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3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暗暗称奇,忖道:“给人打得欠一找九,命不久矣之际,还有什么事值得好笑呢?”

过了片刻,只听见尹天澜呛咳了两声,又道:“你们都看见了,这……这就是……阴……阴……”

“是阴司路上打筋斗?还是阴风阵阵逼人来?”阿满怪声道。

他这两句话也说得很吃力,因为他也受伤不轻。

“都不是!”岳小玉立刻摇头道:“是阴沟里翻船,八十岁老娘给三岁娃娃绊倒了。”

尹天澜盯着岳小玉道:“你……你好刁的一张嘴……”

岳小玉回答道:“天生如此,无可救葯?”

尹天澜惨笑一声,忽然向谢中杰招了招手道:“谢堂主……你过来……”

谢中杰“哦”地应了一声,依言走了过去。

尹天澜望着他,又喘了一口气才道:“谢堂主,我不成了……”

“不!帮主,你会继续活下去的。”谢中杰连忙说道。

尹天澜苦笑一声,摇头道:“不要再自欺欺人了,唉!人生自古谁无死?虽然我这一次死得不明不白,糊里糊涂,但总算是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休息休息啦……”

谢中杰道:“帮主吉人天相,绝不会就此离开咱们的。”

“不,你要正视目下的情况。”尹天澜有气无力地说道:“这绿玉打狗棒,从现在开始,就是属于你的了……”

“不!”谢中杰满脸都是惊惶之色,同时立刻跪了下来,恭恭敬敬地双手把绿玉打狗棒端到尹天澜的面前,道:“请帮主收回绿玉打狗棒。”

尹天澜长长叹了口气,道:“我还能使用它吗?”

谢中杰道:“怎么不可以?”

尹天澜摇摇头,道:“但实在是不可以了,我已瞎掉了一只眼,而且最多还只可以再活半个时辰。”

谢中杰道:“不要悲观,公孙神医已来了。”

公孙咳已在尹天澜身边,准备要为这位丐帮帮主治伤。

尹天澜却瞪着唯一的眼睛,怒道:“你不是我们这一边的人,快走!”

公孙咳道:“我救朋友,也救敌人,但你既不算是不才的朋友,也不算是不才的敌人。”

尹天澜说道:“那么,我更不要你来多管闲事,我死我的,你去医那个大个子好了。”

公孙咳道:“大个子只是断了一条腿,并不致命。”

尹天澜道:“你去治他的腿,本帮主的伤,不劳你来费心。”

公孙咳还想说话,谢中杰已怒视着他,道:“尹帮主自会吉人天相,你滚回那边去也罢!”

公孙咳一怔,道:“你刚才不是还很想我为尹帮主治伤吗?”

谢中杰冷冷道:“是尹帮主不要你这种人来为他治伤!”

公孙咳无奈,只好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掉头回去。

尹天澜冷冷一笑,道:“他是描哭老鼠假慈悲。谢堂主,你以后一定要小心这种人!”

谢中杰道:“我会记住的。”

尹天澜又向他招了招手,道:“我死后,你就是本帮帮主了,你附耳过来,我有很重要的秘密对你说……”

吴一之和施一然忙说道:“属下等怎样?”

尹天澜道:“你们还是要扶着我的,没有两位,我连坐都坐不起来。”

吴一之和施一然闻言,只好依旧扶着尹帮主,两人连动也不动。

这时候,谢中杰已附耳过来。

尹天澜在他耳边低声地说道:“你听着——”

谢中杰侧耳倾听。

尹天澜的声音,似乎应该越说越细小了,但谁知他忽然大喝一声,骂道:“老子操你娘去见他妈的烂臭鬼!”

谁都想不到尹天澜会有此一喝,更想不到这位尹帮主在垂死之前竟然会有这等粗鄙的话来大骂刑堂堂主谢中杰。

谢中杰也想不到,万万想不到。

无论是谁,在这种情况之下给人破口大骂,都一定会吓一大跳的。

谢中杰也不例外。

他立刻有如中了箭的野免,“霍”的一声就向后倒退开去。

至于吴一之和施一然,两人都是面色发白,一时间不知应该怎样才好。

岳小玉却是看得眉飞色舞,暗道:“这倒过瘾,莫非丐帮之中,也在笼里鸡作反了?”

