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2章

作者:卧龙生

公孙咳道:“何以如此肯定?”

许不醉说道:“他是许某的师叔,而我师父生前,一直都断定他是个真正的君子。”

公孙咳道:“你相信令师的眼光,绝不会看错云淡来?”

许不醉道:“先师生平最大的长处,就是寡言。”

公孙咳道:“寡言有什么好处?”

许不醉正容道:“言多必失,沉默是金。”

岳小玉心中大不以为然,暗道:“哑巴一辈子都不会说话,却不见得个个哑巴都会大大的发财。”

许不醉接着又道:“先师生平,绝少谈及他人之长短优劣,但只要一经立下判语,却是从来也不会看错的。”

公孙咳道:“就凭这一点,你认为云淡来经不会干出任何伤天害理的事?”

许不醉道:“这一点已很足够。”

公孙咳冷冷道:“但你师叔是人。”

许不醉道:“他当然是人。”

公孙咳道:“只要是人,就会有改变的可能,有人会变好,但也有更多人会越变越坏。”

许不醉摇摇头,道:“云师叔绝不会变坏,他是个固执的好人。”

常挂珠不耐烦地跺了跺脚,道:“这种争论有什么意思?”

“不!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水莹儿一直都沉默着,但这时候却忽然插口道:“我认为许轩主的话,我们是要好好考虑的。”

胡无法道:“考虑些什么?”

水莹儿道:“即使九霄居士真的加入了神通教,其中也可能会大有文章。”

胡无法又问道:“这便该从何着手才对?”

许不醉道:“我要亲自去见见他老人家。”

公孙咳吸了口气,摇头道:“这太危险了,简直是送羊入虎口。”

许不醉道:“我不是羊,我也是个吃人不吐骨的老虎。”

鲍正行道:“这也不妙,两虎相斗,必有一伤。”

舒一照插口道:“一伤已是上上大吉,一个弄得不好,两败俱伤也不是什么奇事。”

许不醉道:“与其大家不明就里硬闯敌阵,何不让许某先去探一探路,然后才再从长计议?”

胡无法担心道:“只怕你探路不成,跌进神通教的陷阱里,那就喝呵之又喝呵了。”

许不醉瞪了他一眼,道:“连我都不怕,你在这里怕什么鸟?”

胡无法眨了眨眼睛,笑说道:“你若失手被擒,对咱们的声名,也是不怎么好听。”

许不醉道:“你要明哲保身,最好马上滚到老远去。”

胡无法摇摇头,道:“明哲保身,驱蚊拍苍蝇天天洗脸十八九次这等事,胡某是绝对不感兴趣的。”

许不醉这才面色稍宽,望着他道:“既然这样,那又何必多费chún舌?”

胡无法道:“实不相瞒,俺想跟你一块儿去见云淡来。”

许不醉两眼一瞪,道:“云淡来是个老头子,又不是千娇百媚的妞儿,有什么好看?”

胡无法道:“看看他也不见得会不见了鼻子。”

许不醉道:“这可难说得很了,谁知道这个老头子是不是已经性情大变,忽然开始喜欢吃人肉了?”

胡无法道:“你不敢让我去,是否别有隐衷?”

鲍正行道:“这隐衷多半是不能向大冢说的。”

舒一照道:“若可以向大家说出来,那也就不是隐衷啦!”

白世儒道:“既然这样,老二就不要死缠乱跟.省得人家讨厌。”

许不醉哼了一声,冷笑道:“你们算是用激将法吗?”

胡无法道:“俺不叫激将法,俺是胡无法。”

许不醉道:“你既有兴起跟着我走,我也不会反对,但有什么后果,我可不负责。”

胡无法道:“不管是前果后果,都不必你负责就是。”

许不醉目光一转,望着公孙咳道:“神通教的狗崽子在前面还有多远?”

公孙咳道:“不远,不远。”

许不醉道:“从这里跑往天竺也不远,大概两三年就可以到了。”

公孙咳讪讪一笑,道:“但你若要去见云淡来,只要半个时辰已很足够。”

许不醉点点头,庄耀已叫道:“老叫化愿代为引路。”

胡无法哈哈一笑,说道:“好极!好极!”

