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4章

作者:卧龙生

荒野之中,北风急劲。

天气越来越冷了,但许不醉和胡无法都不觉得寒冷。

因为他们是同道中人,都是喝酒如喝水的酒徒。

许不醉看来不像个轻功甚佳之人,但胡无法用尽全力,能一直跟在他的背后。

庄耀本来要为他们引路的,但他轻功较差,不到一刻间工夫,就已不见了许、胡两人的踪影。

所以,他只好折回去,却不料因此而惹来杀身之祸。

可是,许不醉和胡无法都不知道。

这时候,这两个满身酒气,但眼光比猎鹰还更锐利的酒徒,正向魏家庄那边直奔过去。

据庄耀说,这魏家庄已落入神通教手里,庄主“金翼蜻蜓”魏渊,在半个月前死在雷金钱的豹刀之下!

魏渊在江湖上,名气并不响亮,但为人却极重信诺,也极有义气。

当许不醉听见这消息之际,立时哈哈一笑。他这一笑并不是因为高兴,而是因为愤怒。

有些人在愤怒的时候,就会大笑一场,然后才慢慢的发作。

而这种人,往往都是城府深沉之辈。

但许不醉并非城府深沉的人,他这样笑,只是想掩饰内心的悲愤。

许不醉的朋友不多,那并不是因为他选择朋友的态度严格苛刻,而是他平时根本懒得去和别人打交道。

但魏渊认识许不醉,已整整二十年。

二十年了,魏渊还是没有忘记许不醉,每当许不醉生日那一天,他都会亲身抱着两缸酒,四只烤鸭来跟他大醉一场。

二十年来,每次醉倒的都是魏渊,因为他平时根本就不喝酒。

他也统计过,在这二十年之内,他总共醉过二十一次。

除了许不醉生日之外,他只是在新婚燕尔那一晚,才喝醉过一次。

魏家庄的牌匾仍然高高悬挂着,院子门前的两座石狮还是和从前一样,没有半点改变。

但门外的形势,却已大大的不同了。

魏渊虽然富甲一方,但却是个十分随和的人,他不喜欢摆架子,也不喜欢卖弄排场,所以,在魏家庄门外,通常都没有特别派人看守着的。

但这时候,在院子大门之外,却至少有五六十人站成了两排,个个神情严肃凝立不动,就像是如临大敌一样。

胡无法嘿嘿一笑,道:“好大的气派。”

许不醉回头望了他一眼,道:“秋们本来是要找云淡来的,但现在却找到雷金钱的地头上了。”

胡无法道:“既来之,则安之。”

许不醉道:“不是安之,是杀之!”

“杀之,杀得了吗?”

“若杀不了他,誓不为人!”

两人来到了庄院门前,但觉四周杀气森森,五六十双目光都同时集中在他们的身上。

院子大门,本来一直都是紧闭着的,但两人一到,大门立刻就打了开来。

一个身形魁伟,衣饰华丽的大汉越门而出,来到了许、胡两人面前。

这大汉向两人拱了拱手,朗声道:“来者何人,请通姓名。”

许不醉冷冷道:“你怎么不先说出自己的名字?”

这大汉听了,似是略呆一呆,才道:“在下魏不名,魏庄主是我堂兄。”

许不醉道:“魏庄主很好吧?”

魏不名道:“他当然很好。”

许不醉道:“他葬在那里?”

魏不名一怔,继而冷哼一声道:“你是何人,何出此言毒咒本庄庄主?”

许不醉冷冷道:“不要再耍花样了,魏渊已死,你到底是谁?”语声甫落,突然右腕一抖,一支钢梭有如闪电般射向魏不名咽喉。

他这一下出手势子之快,实在是难以言喻,魏不名连看也没看清楚,咽喉已给钢梭抵住。

魏不名顿时脸色铁青,叫道:“你……你这是干什么?”

许不醉徐徐说道:“快叫雷金钱滚出来!”

“雷金钱?雷金钱是谁?”魏不名颤声道:“这里是魏家庄,又何来雷金钱这么一个人?”

许不醉冷冷道:“少装蒜,我已查得一清二楚,魏渊已给你们神通教的狗崽子害死了!”

