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02章

作者:卧龙生

在漆得青惨惨的灯笼映照下,白衣人和赵王爷的面庞,都同样变成一片青惨惨的颜色。

赵王爷脸上的表情,平时已经十分剽悍,这时候看来更是凶厉之极。

白衣人并不这样,他年纪比赵王爷年轻了十几岁,大概才三十出头,虽然面对著赵王爷这样的一个人,他面上居然还是带着一种镇定、从容的微笑。

只听见赵王爷终于开口,道:“把匣子留下!”

他一开口,就是命令。

白衣人却摇头,道:“你若要我留下匣子,首先就得留下我的脑袋!”

赵王爷笑了,皮笑肉不笑。

“好,都一并给我留下!”说著,右手随便一扬,青惨惨的灯笼立刻就挂在一棵大树的横干上。

灯笼甫挂起,尚自正在摇晃不定之际,赵王爷已向白衣人挥刀。

一刀三色,一招十三变!

这就是赵王爷的刀和刀法。

白衣人吆喝一声,斜身闪开,赵王爷刀锋圈转,刀势一变,又向他拦腰横削过去。

白衣人冷笑一声,纵身从刀锋上跃过,赵王爷刀锋倒转一撩,立时就向他后心疾刺过去,这一刀变招极快,白衣人背后没有眼睛,看来势必难已躲避。

岳小玉忍不住轻轻“啊”的一声,叫了起来。

就在那一瞬间,白衣人突然右手一挥,一杆短枪应声射出。

那杆短枪本来甚短,但他一挥之下,只听见“刷刷刷”之声连续响起,居然再伸出了八节之多。

原来他那杆短怆共分九节,这时候九节尽伸,枪身立刻变成九尺有馀。

只听见“夺”的一声,枪尖疾刺在一株桧树之上,白衣人轻轻藉力一跃,身子已跃到桧树之上。

赵王爷轰然叫了一声:“好!”三劫刀随即斩向桧树,那桧树最少也有两只碗口般粗壮,但刀光只是轻轻一闪,树干就有如割豆腐般从中一分为二。

岳小玉舌头一伸,暗道:“若给这龟公王爷拦腰砍一刀,那还得了?”

赵王爷一刀砍断桧树,白衣人也早已落在地上,同时冷笑道:“你若逼得我紧了,这匣子里的宝贝迟早变成碎片!”他这一招分明是重施铁老鼠的故技。

但赵王爷却比祁紫天老辣得多,闻言只是淡淡一笑,道:“这样也好,对大家都是十分公平!”

就在这时,一人在白衣人背后叫道:“铁老鼠来也!”白衣人面露喜色,立刻依循着声音方向,把那匣子抛了过去。

背后那人正是铁老鼠,但这时候他已没有蒙着面孔,只是在夜色之中,岳小玉也没法子看得清楚他的庐山真面目。

铁老鼠接住了锦匣子,还在迟疑着,但白衣人立刻喝叫道:“接了就跑,咱们在老地方见!”

铁老鼠登时会意,再也不逗留,向南方疾掠而去。

他这一掠,正好从岳小玉和金德宝两人身边擦过,岳小玉气得牙痒痒的,心想:“这个玉山羊若在老子手里,那就万事皆通了。”

但这时候,他怎么说也不敢去动玉山羊的主意,因为就算他有本领可以从铁老鼠的手里抢过锦匣子,到头来也一定过不了白衣人和赵王爷这两关,这两人一个用九节枪,一个使三劫刀,而且俱是武艺超群之辈,只稍动一动指头,岳小玉的小命就得立时不保,正是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与其人为财死,倒不如将就一点回家啃冷饭算了。

眼看铁老鼠越走越远,即使是赵王爷立刻杀了白衣人,也很难再追赶得上了。但铁老鼠忽然发出一声怒喝,居然又掉头飞奔回来。

岳小玉一怔,暗道:“这头老鼠莫非遇上老猫了?”回头一望,只见在铁老鼠背后,有人穷追不舍,但那并不是什么老猫,而是一个散发头陀。

这散发头陀一身粗布衣衫,双手挥舞着一根沉甸甸的月牙铲,眼神凶厉之极。

只见铁老鼠已给这散发头陀吓得心胆俱裂,连柳叶刀也远远丢了,只是捧着那锦匣子没命的向前飞奔,那散发头陀暴喝一声,道:“快把东西放下,否则洒家把你阉了才拿去喂狗!”