口口口

许不醉与胡无法离去后,岳小玉一直都注意着水莹儿。

她好像有着很大的忧虑。

岳小玉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感到有点不舒服?”

水莹儿摇了摇头,道:“我很好。”

岳小玉道:“但我看得出,你似乎有点担心,你担心些什么?是不是怕许轩主会出意外?”

水莹儿吸了一口气,道:“许轩主之行,也许会有点波折,但我深信他能应付得来,但……但布师兄仍然留在饮血峰下,却有点不大寻常。”

岳小玉淡淡一笑,道:“布公子的本领大得很,而且在饮血峰下,又有什么人敢来撒野?”话才说出口,心中却暗道:“这倒非也,小岳子在那里,也险些给应伏弄得头在下,脚在上,乖乖的屁股朝了天。”

水莹儿道:“我知道,布师兄是个很懂得顾全大局的人,他不肯去铁眉楼,绝不是见死不救。”

岳小玉暗道:“你师父说布公子疯了,但如今却又变成了一个很懂得顾全大局的人,真是他娘娘的莫名其妙。”

水莹儿悠悠的叹了口气,又道:“我担心有更惊人的事会发生在饮血峰下。”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倘真如此,那便如何是好?”

水莹儿“唉”了一声,道:“但铁眉楼之事,我们是不能不理的。”

岳小玉道:“你是不是想回去?”

水莹儿忙道:“不!我没有这么想过,而且,就算我回到镇里,凭我的微末这行,也帮不了布师兄的忙。”

岳小玉呆了一呆,忽然身子一晃,道:“不好!”

水莹儿吃了一惊,道:“怎么啦?”

岳小玉道:“木眼、铁发也跟咱们来了,万一布公子那边出了重大变故,他岂不是变成孤军作战了?”

水莹儿道:“我就是这么想。”

岳小玉道:“这便如何是好?”

水莹儿说道:“不如叫木眼和铁发回去,铁眉楼的事,就让我们这些人来解决吧!”

岳小玉眉头一皱,木眼已走了过来,道:“你们不必为布公子担心,他一定可以逢凶化吉的。”

岳小玉暗道:“这家伙好耳力。”

水莹儿却道:“这么说,布师兄那边真的会有麻烦事情发生了?”

木眼道:“麻烦之事,无日无之,要担心也担心不来。”

岳小玉说道:“话可不是这么说法,依我看,你和铁前辈还是回到饮血峰去好了。”

木眼道:“布公子要我们往东,我们就绝不敢向西走,铁眉楼之行,我们一定要护送到底。”

岳小玉暗骂一声道:“真是他妈的牛脾气猪脑袋!”

就在这时,庄耀忽然在前面大声喝叫,道:“什么人鬼鬼祟祟的,快给我滚出来!”

木眼闻言,脸色陡地一变,迅速飞掠上前看个究竟。

但比他更早奔了上去的,却是鲍正行和舒一照。

舒一照摩拳道:“久未揍人,手痒之极。”

鲍正行道:“最好杀来一百个贱骨头,每人各揍五十个,不亦快哉?”

话犹未了,一只比蒲扇细小不了多少的巨掌,已向两人扫了过来。

舒一照一看这巨掌的来势,已知不妙,他胜在轻功身法胜人一筹,“刷”的一声,就匆匆闪避了过去。

但鲍正行反应稍慢,而且又正在说个滔滔不绝,等到发觉不妙之际,这巨掌已击在他的胸膛上。

虽然鲍正行够胖大,肉厚身重,但这一掌力逾千钧,他也为之禁受不起。

他中掌之后,摇摇晃晃地倒退开去,木眼伸手把他扶住,道:“老鲍,你是否挺得住呢?”

鲍正行兀自勉强一笑,道:“当然挺得住,哈哈……”谁知说到这里,那巨掌又再挥了过来,他只觉服前一黑,便已昏倒过去。

木眼没有再扶住他,任由他跌倒在地上。

因为他要对付一个身高几乎一丈的巨人!

