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31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听得为之津津有味,忙道:“我师父怎样向苏萨长老报复了?”

尤婆婆道:“我早就说过,他是个顽皮透顶的家伙,到了第二天,苏萨长老所牧养的羊儿,居然全都给剪掉了那山羊胡子。”

岳小玉一楞,道:“这就算是惊人的报复了?”

尤婆婆道:“惊人是假的,但令人忍俊不禁,却是半点不假。”

岳小玉道:“羊儿给剪掉羊胡子,也不见得怎样好笑!”

尤婆婆道:“但苏萨长老颔下蓄着的山羊胡子,也在那天晚上给你师父也偷偷地剪掉了。”

岳小玉听到这里,不由哈哈一笑,道:“这倒精彩,羊儿不见了胡子,牧羊人也不见了胡子,大家都一起刮得光溜溜,爽神畅快之至!”

尤婆婆道:“若是换上别人,这件事可能会弄得更不愉快,但苏萨长老最后却一笑置之,还请你师父痛痛快快地喝一顿酒。”

岳小玉道:“你妮?”

尤婆婆说道:“我也陪他们喝,还在黄昏的时候,陪着他们一起跳舞,一起唱歌。”

岳小玉道:“你不打算去天竺了?”

尤婆婆道:“我说去天竺,其实也只是说说而已,可不是立下决心非要去不可的。”

岳小玉笑了笑,道:“这么说,婆婆前辈当年也是很顽皮的了。”

尤婆婆道:“只要是正常的年轻男女,都是顽皮的。”

岳小玉点点头,暗道:“小岳子原来毕竟还是很正常的。”

尤婆婆续道:“但太顽皮的人,却也可算是并不正常,就像你师父公孙我剑,他一出娘胎就已顽皮胡闹,直至如今老得连牙齿也没剩下几颗了,但还是死性不改,真是太不像话了。”

岳小玉道:“这也有好处。”

尤婆婆道:“这又有什么好处了?”

岳小玉道:“最少他可以活得像是年轻人一样,永远都不必愁眉苦脸。”

尤婆婆叹道:“你师父虽然为人豁达开朗,但他也不是全无忧愁的。”

岳小玉道:“我师父忧愁些什么?”

尤婆婆道:“武功传人!”

岳小玉道:“那倒不必担心,我师兄公孙咳一定可以继承我师父的衣钵武功的。”

尤婆婆冷冷一笑,道:“你这个师兄公孙咳,大可不必再提。”

岳小玉道:“何以不要提?”

尤婆婆道:“你师兄的资质,相当不错,但他的聪明,只是在学医方面才能发挥出来,若说到练武,他最多只能成为一个二流人物。”

岳小玉道:“若与许不醉轩主相比,却又如何?”

尤婆婆道:“自然是许不醉远胜多了,即使是你师父,也不比许不醉强得了多少。”

语音一顿,接道:“但你师父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在武功研创方面,永远都是努力不懈的,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会一直进步,向一座又一座的高举攀登上去。”

岳小玉道:“难怪我师父在武林之中,能够享有如此盛名。”

尤婆婆道:“你能够拜公孙老儿为师,未尝不是一种福气,但有一点你要记住,你师父虽然为人乐观,但有时候却也会十分固执的。”

岳小玉道:“固执也有固执的好处,最少,固执的人通常也是意志坚强,永不言败的呢!”

尤婆婆道:“你这样说,倒也不无道理。”

岳小玉道:“婆婆前辈把晚辈带到这里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

尤婆婆道:“盈盈想见你。”

岳小玉心中涌出一阵甜蜜之意,道:“她真的想见我吗?”

尤婆婆道:“她心里想怎样,我是不难看得出来的,除了她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很想跟你会一会。”

“是练宫主?”

“不错,这里是血花宫,若不是得到他的允许,即使是老身,也不能擅自把你带到饮血峰上。”尤婆婆慢慢的说道。

岳小玉吸一口气,道:“晚辈什么时候去见他?”

尤婆婆道:“等一会就可以了。”

“等一会?实在还要等多久?”

“等老身死后。”

岳小玉道:“婆婆前辈的气色很好,又怎会死?”

