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30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眨了眨眼,道:“这倒不假,别的不说,就以他这两个外号来说,就已不怎么好听。”

尤婆婆道:“那是因为他行事作风异常绝辣之故。”

岳小玉道:“茹毛饮血,也还罢了,但六亲不认,却未免令人心寒。”

尤婆婆道:“练宫主被人视作六亲不认的大恶魔,是因为他杀了两个亲人。”

岳小玉道:“他杀了谁?”

尤婆婆道:“一个是他的娘亲,另一个是他的儿子。”

岳小玉陡地一呆,问道:“怎会这样的?”

尤婆婆道:“因为这是悲剧,所以就变成这样子了。”

岳小玉摇头道:“晚辈不懂!”

尤婆婆道:“练惊虹杀母,是因为他娘亲勾引小白脸,而且还用慢性毒葯毒死了练赤。”

岳小玉道:“练赤是谁?”

尤婆婆道:“练赤就是练惊虹的老头子。”

岳小玉“呜咽”一声叫了出来,道:“这可冤孽透顶!”

尤婆婆道:“这种事,在江湖上屡见不鲜,但只要能够隐瞒,大家也就尽量隐瞒着。”

岳小玉点了点头,道:“晚辈明白,正是家丑不可外场。”

尤婆婆道:“还有,练惊虹杀子,也是为了女人。”

岳小玉道:“真相如何?”

尤婆婆道:“练惊虹只有一个儿子,叫练则胜。”

岳小玉暗道:“这名字甚好,姓练名则胜,正是勤练武功则胜,若不勤练武功则败了。”

尤婆婆又接道:“练则胜为人轻浮,嚣张跋扈,恃着自己是练惊虹之子,经常下山欺压良家百姓。”

岳小玉道:“既欺压良冢百姓,想必也会调戏良家妇女了?”

尤婆婆道:“这还用说吗!”

岳小玉道:“如此德行不太好!”

尤婆婆道:“有一次,练则胜姦污了一个江南才女,后来事情弄大了,练惊虹大为震怒,要他娶那才女为妻赎罪,谁知道不过三天,那个江南才女就死了。”

岳小玉叹了口气,道:“真可怜!”

尤婆婆道:“你说谁可怜?”

岳小玉说道:“当然是那个江南才女了!”

尤婆婆却摇摇头,道:“可怜的不单是这个才女,还有练则胜。”

岳小玉奇道:“他又有什么值得可怜的?”

尤婆婆道:“江南才女之死,你认为事情是怎样的?”

岳小玉道:“晚辈若没有猜错,这极可能是练则胜干的。”

尤婆婆点点头,道:“你这种猜测,不能说是没有道理,可是,却又偏偏猜错了。”

岳小玉“哦”一声,道:“那真是万分的对不住,还请饶恕小子言出无状,错怪了这位练则胜仁兄。”

尤婆婆叹了口气,道:“这怎能怪你来着?即使是再精明的人,再狡猾的老狐狸、再经验丰富的老江湖,也会这样猜想的。”

岳小玉道:“这可不妙!”

尤婆婆说道:“对练则胜来说,当然是极之不妙了,因为他的老子,当时也认为江南才女之死,是这个顽劣儿子的杰作。”

岳小玉道:“后来怎样?”

尤婆婆道:“练宫主本来就已怒火三千丈,江南才女一死,更是忍无可忍,终于一掌把儿子打死了。”

岳小玉道:“这岂非冤哉枉也?”

尤婆婆道:“冤枉是冤枉极了,但练则胜平时作恶多端,计算起来却也并不冤枉到什么地方去。”

岳小玉听得有点不清楚,甚至是不伦不类之感。

但他没有反问,更没有反驳。

尤婆婆接着又道:“但事情应该一件归一件,纵使练则胜百死不足以蔽其辜,但那个江南才女,实在不是他杀的。”

岳小玉道:“不是他,又是谁下的毒手?”

尤婆婆道:“是一个工于心计,比蛇蝎还狠毒的女人。”

岳小玉道:“她是不是很漂亮?”

尤婆婆道:“不漂亮!连牙齿都长得歪歪斜斜,鼻孔阔大得可以让乌龟爬出爬入。”

岳小玉“哦”一声,道:“这也不错,大可以称为‘天下第一鼻’了。”

尤婆婆道:“正因为她不漂亮,所以她才获得练惊虹的信任。”

岳小玉道:“这又是什么道理?”

