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17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道:“只要是你弄回来的,无论什么,我都喜欢吃。”

水莹儿道:“我扶你回山洞去。”

岳小玉道:“不必了,我走得动。”

水莹儿说道:“不,还是小心一点的好。”

她搀扶着岳小玉回山洞去,等待岳小玉挨看一块石壁坐定下来后,才说道:“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记着不要到处乱跑乱碰。”

岳小玉见她对自己很是体贴,不禁大为感激。

水莹儿正要离去,岳小玉忽然叫道:“莹儿,你回来!”

水莹儿立刻停住了脚步,说道:“你想吃什么?”

岳小玉道:“什么都可以。”

水莹儿似是怔了一怔,问道:“有什么事?”

岳小玉吸了口气,又沉默了半晌才道:“你为什么一直都戴看这顶笨拙的斗笠?脸上还要罩着面纱?”

水莹儿一呆,良久才缓缓地说道:“这是师父的主意,他老人家曾经说过,他不想再看见我的脸。”

岳小玉奇道:“这是什么道理?”

水莹儿叹了一声,道:“你不要问可以吗?”

岳小玉更感奇怪,便道:“不问就不问,但你总不能以后都这样子吧?”

水莹儿道:“这个样子,又有什么不好?”

岳小玉心中忽然升起了一种无名的冲动,道:“我现在就想看看你的脸。”

水莹儿沉默了片刻,道:“你……你不是已经看过了吗?”她的声吾听来很是扭捏,而这句话才说完,人已闪身离开了山洞。

岳小玉皱了皱眉,喃喃道:“我几时见过你的脸孔了?”

再仔细一想,终于恍然大悟,忖道:“对了,昨晚小岳子曾在她嘴里吹气,她一定以为我已看清楚她的样子!唉!笨丫头,你可知道当时玉哥哥正紧闭着眼睛,根本什么都没瞧见。”

想到这里,不禁大是懊悔,暗骂道:“小岳子真是个蠢猪王,反正连面纱都已掀开了,为什么连瞧一眼的勇气也没有?好啦,现在人家跑掉了,这才胡思乱想、真是他妈的没出息。”

心中暗骂了一回,过了片刻又喃喃自语地说道:“莹儿很快就会回来,无论她长得怎么丑怪,这次非要瞧个明白不可,否则就算做了鬼也是个糊涂冤魂。”

喃喃自语后,忽然看见一个包袱放在山洞里,伸手一抓,再打开瞧瞧,只见包袱里有两本秘笈、一件软甲,还有十几片金叶子和一些碎银两。

岳小玉把银蚕丝软甲翻来覆去也看了很久,不由暗暗叹息:“这是命中注定,昨晚小岳子若穿看它,就算挨莹儿十八九剑却又何妨?”

但他自始至终,心里一点也没怨恨过水莹儿。

若是别的东西,这时候岳小玉一定不加理会的了,但这件软甲和两本练武秘笈,却是绝不是等闲之物事,岳小玉只好小心翼翼地一一放入怀里。

就在他刚把软甲和两本秘笈贴肉收藏妥当后,洞外忽然响起了一阵喧闹之声!

口口口洞外来了五个人,而这五张脸孔都是相当古怪的。

当先一人,额阔鼻尖,蓄一撮山羊胡子,手里捧看一只密底铁算盘。

第二个面形狭长,chún厚耳大,背悬一只金光湛湛的大葫芦。

第三个眉毛极幼,眼却极大,嗓门响亮之极,腰间斜斜插着一柄大折扇。

第四人脸色黝黑,鼻子甚大,身材却甚矮小,他两手空空如也,从身上也瞧不见他带了什么兵刃。

第五个面圆腹大,倒提看一根浑铁禅杖,但却不是个出家人。

这五人一出现,这里就热闹极了。

首先,捧着密底算盘的人说道:“千算万算,不如鞋底一算,奔波了十几日,就算算盘不穿,鞋底也已穿得刮刮叫、开口笑了。”

背悬大葫芦的人冷冷一笑,道:“一双鞋子破烂了又有什么打紧的?不是酒壶穿了个大洞!”

腰插大折扇的人摇头不迭道:“真是没志气,这时候还在计算芝麻绿豆的小事情。”

两手空空的矮子嘿嘿一笑,道:“你又有什么破敌大计了?”

