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27章

作者:卧龙生

披着银披风的女人忽然向布狂风斜望了一眼,然后又再对容三公子道:“你为什么不问问他?”

容三公子立刻侧过头,直瞧着布狂风,看他说什么?

布狂风眼睛里倏地闪过一丝冷厉的光芒,良久才慢慢地说道:“她姓万,万如意。”

容三公子又咳嗽着,道:“这名字很好,只差一点就是万事如意了。”

布狂风又道:“她是提龙王府里的万大小姐,也是神通教里的银披风杀手。”

容三分子忽然瞪视着万如意,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万加意冷冷一笑,道:“我不喜欢有人找我麻烦。”

容三公子道:“我根本不认识你,怎会找你的麻烦?”

万如意道:“但你一直要找布公子的麻烦,这一点可不容抵赖吧?”

容三公子道:“布公子是布公子,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万加意道:“布公子的事,也就是我的事,所以你找他的麻烦,也就是找我的麻烦。”

容三公子的脸色更苍白,但知不住的在点头。

这时候,万如意的手里亮出了一把银匕首。

匕首上还染着容三公子的血。

容三公子凄然一笑,道:“你若是慕容雪,一定不会向我下这种毒手的。”

万如意撤了撤嘴,冷冷地道:“所以慕容雪永远是慕容雪,永远注定是个满身麻烦的女人。”

客三公子倏地目光暴胀,长剑急骤地向她咽喉刺去。

万如意冷冷的盯着他,连眼睫毛也没有眨动一下。

唐青湘同时轻轻的叹了口气,任谁都可以看得出,容三公子已没有活下去的希望了。

容楼无弱者!

但再强的人,也会有倒下去的时候。

容三公子终于倒下。

他倒在万如意的脚下,死时眼睛不闭,手里仍然紧握着他的剑。

但他死得并不孤独,至少,有十七个藏僧陪着他走上黄泉之路。

布狂风直视着万如意,目光冷峻,而且带着怒意。

但万如意没有逃避,无论布狂风用怎样的眼光盯着她,她还是愿意承受下来。

她忽然说道:“我们又见面了。”

布狂风道:“见面又如何?”

万如意咬了咬嘴chún,道:“你为什么总是不关心自己的事情?”

布狂风道:“你怎知道我不关心?”

万如意道:“你若真的关心自己,就不会整天都只顾着理会刚人的事情。”

布狂风说道:“人在江湖,无分彼此的。”

万如意冷笑道:“你老是在自欺欺人,真是冥顽不灵,无葯可救。”

布狂风道:“纵然如此,那也只是我的事,犯不着你来操心。”

万如意的脸色变了。

唐青湘却在这时干咳两声,缓缓地走了过来,目注着万如意道:“这十几个番僧,似乎是给你用计害死的,对不?”

万如意直认不讳,冷冷地道:“这十七个藏僧要为金刀法王报仇,我便索性成全了他们。”

唐青湘说道:“他们一定会很感谢你了?”

万如意道:“我曾答应过他们,协助他们一臂之力!”

布狂风道:“但我如今仍然活着。”

万如意道:“但容三公子却已死了,我总算没有袖手旁观。”

唐青湘道:“这些番僧,原本不是有十八个人的吗?”

万如意道:“不错,但其中一个,早已给一批蒙面刺客干掉了。”

唐青湘道:“这些刺客,也是你的手下?”

万如意道:“你还不算太笨!”

唐青湘道:“这个我可不怎么明白了,你的手下干掉了一个番僧,其余十七个怎么反而会对你这样信任?”

万如意道:“因为我把刺杀番僧的凶手擒下,交给其余番憎来处置。”

唐青湘脸色一变,道:“万大小姐此举,不怕大家感到心寒吗?”

万如意哂然一笑,道:“那人虽然给番僧碎尸万段,但却还是很感激我的。”

唐青湘奇道:“这又是什么道理?”

