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1章

作者:卧龙生

布狂风冷冷一笑,还是没有说话。

红袍女子向他逼前两步、又说道:“也许,严一初不会获胜,但他最少有把握,可以跟你拼个同归于尽!”

布狂风瞳孔收缩,道:“为了杀我,严一初会不惜舍命相陪吗?”

红袍女子道:“不错!”

布狂风说道:“我和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红袍女子道:“也许什么仇恨也没有,但你要对付神通教,也就是等于要对付我爹!”

布狂风又道:“所以,老严一定要我死?”

红袍女子道:“正是这样。”

布狂风道:“就是为了这一点,你叫律一蝶去杀他?”

红袍女子点点头道:“不错,这都是为了你,为了你这个冷血的疯子!”说到这里,她用力咬着自己的下chún,脸色胀红得很厉害。

布狂风呆住了,过了很久才道:“不错,我是个疯子,但你又是什么东西?”

红袍女子的嗓子提高了最少两倍,道:“我是一个冷血的女杀手,也是神通教教主的女儿!”

布狂风道:“你懂得这样说,那也差不多了。”

红袍女子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姓布的,你该杀千刀,掉进第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布狂风哂然一笑道:“你说的不错,所以,你不该杀了严一初,应该让他用剑把我送进地狱去!”

红袍女子咬着牙,道:“要杀你,我最少有七百种方法!”

布狂风耸肩一笑,漫不在乎地说道:“但你只能使用其中一种。”

红袍女子恨声道:“所以,我会用最残酷的一种来对付你!”

布狂风笑道:“用最残酷的方法杀人,对你来说,往往也是最愉快的。”

红袍女子的脸色更难看了,最后,她冷笑一声,用充满毒恨的眼光瞪了布狂风一眼,然后就走了。

她走的时候,姿势相当优美。

但她的冷笑声,却令人不寒而栗。

“嫩衲”这个法号当然是假的,但小沙弥的身分,却是货真价实。

红袍女子走后,布狂风就解开了小沙弥的穴道。

小沙弥仰首直盯着地,忽然说道:“你这个人好像很特别。”

布狂风道:“我却一点也不觉得。”

小沙弥道:“万大小姐对你很好,许多人都羡慕极了,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你却身在福中不知福,而且还要跟万大小姐呕气,这真是太不智了。”

布狂风道:“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理会。”

小沙弥说道:“我虽然是个真正的小沙弥,但是凡夫俗子的事情,却知道得不少。”

布狂风道:“那么,请你告诉我,这寺院是不是神通教的分舵?”

小沙弥道:“本来不是,但现在却差不多了。”

布狂风又问道:“这寺院的主持大师呢?”

小沙弥道:“跑掉啦!”

布狂风道:“为什么要跑掉?”

小沙弥道:“他若不跑,就得变成死和尚。”

布狂风道:“你呢?为什么还留在这里?”

小沙弥道:“你弄错了,我虽然是个真正的小沙弥,但却是从另一间寺院跑过来的。”

布狂风这:“却是何故?”

小沙弥得意地道:“这是万大小姐的命令。”

布狂风道:“你早就已经是神通教的人了?”

小沙弥道:“不错,而且万大小姐对我很好。”

布狂风道:“这寺院本来是怎样的?何以会有一座练武厅?”

小沙弥道:“这练武厅是几天之前才造好的,最近三四天,万大小姐常在这里练武。”

布狂风这:“她很挥霍吗?”

小沙弥道:“只要她高兴,就算是雇请工匠,要他们在十天之内造成一座宫殿,那也不是奇事。”

布狂风道:“你年纪小小,就已成为神通教的一份子,只怕不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小沙弥说道:“但我已没有选择的余地。”

布狂风道:“你若不怕,可以跟随着我,脱离他们。”

小沙弥拼命地摇头道:“这是万万不可以的,小僧不想累已累人。”

布狂风叹了一口气,知道再说也是无用,只好悄然离去。

在饮血峰下,暂时一片谧静。

但岳小玉心头却很烦躁,他此行是想见郭冷魂、诸葛酒尊及师父等人的,但直到现在却连一个也见不着。

许不醉很了解他的心情,所以也不去烦扰他,只是暗中在附近加以照应着。

水莹儿对岳小玉更是关注,幸而葯石有灵,岳小玉的伤势已渐痊愈,看来并无大碍。

这一天正午,江东五杰溜了过来,鲍正行首先说道:“闷煞人也!”

