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32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道:“非要我认你做义父不可吗?”

练惊虹道:“反正你连名字都已起好了,就叫练无敌可也。”

岳小玉道:“那么岳小玉这个名字又怎样?是不是要召开武林大会,当众宣告正式取消?”

练惊虹道:“如此甚好,就照你这个办法去干!”

“放屁!”岳小玉脸色一变,冷冷道:“小岳子的老子姓岳,子孙也姓岳,若真的连姓名也不要,这就是数典忘宗,连屁也不如。”

练惊虹哈哈一笑,道:“说得好!”

岳小玉一怔,道:“怎么连你也说好?”

练惊虹道:“你以为本宫主真的要你改名换姓,连祖宗爷爷十八代的姓氏都抛掉?”

岳小玉喃喃地道:“这可是宫主你老人家自己说的。”

练惊虹道:“是我说的又怎样?本宫主只是试你一试而已。”

岳小玉目光一闪,道:“倘若晚辈刚才真的愿意改名换姓,那又怎样?”

练惊虹道:“那么本宫主就一掌轰碎你这颗小脑袋!”他说得语气严厉,甚至面露杀气,一点也不像是在开玩笑。

岳小玉舌头一伸,心中暗叫侥幸,道:“幸好老子到底不是个数典忘宗之人,否则这条小命就很难再保得住了。”

只听见练惊虹又道:“江湖之士,不管是黑白两道还是亦正亦邪的武林怪物,都极重视门户、家规、帮法,若是为了富贵功名,或者是贪图女色,从而干出认贼作父,数典忘宗之勾当,那是万万不能轻易饶恕的!”

岳小玉躬身回答,道:“晚辈谨遵宫主教诲,此后毕生不敢或忘。”

练惊虹道:“常言道:‘大丈夫行不改姓,坐不改名。’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但却也不是完全合情合理,你懂不懂其中的关键何在?”

岳小玉毫不迟疑,立刻就回答道:“人在江湖,不可一成不变,有时候从权行事,只要问心无愧,俯仰之间对得起天地鬼神,列祖列宗,那么暂改姓名,也是无伤大雅的。”

练惊虹道:“不错!但无论怎样,姓岳之人永远还是姓岳,绝不可真的把姓氏改掉,做个忤逆的子孙。”

岳小玉道:“宫主深明大义,晚辈佩服得五体投地。”

练惊虹道:“既佩服本宫主,怎么还不叫声义父?”

岳小玉道:“佩服归佩服,若要拜宫主为义父,还是必须慢慢斟酌的。”

练惊虹“唉”的一声,叫道:“别再婆婆妈妈了,本宫主答应你对付神通教便是。”

岳小玉立刻发出一声欢呼,随即跪拜道:“拜见义父!”

练惊虹抚须大笑,直笑得合不拢口,道:“好极,好极!乖儿子,你要什么作为礼物,尽管开口好了!”

岳小玉道:“义父肯仗义出手对付神通教,这已经是最好的礼物,孩儿绝不敢再加以苛求。”

练惊虹道:“你能够这样知足,那是很好很好的,但义父却不想骗你。”

岳小玉一怔,道:“义父骗了孩儿什么?”

练惊虹叹了口气,道:“老实说,你提出的这个条件,根本就是多余的。”

岳小玉道:“何以说是多余?”

练惊虹道:“因为即使你不说,本宫主与万层楼之间,也已是势不两立的。”

岳小玉心中又惊又喜,却又不免开始为这个刚磕拜的义父担心。

“义父跟神通教早有过节吗?”

“不错!”练惊虹点点头。

岳小玉道:“所为何事?”

练惊虹道:“其间种种恩怨,并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解释得清楚的。”

岳小玉道:“义父若不想说,就不必说,我这个干儿子是绝不介意的。”

练惊虹瞪视着他,忽然怪笑道:“好刁的一张利嘴。”

岳小玉道:“义父生气了?”

练惊虹道:“你若不是我的干儿子,我自然一定会生气。”

岳小玉道:“是干儿子又怎样?”

