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18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的伤势,复元的很快。

江东五杰带着水莹儿和岳小玉,来到了一座城镇之中。

常挂珠找到了一间客栈,要了几间房子。

然后,他就对岳小玉说:“水姑娘是个好姑娘,她对你实在很好很好。”

岳小玉道:“你对我也不错。”

常挂珠咧嘴一笑,道:“我对你不错,全然是为了武林皇帝。”

岳小玉道:“布前辈认识你们江东五杰多久了?”

常挂珠道:“咱们还在穿开裆裤的时候,他就已认识咱们了,我还记得,他有个女儿,十分漂亮,江湖上的人都叫她做‘武林公主’。”

岳小玉道:“布前辈对你们一定很不错吧?”

常挂珠道:“当然极好,有一次,咱们跟‘伏牛山三魔’火并,眼看不敌,幸而武林皇帝突然杀了出来,把三魔的老大干掉了,咱们才得以反败为胜,把这两个混蛋歼灭。”

岳小玉说道:“布前辈这个人似乎不坏。”

常挂珠道:“这还用说吗?可惜他一直郁郁寡欢,好像欠下别人几百万两银子没法清还似的。”

岳小玉道:“他欠的并不是银子,而是一段姻缘。”

常挂珠道:“姻缘之事,最是无稽,岳老弟也不必深究下去了。”

到了用饭时候,江东五杰、岳小玉和水莹儿围坐在一起,气氛甚是热闹。

五杰多喝了几杯,舒一照忽然道:“武林之中,谁最英维?”

胡无法道:“自然是最英雄之人最英雄。”

鲍正行道:“这人又是谁?”

常挂珠道:“只怕未必就是咱们五杰之一。”

白世儒道:“若论当世英雄,山西陆家庄庄主之表弟必然当之无愧。”

常挂珠道:“此乃何人?如何会是个英雄人物?”

白世儒道:“此人姓英名雄,自然就是个如假包换的英雄喽。”

鲍正行哼一声:“强辞夺理,狗屁不通。”

胡无法道:“猫屁也不通。”

舒一照道:“狗屁不通,猫屁也不通,何种屁始通?”

白世儒道:“依我看,连屁也放不出来之辈,最是不通。”

常挂珠眉头一皱,道:“有美同桌,尔等说话岂可如此粗俗?”

白世儒道:“何谓之有美同桌?”

常挂珠道:“美者,美女之谓也。”

白世儒一怔:“美女如今安在?”

常挂珠向水莹儿指:“此乃货真价实、童叟无欺之美女,如谓不信,请拭目观之。”

说着,伸手就要把水莹儿戴着的斗笠摘下来。

水莹儿倏地闪身退开,叱道:“常大叔,你要干什么?”

常挂珠哈哈一笑,道:“你既有花容月貌,何以总是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水莹儿怒道:“常大叔,你再取笑,晚辈可不客气!”

岳小玉看在眼里,心下暗自寻思:“莫不是莹儿真的容貌丑陋,所以常老大才存心取笑?”

常挂珠见水莹儿真的动怒,也就不敢再伸手揭取她的笠帽。

胡无法哈哈一笑,道:“老大准是闷得发昏,所以才跟水姑娘开开玩笑,照我看,人各有志,水姑娘既不愿以真面目见人,咱们也就决不可勉强。”

白世儒道:“这一阵子,不但老大头昏脑闷,即使白某,也是心神不属,老是想睡觉。”

鲍正行咧嘴一笑:“老是记挂看吕足金,真是好一个痴情汉!”

白世儒怒道:“谁说我记挂看那个江东婆娘,真是放尼!”

胡无法道:“不要再执拗啦,快点吃饭,早点上床睡觉才是正经。”

常挂珠哼了一声,道:“你这个人,老是喜欢躲懒,真是他妈的不知所谓。”

胡无法道:“不吃饭,不睡觉,又有什么事情是正经的?”

常挂珠道:“水姑娘生气了,我们总是向她表示歉意才对。”

胡无法道:“怎样表示歉意?是不是向她磕头认错?”

常挂珠道:“磕头认错又有什么用,你以为她会因此就高兴起来吗?”

胡无法道:“这倒难了,谁知道她怎样才会高兴?”