“谁说我死了?”大门背后,忽然响起了一个人的声音。

一听见这声音,许不醉陡地呆住。

他认得,这是魏渊的声音。

“老魏,你还活着?”许不醉长长的吸了口气,惊喜地叫喊着。

但也就在这时,魏不名的身形突然在他面前急迅地矮了下去。

许不醉忽然发觉不对头了。

那不是因为魏不名的举动,而是因为他在这刹那之间,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魏渊从八年前开始,立誓永远不在许不醉面前说“我”这一个字。

“我”这一个字,在每个人的说话中,通常都占着很重要的位置。

在八年前的一个晚上,那天正是许不醉的生日。

魏渊照例喝得七荤八素,他平时说话不多,但只要有五七分酒意,他就会开始口若悬河,说个滔滔不绝。

但那一天,许不醉心情很不好,来的若不是魏渊,只怕早已给他一脚踢出大门之外。

可是魏渊不知道,他还以为每个人在生日的时候,心情都必定会很开朗的。

尤其是等到魏渊喝了半缸女儿红之后,就更加看不出许不醉心情到底如何了。

当晚,魏渊大谈练武之道,他道:“我师父在二十九年前,给我的师母打碎了鼻梁,我问师父何以不招架,我师父说:‘我当时喝醉了,所以连闪避的功夫也使不出来。’接着,我问我师父,练武之道最重要的是什么,我师父说……”

“我请你马上闭上你的嘴!”许不醉忽然吼叫起来,道:“什么我师母我师父,又我当时我问我师父的,短短几句话就说了几十个‘我’字,真是烦死我也!”

魏渊一怔,道:“你不喜欢我说这个‘我’字吗?”

许不醉冷哼一声,道:“你知道就好了。”

魏渊苦笑道:“但我……但愚兄实在从来都不知道。”

许不醉道:“你现在知道,也不算是太迟!”

魏渊忙道:“好,愚兄发誓,在你面前,从此不再说那一个字,倘若说了,天诛地灭,永不超生。”

许不醉哈哈大笑,道:“醉话,醉话!统统都是醉话,连发誓也是醉得一蹋糊涂的。”

但魏渊却一本正经地道:“愚兄既发了这个毒誓,就一定不会反悔。”

八年了,魏渊每次遇见许不醉,都绝口不提这个“我”字。

不论在清醒或者在酩酊大醉的时候,魏渊都能够遵守誓言,再也不说这个“我”字。

每当许不醉想起这件事,都会忍不住笑了起来。

现在,他又再听见魏渊的声音了。

“谁说我死了?”这五个字,分明是魏渊的声音。

但这句话最大的破绽,却在中间那一个“我”字。

许不醉比谁都更了解魏渊,魏渊是绝不会忘记八年前的誓言的。

单是这一个字,许不醉就断定这声音虽然很像是魏渊的,但实际上却一定不是他!

魏渊绝不会在许不醉面前说出这一个“我”字。

只见魏不名的身形在迅速矮下去之际,许不醉的钢梭也有如离弦利箭似的,“嗖”地自大门之中射了进去。

只听得在门后立时传来了一个闷哼之声,接着就有个白衫汉子瞪大著眼睛,摇摇晃晃地撞跌出来。

这人果然不是魏渊。

也就在这一刹那间,魏不名一抖手,一柄铁剑已电射而出。

他这一剑直向着许不醉的胸口剌下,走势极其劲疾,许不醉冷冷一笑,只见他左手一横,又是一支钢梭打横挥出。

“铮”地一声响,钢梭正格在魏不名的铁剑上,把铁剑挡了开去。

魏不名一声长啸,身形一转,剑势又再大盛,有如迅雷忽发般涌了过来。

许不醉嘿嘿一笑,道:“看你像个草包,但有剑在手的时候,却又不算是太窝囊!”

