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11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道:“武林公主看见他,一定是很高兴了?”

神秘人道:“武林公主自然是很高兴,但许不醉却绷着脸对她说:‘你为什么无缘无故送酒给我?’武林公主无言以对,老许接着又说了许多似醉非醉的说话,结果弄得武林公主放声大哭。”

岳小玉皱眉道:“这未免是太过分了。”

神秘人道:“当时,为师也在一旁暗中窥看,越看越是怒火中烧,差点没有上前把他痛殴一顿。”

岳小玉道:“后来呢?”

神秘人道:“后来有趣万分。”

岳小玉奇道:“怎么忽然又变得有趣起来了?”

神秘人道:“原来老许此人,就算醉得一塌糊涂,他的心肠还是软弱得很的,当他看见武林公主哭个不亦乐乎的时候,整个人就好像是忽然完全清醒过来。”

岳小玉道:“他怎样了?”

神秘人道:“他做了根多古怪奇特的动作,又说了许多连我也从未听闻过的奇人异事。”

岳小玉道:“后来武林公主是不是原谅了他?”

神秘人道:“要说是武林公主,就连为师也听得为之忍俊不禁,满腔怒火顿时化为乌有。”

岳小玉道:“这倒是一种很特别的本领,居然可以使一个哭闹中的女人转怒为喜。”

神秘人道:“自从那时候开始,老许和武林公主就成为了知己。”

岳小玉赞道:“这故事真美。”

神秘人又叹道:“但后来却不怎么美了。”

岳小玉一怔,道:“他们出了事?”

神秘人道:“武林公主要嫁了,那是武林皇帝的命令,她无法抗拒。”

岳小玉道:“她嫁给了谁?”

神秘人说道:“是一个从波斯来的商人。”

岳小玉怒道:“为什么有千千万万的汉人不嫁,却要嫁给一个从波斯来的狗崽子?”

神秘人叹气道:“因为那波斯人带来了八箱珠宝,还有一柄镶满了猫眼石的宝刀。”

岳小玉怒意更甚,道:“就是为了这些臭东西,武林皇帝出卖了自己的女儿。”

神秘人点点头,黯然的道:“正是这样。”

岳小玉的眼睛忽然变得一片殷江,恨声道:“这还算什么武林皇帝?这种父亲简直连猪狗也不如!”

神秘人叹了口气,道:“可惜的是,人间有不少这种父亲,这些人不管贫或富,他们都会为了自己的慾念,而把女儿当作是货物一般卖掉!”

岳小玉长长的吸了口气,沉默了好久才道:“许前辈一定很伤心了。”

神秘人道:“我不知道。”

岳小玉道:“你和他是好朋友,怎会不知道?”

神秘人道:“他不是为师的好朋友,是为师的死对头。”

岳小玉道:“不管怎样,你是最了解他的。”

神秘人道:“有时候,我也曾认为自己是世间上最了解他的人,但有时候,我又好像根本完全不了解他,甚至仿佛觉得老许是一个陌生人。”

岳小玉道:“这可矛盾之极。”

神秘人道:“但不管怎样,为师信赖他,就算他天天大醉,为师还是愿意把一切交付到老许的手上。”

岳小玉心中不由嘀咕道:“但愿你一注没有押错,否则,小岳子可就完了。”

神秘人仰望天色,道:“你现在最好是什么都不要想,先行好好的睡一儿,到了明天再启程吧!”

岳小玉点点头,道:“徒儿还命。”

虽然在荒野之地,但岳小玉果然很听话,首先找到了一块平滑的大石,然后就躺在石上睡觉。

初时,他也以为自己很难睡得着的,但不知如何,他只是躺在大石上片刻,接看就沉沉地坠进了梦乡。

他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他梦见了龙神庙里的龙神老爷。

从前,他一直认为龙神老爷只是个木偶像,但在这个梦里,龙神老爷却很活跃,既会说笑,又会挤眉弄眼,做出很多令人捧腹大笑的动作。

岳小玉不禁笑了,大笑。

但就在他笑得最榆快的时候,龙神老爷突然一脚踢在他的肚子上,同时驽道:“你的好朋友全都在苦难之中,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开怀大笑?”