万如意道:“那人姓柯,叫柯兴山,是本教麾下一名黄衣杀手,但他在不久之前,犯了严重教规,依照规倒他本人要凌迟处死,并赐满门老幼死葯归天酒各一杯。”

唐青湘骇然变色,道:“这柯兴山犯了什么弥天大罪?”

万如意的脸色忽然一红。

唐青湘却还是直盯着他,追问不舍,又道:“何以说不出来了?”

万如意面色倏地一变,道:“谁说说不出来!”

唐青湘道:“那么快说呀!这柯兴山到底犯了什么大罪?”

万如意咬了咬牙,终于忿然道:“他偷窥本小姐沐浴。”

唐青湘一怔,接着瞧向布狂风。

布狂风没有看他,脸上甚至完全没有半点表情。

唐青湘吸了口气,良久才对万如意道:“就是这样?”

万如意点点头,道:“不错,这已经是一条很严重的罪名。”

唐青湘道:“严重到足以满门抄斩那么厉害?”

万如意道:“是的!”

唐青湘道:“但照唐某看来,却实在是太过分太过分了。”

万如意道:“若依照你的办法,又该怎样处置柯兴山?”

唐青湘说道:“他用眼睛来看你,大不了把他的一对招于废掉,也就可以算扯平了。”

万如意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但教规却不是这么说。”

唐青湘道:“苛政猛于虎,江湖帮教之规条,也是这个道理。”

万如意道:“但我爹却认为,宁枉无纵,只要稍为放松一点,那就大大的不得了。”

唐青湘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万如意接着道:“于是,我就想出了这个办法,要柯兴山戴罪立功。”

唐青湘道:“怎样立功法?”

万如意道:“我命令他依照我的计划行事,虽然最后还是难逃一死,但至少可以保存他满门老幼的性命。”

唐青湘叹了口气,道:“以性命来立功,真是可笑复可怜。”

万如意道:“谁叫他不守规矩?”

布狂风忽然冷冷地说道:“我也是个不守规矩的人,而且比柯兴山更加不守规矩。”

万如意道:“你是你,柯兴山是柯兴山,你们是不能混为一谈的。”

布狂风又问道:“我们之间有什么分别?”

万如意道:“柯兴山是神通教中人,但你不是。”

布狂风道:“但我们都是男人。”

万如意吸了一口气,然后直盯着他,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布狂风眨了贬眼,道:“我是想说,我若是柯兴山,就不会只是偷窥你沐浴那么简单。”

万如意蹙着秀眉,道:“你还要怎么样?”

布狂风沉着脸,冷冷地道:“我一定会把你当作婊子般强姦!”

万如意的脸忽然变得一片雪白。

她颤抖着声音,道:“你竟敢这样跟我说话!”

布狂风哈哈一笑,道:“我以‘狂’字为名,天下间又有什么事情不敢做,什么话不敢说的?”

万如意的目光还是凝注在他的脸上,声音却已渐渐平静下来了。

“姓布的,你果然不是一般泛泛之辈可比。”

“你也是一样。”

唐青湘忽然笑了笑,道:“看来,你们倒是天生一对。”

布狂风的眼睛里发出了光,万如意却把头低垂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布狂风忽然问道:“你杀了容三公子,现在后悔不后悔?”

万如意道:“只要为了你杀人,无论杀多少个,无论杀的是谁,我都绝不会后悔。”

布狂风瞳孔收缩,道:“我若要你杀了自己呢?”

万如意忽然悠悠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若真的要我死,我还是不会皱眉头的。”

布狂风说不出话了,唐青湘也没有再说什么。

风更冷了,连地上的血都已干透。

也不知过了多久,万如意才轻轻的说道:“今天这里很美,比每一个时间每一个地方都

美得多。”说到这里,忽然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之后,她脸上忽然落下了泪珠。

唐青湘怔住!

他想不到万如意也会有落泪的时候,而且就在此时此地落泪。

布狂风已在问道:“你流的泪是为了谁?”

