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5章

作者:卧龙生

黑拳僧的黑拳还是那么快,还是那么要命。

那紫衣人知道有点不妙了,身形急速后退。

但是黑拳僧的黑拳还是击中了他的胸膛。

紫衣人闷哼一声,脸色变得比纸还更苍白,但嘴角却沁出了鲜红的血浆来。

四个紫衣人,只剩下一个。

这人看来最威严,也最姦猾。

黑拳僧猛然回头,直视着他,道:“你是四人之首?”

这紫衣人说道:“你杀了我三个好兄弟!”

黑拳僧道:“贫僧也挨了一刀。”

紫衣人道:“滋味怎样?”

黑拳僧道:“一时三刻之间,还死不了。”

紫衣人道:“但照我看,大师很快就站不起来了。”

黑拳僧缓缓道:“你还在等什么?”

紫衣人道:“我正在等你流血,不断的流血!”

黑拳僧道:“贫僧的血已在流。”

紫衣人道:“流得越多越好。”

黑拳僧冷然趋前,道:“你想等贪僧死,只怕还没有那么容易。”

突然黑影一闪,拳出如电!

还是他的左拳,戴着黑手套的左拳。

紫衣人脸色变了,他的身形立刻急速转动,但黑拳僧比他更快。

身上早已飘出了大量鲜血的黑拳僧,仍然能够发出不可思议的一击。

紫衣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硬朗的一个和尚。

他知道这一拳是无可抵挡,也是无法闪避的,唯一可以挡住黑拳僧的办法,就是要用暗器。

紫衣人的暗器很厉害,他有信心把黑孝僧变成一只“刺猬”。

他的暗器在那刹那间出手了。

他的信心,并不过分,他一出手就撤出一百二十八支毒针,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插入黑拳僧硕大的身体里。

甚至有十几支毒针射在这个白脸和尚的面庞上!

任何人中了这种毒针的结果,都只有死!

因为这种毒针根本就是没有解葯的。

黑拳僧自然也不例外。

可是,中了七八十支毒针的黑拳僧,还是勇猛得令人难以想像。

他的拳头还是击中那紫衣人的脸。

紫衣人立刻听见了脸庞碎裂的声音,这一拳不但打碎了他的脸,连左边眼珠也给打爆!

黑拳僧狞笑,笑得十分可怖。

“你们是谁,你们是谁?”

四个紫衣人都没有回答,他们根本已说不出一个字来。

最后,还是雷金钱说道:“这四位就是蜀中四绝,你已把他们统统干掉了!”

黑拳僧又是大笑一声,最出迸出了这么一句话:“干得好!”说完这三个字之后,这个白脸和尚的脸已变成了一片灰黑,终于颓倒下去。

许不醉仍然支撑着,雷金钱还是未能取胜。

但这位许轩主还能支持多久?

他知道,自己是孤立的,再也没有人可以助他一臂之力了。

对于生死之事,他并不在乎。

但遗憾的是,他未能为魏渊伸雪冤仇,更未能找到师叔云淡来,向他问个清清楚楚。

豹刀在他眼前闪耀,刀风在他耳边呼啸。

这一柄刀,迟早会把他的脑袋砍掉下来。

口口口

雷金钱胸有成竹,深信持久比拼之下,自己一定可以取胜。

其实两人的武功,只差一线之间,但在心情上却有很大的分别。

神通教先后解决了胡无法与黑拳僧,虽然付出的代价相当大,沮毕竟已控制了大局。

许不醉虽然绝非易与之辈,但如今却落了单,正是势孤力弱,此刻再也难有什么作为。

即使想要逃离此地,也是难乎其难的了。

许不醉忽然大声一叫,道:“雷护法,许某认栽了!”

雷金钱桀桀一笑,道:“现在才后悔,已经太迟了。”他出手更急,只见刀光如网,把许不醉完全笼罩住。

许不醉粗声怒道:“许某岂是这等婆妈之人,干了便干了,死了便死了,为什么临到鬼门关前就要后悔?”

雷金钱道:“我也知道你是一条汉子,有什么遗言,趁早说出来好了。”

许不醉道:“没有遗言!”

雷金钱道:“既无遗言,何以大呼小叫!”