鲍正行道:“这还不容易吗?只要问问她就行了。”

舒一照却淡淡道:“照我看,不必问了,只要岳小哥儿高兴,她也会高兴起来的。”

胡无法说道:“这又是什么道理?”

常挂珠说道:“这是什么道理,我虽然不知道,但老四之言,似乎也不无理由的。”

舒一照登时高兴起来,道:“这就好办,我们可以问问岳小哥儿,看看他想怎样。”

岳小玉心念一急,便道:“我这个人很固执,很难可以高兴起来。”

舒一照道:“万事总有商量余地,岳小哥儿又何必为难咱们?”

岳小玉道:“我怎会为难五位前辈?只不过晚辈心里想念着一个人,所以……唉……还是不提也罢!”

常挂珠忙道:“为什么不要提?”

胡无法道:“心中有事,就得爽爽快快说出来,岂可婆婆妈妈,扭扭捏捏?”

自世儒道:“岳小哥儿准是想念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儿,所以弄得茶饭不思,浑身都不自在。”

岳小玉忙道:“小岳于如今想着的,是一个男人。”

常挂珠道:“他是你的老子?还是你的哥哥?表叔?舅父?姨丈?又抑或是祖父?曾祖父?”

岳小玉不断摇头;白世儒道:“如此说来,那一定是你的老朋友了。”

岳小玉道:“他并不老,但却是个顶天立地的好汉子、大英雄。”

鲍正行忙道:“既是大英雄、大豪杰,那就一定要见识见识了。”

胡无法说道:“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

岳小玉道:“我这位大哥姓郭,江湖上人称流水客的郭玲魂便是。”

鲍正行“嗯”了一声,道:“原来是他。”

常挂珠望看他,道:“你认识郭冷魂吗?”

鲍正行道:“认识倒不认识,但他是百胜堡堡主,武功十分了得,那是人尽皆知的!”

胡无法嘿嘿一笑,道:“怎么我却完全不知道?”

鲍正行嘻嘻一笑,道:“这简单极了,因为你不是个人,所以就不知道。”

胡无法大怒,一拳向鲍正行的鼻子上打了过去。

常挂珠立时伸手一挡,喝道:“动不动就打架,还算是什么兄弟?”

舒一照嘻嘻一笑,道:“正是因为兄弟,才会动手打架。”

鲍正行退了回去,对胡无法道:“今天我的心情还不算太坏,所以不跟你计较,但下一次,决不轻易就此作罢。”

岳小玉恼将起来,不由伸手一拍桌子,喝道:“吵够了没有!”那知他一动了怒气,胸口便疼得十分厉害,登时面色灰青,冷汗涔涔而下。

水莹儿忙道:“岳哥哥,你怎么啦?”她这一叫显得既是焦急,又是关切,岳小玉立时奋起精神,道:“我…我没事,你用不着担心…”

常挂珠道:“岳小哥儿必须好好休息,万万不能委动胡来。”

岳小玉长长地吸一口气,道:“但我非要去见一见郭大哥不可。”

故无法道:“这还不容易吗?只要你告诉咱们他在什么地方,咱们立刻就去把他请来。”

岳小玉道:“他是不会来的。”

常挂珠道:“为什么不会来?”

岳小玉道:“他受了伤,而且伤势极其严重。”

白世儒说道:“难道比你还更加严重吗?”

“当然严重得多!”岳小玉道。

白世儒“噢”的叫了一声,道:“那岂不是等于一个死人了。”

舒一照皱眉道:“郭冷魂是岳小哥儿的老朋友,你怎可以这样咒骂他?”

白世儒道:“岳小哥儿的伤势已是不轻,郭冷魂却比他更为严重,自然是大大的不妙,我又有什么地方说错了?”

舒一照还想反驳,岳小玉却已叹了口气,道:“白前辈的话,是一点也不过分的,郭大哥此刻虽然仍然还活着,但实际上却也和死人没有太大的分别。”

鲍正行眉头一皱,问道:“他瘫痪了吗?”

岳小玉道:“就算不是真的瘫痪也差不多了。”

常挂珠道:“若然如此,郭老兄真的很不妙了,岳小哥儿,你想怎样?”