岳小玉呆住,然后就看见了满身伤痕的金德宝,又看见了正在奄奄一息的郭大哥。

他要扑上前,但霎眼间这两人都不见了,倒是凶相毕呈的万绝头陀狞笑着飞奔过来。

岳小玉大吃一惊,想要躲避,但这个恶头陀粗大的手已握看他的脖子。

他更吃惊了,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地上突然裂开了一个人洞,一条三头怪蛇从洞里飞窜上来,一下子就把万绝头陀拖走了。

岳小玉松了一口气,才稍微定了定神,又见一个人挥舞看一柄古怪的力冲了过来。

那是赵王爷!

赵王爷不是早已经死了吗?但这时候,岳小玉又再看见了他,还听见他不断地在呼喊着:“假的,假的,这玉山羊是假的。”他的叫声十分凄厉,仿佛从一个种遥远极遥远的地方传来。

岳小玉见了,心中不忍,便说:“你弄错了,玉山羊是真的,是真的!”

赵王爷听见岳小玉这样说,立刻就不再叫喊,脸上的神情还变得很安详,很满足。

但接着,岳小玉却给人用粗大的绳索缚了起来。

缚住岳小玉的,是尤婆婆的师侄;那个叫“业儿”的锦衣少年。

锦衣少年缚住了他之后,就用一把剑指着他的咽喉,同时喝道:“小杂种,你投降不投降?”

岳小玉大怒,叫道:“不投降,不投降,你有种的话就一剑杀死我!”

锦衣少年大笑道:“本少爷现在要杀你,简直是易如反掌,但这样太便宜了你,我要你受尽折磨,让你变得三分似人,七分似鬼,看看小师妹以后还会不会再瞧你一眼!”

岳小玉看见剑锋不断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但他还是绝不屈服,依然向那锦衣少年破口大骂。

锦衣少年生气极了,突然剑尖向前一送。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之间,一条婀娜多姿的影子飘了过来,毫不迟疑地挡在岳小玉的面前。

那是穆盈盈。

她来了,在这最要命的时候来了。

岳小玉呆住,锦衣少年也呆住,他们都已看见无情的剑又已穿过了她的胸膛。

“穆姊姊,穆姊姊!”岳小玉惊骇极了,简直比看见自己中剑还要惊骇千万倍似的。

穆盈盈终于回眸,向他轻轻一失。

这一笑,是那么美,又是那么凄然。

这时候,岳小玉突然奋起全身力量,把身上的绳索寸寸震裂。

他不顾一切地紧抱着穆姊姊;他要永远永远这样地紧抱着她。

但忽然间,穆姊姊变成了一只粉蓝色的蝴蝶,她拍动着翅膀,从岳小玉的怀里轻盈地飞了出去。

然后,他就看见了一道灿烂的金光。

金光很剌目,他再也看不见穆姊姊,也看不见那只粉蓝色的蝴蝶……。

金光就是阳光,黎明终于又再来临。

岳小玉揉了揉眼睛,还想再去追寻那一只粉蓝色的蝴蝶。

那只蝴蝶当然是不存在的。

所以,他能够看见的,只有师父。

那个神秘的师父就站在他身边,脸上挂看一种极暧昧的神情。

“师父,你早。”岳小玉深深的吸了口气。

神秘人笑了笑,神情却变得怪异,道:“你在梦里看见穆盈盈了?”

岳小玉一笑,道:“你怎会知道?”

神秘人道:“因为刚才你还在叫着:‘穆姊姊,穆妹姊!’”

岳小玉面上一红,说道:“徒见知错了。”

神秘人不断地摇头,道:“你有什么错了?何况这只不过是做梦。”

岳小玉叹了口气,道:“我也许是个傻子,所以连做的梦也视傻。”

神秘人道:“做人太正经已是大错,若连做梦也要行规步矩,倒不如早点去上吊。”

岳小玉不禁由衷地道:“师父,你太好了,我从来也没想到世间上会有这样的人存在。

神秘人道:“为师不算好,比为师更好的人还多着哩!就像许不醉,他就是一个好得令人喷饭的大好人。”

岳小玉怔了怔,神秘人又道:“从现在开始,你我要分道扬镳啦!”