练惊虹道:“既是我儿,一切自可从宽发落。”

岳小玉笑道:“多谢义父大人轻判,下次绝对不敢了。”

练惊虹目光一转,瞧着穆盈盈,道:“你师伯虽然死了,但她临死之前,还是把岳小玉带了回来,可见她对你是十分疼爱的。”

穆盈盈听见师父提起尤婆婆,不禁又伤心得“哇”声哭了出来。

练惊虹也没有阻止她,任由她哭个够,岳小玉见小佳人悲伤慾绝,心中大为怜惜,但练惊虹在旁,却又不敢上前加以劝慰。

良久之后,穆盈盈哭声渐止,练惊虹才干咳两声,道:“你师哥背叛了师门,真是大逆不道,你以后一定要勤加练功,为师父扬眉吐气。”

穆盈盈眼圈红肿,点头道:“师父教诲,弟子一定永记于心。”

练惊虹向岳小玉指一指,说道:“这位岳小哥儿,年纪比你稍大一点点,如今他已跟咱们是自己人,你就叫他岳师哥好了。”

岳小玉忙道:“这个使不得!”

练惊虹脸色一沉,道:“为什么使不得?”

岳小玉道:“孩儿入门最迟,怎么说也做不了师哥。”

练惊虹道:“不做师哥,难道想做师弟了?”

岳小玉道:“正是这样。”

练惊虹道:“但我说不是这样,依照本门规矩,年纪大的,就一定做师兄师姊,年纪细小的,就得做师弟师妹!”

岳小玉道:“但小玉根本不懂武功,又怎能做穆姑娘的师兄?”

练惊虹道:“现在不仅没关系,最重要的是将来。”

岳小玉道:“即使到了将来,孩儿也不一定能够练成高深的武功。”

练惊虹怀疑的道:“你是不是说,将来就算练就一身绝艺,也绝不是练义父的武功?”

岳小玉道:“非也,非也!小玉既拜你为义父,又岂会不肯学义父的武功。”

练惊虹道:“你是公孙我剑门下弟子,自然要先学公系世家的武功,但义父的几下子压箱底本领,你也最好莫要错过才好。”

岳小玉道:“只要义父肯教,小玉自然肯学。”

练惊虹道:“但无论怎样,还是先要得到你师父允许,那才可以修炼的。”

岳小玉道:“我师父为人最是豁达不过,对于门户之见,他老人家一向大力排斥,认为这是中原武林人士最大、是混帐、最狗屁不通的绊脚石!”

练惊虹听得不住点头,岳小玉说得更是起劲,道:“既然大家有见及此,就要齐心协力,把这块荒谬混帐的绊脚石大力踢开。”

练惊虹叹了口气,说道:“就只怕这块石头又重又硬,踢下去只苦了足下的脚趾。”

岳小玉冷哼一声,道:“若踢不开,咱们就用炸葯将它轰成粉碎。”

练惊虹摇摇头,说道:“事情不如你想像中那样简单,有些冥顽不灵之徒,就算用上十万斤火葯,到头来还是白费工夫的。”

岳小玉一楞,道:“这就真是无计可施了!”

练惊虹道:“幸好你师父并不是冥顽不灵之徒,所以你就算兼修义父的武功,他也不一定会反对的。”

岳小玉道:“但如今师父那边不知道怎样了?”

练惊虹道:“铁眉楼那里,你是用不着担心的,有诸葛酒尊和龙眉等高手押阵,神通教绝不敢轻举妄动。”

岳小玉道:“但郭大哥受伤晕迷未醒,总是教人心里牵挂。”

练惊虹叹了口气,道:“郭冷魂是给谁所伤的,你可知道吗?”

岳小玉摇摇头,道:“小玉不知道,只知道他中的是血花莲掌力。”

练惊虹道:“所以,你扪都认为,郭冷魂是本宫主所伤了?”

岳小玉道:“不,若是义父出手,郭大哥早已活不下去了。”

练惊虹叹道:“虽然郭冷魂并非本宫主所伤,但本宫主还是难辞其咎的。”

岳小玉道:“为什么?”

练惊虹道:“血花莲掌力,本来就是本门不传之秘,所以无论是谁,用这种武功伤害了江湖上的朋友,本宫主都要负起这个责任。”

岳小玉道:“那么义父曾经把血花莲掌这套武功传给了谁?”