面圆腹大的人说道:“咱们只是来抓婬贼的,用到‘破敌’二字,未免是过分严重了。”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干笑两声,道:“那婬贼连顾大侠的千金也敢下手,倒算色胆包天。”

两手空空的矮子道:“顾北羽算是什么东西?我若是婬贼,遇上他的女儿还不是照样干了再说?”

背悬大葫芦的人道:“顾北羽虽然不算得上是江湖上的绝顶人物,但他的‘混元一气功’实在练得不错。”

腰插大折扇的人道:“管他是一气功还是一屁功,只要他肯付钱,咱们就得把婬贼抓回去!”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点头不送,道:“大扇子说得对极了。”

两手空空的矮子冷冷一笑,道:“是不是没有银子可赚,咱们就撒手不管,任由婬贼逍遥法外?”

背悬大葫芦的人说道:“老大可不是这个意思,你休要煽风点火,唯恐天下不乱。”

腰插大折扇的人道:“天下不乱则已,一乱则必出英雄。”,面圆腹大的人道:“乱世出英雄这句话听得多了,只不知道咱们‘江东五杰’之中,谁个才最……”

“自然我最英雄!”捧着密底算盘的人抢春说道:“我是老大,万事以我为先,说到最是英雄人物,舍我谁属?”

面圆腹大的人道:“但刚才我并不是说谁个才最英雄。”

两手空空如也的矮子道:“那么你想说的是什么东西?”

面圆腹大的人道:“我是想说:咱们江东五杰之中,谁个才最混蛋?”

腰插大折扇的人说道:“咱们江东五杰,万事以老大为先,所以老大出世先,病也先,死也先,至于混蛋之最,自然是以老大首屈一指,咱们个个都是万万比不上他。”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怪叫一声,道:“是不是笼里鸡窝里反了?”

两手空空的矮子道:“咱们不是笼里鸡,而是笼里杰,江东五杰。”

面圆腹大的人道:“咱们也不是在笼子里,而是在荒山野岭之上。”

腰插大折扇的人却道:“这里也不是荒山野岭,荒山野岭是没有名字的,但这里却是黑丛林,在江湖上乃是大大著名之地。”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道:“这里如何会大大著名?”

腰插大折扇的人却道:“江东五杰今日曾到此一游,这已足使黑丛林将来大大著名啦。”

两手空空的矮子摇头,说道:“纵然如此,这也是将来的事,今日是作不得数的。”

面圆腹大的人说道:“这里也不是什么黑丛林,而是黑丛林西南方的一座小山岳。”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道:“既是山岳,就决不会细小;既然细小,那就谈不上这个岳字,比方巨人就是巨人,若说是小巨人那就显得不伦不类了。”

腰插大折扇的人道:“若有一百个巨人并排而列,最巨的一个高十九丈八尺五寸,而最矮小的一个也有十八丈九尺九寸半,那么就算叫他做小巨人,似乎也是并无不妥的。”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摇头道:“这种歪理荒唐之极,天下间又岂会有身高十九丈八尺五寸的巨人?”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就算有,也决不会有一百个之多。”

腰插大折扇的人道:“但我这种说法只是比喻,只有呆瓜才会当做认真的。”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说道:“纵然只是比喻,也实在是太不切实际了,简直令人无法容忍。”

腰插大折扇的人“哦”一声,道:“老大,你真的忍不住了?”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道:“是忍不住又怎样?”

腰插大折扇的人道:“你若真个忍不住,务请快点进入茅厕,以免把臭气漏将出来。”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怪叫一声道:“你是不是身痒,想要讨打?”

两手空空的矮子笑道,“老三就算身痒,也用不着你这只怪手来搔。”

面圆腹大的人也笑将起来,道:“说到这下子功夫,又有谁比得上老三的‘江东老娘’吕足金?”

腰插大折扇的人眉头紧皱,道:“那婆娘是个要命鬼,咱们既不在江东,又还提起她作甚。”

面圆腹大的人怪笑道:“吕足金不在,你自然说什么都可以,就只怕她在身边的时候,你连屁也不敢放。”

腰挥大折扇的人“哼”一声,道:“那婆娘的鼻子不灵,我的屁放得再臭,她也闻不着。”

面圆腹大的人道:“吕老娘虽然鼻子大有毛病,但却耳目聪敏,你若放屁,又怎能瞒得过她的耳朵?”

