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16章

作者:卧龙生

白衣少女道:“师父大恩大德,弟子以后一定会记住的。”

布北斗怒道:“是谁教你说这种废话?你要记住的不是我,而是武功!武功!武功!”

白衣少女似是有点害怕,身子不由自主地震动了一下,但她还是说道:“武功招式和练功心德,弟子当然是永远都会记住的,但若没有师父的栽培,弟子又怎能学得各门各派的上乘武功?”

布北斗冷冷一笑道:“你那里学过真正上乘的武功?就以这套天光六合剑法来说,它虽然远胜点苍派的十七秘剑,但若跟天下第一流的剑法相比,嘿嘿!嘿嘿!是连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了。”

岳小玉一愕,忍不住问道:“那一种剑法,才算是天下间第一流的?”

布北斗道:“第一流的剑法,根本就不是剑法。”

岳小玉呆住,过了片刻才道:“那又是什么意思?”

布北斗道:“始勿论手中有剑也好,或者只是心中有剑也好,所出手的指式还是规限在剑法之内,而只要是剑法,天下间就一定有人能破!”

岳小玉道:“难道不是剑法的剑法,就没有人可以破解了?”

布北斗道:“不是剑法的剑法,它几乎是包罗万有的,它可以夹杂着刀、斧、枪、戟、箭、棒,甚至是天下间任何种类兵刃的招式,再进一步—更可以发挥出完全不类似任何兵刃的奇门招数,只要到了那层境界,又有谁能破解得了?”

岳小玉眨眨眼,道:“但又有谁能把剑法练到那一层境界?”

布北斗目光凝注在远方,缓缓的道:“有,有一个人,上天下地,就只有一个人。”

岳小玉一怔,道:“他是谁?”

布北斗道:“布狂风。”

“布狂风?他也姓布?”

“当然也姓布,若不是姓布的人,又怎练得成那种惊世骇俗的武功?”布北斗骄傲地说。

岳小玉道:“那位布前辈,是你的什么人?”

布北斗道:“你可以叫我一声前辈,但他不是。”

岳小玉一征道:“难道他比你还要年轻么?”

布北斗哈哈一笑,道:“这还用说吗?你几时听过儿子会比老子还要老的?”

岳小玉不禁大是诧异,道:“布狂风是你的儿子?”

布北斗用力地点点头,道:“不错,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所以,他一定要成为江湖上最出色的剑学大宗师!”

岳小玉道:“他已成功了?”

布北斗咯哈一笑,但这一笑却极短促,很快就已停止下来。

岳小玉望住他道:“你怎么了?”

布北斗摇摇头,道:“我没事,一点事也没有,但在狂风的事,再也不要提它了。”

岳小玉却偏偏问道:“为什么不要再提?”

布北斗陡地生气起来,厉声道:“我说不要提就不要提,你听见了没有?”

岳小玉道:“没听见!”

布北斗瞪着独限,吼叫道:“你敢顶撞我?”

岳小玉冷笑道:“初时看你不像个人,后来看看有点像,但现在又还是变得不像个人了!”

布北斗的丑脸阵阵抽搐,眼神显得更是凶厉无比。

岳小玉给他瞧得心中发毛,不禁有点后悔,又是感到说不出的害怕,但话已说到这里,却也只有硬看头皮死撑下去,道:“首先提起布狂风的可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布北斗一呆,脸上倏地罩着了怆然之色。

“对!是我首先提起他的!”布北斗忽然用手托看面庞,声音嘶哑地说道:“我早已说j过不再提起他,为什么现汪偏偏还要提起?”

岳小玉叹了一声,说道:“那很简单,只因为他是你的儿子,而且是唯一的儿子。”

只见布北斗的身子微微发抖,连声音也是一样:“不错,他是我的儿子,而且是唯一的儿子,我要去找他!我现在就要去找他……”

岳小玉道:“他花什么地方?”

布北斗却反问道:“对了,我的儿子在那里?他躲到什么地方去了?”他的声音越来越是激动,说到后来,更用力捏着岳小玉的肩膊。

岳小玉痛得要命,便胡乱地大叫道:“他在饮血峰,正在跟练惊虹喝酒下棋,但说不走过两天,他就要展开一场生死决战了!”

