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34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道:“别的不说,这道鬼铁栅,算是什么意思?”

沈必理道:“你不是要看看我们的秘密武器吗?”

岳小玉道:“这里又还会有什么秘密武器?”

沈必理冷冷的道:“你可以自己找一找。”

岳小玉怒道:“分明是一派胡言,这里除了我们师徒之外,根本什么武器都没有!”

沈必理笑了笑道:“就是你们两位,那已十分足够了。”

岳小玉道:“这是什么意思?”

沈必理道:“道理很简单,你就是我们血花宫的秘密武器。”

岳小玉一楞,继而摇头不迭,道:“我是人,不是武器。”

沈必理道:“你若这样想,就是大错了。”

岳小玉道:“怎样错法?”

沈必理道:“世间上最厉害的武器,其实算来算去还是人,一个本领高强的人,也就是最厉害的武器,难道你没听过:‘一夫当关,万夫莫敌’这八个字吗?”

岳小玉道:“听是听过无数次的,但那毕竟是夸大其辞。”

沈必理道:“夸不夸大,那是后来一回事,但总之,一个武功高强的人,永远都是很可怕的。”

岳小玉道:“这话却也错了。”

“怎么错了?”沈必理一怔。

岳小玉道:“武功高强的人,绝不一定可怕,就像是野兽,也不是越高大越可怕的,例如长颈鹿就是最好的例证。”

“长颈鹿?”沈必理奇道:“梅花鹿我是见过的,鹿肉也吃过不少,但长颈鹿又是什么东西?”

岳小玉道:“长颈鹿生长在很遥远的地方,你当然没有机会看见。”

沈必理道:“那地方有多远?”

岳小玉道:“远在天边,远得不能再远。”

沈必理道:“去月亮远?还是去那地方更远?”

岳小玉道:“当然是去长颈鹿的家乡更远得多。”

沈必理奇道:“何以见得?”

岳小玉道:“月亮只在头顶之上,一眼便可以看见,自然远极有限。”

沈必理苦笑一下,道:“但我从三岁那年开始,就已很想跑到月亮去看看嫦娥仙子,可是直到如今,还是无法如愿以偿的。”

岳小玉道:“那是阁下的功夫不够高明之故。”

沈必理干咳两下,道:“要到月亮,又跟轻功高明与否有什么相干?”

岳小玉道:“怎会没相干?你的轻功若够高明,大可以一跳就跳上月亮。”

沈必理道:“胡说,世间上又有谁能练成那样的轻功?”

岳小玉道:“有的有的,只不过世人不知道而已。”

沈必理道:“既然不为世人所知,你又怎么会知道?”

岳小玉道:“天机不可泄漏。”

沈必理道:“不要再谈月亮,那些长颈鹿到底是怎样的?”

岳小玉道:“颈长数丈,脚长也数丈。”

沈必理悚然动容,这:“那岂不是庞然大物之极了?”

岳小玉道:“高是挺够高了,但大都不怎么大。”

沈必理问道:“比起长鼻子牛妖又如何?”

岳小玉一怔,道:“何谓之长鼻子牛妖?”

况必理道:“长鼻子牛妖,鼻长逾丈,重逾千斤,牙粗如人腿。”

岳小玉想了一想,还是弄不懂这是什么东西,只好望着公孙我剑,道:“师父,你懂不懂?”

公孙我剑淡淡道:“沈总调度说的是大象。”

“大象!”岳小玉拍了拍额头,恍然大悟道:“小岳子明白了。”

沈必理道:“那么到底是牛妖高大,还是长颈鹿高大?”

岳小玉道:“各胜一招。”

沈必理一怔,说道:“如何各胜一招法?”