铁老鼠情急之下,叫了一声:“展大侠,救我!”

那白衣人脸色一变,道:“你只管向前跑,笨头陀轻功不济,决追赶不上!”

谁知话犹未了,散发头陀已拦在铁老鼠面前,同时“桀桀”怪笑着道:“铁老弟,九节枪王展独飞的说话,永远是信不过的!”

铁老鼠骤然见散发头陀已拦在自己面前,一张脸简直变得有如白纸,但他倒算够定力,居然还哈哈一笑,道:“万绝头陀,展独飞是个怎样的人,区区早已一清二楚,我交着他这样的朋友,的确是三生有恨!”

岳小玉暗暗好笑,道:“三生有幸这句话听得多了,这头老鼠却把最后一个字儿改了一改,倒也有趣。”

万绝头陀也哈哈一笑,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若从此刻开始跟他绝交,依然为时末晚。”

铁老鼠道:“这个容易,区区可以立刻遵命,但无缘无故少了一个朋友,那是天下间最痛苦的事,这便如何是好?”

岳小玉暗骂一声,道:“好狡猾的家伙,少了一个朋友又有甚么痛苦呢?这世间上最痛苦的事,莫过于两袖清风,荷包扁瘦!”想到这里,忽然望了金德宝两眼,又自寻思:“倘若这胖宝宝可以换一万两银子,老子是不是应该把他卖掉了?”

但这念头才冒起,岳小玉就已骂了自己八千次大大的混帐,道:“为了银子而出卖朋友,绝对不是英雄豪杰的行径,我岳小玉就算饿死了,也绝不能出卖胖宝宝,出卖任何朋友!”想到这里,心中再也不敢责骂铁老鼠,反而觉得惭愧起来。

只听见万绝头陀又是“咯咯”一笑,道:“少了一个展独飞那样的朋友,又有什么相干?你若非要交朋友不可,大可以跟洒家称兄道弟,做对肝胆相照的好知己。”

铁老鼠道:“就只怕高攀不起!”

万绝头陀道:“四海八荒之内皆兄弟姊妹也!你和洒家甚是投缘,结为知己正是顺天应人之学,又有什么高攀低攀的废话呢?”

铁老鼠道:“难得大师如此看得起区区,区区自是不敢违命,既然如此,区区就先行把这匣子里的东西摔烂,以表示从今后起,决定跟展独飞断绝交情!”说着,把锦匣子高高举起,作出了慾掷之势!

万绝头陀面色一变,忙道:“这东西不必摔掉,交给洒家就行了!”

铁老鼠“咦”了一声,道:“大师到底是想交我这个朋友,还是想交这个锦匣子做知己?”

万绝头陀道:“交朋友归交朋友,这匣子里的东西,你就当送给洒家好了。”

铁老鼠摇摇头,道:“区区不能把敌人的东西拿来送给朋友。”

万绝头陀一怔,问道:“谁是你的敌人?”

铁老鼠道:“当然是展独飞,他现在既然不再是区区的朋友,那么就是区区的敌人了。”

万绝头陀面色倏地一沉,道:“铁老鼠,你不要再耍花样了,快把锦匣放下,洒家给你一条活路便是!”

铁老鼠干笑一声,道:“万绝头陀、你不要白费心思了,这个匣子,我是绝不会交给你的。”

万绝头陀冷冷道:“你真要逼洒家动手?”

铁老鼠道:“你当然可以动手来抢,但区区也可以在举手投足之间,把锦匣里的东西摔成粉碎!”

万绝头陀愕然半晌,突然心念一动,举起月牙铲就向那白衣人急划过去!

那白衣人姓展,名独飞,外号人称“九节枪王”。

赵王爷无疑是一位武林高手,但展独飞也不比他输亏,只见两人刀来枪往,战况虽然越来越激烈,但仍然是平分秋色之局。

万绝头陀突然加入战圈,展独飞立刻就出现了捉襟见肘之态。

铁老鼠脸色倏变,急叫道:“展大侠,速退!”

展独飞却没有退,只是一阵苦笑。

岳小玉瞧在眼里,心中也暗自为展独飞着急道:“这个什么展大侠,对付乌龟王爷已很吃力,再加上这个野头陀,一定大大的吃不消。”

谁知就在这时候,一人大步走了过去,同时大叫道:“以众欺寡,算什么英雄好汉?”

