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0章

作者:卧龙生

许不醉道:“有人要杀他!”

岳小玉怒道:“但郭大哥目前已身受重伤,甚至一直晕迷不醒。”

许不醉道:“但有人担心,他终究有一天会醒过来,所以就想趁看这个机会,把他铲除。”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是谁要把郭大哥赶尽杀绝?”

许不醉道:“是神通教教主。”

“神通教!”岳小玉悻悻然道:“又是这个他妈的王八神通教!”

许不醉道:“你也知道这一个江湖组合的事?”

岳小玉道:“所知不多,但总算见识见识过这些兔崽子的混账手段。”

许不醉道:“这一伙江湖组合,绝非一般寻常帮会可以比拟,尤其是教主的武功,更是高得不可思议!”

岳小玉道:“这教主是何方神圣?”

许不醉道:“据说,是‘提龙王府’中人。”

“提龙王府?这又是什么东西?”

“江湖上有不少势力庞大的冢族,例如慕容、南官、公孙及容氏世家等等,而提龙王府却是最神秘莫测的一个武林世冢。”

“提龙王府中人,是否姓龙?”

“非也!”许不醉摇摇头,道:“据我所知,在历代提龙王府高手之中,没有任何一人是姓龙的,在八十年前,提龙王府的主人是‘武圣金面王’万烈!”

岳小玉道:“八十年前的王府主人,如今只怕早已化为一堆枯骨。”

许不醉道:“那可不然。”

岳小玉一凛,道:“难道他仍然活看么?”

许不醉摇摇头道:“那又不是。”

岳小玉奇道:“既没化为枯骨,却又不是仍然活着,这岂不是十分矛盾吗?”

许不醉道:“并不是每个人死后,尸体都会腐化的。”

岳小玉“噢”的一声,道:“我明白了,万烈死后,他的尸体一定用葯料涂抹过。”

许不醉淡然笑道:“你很聪明,但事实却又不是这样,万烈的尸体,是在北极寒苦之地,给厚厚的冰层封住了。”

岳小玉道:“万烈死在北极吗?”

许不醉点点头,道:“不错,他死的时候,才只有四十五岁。”

岳小玉道:“他是怎样死的?”

许不醉道:“他死于决战中。”

岳小玉道:“能够击败万烈的,自然也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了?”

许不醉点点头,道:“你猜的不错,他是一个出家人。”

岳小玉作出恍然大悟之状,道:“原来是个和尚。”

许不醉却道:“这出家人并不是和尚,而是道人。”

岳小玉“哦”了一声,道:“道教之中,也不乏顶尖儿的一流高手,好比太乙真人,他的武功就十分厉害。”

许不醉道:“使万烈葬身于冰层的道人,就是太乙真人的师父!”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如此说来,那一战倒是惊人得很。”

许不醉道:“那一战的结果,万烈固然是当场气绝毙命,而太乙真人的师父也活不到三天,就因伤重不治身亡。”

岳小玉叹了口气,道:“高手决战,往往两败俱伤,真是凶险之极。”

许不醉道:“你将来若练成了绝世武功,也会有无数的高手向你挑战,你是不是害怕了?”

岳小玉哼一声,道:“将军不离阵中亡,既是江湖中人,又怎能畏惧江湖中的事?”

许不醉笑了笑道:“果然够胆色,但你现在距离高手这两个字,还有十万八千里。”

岳小玉道:“但我会苦练,一直达到成功目标的。”

许不醉摇摇头,道:“练武是一件永无止境的事情,你若有一天认为自己真的成功了,说不定马上就会遭遇到惨痛的失败。”

岳小玉吸了一口气,道:“许轩主教训得对,小岳子会记住的。”

许不醉道:“太乙真人的师父叫天音子,武功如何,见过的人少之又少,但连万烈那样的高手也抵敌不住,自然是厉害之极了。”

岳小玉道:“神通教教主若是提龙王府中人,那又怎样?”

许不醉道:“那当然是不妙之极!”

岳小玉道:“提龙王府中人,近年来经常在江湖上走动吗?”