舒一照道:“何闷之有?”

鲍正行道:“天下太平,人人相安无事,所以闷然之至。”

常挂珠道:“只怕是山雨慾来风满楼,大家切莫太轻松了。”

白世儒道:“何必争论不休,且问问岳小哥儿,看看他有什么打算好了。”

岳小五皱着眉,叹道:“现在我们连郭大哥在什么地方也不知道,又还能有什么打算呢?”

白世儒道:“反正左右没有着落,何不杀上饮血峰看个究竟?”

胡无法嘿嘿冷笑,说道:“你倒说得轻松,凭咱们这几块材料,配区闯饮血峰吗?”

“放屁!”鲍正行道:“这是长他人之志气,灭自己之威风。”

胡无法冷冷道:“我可看不出,咱们现在还有什么威风可言。”

鲍正行大不服气,正待反驳,常挂珠已截然说道:“不要再说了,还是一动不如一静。”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有人正在探头探脑地瞧了过来。

鲍正行陡地喝道:“何方鼠辈,竟敢钻到这里来?”

那人嘻嘻一笑,忽然大步踏入,怪声怪气道:“区区正是江湖鼠辈,铁老鼠是也!”

岳小玉一见铁老鼠,登时为之精神大振,扬眉叫道:“鼠老兄,你可想煞小岳子也。”

鲍正行望看岳小玉,道:“是老鼠兄还是鼠老兄?”

舒一照道:“老鼠兄也可以,鼠老兄亦无不合。”

岳小玉也不理睬这两人,只是上前问铁老鼠,道:“郭大哥、诸葛前辈是否也来了?”

铁老鼠立时苦着脸,道:“他们来不得。”

岳小玉忙道:“如何来不得?”

铁老鼠道:“郭堡主和诸葛前辈被敌人包围看,无法杀出重围。”

岳小玉大吃一惊,道:“这便如何是好?”

铁老鼠道:“唯有求取援手,以解困厄。”

岳小玉道:“既然这样,咱们还在这里等什么?”

鲍正行接着大声附和道:“救人如救火,这件事万万耽搁不得。”

胡无法说道:“咱们这就杀将过去可也。”

铁老鼠望了他们一眼,接看才问岳小玉道:“他们是何方神圣?”

岳小玉道:“这五位乃是江东五杰,为人极讲义气。”

铁老鼠呵呵一笑,道:“如此倒是失敬,失敬!”

舒一照笑道:“彼此都是同一阵线上的英雄好汉,大可不必客气。”

铁老鼠道:“区区知道,仗义每多屠狗辈,五位不知可喜欢吃狗肉否?”

舒一照立时眉飞色舞,道:“当然是喜欢得不得了,你擅烹狗之道吗?”

铁老鼠哈哈一笑,值:“别的本领不敢说,谈到这下子功夫,可说是独步江湖,人试人赞。”

舒一照道:“难得有此机缘与铁老兄相逢,倒要领教领教。”

岳小玉双眉一轩,道:“正经事还没干,却谈什么猫肉狗肉?”

常挂珠立刻大声附和,道:“岳小哥儿说得好,再这样瞎缠下去,我们什么事也干不成了。”

铁老鼠望了岳小玉一眼,吃吃笑道:“不见一阵子,你好像成熟了不少。”

岳小玉笑笑道:“人是一天一天长大的。”

胡无法说道:“同时也一天一天的衰老。”

岳小玉道:“老不一定衰,有些人越老越成熟,越老越精神。”

舒一照笑道:“真是神童,无论说什么都是胜人一筹。”

岳小王哈哈一笑,但接看却又眉头大皱道:“诸葛前辈与郭大哥身陷重困,我们怎么还这样快活?”