魏不名满面杀气,一言不发,连续十二剑追击许不醉,剑招之狠辣,倒也属罕见。

胡无法虽然只是站在一旁,却也觉得这铁剑卷起的劲风,声势极为骇人。

但许不醉却人如烟影,仿佛淡淡而来,然后又轻轻飘去,无论魏不名的剑势如何狠毒,到最后还是给许不醉轻易地闪开去。

魏不名十二剑未奏鼠功,又再急发二十一剑。

这二十一剑挥舞更急,阵阵逼人剑气也随之而加强了不少。

但等到这二十一剑使完之后,魏不名知道自己这条性命也会完了。

他再也无法胜得了许不醉。

既不胜,就是败。

许不醉还会手下留情吗?

许不醉并不是个无情的人,虽然,有时候他在赌桌上的表现,简直绝辣得可以让输家马上跑去跳海。

但许不醉还是个很有人情味的人。

他不喜欢看见流血,无论是别人流血,还是自己流血,都不喜欢。

可是,他毕竟还是个江湖人。

人在江湖,又有谁可以完全按照着自己的意愿一直生活下去?

再有情的人,有时候也会变成无情。

那不是说这个人想变,而是环境逼他变,是别人逼他变成一个无情的人!

许不醉今日无情,即使到了明天,到了一百年之后,他也不会对魏不名这个人手下留情的。

无论这个人是不是魏渊的堂弟,甚至不管他是不是姓魏,许不醉已决意要杀了他。

“嗖”地一声响,钢梭插入了魏不名的心脏,使他知道死亡的滋味是怎样的。

魏不名瞪着眼,惨笑着倒下。

许不醉把钢梭抽了出来,只见梭上染满着魏不名的鲜血。

他忽然喃喃地道:“这人真的叫魏不名吗?”

语声甫落,门后立刻就有人大吼一声,道:“他不是什么魏不名,他是我的干儿子!”

这大吼之人声如破锣,步履如飞。

才这两句说话之间,这人已来到许不醉的面前。

只见这人大概六十岁左右年纪,穿着一身灰衣,腰间挂着一把刀柄上缠满了花布的刀。

许不醉一看见这柄刀,就已知道灰衣老人是谁了。

“雷金钱!”

灰衣老人又是一声大吼,唱道:“你就是那个醉来醉去都醉不死的许不醉?”

许不醉瞳孔收缩,说道:“我正是许某。”

雷金钱又在怒吼,道:“你好大的狗胆,一出手就杀了我两个干儿子!”

许不醉冷冷道:“那个装着魏渊嗓子的混蛋,也叫你义父吗?”

雷金钱冷哼一声,道:“好说!”

许不醉道:“你有几个干儿子?”

雷金钱道:“不多,就只有两百三十二个。”

胡无法差点没跳了起来,叫道:“俺以为你说只有两个哩!”

雷金钱冷冷道:“干儿子就和金子、银子一般,越多越好。”

胡无法道:“老婆呢?”

雷金钱道:“半个就够了。”

胡无法一怔,道:“老婆又不是西瓜,怎么可以娶半个回来?”

雷金钱道:“我的意思是说,老婆这种讨厌的东西,一个也嫌太多了。”

胡无法道:“你讨了老婆没有?”

雷金钱道:“现在没有。”

胡无法一怔,道:“从前呢?”

雷金钱道:“有!”

胡无法道:“有多少个?”

雷金钱道:“半个!”

“半个?老婆怎会有半个的。”胡无法哈哈一笑。

雷金钱说道:“二十年前,我在长安,有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看上了我,我也很喜欢她。”

胡无法道:“这不是佳偶天成,天作之合吗?”

雷金钱道:“本来是的,但后来,嘿嘿——”

胡无法道:“后来怎样了?”

雷金钱道:“长安城内,出现了一个小白脸。”

胡无法道:“有没有俺这么英俊?”

雷金钱冷冷道:“你若跟那小白脸相比,民怕连驴子都不如。”

胡无法叹了口气,道:“这就难怪你的意中人移情别恋了!”

雷金钱陡地怒道:“放屁!”

“谁在放屁?”

“是你!”

“我没有呀,我若放屁,一定先把裤子脱下来的。”胡无法吃吃一笑道。

雷金钱铁青着脸,道:“你这一次是在嘴里放屁!”

胡无法一怔,道:“难道俺说错话儿了么?”

雷金钱道:“当然是说错了,我的意中人,又怎会移情别恋,爱上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