岳小玉立刻差点没有晕了过去,原来这个并非别人,居然是“有时胆大包天,有时胆小如鼠”的小胖子金德宝!

铁老鼠看见这个胖小子没头没脑地钻了出来,不禁为之一怔,过了半晌才道:“这位少侠是那一门派的弟子?”

金德宝一拍胸膛,道:“我是那一门派的弟子,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是侠义中人天天都要做的事情。”

岳小玉暗骂了七八声:“他妈的笨熊!”他本来绝不会现身,但既然金德宝已走了出去,自己总不能再龟缩着,所以也只好走了出来,还哈哈笑道:“铁老兄,久违了!”

铁老鼠一见岳小玉,不禁又是呆了一呆,岳小玉却挨近到他身边,故作神秘地道:“老兄果然有点门道,三两下子就把玉山羊的下落查出,还把它弄到了手。”

铁老鼠呆了一呆,接着却叹了口气,道:“但这其实是个烫山芋,无论是谁沾上了它,都会带来无穷尽的麻烦。”

岳小玉心念一动,随口道:“既然这样,何不把它交给别人来保管?”

铁老鼠道:“交给谁?”

岳小玉道:“前面那位金少侠,就是个见义勇为,身手不凡的少年英雄。”

铁老鼠摇摇头,道:“他不行!”

岳小玉道:“为什么不行?”

铁老鼠道:“他太胖,跑得不快,把玉山羊交给他,只会把他害死。”

岳小玉道:“既然太胖的人不行,我又怎样?”

铁老鼠道:“你只是个小泼皮,难当大任。”

岳小玉冷冷一笑,道:“大胖的人不行,小泼皮也不行,看来你还是把它摔个稀巴烂,让大家都一块死心好了。”

铁老鼠怫然不悦,道:“这一件事,不劳你来费心,请便!”

岳小王道:“我既已插上了手,就绝不会临阵退缩,咱们就在一旁等着瞧,但愿鼠大哥好自为之,休要累人累物!”

铁老鼠横了他一眼,也不再理睬他,只是继续瞧着展独飞怎样对抗赵王爷和万绝头陀二人。

论武功,展独飞绝不比赵王爷和万绝头陀逊色,但一来三劫刀锋利无比,他不敢在兵刃上硬碰,二来以一敌二,形势上自然相当不妙了。

至于金德宝,他只是一时激愤才冲了出去大叫大嚷,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当然也仅仅限于口头上的呐喊而已,真的加入战圈,只怕还挨不住人家半招呢!

岳小玉瞪着金德宝,心中不断在冷笑道:“真他妈的拔刀相助,你的刀在甚么地方了?连刀也没有,就冲出来大放厥辞,害得老子也陪着你七上八落,吊在半天里!”

当他正在心里大骂金德宝之际,忽然有人挨近过来,悄悄的道:“捧着它快跑,咱们明早在太保峡相见,不见不散!”说话的人,正是刚才还冷言冷语嘲讽着岳小玉的铁老鼠。

岳小玉望着铁老鼠,面上充满了犹疑之色,铁老鼠急道:“还在呆甚么?总之事成之后我付足一千两给你就是!”

岳小玉这才精神焕发起来,道:“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铁老鼠道:“如有食言,天诛地灭!”

岳小玉听他发了一个这样的毒誓,当下不再迟疑,立刻接过那锦匣子,匆匆向西北走了。

金德宝向来以岳小玉马首是瞻,岳小玉向西北走,他就绝不会走向西南。铁老鼠看见两人走得不慢,这才“哈哈”一笑,对万绝头陀道:“素闻大师三十九式“万绝夺命铲”霸道惊人,铁某不才,今晚倒要领教领教!”

万绝头陀怒吼一声,道:“你敢把玉山羊送走,真是不知死活!”

铁老鼠又是一阵怪笑,道:“若非如此,铁老鼠又怎能安心与展大侠联手对付两位?”

万绝头陀怒哼一声,撇开了展独飞,身如怪鸟般向西北直追出去。

但铁老鼠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如何能容他赶上岳小玉,只听飒声骤响,最少有十几支袖箭分从左右包抄,射向万绝头陀。

万绝头陀不敢置之不理,一招“风卷残云”用大袖把所有袖箭卷落下来。他这一下接收暗器的手法颇是干净俐落,但却也难免为之身形一慢,铁老鼠立刻趁势跃前,与万绝头陀展开缠斗。

铁老鼠原本有一柄柳叶刀,但刚才已经把它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