许不醉道:“许某不想这样死。”

雷金钱说道:“能够死在豹刀之下,那是前生修来的福气,怎么还在嫌三嫌四的。”

许不醉道:“如果死于刀口,非我所愿。”

雷金钱怪笑道:“莫非你想死在牡丹花下,美女怀中?”

许下醉道:“除了武林公主,天下再无美女!”

雷金钱说道:“这倒难了,你那个人间仙子,梦里嫦娥,不是已嫁到波斯去了吗?”

许不醉怒道:“不要再提她!”

雷金钱狞笑道:“这可是你自己首先提起的,又怪得谁人来着。”

许不醉道:“咱们就此罢战如何?”

雷金钱摇头道:“纵虎容易,再擒艰难,你现在来讨饶,那是白费心机了。”

许不醉道:“许某既已认栽,就没有指望再活下去的打算。”

雷金钱道:“你要怎样?”

许不醉道:“给我一杯毒酒,越毒越好!”

雷金钱道:“我明白了,你宁愿死在酒中。”

许不醉道:“与其清醒地死,不如在醉中消逝,这是许某如今唯一所求。”

雷金钱咯咯一笑,道:“但我何以要如你所愿?”

许不醉道:“你能杀许某,那是无可置疑的,但只伯也得付出代价!”

雷金钱冷哼一声,道:“许轩主,你把自己的能耐估计得太高了。”

许不醉道:“忠言逆耳,你不相信,等着瞧好了。”

雷金钱不断冷笑,一刀比一刀更加狠毒。

就在这时,两个衣袍如火,面色也红如火的人走了过来。

这两人一瘦一胖,他们的眼睛也红得像是火焰一般。

瘦子走近过来,就哈哈一笑,道:“我道是谁把这里弄得天翻地覆,原来是雷护法在跟人拼命。”

胖子道:“雷护法神功绝顶厉害,刀法独步武林。这个什么许轩主,自然不是敌手。”

瘦子道:“嗨!雷护法,咱们是奉了云护法之命,请你老人冢到他那边谈一谈的。”

雷金钱冷哼一声,道:“你们瞎了眼吗?”

胖子摇摇头,道:“咱们的眼睛很好,大可连雷护法的眉毛都数得出来。”

瘦子道:“雷护法这样咒骂咱们,不知是什么用意?”

雷金钱沉声道:“就算云护法那边有什么紧急事情,也得等一等。”

胖子道:“等什么?”

雷金钱道:“等我把这个醉鬼送上西天再说。”

瘦子道:“要等多久,要不要三年五载?”

胖子道:“十年八载也不为奇。”

雷金钱怒道:“你们想干什么?莫不是要造反了?”

瘦于道:“造反是不必的,倒想助雷护法一臂之力,把这位许轩主早点送上西天。”

雷金钱道:“我的事,谁都不必插手,除了豹刀,任何兵刃都不能加在许轩主身上。”

胖子说道:“这大不公平,像这等醉鬼,人人得而诛之,为什么咱们就不能杀他?”

雷金钱喝道:“这是命令!”

胖子道:“你又不是云护法,咱们没有必要遵从。”

瘦子道:“不要再等了,待咱们把这个姓许的干掉再说。”

“好!”

胖子怪叫了一声,右手一扬,一出手就是三支连珠镖,直向许不醉射去。

许不醉心中暗叹道:“这番休矣!”眼见敌人越来越多,想脱身离去实在是难乎其难。

但这三支飞镖看来并不如何厉害,许不醉只是轻描淡写,便用钢梭将之悉数打落。

瘦子“嘿嘿”一笑,道,“你不行,看看俺的功夫好了。”说着,双掌一错,身形迅若狂飙,猛的绕到许不醉背后。

许不醉耳听掌风嗖声袭来,蓦然斜闪开去,他以为这瘦子势必欺身追击,钢梭早已护住左边空门。

谁知瘦子一声大喝,并未向他追击,竟然向雷金钱劈了过去。

雷金钱这一惊,自是非同小可,他一看瘦于这种打法,就知道是早有预谋来对付自己的。

他立刻抽刀后退,但胖子似乎早已料到,随即大袖一扬,十二道金芒从袖中怒射而去,把雷金钱的退路完全封死。

形势至此骤变,雷金钱的手下不禁哗然大呼,纷纷喊叫:“反了,反了!快把胖太岁和瘦天王擒下。”

许不醉倒给弄糊涂了,心想:“这两厮原来叫胖太岁、瘦天王,怎地居然跟雷金钱翻脸打将起来?”