“饮血峰?练惊虹?”布北斗陡地呆住,过了半晌,忽然大笑道:“对!怎么我老是没想到那个地方?你说得一点也不错,我儿此刻必然正在饮血峰上,随时都会和练老魔决一死战!”

岳小玉道:“但是,饮血峰是个人见人怕、鬼见鬼愁的魔域,你还是不要去的好。”这这句话倒是由衷之言,他可不想害死这个言行怪异,而且半边脸孔焦黑可怖的怪人。

但布北斗却把适才岳小玉胡乱之言信以为真,那里再理会饮血峰有多凶险,道:“不要说饮血峰,就算是阎王大殿,我也要闯它一闯!”语毕,才松手放开了岳小玉。

但这时候,岳小玉却倒转过来拉住他的衣袂,道:“前辈且慢,小岳子有事相询。”

布北斗这:“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把你从无名山庄里拉出来?”

“正是。”

“实不相瞒,公主轩的密室,对我来说是一点也不秘密的!”

“这倒奇了。”岳小玉大惑不解道:“前辈何以忽然提起那座密室?”

布北斗道:“几天前,许不醉是不是把你带到那密室里谈话?”

岳小王道:“是呀,前辈怎么会知道的?”

布北斗冷冷一笑,道:“那密室隔壁以至地底,还另有密室,你又知道吗?”

岳小玉摇了摇头,道:“我也只是头一遭进入那密室,又怎会知道那密室居然一点也不秘密?”

布北斗道:“别说是你,就连许不醉,他也同样懵然不知,还以为只要关上密室石门,就可以独处一室,与外界完全隔绝。”

岳小玉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道:“如此说来,当日许轩主跟我的谈话,你都听见了?”

布北斗道:“都听见了。”

岳小玉道:“窃听他人的秘密,可不是什么君子行为。”

布北斗道:“这怎能算是窃听?若要怪,就只好怪许不醉什么地方都不拣,偏拣那一座密室,认为那是公主轩里最隐秘之所,谁知我的老窝,偏偏就在那密室的左右…”

岳小玉又问道:“那密室建在地底之下,怎么府上如此凑巧,刚好就在它的侧边?”

布北斗说道:“什么府上府下的,说真确一点,整个公主轩来说,本来都是布某的地方!”

岳小玉一怔,道:“公主轩以前的主人,好像是个女子。”

布北斗道:“她就是武林公主。”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武林公主叫什么名字?”

布北斗道:“她叫布则雨。”

“布则雨?她也姓布?”岳小玉吃惊更甚道:“难道……难这她就是你的女儿吗?”

布北斗慨然道:“她不是我的女儿又还是谁?那座公主轩,本来就是我亲自督工,花了三载光阴才建成的。”

岳小玉长长的吸一口气,道:“这样说来,你就是…那个武林皇帝了?”

布北斗哈哈大笑道:“好说!好说!我就是当年不可一世,如今却已不值一提的武林皇帝!”

岳小玉傻住了,他怎样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独目半脸烧焦的怪人,居然就是那个因为贪婪财富,而把武林公主嫁给波斯富商的武林皇帝!

布北斗又轰声大笑了一会,才接着说道:“你一定觉得我是个很混账的东西,但不要紧,江湖上既有仁慈君子,当然也有姦险小人,别人怎么瞧我,我是一点也不介意的。但那许不醉只怕比我还更胡混、更荒唐,他的主意,未必就是什么好的主意,就像他这次把你送到无名山庄,要你跟那个只懂得养蛇的老跛子,嘿嘿,那又有什么用呢?难道他还可以让你练成绝顶武功吗?”

岳小玉道:“但无论怎样,许轩主对我是一番好意的。”

布北斗冷哼一声,道:“他对你是一番好意,难道我对你又是一番恶意了?”

岳小玉愁眉苦脸的道:“你对我也许更好,但我却有些东西,只怕很难再拿同来了。”

布北斗冷冷说道:“你说的是不是银蚕丝软甲、可胜则胜谱和公孙我剑给你的武功秘笈?”