许不醉说道:“明里没有,但是在暗中煽风泼火,移兵怖阵,却是一点也不出奇。”

岳小玉道:“若是神通教倾力要杀郭大哥,岂不是很麻烦了?”

许不醉道:“这个自不待言。”

岳小玉急道:“许轩主,这便抑何是好?”

许不醉叹道:“单凭我的力量,那是保不住大局的。”

岳小玉道:“还有我师父呢?”

许不醉道:“你师父自然是个很了不起的老像伙,可是,提龙王府和神通教,真是令人为之头痛万分!”

岳小玉眉头紧皱,道:“那个‘张公子’,又是什么来头?”

许不醉道:“他的来头当然很大。”

岳小玉道:“到底有多大?”

许不醉道:“比起我的头再加上你的屁股还大,总之,他的来头真是很大很大,也就是了。”

岳小玉盯着他,疑惑地道:“原来连你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许不醉苦笑了一下,道:“我不是不知道,而是不想提。”

岳小玉道:“为什么不想提?”

许不醉忽然生气了,他怒声道:“我说不想提就是不想提,他就像是一个疮疤,你何必一定要把它从膏葯里挖出来?”

岳小玉呆住,半晌才道:“很抱歉,小岳子实在不知他会令你这样生气的。”

许不醉默然片刻,声音已变得很是伤感,道:“我一直都不想再遇见他们,甚至不想听见他们的名字,可是,命运却不断地在作弄我。嘿嘿,姓布的,你们真是许某的冤家啊!”

岳小玉心下骇然,忖道:“姓布的?难道那‘张公子’也姓布?”

许不醉却没有再说下去了,他转过身子,又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蓦地,在黑暗中忽然闪起了两道寒光,分从左右向许不醉腰间直射而至。

这两道寒光从暗里飞来,可说是极之突然,许不醉陡地叫了一声道:“来得好!”同时听见“铮铮”两声,他已从怀里抽出一柄短刀,在电光石火之间把这两道寒光的来势堵截住了。

那两道寒光,也是刀光。

只见两个黑衣蒙面人双双杀出,用一种极古怪的刀法,与许不醉紧紧缠斗在一起。

岳小玉立时大声呼叫道:“不好了,有刺客…”才叫到这里,只觉腰间一麻,首先动弹不得,连声音也叫不出来。

又有另一个蒙面人出现。

这蒙面人一身灰衣,头戴镶玉高冠,身手敏捷之极。

灰衣蒙面人很快就劫走了岳小玉,把他带离了这间客栈。

许不醉惊怒交集,但却给两个黑衣蒙面人苦苦相缠,无法抽身追赶上去。

岳小玉心中又是惊煌,又是惭愧,忖道:“老子虽然人在江湖,但却完全没有半点江湖人的本领,真是他妈的武林大饭袋!”

但给人掳劫的经验,岳小玉却是丰富之极,所以虽然心中一阵惊煌,但很快却已平静下来,心中只是寻思道:“这厮若要宰杀老子,只怕早已得手,所以老子实在勿须怕得嘴里飞出大鸟来。”

这灰衣蒙面人挟着岳小玉疾驰了片刻,忽然有一阵劲风迎面扑来。

蒙面人立刻提气跃高七八尺,而就在这一霎闻,岳小玉已看见铁发、木眼二人双双冲至。

只听见木眼沉声喝叫道:“应伏,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张公子的贵宾不尊敬!”

岳小玉暗吃一惊,忖道:“原来掳劫小岳子的家伙,就是那个白发妖怪!”

应伏闪开了两个人的截击,突然一掌按住岳小玉天灵要害,冷冷道:“我要见布狂风!”

“布狂风?”岳小玉心中又是大吃一惊道:“果然是布狂风!那个什么张公子,一定就是布北斗的宝贝儿子布狂风!”

只听得木眼冷冷一笑,接春沉默了良久才道:“既已知道公子真正来历,你还敢如此狂妄,真是胆大包天!”

应伏道:“我是逼不得已,才会出此下策。”

木眼冷冷道:“你要怎样?”

应伏道:“我已说过,想见一见布狂风!”