但不管怎样,这两人既与雷金钱为敌,对自己总是有利而无弊的。

只见胖太岁的暗器花样层出不穷,雷金线武功虽然高,却也给弄得为之手忙脚乱。

这一下变化,大出雷金钱意料之外,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两人竟然胆敢倒戈相向,背叛神通教。

转瞬间,又是一场混战掀起,许不醉精神大振,虽然还没弄清楚真相,但却已绝处逢生,未必就会葬身此地。

雷金钱给伴、瘦两人逼得喘不过气来,突然嘶声大叫着道:“云淡来,你反了,你反了!”

叫声末已,一个清瘦老者缓缓地走了过来,只见他两鬓斑白,身穿一袭海青色长袍,脸上神情看来甚是萧索。

“云师叔!”许不醉蓦然叫道:“你怎么加入神通教?”

口口口

这清瘦老老,就是长白山出云洞洞主,江湖中人称“九霄居士”的云淡来。

云淡来是个怎样的人?

很少人知道他,因为这位老人家不但远居长白山上,而且平素绝少与外人交往。

但许不醉却例外。

许不醉叫他师叔,但实际上,许不醉从来都没有真正拜过任何人做师父。

虽然他没有真正拜师,但却有一个风尘异人,收了他做记名弟子。

这位风尘异人,天性豁达,喜欢过着优悠自在的生活,就像是诸葛酒尊及公孙我剑一样。

所以,许不醉的师父,实际上只是“记名师父”而已。

这个“记名师父”并未传授过许不醉任何武功,但许不敢还是很尊敬他。

而云淡来就是这个“记名师父”的师弟,“记名师父”的师弟,也可算是师叔了。

许不醉曾经到过长白山,也曾经在出云洞里作客。

对于这位九霄居士,许不醉的印象是很深刻的,他绝不相信,云淡来会是一个为虎作伥的人。

如今,云淡来来了。

雷金钱咆哮如雷,但刀招却越来越是谨慎,再也不攻一招,全采严密之极的守势。

许不醉这时虽松一口气,但却又有索然无味之感。

云淡来望着他,忽然叹道:“没想到咱们再度相逢,会在此时此地。”

许不醉不再动手,让胖太岁和瘦天王两人去缠住雷金钱。

他瞧着云淡来,道:“云师叔,咱们如今是友是敌?”

云淡来道:“不管是友是敌,我现在是来救你的。”

许不醉道:“师叔若以神通教护法的身分前来相救,弟子宁愿全身寸寸碎裂而死。”

云淡来说道:“师叔若真是神通教的护法,又怎会甘冒叛教罪名,把你救出生天。”

雷金钱怒道:“云老儿,你如今正是叛教,叛教!背叛了圣明果断的神通教万教主!”

云淡来哂然一笑,道:“老夫虽然身在神通教中,但一直未曾诚心归附,既未归附,又何来背叛一辞?”

雷金钱道:“你已敌血为盟,立誓永远效忠于万教主!”

云淡来又是“嘿嘿”一笑,道:“那天老夫醉了,真的醉了。”

雷金钱怒道:“酒醉三分醒,立下了的誓盟,怎能不作数。”

许不醉道:“既是醉了,必然是酒后胡言,醉言醉语,又岂可当真?”

云淡来道:“就算当真,那又怎样?一人作事一人当,老天爷若要怪罪,就把老夫五雷轰顶,死不全尸好了。”

雷金钱怒喝道:“无信无义的老匹夫,你背叛教主,将来一定不得好死。”

胖太岁却道:“但你现在就已不得好死。”

雷金钱连连挥刀,道:“死胖鬼,你还有什么暗器没施放出来?”

胖太岁道:“还有我。”

许不醉一怔,霎时间还没弄清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就在这时,胖太岁竟然不顾一切的向雷金钱扑了过去。

许不醉大吃一惊,连忙喝止,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