岳小玉道:“论高矮,长颈鹿是高得多的,但若论重量,却又是大象占胜。”

沈必理皱了皱眉,说道:“这倒是怪哉。”

岳小玉道:“更怪哉的,却是如此高高在上的长颈鹿,往往会给矮小得多的狮子吃掉。”

沈必理“唔”了一声道:“狮威一发,那是非同小可的。”

岳小玉道:“所以纵使是长颈鹿那样高大的野兽,也会给狮子吃掉,人也是一样,武功最高之辈,也不一定是世间上最可怕的人。”

沈必理目光闪动道:“岳小兄弟,长颈鹿之高,与武功高低那个高字,可不能混为一谈的。”

岳小玉道:“混为一谈也没有什么木对,正是一理通百理明,又有所谓触类旁通,可见世间万物万事原本一家,牛粪与猪尿皆可用作施肥,沈调度是明白事理的人,想来一定不会拘泥不化,刻板的像是一块四方木头吧?”

沈必理虽然觉得似是而非,却也不知道该当如何反驳,只好耸肩一笑,不再说话。

岳小玉接着又道:“就以我师父来说,他老人家武功卓绝,那是一点也不用怀疑的,但他老人家一点也不可怕,反而极受江湖中人敬重?”

公孙我剑哈哈一笑道:“说得好,说得好!这个马屁拍得真够响亮。”

岳小玉吃了一惊,正待解释一番,屁股上已重重挨了一脚,木由尖声叫道:“师父饶命,徒儿下次不敢乱拍马屁了。”

公孙我剑道:“你喜欢拍马屁,我喜欢踢你的小屁股,这又有什么不好?”

沈必理看得眉头大皱,忍不住道:“你们俩师徒,真是太岂有此理了。”

岳小玉道:“你才岂有此理,为什么要把我们关在这里?”

沈必理道:“我已说得很清楚,这是练宫主的主意,他要你们俩师徒在这里,好好潜心修炼武功,以备后用。”

公孙我剑忽然长长叹了口气,然后对岳小玉道:“小岳子,你义父的用意,难道你直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岳小玉目光闪动,猛然跳了一下,道:“我明白了,外面形势,如今一定十分凶险。”

公孙我剑又叹了口气,道:“你还不算笨,总算明白了这一点。”

岳小玉道:“义父是不想我们冒险,所以就索性把我们关在这里。”

公孙我剑点头道:“正是如此。”

岳小玉脸色一变,对沈必理道:“快把我们放出去!”

沈必理摇摇头道:“请恕沈某无能为力。”

岳小玉怒道:“胡说,我们是给你关在这里的,正是解铃还须系铃人,你又怎会无能为力?”

沈必理道:“要放你们,只有一个人才可以拥有这种权利。”

岳小玉道:“我义父?”

沈必理道:“你知道就好了。”

岳小玉道:“但这是他老人家一时糊涂所作出的决定,你怎可遵从到底?须知咱们多一分力量,敌人就会少一分气焰,尤其是我师父,他是武林一等一高手,有他助阵,神通教那些狗头崽子就得头疼万分。”说到这里,屁股上又重挨了一脚,显然又是公孙我剑认为他在拍师父的马屁。

岳小玉给师父踢得发狠了,居然瞪着公孙我剑大声道:“踢呀,踢呀!就算你把小岳子的屁股踢碎踢扁,小岳子还是要这样说,难道你不是高手?难道你是个酒囊饭袋?你一生最讨厌迂腐之辈,为什么连徒弟洒脱一点也看不过眼?我赞师父是由衷之言,可不是明知屁股要受罪也来谬赞一番的。”

公孙我剑冷冷一笑,道:“你骂够了没有?”

岳小玉道:“你是我的师父,我为什么要骂你?就算要骂,也只能骂我自己而已。”

公孙我剑道:“算是为师怕了你这个小泼皮,且听听沈总调度还有什么话说好不好?”

况必理忍不住笑道:“我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就只想请两位安静一点,努力潜修武功尤其是岳小兄弟,你就是血花宫的秘密武器,只要你练成了绝世奇功,将来又怎会害怕什么神通教?什么提龙王府?”

岳小玉道:“等我练成绝世奇功之后,只怕狗屎也会飞天啦!”

沈必理摇摇头,道:“你不要把自己瞧扁了,你能够得到公孙老夫和练老宫主的垂青,绝非偶然,也绝不是幸运,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我会咬掉你的鼻子!”岳小玉悻悻然道。

沈必理哈哈一笑,道:“我这个鼻子长得太好看了,所以经常为人所嫉妒,你若真的把它咬掉下来,我会感激得涕泪齐飞。”

岳小玉忍不住呵呵一笑,道:“原来你也是个挺够意思的无赖。”

沈必理道:“做无赖远比做君子逍遥自在,这种道理你懂不懂?”