尤婆婆道:“练宫主对于美丽的女人,一向都很有戒心,他曾经这样说过:‘美丽的东西,永远是靠不住的,女人和剑法都是一样。’”

岳小玉一怔,道:“何以这两句话,连剑法都扯上了?”

尤婆婆道:“剑法越好看,往往就越不中用,就算这种剑法可以击败无数高手,但只要遇上真正的好剑法,最后还是难免要败阵下来的。”

岳小玉道:“女人呢?”

尤婆婆道:“蛇蝎美人,自古皆然,这道理更是浅显了。”

岳小玉抿嘴一笑,忽然道:“婆婆前辈年轻的时候,美不美?”

尤婆婆不由莞尔一笑,不答反问道:“你看呢?”

岳小玉直勾勾地盯着这个老妇人,忽然嘻嘻一笑,说道:“你一定比不上太真妃。”

“太真妃?那一个太真妃?”

“太真妃就是杨太真。”

“杨太真?”尤婆婆闭目想了一想,终于恍然,道:“你是说杨贵妃吗?”

“对了,就是使唐玄宗三魂去二,七魄去五,魂魄不全的妃子杨玉环。”

——杨太真,就是唐玄宗最宠爱的杨贵妃,为杨国忠从珠,小名玉环,会经做过女道士,故号太真妃。

尤婆婆道:“为什么我一定比不上杨贵妃?”

岳小玉笑了笑,道:“人人都知道,燕瘦环肥,婆婆前辈看来一点也不肥,所以比不上杨贵妃。”

尤婆婆道:“那么,我是属于‘燕瘦’那一类型的女人了?”

岳小玉道:“不错!”

尤婆婆道:“瘦是瘦了,但美不美,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岳小玉道:“婆婆前辈在年轻之时,一定很美。”

尤婆婆道:“你没有看错,我虽然比不上杨贵妃,但已可以让许多男人为我而倾倒。”

岳小玉道:“这已很不错。”

尤婆婆道:“所以,也有人把我当作是蛇蝎。”

岳小玉一怔,道:“你说的是谁?”

尤婆婆道:“我师母,也就是练宫主的娘亲。”

岳小玉道:“她为什么会用这种眼光来看你?”

尤婆婆道:“因为她对我总是有偏见,而且一直以为我师父收我为徒,是想籍着机会来占我的便宜。”

岳小玉讪讪一笑,脸上的神情似懂非懂。

他毕竟年纪还轻,对男女间的事本来就是似懂非懂。

尤婆婆说道:“幸好我不止只有一个师父,所以终于能够避过这一场劫数……唉!往事早已如烟,我又为什么要向你提起呢!”

岳小玉心中暗说道:“是你自己多嘴多舌,如数家珍般说出来的,干老子什么事?”

尤婆婆沉吟了片刻,才又接着说下去道:“不过,有一个人你是一定要提防的,她就是‘不开花女后’叶大娘。”

岳小玉奇道:“这外号倒够古怪!”

尤婆婆道:“‘不开花’的其中一个意思,是指她从来不笑。”

岳小玉道:“她真的一辈子都没笑过一次?”

尤婆婆道:“那当然不是的,但她笑的时候,也许只有最亲近她的人才有机会看见。”

岳小玉叹道:“她又不是褒姒,怎么对笑容如此吝啬?”

尤婆婆道:“也许因为她比谁都更清楚,自己的笑容实在有多难看。”

岳小玉道:“所以就索性不笑了?”

尤婆婆道:“大概是的。”

岳小玉道:“这种丑婆娘,真是没趣的很。”

尤婆婆道:“但她却曾经是练宫主最信任的女人。”

岳小玉道:“练宫主何以对她这么信任?”

尤婆婆道:“第一、叶大娘是练宫主的表妹,而且也是唯一的表妹。”

岳小玉道:“就算是亲妹子,也不见得就要完全加以信任。”

尤婆婆道:“叶大娘是血花宫的大功臣。”

“大功臣?”岳小玉道:“怎样的一个大功臣?”

