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03章

作者:卧龙生

青衫人哈哈一笑,道:“你这小子,总是喜欢瞎猜一通,居然把一个视钱财如粪土的江湖异人当作是市桧之徒,真是既可笑,复可恨!”

岳小玉“啊”一声,道:“你说自己是个视钱财如粪土的江湖异人?”

青衫人摇摇头,道这句话并不是我说的,我只是把这句话覆述而已。”

房小玉问道:这样子称赞你的人是谁?”

青衫人道:“正是太乙真人,长白山最威风凛凛的老牛鼻子!”

岳小玉怔住了半天,才道:“你认识太乙真人吗?”

青衫人哈哈地一笑,说道:“我也是从长白山来的,又怎会不认识这个老牛鼻子?”

岳小天又是一呆,道:“阁下怎么称呼?”

青衫人道:“长白山有一观二洞三堡,虽然其中以清壑观名气最响亮,但出云洞和天雪洞中高手,也不是易与之辈,尚有百胜堡、熊人堡和狮吼堡,近年来也是高手辈出,实力绝不可以等闲视之。”

岳小玉道:一你还没有说出自己高姓大名,莫非有甚难言之隐?”

青衫人道:“我姓郭,叫郭冷魂,江湖上的朋友送了一个绰号给我,叫我做“流水客”。

岳小玉大是奇怪,道:“这外号倒也特别,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郭冷魏道:“这“流水二字,其实是语涉双关的它的第一个意思,是说我对付敌人的手段十分霸道,往往把对方杀个天昏地暗,落花流水。

岳小玉点点头,随即道:“第二个意思我也明白了。”

郭冷魂盯着他,道:“你说出来听一听。”

岳小王道:“你是个挥金如土的人,所以花钱的时候,也如流水一般!”

郭冷魂哈哈一笑,道:“果然聪明,一点即透。

岳小玉叹了口气,道:“就只怕聪明反受聪明害,还望刖辈多加指导。”

郭冷魂瞧着他,惊讶地道:“好小子,怎么一下子又变得这样谦逊了?”

岳小王说这:“满招损,谦受益,小子刚才不识好歹,冒犯了郭大侠,真是该死!”

郭冷魂很是高兴,连苍白的脸庞上也似乎出现了一丝血色,道:“好!毕竟还是个又聪明又懂事的孩子,唉!可惜……”

岳小王道:“不必为我这种小泼皮可惜了。

郭冷魂叹了口气,道:“我不但是可惜你,也在可惜我自己。

岳小王奇道:“你可惜自己什么?”

郭冷魂沉默了更久,才叹息着道:“可惜我命不久矣!否则一定收你为徒,亲自传授你百胜堡的武功!”

岳小玉一怔,说道:“你是百胜堡中的人?”郭冷魂道:“不错!而且还是该堡的堡主。”

岳小玉更是奇怪,道:“你为什么从长白山老远跑到这里来?又为什么快要死了?”

郭冷魂道:“人总是要死的,与其死在堡里,倒不如四海为冢,也许有一天刚好睡在皇帝老子的龙床上才两腿一伸,那就变成“驾崩”啦!”

岳小玉道:“死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的,但看你的样子,一点也不像个垂死之人。”他嘴里这样说,但心里却大不以为然,道:“瞧你这副尊容,眼大无神,面无血色,不要说是两腿一伸,就算只是睡着了觉,也有九分九像个死尸!”

只听见郭冷魏又叹了口气,道:“小兄弟,不要问这种扫兴的事了,虽然我不配做你的师父,但你我今日总算是有点缘份,这本破书子,你就拿去收藏着吧!”说完,掏出了一本色泽暗黄的小书,交给了岳小玉。

岳小玉总算念过几年书,小书书面上写着的几个字他全都认得,他看了一眼,便照读可也,道:“可胜则胜谱。”

这五个字读之不难,但岳小玉却看得莫名其妙,不明所以。

郭冷魂道:这本书子,是我身上唯一最值钱的家当了,你若不想学破书上的本领,可以把它卖给太乙真人或者是金银二老,但要记着,价钱便宜切莫卖,最少也要卖个三万两-。”

“什么?三万两?”岳小玉吓了一跳,连声音也颤抖起来,道:这……这本书于可以值得上三万两银子?”