岳小玉道:“我要去找他。”

白世儒道:“朋友有难,自然该赶去施以缓手,岳小哥儿这个决定是十分正确的,咱们无论如何,也要为他完成这个心愿。”

常挂珠道:“未知郭老兄如今身在何处?”

岳小玉道:“饮血峰血花宫中。”

“血花宫?”江东五杰齐齐失声叫了起来。

岳小玉眨了眨眼,说道:“正是饮血峰上的血花宫,那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舒一照讪讪一笑,道:“这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管他是饮血峰也好,饮水峰也好,甚至是饮奶峰也好,只要咱们团结在一起,还不是可以把它杀个天翻地覆、片甲不留吗?”

胡无法一拍桌子,道:“此言正合俺的心意,那练惊虹虽然凶名赫赫,但不见得真的有什么真实本领,咱们杀上饮血峰去,叫他知道一下我们江东豪杰的英雄手段。”

白世儒道:“话虽如此,但凡是必须首先从长计议,不可单凭匹夫之勇的只顾蛮干。”

鲍正行搓着胖大的肚子,怪声笑道:“倘若只是匹夫之勇,那当然是成不了气候的,但咱们有五夫,那就威力惊人,不可同日而语啦!”

胡无法大表赞同,道:“说得好,正是三个臭皮匠,胜过诸葛亮,何况咱们还有五杰之多,若给练惊虹那点虚名吓唬住,那也真是他妈的不堪提了。”

“你才是他妈的不堪提!”忽听一人嘿嘿冷笑:“若凭你们这几块废料,就想跑上饮血峰去撒野,只怕还没看见血花宫,就已给人活活撕开了七八百大块。”

江东五杰不禁同时面色骤变,所有目光全都瞧向那人的身上。

只见那人背对着坐在店堂一角,众人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从他满头白发看来,必然是个年纪老迈的老翁无疑。

胡无法首先按捺不住,气得哇哇大叫地道:“来者何人?何以胡说人道,不知好歹?”

那人冷冷道:“后面那十个字,你们五个浑人才是真正的当之而无愧。”

舒一照“呸”一声,道:“瞧你这副德性,已是行将就木之辈,所以神经错乱,屁言屁语大放不休!”

那人仍然头也不回,只是随手抛起了一颗蚕豆,众人一怔,不知道他此举是什么意思,只见那颗蚕豆给抛高之后,刚跌下来,那人已疾迅无伦地用筷子将之挟住。舒一照立时冷笑道:“雕虫小技,何足挂……”谁知下面那个“齿”字还没说出,那颗蚕豆已向他哑穴怒射而至。

舒一照根本连看也看不清楚,哑穴已给蚕豆这一射之力封闭住,登时为之哑口无言。

白世儒陡地喝了一声:“老家伙好厉害的点穴功夫,白某也来领教领教!”大折扇一开又阖,同时飞步跳跃急点那人背心灵台大穴。

那人还是坐在椅上,动也不动。

白世儒眼看一击即中,那知那人随手一扬,又是两颗蚕豆急射过来。

白世儒早有防备,大折扇“刷”声张开,把两颗蚕豆同时挡住。

可是,他挡得了蚕豆,却挡不住一根筷子。

原来那人射出两颗蚕豆之后,连筷子也当作暗器使用,只听得白世儒一声闷哼,腰际麻穴已然被点,登时全身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鲍正行怒喝一声道:“都是不中用的饭桶,瞧我的!”铁杖一挥,人如巨熊般向那人扑去。

胡无法也想出手,但却给常挂珠一手拉住,喝道:“对付一个老弱衰翁,已是不妥、若以多欺少,那更是王八所为!”话犹未了,只听见“咕咚”一声,鲍正行又已栽倒在地上。胡无法怒瞪看常挂珠道:“老大,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常挂珠翻了翻眼睛,道:“我又没有死,当然还有数之不尽的话要说。”

那人哈哈一笑,道:“好,你说,无论有什么话,都不妨坦白说出来。”

常挂珠干咳两声,半晌才道:“瞧阁下的武功,似乎是来自南方的高手。”

那人淡淡道:“算你还有点眼光。”

常挂珠道:“常听人说,南海有一位异人,最擅弹指击穴的功夫。”

胡无法悚然一惊,道:“老大,你说的这位异人,莫非就是南星门掌教‘神指先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