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14章

作者:卧龙生

许不醉这才把酒缸放下,叹道:“这两缸好酒,现在只变成一杯,看来,我连一口都没得喝了。”

欧一神忍不住又怒道:“你若想用酒淹死自己,现在正是时候。”

岳小玉却瞪了他一眼,大声道:“欧大哥,这是什么话儿呢?这杯酒是我的,我要把它全都喝掉。”

欧一神愕住,道:“你……你真的可以把它喝个点滴不剩?”

岳小玉哈哈一笑,道:“没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小岳子既然自动请缨代替欧大哥上阵,当然是要悉力以赴的。”

欧一神苦笑道:“别的事情还可以悉力以赴,但这杯酒……”

岳小玉道:“这杯酒,小岳于把它喝掉就是啦!”

许不醉冷冷一笑,道:“你年纪轻轻,吹牛的功夫倒不错,但只怕吹得太久了,反而会把自己活活胀死。”

岳小玉笑道:“许轩主不必多言,就请看看晚辈喝酒可也。”

许不醉道:“我当然会看,喝呀!”脸上尽是挪揄之色,显然绝不相信岳小玉有这份能耐。

谁都不相信岳小玉能够喝掉这一杯酒,就算是许不醉自己也没有这个本领。

看来,许不醉已立于稳胜不败之地。

只有那位江北仙上仙欧如神,他脸上的神情还是没有变,似乎仍然对岳小玉有着很大的信心。

这时候,岳小玉已走到那杯酒面前。

酒气很香浓,岳小玉深深的嗅了一下,不由赞道:“真是好酒。”然后就深深的呷了一口。

虽然他这一口呷得甚深,但那杯子实在太大,所以杯子里的酒还是满满的。

“哈哈,真是好香。”岳小玉擦了擦嘴,说道:“闻一闻,香一香,喝一喝,更是香得连老婆都不想讨啦!”他说看最后那一句话的时候,一双乌溜溜的眼睛斜斜地望着欧一神,分明是故意要气一气他。

欧一神急道:“喝呀,继续喝呀!”

岳小玉笑道:“你急什么?”

许不醉冷冷一笑,道:“等到你想讨老婆的时候,你就知道这种滋味。”

岳小玉道:“这种事,急是急不来的啊!”

许不醉又是一声冷笑,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岳小玉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暮暮朝朝?’这十四个字吗?”

许不醉一怔,道:“听是听过的,那又怎样?”

岳小王笑道:“这就是了,这杯酒,我是一定会喝完的,但却不必这么急。”

许不醉怒叫起来:“这是什么说话了,喝就喝,不喝就不喝,你若慢慢的喝,教咱们等到几时?”

岳小玉咪咪一笑,打量看那一大杯酒,笑道:“每天呷一口,大概两年左右,就可以喝得点滴不剩了。”

“两年?”许不醉面容遽变,道:“谁说过可以让你喝足两年的。”

岳小玉面泛微笑,道:“但又有谁说过不可以呢?”

许不醉陡地怔住,半晌还说不出一句话来。

欧一神却不同了,一张灰灰白白的脸立刻变得红红润润,就像是一条快要干死的鱼儿,忽然又跳进了大海里。

他高兴得跳了起来,把岳小玉高高挺起,怪声叫道:“你真聪明,怎么我完全没想到这一点?”

欧如神却叹了口气,道:“不要说你,就连我这个‘仙上仙’,也想不出这条妙绝的计策来!”

许不醉忽然瞪着他,吼叫道:“你在装什么蒜?这种取巧的手法,一定是你教这小子的。”。

欧如神摇摇头道:“许兄此言差矣,明人不做暗事,再说,我若想得出这条计策,又何不自己上阵,而要‘假口于人’呢?”

许不醉冷笑道:“那是因为你不敢正面得罪我。”

欧如神哈哈一笑,道:“你前面几句话已经不伦不类,后面这一句话更是不知所谓之极,在下在江湖上打了几十年滚,这张刻薄铁嘴不知曾经开罪了多少江湖高人,又怎会因为阁下而大大的迥避?”

许不醉悻悻然道:“谁知道你肚子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欧如神淡淡一笑,道:“这一次,在下南下到此,原因只有一个,就是想替一神找一门亲事。”

许不醉道:“这是他的事,你何必那么费神?”