岳小玉道:“本来不懂,但你现在一说我就懂了。”

沈必理道:“为什么?”

岳小玉还没有回答,公孙我剑已冷冷说道:“因为他现在是个小无赖。”

沈必理道:“将来也许会变。”

公孙我剑道:“这个自然,因为只要他不死,将来就会由小无赖变成大无赖,以至变成老无赖。”

沈必理凝视着他,道:“这岂不是根本没有改变过吗?”

公孙我剑道:“天下间最难改的就是脾性,你不能阻止老虎咬人,更难劝服狗不去吃屎。”

沈必理道:“老虎是恶兽,狗是畜牲,但令高足却有慧根,有与众不同的上好资质。”

公孙我剑道:“但他始终是个无赖,不折不扣的无赖。”

沈必理说道:“真的没有办法改变吗?”

公孙我剑道:“办法当然是有的,例如在他的头顶上打七八十拳,也许就可以把这个小无赖彻底改变过来。”

“变成什么?”

“死人。”

“若死不了呢!”

“那也一样可以改变他。”公孙我剑淡淡地说道:“最少,他会变成一个白痴,永远呆愣愣的过日子。”

沈必理道:“既然明知他是个不可以改变的小无赖,为什么还要收他为徒?”

公孙我剑道:“江湖上有形形色色各种各样的人,为什么小无赖就不可以做我的徒弟?”

沈必理答不上。

他沉默了半晌,忽然叹了口气道:“我要告辞了,这里很安全,也很安静,希望两位不要白费时间。”

岳小玉急道:“不要走!我们要出去了。”

沈必理却摇摇头,同时转身离去。

沈必理走了,黑石堂变得寂静有如死域。

岳小玉颓然地坐在地上,望着正在沉思中的公孙我剑。

公孙我剑忽然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小福星,际遇之佳,无出其右。”

岳小玉眨眨眼说道:“为什么说我是个小福星?噢,徒儿明白了,徒儿能够拜你老人家为师,这际遇的确是上佳之至的。”

公孙我剑道:“但练老魔会收你为义子,这就更不容易了。”

岳小玉苦着睑,道:“但他却把咱们师徒关在这里。”

公孙我剑道:“这是他一番好意。”

岳小玉说道:“咱们真的要留在黑石堂?”

公孙我剑道:“现在也就只有这样办。”

岳小玉道:“岂不是闷煞人了?”

公孙我剑道:“对着为师这个老头儿,的确是闷煞人也的,若换上穆盈盈那个小妮子,又或者是布狂风的师妹水莹儿姑娘,那就会大大的不相同。”

岳小玉吃了一惊道:“师父不要误会,徒儿可没有这样想。”

公孙我剑挥了挥手,冷哼着道:“别再想哄骗为师,否则小心屁股!”

岳小玉吃惊更甚,只好住口不说。

师徒两人又沉默了一盏茶时光,忽然有一阵脚步声传了过来。

岳小玉心中暗道:“准是那个什么沈总调度回来,说不走马上就要把老子释放出去。”他总认为自己做了阶下之囚,真是万分的不过瘾。

但过了一会,脚步声忽然又消失了。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外面有人走来走去,究竟在搞什么鬼?”

公孙我剑道:“大概是守卫吧!”

“守卫?”岳小玉道:“这里不是很安全的吗?为什么还有守卫?”

公孙我剑道:“正因为这里有守卫,所以才会很安全。”

岳小玉道:“师父,我们冲出去好不好?”

公孙我剑道:“怎样冲出去?”

岳小玉道:“这就要看师父怎样大显神通了。”

公孙我剑道:“你以为我是无所不能的神仙?”

岳小玉道:“但徒儿相信,世间上没有什底地方是可以困得住师父的。”

公孙我剑摇头道:“你错了,最少,这黑石堂就能困得住为师。”

岳小玉道:“师父真的甘心被困?”

公孙我剑道:“这里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