“我现在已是油之将尽,灯之将灭的时候。”尤婆婆凄然一笑,道:“命运是谁都不能改变的。”

岳小玉觉得很是古怪,忖道:“老子说这婆婆的气色很好那是假的,但若说她很快就要死掉,却也令人难以置信。”

尤婆婆凝视着他,忽然轻轻一笑,道:“你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岳小玉“嗯”的一声,道:“晚辈有点挂念堡主和师父。”他这句话倒也不算是撒谎。

尤婆婆道:“郭堡主是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岳小玉道:“婆婆前辈何以肯定郭大哥一定能够渡过这一次灾劫!”

尤婆婆道:“因为那些解葯已送出去了。”

岳小玉惊喜道:“是真的?”

尤婆婆道:“老身怎会骗你?解葯是布狂风亲自从练宫主手里讨取的。”

岳小玉“噢”一声,道:“布公子见过练宫主了?”

尤婆婆道:“不错,而且他们在血花官中见面,已经是无数次的事情。”

岳小玉更感意外,道:“原来布公子与练宫主早就很有交情了?”

尤婆婆道:“识英雄者重英雄,这又有什么大惊小怪!”

岳小玉只得连连点头,道:“不错,其实布公子在饮血峰下多时,必然早已跟练宫主有所联系。”

尤婆婆道:“练宫主很赏识布公子,所以两人初次见面时,就在碧血楼台之外交手百把。”

“碧血楼台?”岳小玉叫了一声,心中却在寻思:“这名字好像有点耳熟,老子在什么地方听人说过了?”

再仔细一想,这才猛然忆起:“对了,是老子的老子曾经说过,在许多年以前,他曾经和一个叫慕容青烟的人,潜到碧血楼台盗宝!”

这时候,尤婆婆又道:“这十余年以来,练宫主绝少与人动手,就算偶然过招,也绝不会超过五十招以外,因为能抵挡得住他五十格的高手,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岳小玉忍不住道:“练宫主若跟我师父动手,那又怎样?”

尤婆婆道:“不瞒你说,还是以练宫主略高一筹。”

岳小玉道:“难怪江湖中人,提起了练宫主的名头,都会吓得魂不附体了。”

尤婆婆道:“但若谈到武功手法,却是你师父正宗得多。”

岳小玉“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心中却不免叹道:“武功再正宗,若是打不过人,到头来还是变成龟的孙子,龟蛋的祖宗!”

尤婆婆又接道:“从今以后,但愿你能够好自为之,切莫令公孙老儿失望。”

岳小玉恭声答道:“晚辈遵命!”

尤婆婆满意地一笑,忽然从背后取出了一件式样奇特的物事来。

她凝视着这物事,道:“这就是当年苏萨长老送给咱们的铜号角,你说好看不好看?”

岳小玉看了好一会,才道:“精致极了。”

尤婆婆道:“这是苏萨长老年轻时,一个牧羊姑娘送给他当作纪念的。”

岳小玉道:“既是那位姑娘所赠,苏萨长老又如何能将之转赠?”

尤婆婆道:“那牧羊姑娘后来嫁给了一个坏人,苏萨长老很伤心,所以不想再睹物思人,徒添伤感。”

岳小玉道:“原来如此!”心中暗暗失笑,忖道:“连醋坛子都打翻了,这捞什子号角自然不要也罢!”

尤婆婆叹了一声,缓缓道:“但不管怎样,这号角是很好很好的,它比什么都更好更好……”

岳小玉尽量忍耐看,心中却已骂了起来,道:“什么很好很好,更好更好,照老子看来实在一点也不好。”

尤婆婆却已把这铜号角递给了岳小玉,同时道:“好好保存着它,把它送到你师父手里。”

岳小玉点点头,道:“晚辈遵命!”

尤婆婆面上露出了笑容。

这笑容很安详,她的眼睛慢慢地闭上了。

然后,尤婆婆就以打坐的姿势,沉静地一直坐着,仿佛已睡着了觉。

尤婆婆在破庙里静坐不起,她不是睡着了,而是坐化了。

岳小玉初时还是槽然不知的,但渐渐地,他发觉到不对劲了。

尤婆婆的脸色已变得很白,而且身子硬直得像块木头。

岳小玉越看越是心中发毛,忖道:“莫非就此去也,归西之乎?”