欧如神叹了口气,道:“我只有这么一个弟弟,他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我若不费神,又该谁来费神?”

岳小玉嘻嘻一笑,道:“如不见嫌,就让我这个义弟来插上一手好了。”

欧如神展颜一失,道:“你现在不是已经为他赢了一个漂亮的妻子吗?”

岳小玉笑道:“还没有那么早,这杯酒,我最快也要半年以上才能喝得完。”

许不醉忽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遁:“岳老弟,你不必多说了,这一仗,我承认彻底失败就是。”

欧一神更是大喜过望,叫道:“许轩主,你终于答应让我娶心凤了?”

许不醉抽搐看面肌冷笑道:“输了就是输了,我可不是那么输而死不肯认账的人。”

欧一神高兴地走到心凤面前,雀跃地说道:“凤妹妹;咱们终于可以有情人终成眷属啦!”

心凤面红如火,一嘟嘴见道:“呸!不知害臊,谁跟你成什么眷属了?”再也不睬欧一神,匆匆跑走了。

欧一神正要追上去,欧加神都拉住了他;微微笑道:“两倩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暮暮朝朝?”

欧一神道:“我追我的凤妹妹,吟诗念句又有什么用?”

欧如神道:“你想快点娶心凤做妻子,还是再等上一两年?”

欧一神听得一呆,忙道:“当然是越快越好。”

欧如神淡淡道:“既然想越快越好,就该求求许轩主,让他早一点放人。”

欧一神道:“为什么要求他?”

欧如神冷冷道:“你真是蠢得好厉害,你若要等小岳于喝完这杯酒,最少也要一两年时间,你现在明白了没有?”

欧一神这才省悟,忙道:“不错,等得小岳于喝完这一大杯酒,我又已老了一两岁啦。”

欧如神正要再说什么,许不醉已连连挥手,道:“不必多言,许某赢得光明,输得漂亮,这一仗虽然输了,我就绝不会再诸多抵赖,更不会再加留难,做个婆妈兼混帐的王八输家。”殴一神大喜道:“这么说,我可以马上带走凤妹妹啦?”

许不醉道:“不错,但你可得好好对待她,若有半点忘恩负义,嘿嘿……”

欧一神立刻发誓道:“欧一神如果负情于心凤妹妹,天诛地灭,死不全尸!”

许不醉叹了口气,喃喃道:“虽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无奈天意如此,许某也没有什么话好说了。”

欧如神笑道:“牛粪虽不隹,总比猪粪好。”

岳小玉吃吃笑看道:“牛粪是上隹葯材,功能平肝火,益五脏、补中气,定元神。”

许不醉双目一瞪,冷笑道:“你是不是也想吃吃牛粪?”

岳小玉连忙正色道:“此事敬谢不敏之至。”

欧如神悠悠一笑,目注许不醉笑道:“这孩子聪明得紧,你以后可得小心一些了。”

许不醉皱了皱眉,道:“我有什么好怕的?江湖上再大的风浪,许某都已见识过了,这小子,哼!”

欧如神叹道:“这小子,将来一定会在江湖上掀起更大的风浪。”

许不醉一怔,道:“你是说;他将来会成为江湖上的一个大魔头?”

欧如神道:“是魔是侠,那就要看看日后造化了。”

许不醉望着岳小去,越看越是出神。

岳小玉也笑嘻嘻地望着地,但过了一会,却又忽然脸色一沉,还重重地叹了口气。

许不醉道:“你有什么事找我?”

岳小玉道:“晚辈…咳咳…”目光忽然望着欧如神,没有再说下去。

欧如神立刻道:“许兄,既然一神与心凤之事已无阻碍,在下告辞了。”

许不醉挥了挥手,道:“不送!不送!”随即又叫了一声:“心凤!”

不旋踵,心风又再重回厅中,向许不醉盈盈一福,道:“奴婢在。”

许不醉道:“我这次阴沟里翻船,把你输掉啦,你心里是不是大骂我?”

心凤愀然道:“奴婢岂敢!”

许不醉道:“既然不是骂我,那就是暗暗叫好了?”