尤婆婆道:“自从练惊虹掌管着血花宫以来,一直都有某股恶势力,想把他从饮血峰踢落万丈深渊里去。”

岳小玉一怔,道:“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尤婆婆道:“是一个极神秘的江湖组合,它的名字是‘天恨’。”

“天恨!”岳小玉耸了耸肩,道:“人人都只说上天有好生之德,怎么这江湖组合居然会叫做天恨?”

尤婆婆道:“天恨的首领,是个永远不肯用真面目见人的家伙,在他的脸上,总是戴着阴森恐怖的人皮面具,甚至连头发也包裹得紧紧的,连一根头发都不肯让别人看见。”

岳小玉冷笑道:“如此人物,不算好汉!”

尤婆婆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想做大侠和好汉的,甚至有不少人,一直都认为做小人远比做君子聪明得多,也快乐得多。”

岳小玉道:“这正是人类可悲之处!”他说得咬牙切齿,青筋暴现,居然显得既悲愤又激昂。

尤婆婆叹了口气,道:“你很懂事,比业儿长进得多。”

岳小玉听得心花怒放,甚至有点飘然的感觉。

以前,岳老石经常骂他,道:“一事无成,不知长进,除了坏事之外其余的事一概不懂!”

但这时候,尤婆婆的话却是刚好相反。

只听见尤婆婆接着又道:“天恨与血花宫弄得势如水火,互不相容,在当时来说,已经是十分轰动武林的大事。”

岳小玉道:“结果怎样了?”

尤婆婆道:“天恨潜在的能力,相当厉害,有人估计,天恨的首领若要进攻八大门派,任何一派包括少林在内,都很难抵御得住。”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这就真的很可怕了。”

尤婆婆道:“可是,天恨还是动不了我这个师弟,由此可见,天恨固然厉害,但血花宫的潜力更加不可轻悔。”

岳小玉道:“一山还有一山高,这句话是永远不会错的。”

尤婆婆颔首道:“你懂得这道理就好了,在当年,屡破天恨奇兵,为血花宫打胜无数战役的大功臣,就是不开花女后叶大娘。”

岳小玉道:“难怪练宫主对她这样宠信了。”

尤婆婆叹息了一下,道:“在那时候,谁都想不到叶大娘一方面为血花宫抗拒强敌,另一方面却在计划着一连串的阴谋。”

“怎样的阴谋?”

“她要孤立练惊虹,并且要世人深信血花宫的主人,是个茹毛饮血,六亲不认的吃人魔鬼。”

“这手段好毒辣!”

“其实,在天恨还没有正面跟血花宫展开冲突之前,叶大娘的阴谋早已展开。”尤婆婆缓缓地道:“练惊虹的娘亲做出不可告人的勾当,固然由于她本身婬荡恶毒,但那小白脸实际上还是叶大娘刻意安排的一着棋子。”

岳小玉又似懂非懂地“哦”一声,点了点头。

尤婆婆叹道:“一个已快将五十岁的女人,居然还会有后生小子缠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明眼人是绝对不难明白的,但就算是再聪明的人,只怕也无法想像得到,在这小白睑的背后,居然还有更可怕的人物在暗中策划一切,而这一个人,才是整个悲剧的罪魁祸首!”

岳小玉深琛地吸一口气,道:“叶大娘!”

尤婆婆点点头,道:“她用美男计,又用借刀杀人之计,把我师父练赤和师母统统送人鬼门关,接着,她要对付的人就是练惊虹父子。”

岳小天道:“练宫主并不是个糊涂的人。”

尤婆婆道:“他当然不糊涂,但再精明的老江湖,只要信错了一个人,后果就会比抱着一条大蟒蛇还更可怕。”

岳小天道:“练宫主一直都很信任叶大娘?从来没有对她产生过半点怀疑?”

尤婆婆道:“练宫主无法不信任叶大娘。”

岳小玉奇道:“无法不信任?”

尤婆婆道:“叶大娘是个极奇怪的坏文人,她虽然用尽千方百计来孤立练宫主,但却绝对没有杀害练宫主的意思。”

岳小玉道:“她又有什么阴谋?”

尤婆婆道:“她不杀练宫主,却不能算是什么阴谋,而是她不想练宫主死!”

岳小玉道:“何以这样肯定?”

尤婆婆道:“叶大娘若要练宫主死,最少有三次很好的机会,其中有两次,她甚至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