郭冷魂冷冷一笑,道:三万两算得上什么,二十年前我卖了一把剑,得银八十五万两。

岳小玉更加呆住了,心中却想:“乖乖的祖宗,这次小吹牛王选上大吹牛王了q”但他这念头却是一问即逝,接着又忖道:这位郭老兄只像僵尸,可不像个口若悬河的吹牛大王。老子近来穷得蹩上加蹩,自然是连一文钱都瞧得比月亮还大,但在江湖上嘛!奇人奇事层出不穷,就算一只臭袜值上一万八千两金子,也未必是什么稀奇之事,只要这袜子是武林中第一位大美人穿过那就行了。”

他不断地在胡思乱想,只听见郭冷魂接着又说道:“胖娃娃给我揍了一拳,算他倒楣;你能够得到这本破书子,则算你走运。至于郭某,嘿嘿,也该走了,也该走了……”说到章里,人已神情漠然地离去,他看似定的不快,但却瞬即消失了踪影。

岳小玉一手捧着锦匣子,另一只手拿看那本“可胜则胜谱”,脸上的表情就像是刚刚做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怪梦。

口口口曙色甫现,太保峡下出现了两条细小的人影。

道两人年纪轻轻,但其中一个的身形已绝不算细小,正是鼻有血清,两眼犹自昏花不已的金德宝。

太保峡位于沱溪之南,石缝大山之北,峡东则有荡寇台、铁江寺,又有一青牛庙,相传青牛有大神力,力能开山移五,连太保峡也是这位牛神爷爷所裂云云。

岳小玉和金德宝虽然以前曾经多次到此游玩,对于附近环境十分熟悉,但这时候却只觉得四面松竹蔽天,颇有气势箫森之慨。

两人躲匿在一叠怪石后,两张脸庞都显得有点紧张,又有点说不出兴奋之意。

“小岳子,你瞧那铁老鼠会不会来?”金德宝等得有些不耐烦。

岳小玉这,“东西在我手里,他怎会不来?”。

金德赛道,二但他若有了什么意外,就不会再来了。”

岳小天说道:“你担心他会给人杀害w?”

金德宝道:“江湖中人行事手段毒辣,甚应事情都可能会发生。”

岳小玉道:“怎么啦?想临阵退缩吗?”

金德宝连忙摇头,道:“只要有你在一块儿,小金子什么都不怕。”岳小玉瞪了他一眼,接着叹道:“你这句话就像我的名字,充满了娘娘腔和女人味。”

金德宝也叹了口气,道:“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我也没有力气来跟你争论了。”岳小玉“嘿”的一声冷笑起来,道:只不过半天没吃东西,就像个快要饿死的人,真是:…”真是好香!。”金德宝忽然精神焕发地叫了起来,道:“你的鼻子若没有给鼻涕封掉,总该闻到吧?”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是不是有人在烧垃圾?”

金德宝的声音听来已有点像是呻吟,道:“什么烧垃圾,依我看,准是有人在附近烤鸡吃!”

岳小玉冷冷一笑,道:“管他烤鸡还是烤大笨象,我不饿,你也不准饿!”

金德宝叫苦起来,道:“我的老祖宗,饿就是饿,又有什么准不准的?”

岳小玉冷笑道:“猎人捕捉野兽,用的往往也是这个法子。”

金德宝道:“我可不是野兽。”

岳小玉道:“你当然不是野兽,野兽最少比你还聪明一点。

金德宝胀红了脸,道:“你欺人太甚了!”

岳小玉道:“但你也有很多本领比野兽高明,连那个姓祁的王八,也相信了你在雁荡山与太乙真人相识,继而成为师徒的故事a”

金德宝听见岳小玉在嘲笑自己之余,忽然又把自己称赞一番,这才怒气渐平,道:“那时候,我只不过是尽力而为而已,其实这个故事,还是由你一手编造出来的。

岳小玉道:“你以为我这一着做得对吗?”

金德宝说这:“这一招是不是狐假虎威?”

岳小玉想了想,才说道:这句成语在这里似乎不大贴切,但意思也是差不多了。”

金德宝道:“无论怎样,你能够藉甩太乙真人的威名来镇吓着祁……祁王八,的确是相当高明的。

“高明个屁!”岳小玉冷哼着说道:“这只是自作聪明,也可以说是他妈的江湖经验大大的不足,就算我们能够令祁王八相信你是皇帝老子的独生子,那又怎样?他还不是可以一剑先把你的喉咙割断,然后再把老子的人头割了下来!”