正想伸手去探一探尤婆婆的鼻孔,看看她还有没有气息,忽然背后有人长长叹了口气,道:“不必了,我师姊确已到了油尽灯枯的时候。”

岳小玉吓了一跳,那人称尤婆婆是他的师姊,莫不是练惊虹来了?

口口口

练惊虹,黑道高手中的顶尖高手!

他是饮血峰上血花宫宫主,外号人称“茹毛饮血鬼独夫”,又叫做“六亲不认断肠人”!

如此人物,自然是绝不简单的。

天下虽然大,武林虽广阔,但像练惊虹那样的人物,实在是没有多少个的了。

庙内气氛更阴森,岳小玉不禁为之胆战心惊,忍不住微微发抖起来。

练惊虹就在他背后。

他可以回头么?他敢回头去看这位练老宫主么?

没有人知道,就连岳小玉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跟练惊虹那样的人单独相处,是一件诡秘,而且惊心动魄的经历。

在这经历里,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应付能力是怎样的。

对岳小玉来说,这是一个考验。

即使是对任何一个武林人物来说,这都是一个考验。

严重的考验。

口口口

岳小玉毕竟还是站直了身子,然后缓缓地回头向后望去。

他看见了一个人,这人也看着他。

“你就是这里的主人?”岳小玉问。

这人落寞地一笑,用左手指尖捻动着颚下的花白胡子,忽然反问道:“你可知道,这里是血花宫最神圣的地方?”

岳小玉直视着这老人,道:“尤婆婆前辈已对我说过了。”

老人道:“任何人,若没有经过我的允许擅进此地,一定死而且还会死得很慢很慢。”

岳小玉耸了耸肩,道:“反正是死,死得快与死得慢又有什么分别的?”

老人瞧着他,目光忽然冷得像是冰里的刀锋,道:“你是真的不知道?”

岳小玉给他瞧得心中发毛,再也不敢耍花样,只得道:“若是非死不可的话,自然是死得越快越痛快了。”

老人这才神色稍缓,道:“我喜欢听老实话,尤其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更加不愿意看见有人在我面前撒谎。”

岳小玉道:“晚辈知道了。”心中却想:“日后在你心情愉快的时候,小岳子才大撒谎言好了。”

老人干咳一声,道:“在我面前,你不必自称晚辈。”

岳小玉一呆,问道:“这又有什么错了?”

老人道:“你应该知道,我就是血花宫宫主练惊虹。”

岳小玉吸一口气,道:“是的。”

练惊虹淡淡道:“所以,我就是你的义父!”

“义父?”岳小玉不禁傻住,半晌才道:“小岳子虽然曾经在一伙强盗面前吹牛,自称为练无敌,更是练宫主的干儿子,但那是为势所逼,但愿老宫主切莫见怪才好。”

练惊虹面色倏地一沉,冷冷道:“这么说,我真的不是你义父了?”

岳小玉勉强一笑,道:“本来就不是的。”

练惊虹忽然笑了,但笑得很特别,道:“你既然不是我的干儿子,你凭什么资格站在这里?”

岳小玉猛然一惊,忙道:“我是给尤婆婆前辈带到这里来的,可不是自己潜入此地。”

练惊虹冷冷道:“尤婆婆又怎样?她是她,我是我!”

岳小玉念道:“可是……”

“不必说了!”练惊虹的面色更冰冷,道:“既然不是我的义子,擅闯禁地就得格杀勿论!”

岳小玉本来早已给他吓得快要撒尿,但给他逼得紧了,反而怒气陡开,忍不住大声道:“练宫主,是不是我承认你是义父,就可免一死?”

练惊虹“唔”一声,道:“不错!”

岳小玉“呸”一声,道:“这算是什么?为免一死就得乱认老子了?”

练惊虹脸色一变,喝道:“放肆!你竟敢这样对我说话?”

岳小玉昂起脸,冷冷道:“老子不错是个放肆的人,但总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