万如意的眼睛还是紧闭着,她没有回答,只是忽然冷笑了一声。

一阵冷风在她脸上吹过,似是要吹干她的泪痕。

但不等泪痕干掉,这位万大小姐已无言地离去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唐青湘忽然问布狂风,道:“她算不算是个坏女人?”

布狂风道:“她也许很坏很坏,但却不是个坏女人。”

唐青湘怔住!

“不是女人?难道她是个男人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又是什么意思?”

“她不是女人。”布狂风道:“她还是一个女孩子。”

“女孩子?”

“不错!”布狂风轻轻地叹息着,道:“她是个不懂事的女孩子。”

唐青湘冷冷地道:“但据我看,她比许多老江湖还更狡猾。”

布狂风道:“那是因为她天生有如狐狸,而狐狸就算再细小,也会比一头几十岁老猪聪明得多的。”

唐青湘说道:“我算不算是一条老猪呢?”

布狂风道:“不算!”

唐青湘道:“那么我算是什么?”

布狂风道:“猪也不如。”

唐青湘陡地一呆,道:“你怎么把我瞧得这样差劲?”

布狂风道:“你这个人一点也不差劲,论到身分更是尊崇之极。”

唐青湘呵呵一笑,道:“区区一个唐门叛逆,就像个大庙不收,小庙不要的野和尚,又怎会有尊崇的身分了?”

布狂风道:“前辈还要装蒜,未免是太低估布某的眼光了。”

唐青湘一怔,道:“我在装什么蒜了?”

布狂风道:“前辈笑骂走江湖,一剑震神州,纵使十个唐青湘,也万万比不上你老人家一根指头。”

唐青湘倏地双目一瞪,怪笑道:“我不是唐青湘?”

布狂风道:“前辈心中有数,又何必问我来着?”

唐青湘哈哈一笑,终于点头承认,道:“好小子,果然瞒不过你这对眼睛,但我到底是谁,你再说出来听听。”

布狂风道:“笑中有剑,剑气如龙,前辈虽然弄来了一只大铁箱,又复巧施易容妙技,但适才所展露之身手,还是有着公孙世家‘千身万影风月行’的气势,所以,晚辈敢说一句,前辈就是号称‘笑公爵’之公孙我剑老侠!”

“唐青湘”陡地长长叹了口气,道:“以少装老易,返老还童难,老夫只不过把自己装扮得年轻二三十岁,就已瞒不过你的眼睛。”

布狂风道:“唐青湘武功若有你老人家一半高明,也不会在唐门之中无法立足了。”

公孙我剑又是一声长叹,道:“我这个唐门叛逆虽然是假的,但这口铁箱子,却的确是唐青湘之物。”

布狂风凛然一惊,道:“那么唐青湘呢?”

公孙我剑道:“他运气不好,在铁眉楼外遇上了焦浅。”

“焦浅?”布狂风道:“神通教有一个叫焦大郎的舵主,外号‘火里勾魂使者’,你说的莫非正是此人?”

公孙我剑道:“不是他又还有谁?”

布狂风说道:“焦大郎擅制火器,据说连江南霹雳堂第一巧匠庞贵公也比不上他。”

公孙我剑道:“庞贵公并不是比不上他,只是手段还不如此人毒辣。”

布狂风道:“唐青湘怎会遇上这个姓焦的要命瘟神?”

公孙我剑嘿嘿一笑,道:“一个人楣运来了,又有什么怎样那样的,总之冤家路窄,大家碰个正着也就是了。”

布狂风道:“公孙前辈,那焦浅如今怎么样了?”他不问唐青湘,是因为知道这位唐门叛逆必然已遭不幸,否则大铁箱子也不会落在公孙我剑手上。

公孙我剑道:“恶人自有恶人磨,焦浅虽然把唐青湘烧成焦碳,但其后他也遇上了克星。”

布狂风道:“他遇上了谁?”

公孙我剑道:“画眉。”

布狂风目光一亮,道:“是五眉会的画眉?”

公孙我剑道:“正是这个刁钻泼辣的小妮子。”

布狂风“哦”的一响,道:“原来五眉会里的画眉是个女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