两手空空的矮子忽然鼻子连皱几下,叫道:“好香!好香!”

腰插大折扇的人悻悻然道:“我还没放屁,又有什么好香好香的?”

两手空空如也的矮子笑道:“你的庇若放了出来,只怕十里之内,再无半只飞鸟。”

面圆腹大的人道:“飞鸟当然不会只有半只,最少也有一只以上。”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却摇头,说道:“胖子此言差矣!一只鸟固然可以远走高飞,半只鸟也同样可以飞来飞去,如谓不信,不妨将鸟儿剖开一分为二,再将其中半只交到鄙人手上,鄙人保证,它马上就可以‘飞’到远远之处,然后才会掉落到地上。”

背悬大葫芦的人忽然插口,说道:“就算是这样,这半只鸟也未必会掉落在地上。”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嘿嘿一笑,道:“难道这半只死鸟可以一直飞上半天,永远再也不跌下来吗?”

背悬大葫芦的人眨了眨眼,说道:“那又有什么稀奇的?倘若这半只鸟飞到半空之际,突然一只老鹰扑了下来,一口将之咬住,继而吞进鹰腹之内消化之,那么这半只鸟儿就再也不会掉落到地上啦!”

面圆腹大的人拊掌笑道:“有理!有理!”

“歪理!歪理!一点也不合情合理!”捧着密底算盘的人仍然死不服气,反驳道:“纵然如此凑巧,老鹰把半只鸟儿消化掉之后,鸟儿迟早会化为鹰粪排泄出来的,那时岂非还是要跌落在地上吗?”

背悬大葫芦的人呆住,一时间再也想不出反驳的说话,但那面圆腹大的人却紧接看说道:“鹰粪也不一定会掉落在地上,说不定它兴之所至,飞到大海才在海阔天空之间大便,那么这半只鸟儿就再也回不到陆地上去了。”

此言一出,捧着密底算盘的人顿时面红耳赤,终于无法再反驳过去。

他一怒之下,突然揪着那矮子的衣襟,喝道:“你刚才说什么好臭好臭?”

两手空空的矮子瞪看眼,道:“我是说好香,不是说好臭!”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哼”了一声,道:“天下间千千万万鼻子之中,就以你和吕老娘的鼻子最是混账。你说好香,多半是闻着了不知什么死人气味,那自然实在是好臭好臭才对!”两手空空的矮子“呸”一声,说这:“你那密底臭鞋焗着的臭脚,才是好臭好臭!”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大怒,抡起算盘就敲矮子的脑袋,但腰插大折扇的人立刻劝阻道:“兄弟闽墙,智者不取也。”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冷冷一笑道:“你是当今武林罕见的大笨虫,怎么居然胆敢在我面前大谈什么智者?”

面圆腹大的人嘻嘻一笑,道:“什么好香好臭,把大冢弄得一塌糊涂,何不问问我这是什么气味来着?”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眉头一皱,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气味吗?”

面圆腹大的人傲然道:“当然知道,这是‘续骨回魂膏’的味儿!”

捧着密底算盘的人顿时目光大亮,道:“还是老五的鼻子呱呱叫,对了,这是葯膏的气味!”

两手空空的矮子立刻说道:“难怪如此芬芳馥郁,发人深省!”

背悬大葫芦的人奇道:“是香也好,是臭也好,怎么都会发人深省了?”

两手空空的矮子微笑道:“你还没有参透禅机,自然不懂。”

背悬大葫芦的人“哦”一声,便道:“如此倒要向四弟请教请教。”

谁知这矮子讪讪一笑,道:“我也不懂。”背悬大葫芦的人不禁为之气结。

口口口山洞里的岳小玉虽然还未曾看见洞外五人的模样,但单是听他们的谈话,已感到既稀奇、又好笑。

但他不敢笑出声,而且还希望这几个叫“江东五杰”的家伙早点上路。

岳小玉也并不是感到害怕,只是觉得目前自己受伤未愈,实在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