只见谢中杰急退开去后,一张脸庞已变成了紫青色。

过不了片刻,他连眼睛都已变成惨黄色。

在这短短一瞬间,他的手已冰冷僵硬,但嘴chún却总算还能动了一动。

“你为什么……要向我下毒手?”他嘶声在叫,声音又颤抖又绝望。

尹天澜哈哈一笑,道:“你渴望做帮主已有多久了?”

谢中杰怒道:“和你一般久,但你成功了,是你设计害死任老帮主的!”

尹天澜唯一的眼睛里怖满了血丝,声音怪异得令人毛管直竖,道:“胡说!你说的话,谁都不会相信!”

谢中杰怒叫道:“我说的是真话!是一个没有人知道的秘密!任老帮主是给你用慢性毒葯害死的……”

但他才说到这里,尹天澜已向他扑过去,紧紧捏着他的喉咙。

谢中杰的呼吸立刻停顿,但最令人感到可怕的,就是他那惨黄的眼睛里,忽然有鲜红的血水沁了出来。

不到一瞬间,他连眼角都已裂开,鲜红的血也遂惭变得青蓝起来。

吴一之和施一然都惊得呆住了,两人你瞧我我瞧你的,惊骇得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候,尹天澜和谢中杰一起慢慢地倒了下去,两张脸庞看来都是一般的狰狞可怖……。

绿玉打狗棒还在地上,一时之间,居然没有人去拾取。

过了一会,忽然有人老实不客气,把这根绿玉打狗棒拾了起来,但这人却并不是一个叫化子。

拾起绿玉打狗棒的,正是出神入化,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的常挂珠。

吴一之和施一然同时喝道:“什么人,竟敢玷污本帮宝物?”

常挂珠伸手在自己的鼻子上指了一指,道:“我就是名震大江南北,技惊五湖四海,一跺脚就吓破三山五岳所有土豪劣绅、元凶巨寇的江东五杰之首,外号人称密底算盘,姓常名挂珠,草字多能,又自号得得居士……”

吴一之嘿嘿一笑,道:“不管你是常挂珠还是常挂彩,先把打狗棒交回来再说!”

常挂珠道:“你是不是丐帮帮主?”

吴一之一怔,道:“当然不是。”

常挂珠哼了一声,道:“既不是丐帮帮主,凭什么向我取回打狗捧?”

施一然怒道:“你这岂不是公然与本帮为敌吗?”

常挂珠贬了眨眼,道:“常某又不是要把打狗棒据为己有,那怎算是与贵帮为敌?”

吴一之道:“既然阁下无意把打狗棒据为己有,何不交出来,让本说长老来处理这一件事?”

常挂珠冷冷道:“哦?你是丐帮长老吗?”

吴一之道:“也不是。”

常挂珠道:“那就一切免谈。”

施一然怒道:“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常挂珠嘿嘿一笑,道:“怎样处置打狗棒,常某自有分寸,不劳两位费心。”

公孙咳忍不住道:“常老大,这东西是吃不得的,它是个比烫山芋还更要命的东西。”

常挂珠一翻白眼,说道:“这个我知道。”

公孙咳道:“你把它拿在手里,虽然不错是威风极了,但以后的麻烦,只怕会数之不尽。”

常挂珠瞪着他道:“你怕不怕麻烦?”

公孙咳一呆,道:“有时候怕,有时候什么都不怕。”

常挂珠道:“但我自出娘胎以来,一直都不怕麻烦,丐帮若要算帐,随时来找我好了。”

吴一之冷冷道:“你会后悔的?”

施一然道:“而且马上就要后悔!”

两人说完之后,接着就有人干咳两声,慢条斯理地从他们中间走了出来。

公孙咳一看见这人,立时面露喜色,叫道:“关长老,你也来了?”

那人呵呵一笑,也是个叫化子。

他背后背着八个布袋,正是在丐帮之中,人称“铁指神乞”的关中雄。

关中雄的大名,岳小玉早已听说过了,却想不到这位誉满江湖的丐帮八袋长老,居然也会在这条道路上出现。

关中雄向公孙咳抱拳为礼,接着道:“公孙神医,别来无恙?”

