“既不是那位前辈佳人,却又是什么人?”

神秘人又苦笑了,而且这一下看来笑得更苦,道:“那个人,还得要加上一个猿字。”

岳小玉道:“那人姓袁?”

神秘人摇摇头,道:“不是那人姓袁,而是一只人猿用嘴chún印在我的脸上!”

岳小玉不禁睁大了眼睛,道:“你给人猿俘虏了?”

神秘人摇摇头,道:“那人猿还没有这么大的本领,但我能够活下去,却是它的功劳。”

岳小玉奇道:“莫不是那人猿懂得治病疗伤?”

神秘人摇头道:“那倒不是,但若不是它把主人带来,为师和那个剑客都已死了。”

岳小玉道:“它的主人是谁?”

神秘人道:“一个怪人。”

岳小玉道:“怪到怎样的地步?”

神秘人道:“与人猿为伍,吃水果为生,除非不开口,一开口就要骂人。”

岳小玉道:“他骂过你?”

神秘人道:“天天都骂,而且骂个狗血淋头。”

岳小玉道:“他骂什么?”

神秘人道:“他骂我不该半死不活,连累他费了三昼一夜的时间,才能把我救活过来。”

岳小玉道:“他可以见死不救呀!”

神秘人道:“但他说:“老子若不救你,西施就会咬我的屁股。——

岳小玉讶然道:“怎么又弄出一个西施来?”

神秘人搔搔头皮,又哼了一声才说:“西施就是那只人猿!”

岳小玉“哦”了一声,道:“这名字倒也不错。”

神秘人道:“但话得倒回来说,那怪人虽然古怪荒唐,但医术却是十分了得,否则,为师早已伤重毙命,再也活不到今天啦!”

岳小玉道:“跟师父决斗的剑客,也给怪人救活了吗?”

神秘人道:“都一并救活了。”

岳小玉道:“这倒值得庆幸。”

“庆幸个屁!”神秘人哼了一声,说道:“我才能恢复行动,立刻就嚷着要走了。”

岳小玉道:“那怪人肯吗?”

神秘人道:“怎么不肯?他早就巴不得我快点上路,省得碍手碍脚。”

岳小玉道:“师父急急要走,自然是为了那位前辈佳人。”

神秘人道:“这还用说吗?谁知道这一次分手,我就再也找不着她了。”

岳小玉道:“怎会找不着?”

神秘人道:“她从来没有告诉我,她的家在什么地方?”

岳小玉道:“但她可以找师父嘛!”

神秘人道:“唉!为师当年有如浪子,正是居无定所,她又怎能找得着?而且,江湖盛传为师已在决战中死亡,她……她……”说到这里,声音显得甚是难过,再也接续不下去了。

岳小玉叹道:“往事不堪提,师父不要再难过了。”

神秘人咬牙,说道:“谁在难过了?哼!”

岳小玉见他死不承认,心中暗暗好笑,但面上却不动声色,只是淡然道:“师父是想得通看得透的老江湖,这点波折的确毋须放在心上。”

神秘人道:“为师的确不放在心上,所以过了八九年,终于成亲去也。”他头一句话,肯定是违心之言。

岳小玉没有再点破他,只是道:“跟谁成亲?”

神秘人道:“那是一个名门淑女,她人漂亮,品性纯良,虽然不懂武功,但却精于琴棋诗画,当年拜倒她裙下的公子哥儿,真是不计其数。”

岳小玉道:“连师父也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了?”

神秘人道:“嘿嘿,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为师毕生唯一所钟爱者,就只有在巫山相遇之那个天仙化人而已。”

岳小玉道:“无奈伊人芳踪杳然,那有什么法子可想?”

神秘人叹道:“正是如此,所以…唉!”

岳小玉道:“所以师父只好听从父母之命,另娶她人了?”

神秘人盯着他,良久才又叹道:“都给你这个小鬼头说对了。”

岳小玉道:“姻缘之事,往往由天注定,师父也不必长嗟短叹。”

神秘人道:“然而苍天作弄,当为师成亲后,却又再重遇伊人于大雁塔下。”

岳小玉“啊呀”一声叫了起来,道:“这便如何是好?”

神秘人道:“为师不甘被苍夭摆布,决定重新再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