金德宝寻思了一会,不禁惊出了一身冷汗,道:“好险!若不是从中杀出一个程咬金,那祁王八就算宰了咱们哥儿俩,只怕也没有人会知道,更何况胖宝宝根本就不是太乙真人的什么弟子。”

岳小玉道:“所以嘛,有时候再聪明的人,也会作茧自毙的。”

金德宝说道:“尚幸小岳子你洪福齐天,列祖列宗大显灵圣,这才渡过此番劫数。”

岳小玉却脸色一沉,道:“好哇,你竟然敢骂我是个猢狲!”

金德宝一怔,莫名其妙地说道:“我几时说你是猢狲了?”

岳小玉板着脸孔,道:“你若以为老子听不出你刚才那两句话的意思,那可太小觎老子的智慧了,你说:“小岳子洪福齐天,列祖列宗大显灵圣。”分明就是说我是个齐天大圣,而齐天大圣就是美猴王孙悟空,这岂不是皮里阳秋的骂人的说话吗?”

金德宝这才恍然大悟,但随即却大叫“冤哉枉也”起来,道:“我的祖师爷,胖宝宝是什么材料?又怎么懂得这些绕着圈子来骂人的说话?”

岳小玉冷冷道:人心隔肚皮,谁晓得你肚子里的心肠是黑是白?”

金德宝胖胖的脸又胀红了起来,道:“你若不相信,把我的肚子破开来瞧瞧好了!。”

岳小玉道:“破开就破开,但却要稍等些时候。”

金德宝道:“要等到几时?”

岳小玉道:“八十年后再破不迟,好让你永远都欠下老子这笔勾肠债!”说完捧腹大笑不已。

金德宝这才知道岳小玉又在作弄自己,但他也不生气,只是愁眉苦睑地道:“我知道你是故意胡说八道,好让我不觉得怎么饿,但大半天没吃东西,胜宝宝只怕最少已饿瘦了七八斤啦岳小玉叹了口气,道,一其实老子也饿得七荤八素九曲十三弯,但这时候咱们身负重任,若为了贪吃而坠入敌人的圈套,那才是真正的对不住齐天大圣。

但他这句话才说完,一只烤得仅仅熟了的嫩母鸡忽然从天而降。

岳小玉接住,然后就傻住了。

从天而降的东西,可说是包罗万象。

岳小玉在两岁的时候,就曾经在龙神庙门外迎接过一堆从天而降的燕子粪便。

到了五岁那年,他跑到别人建造新房子的地方,仰看头看一个木匠在钉砌横梁,结果一柄槌子从天而降,尚幸只是落在他的右肩上,并未一槌就把他的小脑袋撞爆。

去年,岳小玉跟两个小无赖赌线,输得干干净净,一心以为这回穷死了,谁知路过一间客栈的时候,居然有一张银票从天而降,原来是一个商旅忽然发了神经;把数十张银票到处乱抛,岳小玉运气不差,拾获了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而那个疯子接着却一头撞死在石墙上。原来那人根本不是什么商旅,而是一个赌桌上的骗子,他身上的银票全是作弊骗回来的,后来给人识破了,就用蛊毒来对付他,所以他才会神经失常,把银票到处乱抛乱掷。

岳小玉曾经有过天降鸟粪、天降铁槌、也有天降横财的遭遇,但天降烤鸡这种事,他却连想都没有想过。

他接住了烤鸡,两手很烫,但却实在舍不得放手。

金德宝更是看得连眼都直了,在那片刻之间,他最少已吞了三次唾沫。

“你们是不是很饿了?”一个老叫化突然也从天而降,笑嘻嘻地站在两人的中央,金德宝望着地,岳小玉也望看他,两人的神色都很惊奇。

岳小玉吸了一口气,对老叫化道:“这烤鸡是你抛过来的?”

老叫化道:“是呀!我虽然是个叫化子,但烤鸡的本领远比讨饭的功夫高明,也许这就是入错行了。”

岳小玉又望了老叫化一眼,才倒:“我的鼻子没有毛病,就算你不说,我也嗅得出来,唔,这烤鸡果然烤得香极了。

老叫化呵呵一笑,道:“吃呀!趁热吃才够滋味。”

岳小玉却摇摇头,说道:“我们不能吃!”

老叫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