常挂珠道:“对,我们不该这样快活,应该愁眉苦脸。”

胡无法道:“但愁眉苦脸也不能解决问题,咱们应该大为紧张才对。”

舒一照问道:“为什么大为紧张便对了?”

胡无法道:“只有紧张的人,才可以切切实实地去做事。”

舒一照道:“紧张又怎样?只怕越是紧张,就错乱得越是厉害。”

胡无法这:“你个个屁!”

舒一照哼的一声,正待反驳,岳小玉又怒喝道:“住嘴!”

胡无法、舒一照互望一眼,脸上都露出怪异之极的神情。

常挂珠却居然陪上一张笑脸,道:“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咱们都是一伙人,有什么事慢慢商量好了。”

岳小玉冷冷一笑,道:“这是什么时候了,再不振作一点,天下间所有的人都活不下去了!”

常挂珠连连点头不迭,道:“是的,是的!岳小哥儿,请主持大局,咱们江东五杰绝不敢再胡来。”不如如何,这位常老大对岳小玉越来越是恭敬。

岳小玉心里很雪亮,忖道:“还多半是水莹儿的功劳,否则,这个怪物绝不会这样偏帮老子。”

想到这里,不禁又对水莹儿有了更大的好感。

铁老鼠不知就里,倒以为岳小玉的本领越来越大了。

只听见常挂珠又说道:“诸葛酒尊和郭堡主既有麻烦,咱们自然是要赶去支援的,但就只怕敌势强大,咱们去了也不济事了。”

岳小玉道:“若布公子在,形势也许会大不相同。”

常挂珠说道:“布公子很快就会回来的。”

岳小玉道:“但救人如救火,这种事怎耽搁得了?”

铁老鼠道:“话虽如此,但诸葛酒尊与郭堡主被困之处,易守难攻,一时三刻之间,谅还不会有什么问题。”

岳小玉道:“但是,还是叫人担心死了。”

铁老鼠道:“你们说的布公子,是什么人来着?”

岳小玉说道:“布北斗之子布狂风是也。”

铁老鼠一怔道:“布北斗?莫不是号称‘武林皇帝’的那个布北斗吗?”

岳小玉道:“不是他又还有谁呢?”

铁老鼠道:“此人武功怎样?”

岳小玉道:“根据他的老子说,他的剑法简直是无懈可击的。”

鲍正行抿嘴一笑,道:“做老子的,多半喜欢为自己的儿子吹牛。”

岳小玉道:“但布北斗却又说,他的儿子疯了。”

常挂珠一怔道:“好好的一个儿子,怎么说他减了?”

岳小玉道:“但布北斗临死前,的确这么说,他说布公子练功太勤力,所以发疯了,而且也不见了。”

铁老鼠冷冷一笑,道:“到底是老子疯了,还是儿子疯了?”

岳小玉皱了皱鼻子道:“管他老子疯还是儿子疯,总要剑术了得,那才中用。”

铁老鼠道:“布公子去了那里?”

常挂珠道:“他约了另一位武林高手决一死战,如今正是生死未卜。”

鲍正行眼睛一翻,道:“你别说得这么难听好不好?”

常挂珠也瞪看眼,道:“我有什么地方说错了?决斗这种事,最是离奇莫测,往往未必是武功较高的人会得到最后的胜利。”

鲍正行道:“你这么说,岂不是存心诅咒布公子吗?”

常挂珠道:“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只不过是以事论事而已。”

岳小玉听得不耐烦,说道:“不要再争论了,这样罗里啰嗦的,又有什么用处?”

铁老鼠道:“如今唯一之计,是要向武林同道求援。”

岳小玉道:“把诸葛前辈和郭大哥围困着的,是何方神圣?”

铁老鼠说道:“都是一些神通教的兔崽子。”

“神通教!”岳小玉气得牙痒痒地,骂道:“是他妈的什么神通教,真教老子无名火起三千丈。”

铁老鼠道:“你领教过神通教的厉害了?”

岳小玉道:“这些兔崽子的把戏,老子的确领教过了,但却也不见得怎么厉害。”

钱老鼠道:“神通教是什么来头,区区也不怎么清楚,但是,这一次咱们居然会给围困着,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