公孙咳道:“无瘦,无损,无病,无恙,无财。”

“无财?钱财的那个财?”

“对了,近来花钱如撤沙,穷得要命呢!”

“有何打算?”

“加入丐帮,做叫化子可也?”

“本帮帮规,凡加入本帮者,必须散尽家财,始可为本帮上下弟子容许,成为丐帮中人。”

“唉,不提帮规,还可考虑考虑,一提到帮规,那就万事皆休也。”

岳小玉知道公孙咳最怕守什么臭规矩,这一种脾性正与他不谋而合,便道:“想不守帮规,倒也容易。”

关中雄“咦”一声,目注着岳小玉道:“你是何人?”

“岳小玉。”

“来自何门何派?”

“我师父乃公孙神医之父。”

关中雄目光大亮道:“当真?”

公孙咳微笑道:“一点不假。”

关中雄哈哈大笑道:“那么真是值得恭喜了。”

岳小玉道:“值得恭喜的是谁?”

关中雄说道:“自然是你这位岳小兄弟。”

岳小玉贬了眨眼,道:“我拜了公孙神医之父为师,又有何值得恭喜之处?”

关中雄道:“公孙老侠名满天下,技艺更是冠绝同侪,你能拜他老人家为师,乃是邀天之幸,自然值得恭喜恭喜。”

岳小玉摇摇头,道:“只怕未必!”

关中雄一怔,道:“岳小兄弟,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岳小玉道:“我师父本领极大,那是无可否认的,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纵使我师父他老人家也未能天下无敌,换而言之,只要遇上武林中的顶尖绝世高手,他还是会吃败仗的,所以小岳子跟他老人家学艺,只能说是机缘巧合,实在一点也不值得恭喜。”

关中雄听得怔住了,道:“你这样说,难道不怕公孙老侠知道?”

“哈哈,书有未曾经我读!事无不可对人言。”岳小玉指手画脚地道:“师父知道了就知道了,那又怎样?”

关中雄道:“你师父若听见了这些话,一定会很不高兴。”

岳小玉道:“关长老,你又怎知道我师父一定会不高兴?”

关中雄道:“但凡是为人师父者,听见徒儿在背后这样批评自己,都一定会大大的不悦。”

岳小玉摇头不迭,道:“关长老此言差矣!”

关中雄一呆,道:“何差之有?”

岳小玉道:“人有几种?”

关中雄更是怔住,半晌才道:“若以男女来区别,则只有两种。”

岳小玉道:“但若以性格作为区别,却有千千万万种。”

关中雄“哦”了一声,道:“有这许多吗?”

岳小玉道:“是多是少,那是见仁见智的,而世间之上最多的一种人,就是迂腐不通,自以为是的凡夫俗子。”

关中雄“唔”了一下,道:“关某不敢妄自菲薄,若以我来说,的确只能算是个凡夫俗子而已。”

岳小玉道:“关长老肯直认不讳,可算是凡夫俗子之中超凡脱俗的一人。”

关中雄捋须一笑,道:“岳小兄弟过奖了。”

岳小玉哈哈一笑,道:“你是前辈,小岳子是晚辈中的晚辈,过奖二字,休再提起。”

关中雄听得津津有味,扬眉道:“你虽年纪轻轻,但说话倒颇有意思。”

岳小玉又是哈哈一笑,道:“这就是真真正正的过奖了。”

关中雄道:“但关某仍然不懂,方才关某之言何差之有?”

岳小玉道:“在迂腐之人,凡夫俗子的眼中看来,小岳子刚才之言,的确是对师父大大的不敬。”

关中雄道:“莫非在令师尊的眼中看来,却又另有见地吗?”

“这个自不待言。”岳小玉道:“武林之中,最讲究尊师重道,但尊师重道得太过分,那就变成盲目之人了。”

关中雄越听越奇,说道:“尊师重道,就是尊师重道,又如何会算是太过分了?”

岳小玉道:“练武之人,总是好胜,对不?”

关中雄皱了皱眉道:“不对。”

岳小玉笑道:“的确不对,并不是每个武林人物都一定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