心凤颊上又已飞起红云,赧然道:“奴婢伺候大公子多年,又怎能离开这里?还望大公于收回成命,奴婢是甘愿……甘愿……”

“甘愿什么?”

“甘愿终生不嫁。”

“你若终生不嫁,谁嫁?”许不醉目光一凝,道:“再过二三十年,你就是个老太婆啦,人到了那个年纪,早已儿孙满堂,你却得孤零零的一个人!”

心凤道:“奴婢伺候大公子,一点也不会觉得寂寞。”

许不醉道:“你若嫁给欧一神,那就更不寂寞了。”

“但……奴婢……”心风急得连眼眶也红了。

岳小玉心中骂道:“这等女子真是他妈的莫名其妙,她分明亟慾嫁给欧大哥,但到了这关节上却在假惺惺作态!”

这时,许不醉也已板起脸孔,叱道:“事已成为定局,休再多言,如今就给本轩主速速滚出去可也!”

心凤眼睛更红,连泪水也已淌了下来,但欧一神却眉开眼笑,道:“凤妹妹,我会好好对待你的。”

欧如神皱起了眉,道:“时候不早啦!咱们得要早点上路。”

许不醉眨眨眼,道:“若再不走,我可要改变主意,一定要等到岳小玉喝掉这杯酒才肯认输啦。”

欧一神悚然一惊,也不管三七二千一,也不管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这些说话,匆匆拉着心凤走了。

欧如神哈哈一笑,道:“总算是佳偶天成,珠联璧合之至。”

欧一神虽已拉着心凤远扬而去,但他并未忘记了岳小玉,声音仍然从远处传来,说道:“二弟,愚兄一定会再回来找你的…”

岳小玉也大声回答:“欧大哥、欧大嫂保重!”

欧如神双眉紧蹙,道:“他分明是欧家老二,但如今却变成了欧大哥,连老婆也叫欧大嫂,真是混淆不清得很。”

许不醉笑道:“世事本来就是乱七八糟的,就像老许,今天居然会败花一个rǔ臭未干的小子手下,嘿嘿,那又还有什么好说的?”

欧如神喟然叹道:“在下什么都不想说了,告辞!”

许不醉道:“你早已说过告辞,但始终还是立地成佛,是不是舍不得离去?”

欧如神白了他一眼,道:“你也不是说过要戎酒吗?怎么越说戒酒反而喝得越多了?”

许不醉一怔,继而叹道:“那是因为酒不醉人人自醉之故!”

欧如神道:“伊人已远别,你留在这个伤心地,自然是醉了一天又一天,痴了一年又一年!”许不醉又呆住了,他紧皱着眉,低头沉吟道:“醉了一天又一天,痴了一年又一年……

哈哈……炒得紧……炒得绝…唉…”吟哦至此,方始又再抬头叫道:“欧兄说得对…”

但欧如神却已走了。

厅中,就只剩下浮动跳脱,智慧聪明的岳小玉。

口口口几经波折,岳小玉终于能够单独会见许不醉了。

许不醉直勾勾地望住他,道,“你是不是个酒徒?”

岳小玉道:“何谓之酒徒?”

许不醉道:“经常喝得酩酊大醉者,就是酒徒。”

岳小玉道:“何谓之经常?”

许不醉道:“例如一个月之内,有十几天都喝得酩酊大醉,那已是经常大醉的了。”

岳小玉道:“如何谓之大醉?”

许不醉道:“醉如烂泥,口吐黄箭,不知人间何世,即为大醉。”

岳小玉道:“烂泥是不是泥?”

许不醉道:“不是泥,乃是虫也。”

岳小玉道:“既然是虫,怎么叫泥?何以不说醉如烂虫呢?”

许不醉道:“人有名,虫亦然,比方你叫岳小玉,我叫许不醉,而当今天子则叫昏君是也。”

岳小玉问道:“泥这一种虫又是怎样的?”

许不醉道:“此虫生于南海,有水之际有如生龙活虎,倘若离水则全身软绵绵,有如一堆烂泥,是以称此虫为泥也。”

岳小玉道:“许轩主学识渊博,晚辈万分佩服。”

许不醉道:“你把话儿扯到九千八百万里之外,却未正式同答,你是不是个酒徒?”

岳小玉道:“不是。”

许不醉顿时脸色一沉,道:“既非酒徒,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