岳小玉点点头,道:“不错,对我来说,这都是很重要的东西。”

“少发慌,统统都在我这儿!”布北斗嘿嘿一笑,忽然肩上除下一个软包袱,抛给岳小玉。

岳小玉打开包袱一看,不禁又惊又喜道:“果然一件不缺,布前辈是怎样弄同来的?”

布北斗冷冷一笑,道:“这座山庄,在别人眼中看来是固若金汤,也神秘莫测的,但布某却只当它是块豆腐!”

岳小玉高兴了一阵,忽然又皱着眉,摇摇头道:“我总是觉得这样不好。”

布北斗道:“这样有什么不好?”

岳小玉说道:“许轩主和蛇公公待我不薄,如今小岳子不辞而别,一定使他们十分失望。”

布北斗道:“你若跟看这两个胡胡混混的家伙,岂不是也使我十分失望吗?”

岳小玉苦笑一下,道:“这下子真是左右做人难。”

布北斗道:“不必多想,公孙我剑收你为徒,他是够眼光的,就是怕连自己也弄得一塌糊涂,再也没有机会可以亲自传授给你一招半式武功。”

岳小玉道:“我师父多半也是往饮血峰去了。”

布北斗道:“这倒妙极,练老魔独霸一方多时,这次大伙儿同心协力让他头痛头痛,岂不妙哉?”

岳小玉默然半晌,道:“就只怕你儿子并不在饮血峰上。”

布北斗一怔,道:“你不是说过,布狂风正在跟练惊虹喝酒下棋吗?”

岳小玉讪讪一笑,道:“那只是一时急了,所以才胡言乱语骗骗你而已。”

布北斗独眼一睁,道:“你竟敢骗我?”

岳小玉道:“本来,我是绝对不敢骗你的,但给你捏得一拂出世,二佛升天,也就只得胡扯一番,以求脱难。”他这几句话,可说得十分老实。

但布北斗会不会原谅他,却是谁也不知道的事情。

只见布北斗的身于一阵发抖,连声音也变得异样之极。

他望看岳小玉,喃喃道:“布狂风不见了…布狂风不见了!哈哈!哈哈!真是好笑!

真是好笑……”嘴里虽然这样说,但面上却殊无半点笑意。

岳小玉道:“他是怎样不见了的?”

布北斗道:“他练功太勤,疯了。”

“疯了?”岳小玉一懔道:“这可不幸之至。”

心中却在想:“儿子练功练疯了,父亲看来也是有点失心疯。”

布北斗颓然地坐在地上,凄然道:“小岳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岳小玉道:“你喜欢怎办就怎办,但布狂风的确不在饮血峰。”

布北斗道:“就算他不在饮血峰,咱们也可以杀上去,凑凑热闹!”

岳小玉喜道:“真的?”

布北斗“哼”一声,道:“杀上去就杀上去,还有什么真的假的?”

岳小玉道:“但小岳子的本领不行,只怕连累了你。”

布北斗道:“不怕不怕!就算血花宫是人间地狱、无边苦海,布某要来便来,要去便去,难道练老魔还挡得住我吗?”

岳小玉道:“这个自然。”但心中却暗自担忧:“这怪物若只懂得吹牛,那就统统都得完蛋了。”

布北斗忽然瞪了岳小玉一眼,道:“你心里是不是骂我吹牛?”

岳小玉吃了一惊,忙道:“绝对没有这种事。”

布北斗“哼”一声,说道:“就算你真的这样想,那也不足为奇的,江湖中人,又有那一个不怕血花宫的‘茹毛饮血鬼独夫’呢?”

岳小玉道:“我不怕。”

布北斗道:“初生之犊不畏虎。”

岳小玉道:“布前辈呢?”

布北斗道:“我只怕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

岳小玉道:“布前辈真的决定上饮血峰?”

布北斗道:“饮血峰之行,我是一定要去的,就算今天不去,迟早也要去。”

岳小王道:“布前辈跟练惊虹有过节吗?”

布北斗道:“他是他,我是我,咱们之间既无渊源,亦无过节。”

岳小玉其实一直都很想到血花宫里一开眼界,只是苦无机会,此际既有布北斗撑腰壮胆,也就不再犹豫,决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