木眼道:“他已离开了本镇。”

应伏道:“在半天之前,他还在这里,怎会忽然就不见了人?”

木眼说道:“真的理由,你无权过问。”

应伏冷冷道:“好,我不问,但这姓岳的小子,我要把他暂时带回去。”

木眼道:“不行!绝对不行!”

应伏怪笑一声,说道:“人已在我手中,怎会不行?你若敢阻拦我的去路,嘿嘿!”

木眼的脸色变了,铁发面上却是没有半点表情。

显然,这两人都有所顾虑,不敢轻易把岳小玉的性命拿来作为赌注。

岳小玉心中不禁一怔,暗忖道:“老子这条性命,怎么居然大受别人重视起来了?”

应伏干笑两声,又道:“应伏告辞了,待布公子回来之后,我一定会跟他联络的。”

“走不得!”在应伏背后,突然响起了一个人阴冷的声音。

这人的声音,虽然并不响亮,但却有着一种慑人的力量,甚至使人为之不寒而栗。

应伏没有回头,身子却忽然猛烈地一震。

他已算是江湖上的一流高手了,即使是铁发和木眼,也未必可以胜得了他。

可是,当应伏听见那人的声音之际,背心部位竟然已给一件利器直抵着。

他从来也没有过这种可怕的经历。

他练了三十年武功,耳目聪敏,机灵利锐,就算在十丈之内有蚊子飞过,也绝对瞒不过

他的眼睛和耳朵。

可是,现在居然有人能够在他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上来就制住了他。

应伏的手发抖了,甚至连声音也在发抖。

他说道:“是…是…布公子吗?”

背后那人冷冷笑道:“布公子不在本镇。”

应伏道:“那么,尊驾是什么人?”

那人干笑两声,道:“老夫姓练,江湖中人有人叫我‘茹毛饮血鬼独夫’,也有些叫老夫做‘六亲不认断肠人’。”

“是……是练老宫主?”应伏的声音倏地充满了恐惧之意。

背后那人冷冷道:“好说!老夫就是练惊虹。”

岳小玉傻住了,他也和应伏一样,完全无法看见那人的面貌。

但岳小玉怎么也想不到,来者竟然就是凶名远播,声威一时无俩的血花宫宫主练惊虹!

口口口

练惊虹是否邪派第一高手,江湖上一直都有人争论著。

但纵使他不能算是邪派中的第一高手,武林中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人,只怕还数不出五个来。

应伏怎么也想不到,练惊虹居然会在此时此地出现。

他也没有怀疑,这人是不是练惊虹。

因为他相信,除了练惊虹之外,江湖上已没有什么人能够一出手就制住了自己。

“练老宫主,你若要杀应某,尽管动手好了。”应伏只能这样说。

练惊虹冷冷道:“杀你不难,快把老夫的干儿子放了再说!”

应伏一懔道:“谁是你的干儿子?”

练惊虹冷笑道:“老夫的干儿子,就在你左胁之下,他叫练无敌!”

岳小玉傻住了,他当然不会忘记,自己在百鸟林遇上强盗的时候,曾经乱吹法螺,说自己是练惊虹的义于,名字就叫练无敌!

他做梦也想不到,练惊虹一出现,居然会把这件本来并不存在的事情,说了出来。

应伏闻言,却是不禁哈哈一笑,道:“练老宫主!你误会了,这黄毛小子并不是什么练无敌,他叫岳小玉。”

练惊虹冷冷一笑,道:“岳小玉就是练无敌,练无敌就是岳小天!”

应伏一呆,道:“有这种事?”

练骛虹说道:“老夫说得出口,这种事情,就算本来并不存在,也得要变成事实!”

岳小玉心中怔了一怔,暗忖道:“这岂不是硬嘴巴咬死小鸽子,一味蛮不讲理吗?”

应伏又呆住了。

只厅见练惊虹的声音又道:“你是否要赌一赌命?”

应伏道:“我不想赌。”

练惊虹冷笑道:“既不想赌,就得马上放了本宫主的干儿子。”

应伏道:“我放了他,你还会放过我吗?”

练惊虹道:“老夫保证,只要干儿子平安无恙,绝不向你追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