岳小玉造:“师父要往那儿去?”

神秘人道:“西北方。”

岳小玉道:“徒儿又该怎度走?”

神秘人道:“向正东进发,到了九十里外,随便问谁都会告诉你公主轩在什么地方?”

岳小玉道:“许前辈是个怎样的人?徒儿可没见过他。”

神秘人道:“老许面庞略圆,眼略浮肿,身材略胖,但最重要的还是最后一点,他永远都是满身酒气。”

岳小玉道:“徒儿记得了。”

神秘人道:“只要你见到了老许,什么事情都不用害怕,有我这一包东西,他会照顾你一辈子。”

岳小玉道:“徒儿会照顾自己的。”

神秘人道:“你要紧记着,为师一天不回来,许不醉的说话,也就等于是为师的说话。”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他若在酩酊大醉的时候,徒儿又该怎么办?”

神秘人道:“仍然应该听他的说话,因为就算他醉得连头也抬不起来,他对事情的判断往往还是十分正确的。”

岳小玉吸一口气,道:“这人真的这么厉害?”

神秘人道:“当然厉害极了,否则又怎配做为师的死对头。”

岳小玉皱眉道:“你们怎产成为死对头的?”

神秘人叹了口气,道:“这个说来可话长了,但若简单的一点说,大概是因为他不肯听我的说话,而我又不肯听他的醉话,所以只要咱们一碰头,就算初时谈得兴高采烈,万二分的投契,但最后还是要争吵得面红耳熟!不欢而散的!”

岳小玉微微一笑,道,“这种事,原本就是稀松平常得紧,总要没打起来就是了。”

神秘人哼了一声,道:“他怎么敢动手?”

岳小玉道:“是他武功不如你,他打不过师父吗?”

神秘人道:“这可不关武功的高下,而是我欠下他不少银子,倘若失手把我打死了,这笔债他就永远讨不回啦!”

岳小玉一怔,道:“师父欠下许前辈不少银子吗?”

神秘人眨了眨眼,道:“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总共是九万六千三百二十五两一钱七分四。”

岳小玉又再征了一怔,道:“师父怎会欠他这许多银子?”

神秘人道:“是赌债。”

岳小玉又再问道:“只是你们两个人赌?”

神秘人说道:“当然只是咱们两个人赌。”

岳小玉说道:“你们怎么赌法?”

神秘人道:“什么都赌,有一次,咱们在街上看见一只狗,于是咱们又赌起来了。”

岳小玉奇道:“在街上看见一只狗,这种事实在平常得不能再平常,又怎能作为赌博?”

神秘人道:“怎么赌不得?而且还可以赌三次之多哩!”

岳小玉越听越是稀奇,道:“师父与许前辈怎样赌法?”

神秘人笑了笑,道:“首先,咱们先购一赌,这头狗的身上有没有虱子。”

岳小玉道:“若由徒儿来赌,就一定赌它身上有虱子。”

神秘人道:“为师也是这样赌法,结果赢了。”

岳小玉道:“这么说,许前辈赌得似乎不怎么精明,街上的狗,又怎会身上较净得连一只虱子也没有?”

神秘人道:“接看,咱们又赌一赌,这条狗有几斤,我猜二十五斤,但许不醉却说它足足有两百斤重。”

岳小玉差点没跳了起来,道:“荒谬绝伦!狗又怎会有两百斤重?除非那是一条大母猪!”

神秘人笑了笑道:“但他不服气,一定要秤一秤,还要跟我赌一赌。”

岳小玉这:“结果怎样?”

神秘人说道:“为师法眼无差,一秤之下,该犬不多不少,恰好是二十五斤无零!”

岳小玉道:“那么师父又赢了?”

神秘人道:“当然是又赢了。”

岳小玉道:“后来又怎样?”

神秘人道:“老许连输两次,不禁大是恙怒,便说:‘此狗狗屁不通,又瘦又有虱子,留来何用?’说罢,一掌拍在狗头之上,那狗立刻就一命呜呼了。”

岳小玉叹道:“这狗真可怜!”

神秘人道:“老许若不幸了它,老许才是可怜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