一看见这巨人,岳小玉差点没有立刻吓得跳了起来。

如此巨人,可说是世间罕见的。

但这巨人,岳小玉却并不感到陌生。

只见这巨人最少身高九尺以上,拳头差不多有岳小玉的脑袋那么大。

这是令人望而生畏的巨汉,而且,他的样子简直就和大补气血楼的阿曼没有半点分别。

唯一不同者,就是阿曼的脸上,只有眼眶,而没有眼珠,连一颗也没有。

而这个巨人,虽然他的笑容也和阿曼一般残酷,但他却不是个瞎子。

这巨人的笑容残酷,眼神更残酷,看他的出手,竟似是一下子就想把别人从中间撕裂开来。

一个这样粗壮的巨人,行动应该是很笨拙的,但这巨人却并不如此。

他出手既凶狠又快捷,而且招式之怪异,更是令人防不胜防。

鲍正行已倒下了,庄耀呢?

岳小玉再看一看,不禁立刻深深地抽了口凉气,全身上下都冒出了鸡皮疙瘩。

只见庄耀背贴着一棵枯树,两眼剩得老大,胸腰之间满是鲜血,连肠脏也已给挖了出来。

这情景实在是太恐怖了,显然是眼前这个巨人所施的毒手。

木眼的脸色也有点异样。

杀人这种事,他见过不知多少,而他也经常杀人。

更凶残的杀人手法,他也见过了,但这巨人的身手,还是令他感到有点震栗。

只听见铁发已在背后喝道:“什么人,如此凶悍?”

巨人桀桀一笑,巨掌直上直下地劈了过来,道:“我就是巨魔神阿满!”

“巨魔神!”木眼道:“你是神通教的人?”

阿满道:“什么教都和我没有半点关系!”

木眼道:“既不是神通教的狗崽子,何以无缘无故的杀人?”

阿满道:“是为了手痒!”

舒一照怒道:“痒你娘个屁!”

阿满大怒,喝道:“你好大的胆子,待我把你的胆子挖了出来再说。”

舒一照道:“怕你的是龟儿子!”他见这个自称“巨魔神”的阿满只是单人匹马,也就不再甘于示弱。

这时候,众人都已围了上来,公孙咳首先扶起鲍正行,只见他面色惨白,嘴角兀自在流血。

常挂珠急忙问道:“鲍老五死得不死得?”

公孙咳道:“死了九成。”

常挂珠大怒,举起大算盘便要跟巨人阿满拼命,公孙咳却一手把他扯了回来,道:“你若不陪着老鲍,那便死了个十足十。”

常挂珠愕然道:“我又不懂得治伤医病,陪着他又有什么用?”

公孙咳道:“我是说,你若去跟这大个子拼命,那么你便死了十足十!”

常挂珠冷哼道:“常某可不是个贪生怕死之辈,再说,这大家伙也不见得怎么厉害。”

公孙咳冷冷道:“他若不厉害,又怎能一出手就伤了老鲍?”

常挂珠陡地呆住,作声不得。

白世儒在旁边听了,大是不满道:“老五给人打成这副样子,咱们岂可袖手旁观?”

铁老鼠道:“这也不必急在一时,且看木眼如何处理好了。”

但木眼、铁发还没出手,岳小玉却居然冲了出去。

阿满瞧着他,忽然咧嘴大笑,道:“你是从那里来的小东西?”

岳小玉也哈哈大笑三声,才慢条斯理地说道:“你怎知道老子细小?”

阿满道:“你个子细小,那是人人都可以一眼看得出来的。”

铁老鼠大不服气,道:“谁说他个子细小?他比一般少年高大强壮得多。”

阿满道:“他今年几岁?”

铁老鼠道:“十五岁还不够。”

阿满哈哈一笑,道:“我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比他还要高大。”

岳小玉道:“那是因为你高大得不正常之故。”

阿满大怒道:“你敢说我长得不好看吗?”

岳小玉道:“本来,你是个很好看的大丈夫、男子汉,但却坏在一双眼睛,凶神恶然似的,就像只吃人的野兽。”

铁老鼠皱着眉道:“但这是天生如此的,又有什么办法可以补救?”

岳小玉道:“事在人为,若要补救,那是一点也不困难的。”

铁老鼠道:“除了把眼珠子都剜了出来之外,又还会有什么办法?”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