练惊虹道:“除了我师姊之外,就只有南宫业那畜生练过!”

“南宫业?”岳小玉一怔。

穆盈盈接看说道:“南宫业就是我师哥。”

岳小玉“啊”的一声,说道:“原来是他!”

练惊虹道:“你是不是憎厌业儿?”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很憎厌是谈不上的,但却也没有半点好感。”

练惊虹喟然道:“你这样说,已经是很客气了。”

他一面说,一面不住的摇头,又道:“业儿的父亲,跟本宫主是很要好的老朋友,但却英年早逝,就只留下了这么一个儿子,于是,本宫主就把他收为弟子,希望可以把他好好栽培,唉!却没想到,这孩子年纪虽轻,但心术之姦诈,手段之毒辣,竟然犹在本宫主之上。”

岳小玉一怔,道:“不见得这么厉害吧!”

练惊虹说道:“以目前来说,这畜生当然还是比不上我这个鬼独夫、断肠人的。但只要假以时日,嘿嘿!只怕天下虽大,也没有多少人,能够控制得住这个畜生了。”

岳小玉听得为之怔忡不安,说道:“这样说来,他也可算是一号了不起的人物了。”

练惊虹叹了口气,忽然又说道:“业儿这畜生,若有一半像他父亲,那也不错了。”

岳小玉道:“他父亲是怎样的人?”

练惊江道:“是南宫世家的败家子南宫梦。”

岳小玉说道:“以梦字为名,倒也潇洒。”

练惊虹道:“不是潇洒,是迷糊、是虚幻,他是个找不到方向的人。”

“找不到方向?”

“不错,人活着若没有目标,就像是茫茫大海里的一艘孤帆,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将会去到什么地方。”

“这可不怎么有趣。”

“直至有一天,他忽然发觉两鬓已经灰白了,可以给他花用的钱也已花得干干净净,于是,他就喝了一瓶烈酒,然后醉醺醺的跑到我这儿来。”

“所为何事?”

“借金子,借银子。”

“借多少?”

“金子一万两,银子十万。”

“你借不借?”

“没有就不借。”

“到底有没有?”

“有,就算再多十倍,也有。”练惊虹慢慢地道:“于是,他又醉醺醺的带着银票走了。”

岳小玉道:“无论对谁来说,这都是一笔很大的财富。”

练惊虹道:“是的,但不到三天,他又回来找我,而且第一句话就说:‘我又身无分文了!’”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这是什么意思?”

练惊虹道:“再借!”

岳小玉深深的吸一口气,道:“这次又借多少?”

练惊虹道:“还是跟上次一样,并未多取一两。”

岳小玉呆了很久,才道:“义父有没有答应?”

练惊虹道:“当然答应。”

“你有没有问他,上次借的到底怎样花掉的?”

“没有!”

“为什么连问也不问一句?”

练惊虹道:“不必要的事,我从来不干,不必要的问题,也从来不问。”

岳小玉道:“你认为不必要?”

练惊虹道:“是的。”

岳小玉道:“后来又怎样?”

练惊虹道:“又过了三天,他又再跑来找我。”

岳小玉怔住,半晌才道:“莫不是又来借金子银子了?”

练惊江道:“不是借。”

岳小玉道:“他总算不好意思再开口了!”

练惊虹摇摇头道:“在我面前,他永远都不会不好意思。”

岳小玉道:“但他毕竟还是再向义父开口借钱。”

练惊虹道:“他不借,是因为知道再也没有能力清还。”

岳小玉道:“幸好义父也是不怎么在乎的,对吗?”

练惊虹说道:“那要看情形而定,若是换了别人,就算借一两银子也非要清还不可。”

岳小玉道:“但你跟南官前辈却是好朋友。”

练惊虹道:“好朋友借钱,也是要还的。”

岳小玉说道:“但是他若真的还不起呢?”

练惊虹道:“那就要帮他一把,让他努力去赚钱,而且赚得越多越好。”

岳小玉说道:“不错,光是借给朋友,那也不是办法,有时候你帮了别人一把,说不定反而不会使他更加泥足深陷,不能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