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38章

作者:卧龙生

第四号一走,其余杀手更是无心恋战,瞬息之间,除了连走都走不动的重伤者及死人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杀手留下来了。

方鲸又回到他的小酒铺里。

他看了野猪一眼,忽然走了出来,道:“烤吃野猪肉,好不好?”

许不醉摇头,道:“不好。”

方鲸道:“嫌野猪肉不好吃?”

许不醉道:“现在觉得什么肉都不好吃。”

方鲸望着他,良久才叹了口气,喃喃道:“这也难怪,在心情木好的时候,无论吃什么都是又酸又苦的。”

欧一神走了过来,盯着许不醉道:“你为什么会心情不好?”

心凤呐呐道:“是不是奴……奴家令你生气了?”

“你有多大斤两?”欧一神道:“你怎配令许轩主生气?”

许不醉两眼一瞪,道:“你找死吗?居然对心凤粗声粗气讲话。”

欧一神咳嗽两声,道:“近来喉咙有点不大舒服。”

“喉咙不舒服就要骂老婆啦?”许不醉把铁棒向前一伸,差点没撞在欧一神的鼻子上。

欧一神讪讪一笑,道:“你误会了,我从来都不敢欺负心凤。”

许不醉这才神色稍缓,但接着却问心凤,道:“如此说来,倒是你经常欺负欧瘦子了?”

心风吃了一惊,道:“奴家怎敢欺负相公?”

许不醉“哦”了一声,道:“那么,你们到底谁欺负谁来着?”

欧一神道:“我们夫妻相敬如宾,谁也没有欺负谁。”

许不醉道:“此话当真?”

欧一神道:“千真万确,并无半字虚言。”

许不醉道:“你的说话,向来不大可靠。”

欧一神立刻胀红了脸,道:“人人都说我老实得出奇,我的说话又怎会不可靠的?”

许不醉道:“正因为你老实得几近乎笨蛋,所以说话不大可靠。”

这时候,欧如神走了过来,道:“这俩口子的事,你少担心好了,他们真是美满之极。”

许不醉哈哈一笑,道:“有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啦!”

欧加神道:“但你和铁老鼠弄得遍体鳞伤,我却放心不下。”

许不醉摇摇头,道:“这点小小伤痕,算得上什么?”

心凤不待他说,早已用金创葯敷住了他腰间的伤口。

欧如神向铁老鼠道:“不见多时,你好像比从前成熟了不少。”

铁老鼠讪讪一笑,道:“难得在这里遇上江北仙上仙,真是福气。”

欧如神道:“你们怎会在这里和那些黑衣杀手打起来的?”

铁老鼠叹了口气,说道:“说来话长之极。”

欧如神道:“话长也得说。”

铁老鼠又叹了一声,接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出来。

欧如神这才恍然,道:“原来是如此。”

欧一神却急不及待的问道:“小岳子怎样了?”

许不醉道:“你这个岳贤弟,际遇不凡,人更不凡。”

欧一神听得喜上眉梢,道:“他又有什么不平凡的际遇了?”

许不醉还没回答”鲸已截然道:“什么大岳子小岳子,迟点再说!”

许不醉道:“方老板又有何高见?”

方鲸道:“先找红棉,看看她怎么了。”

许不醉冷冷道:“你现在才担心她的安危,是不是太迟了一点?”

方鲸道:“希望还不太迟。”

铁老鼠道:“咱们往那里找寻叶红棉姑娘?”

方鲸道:“只要找到恨帝,就一定可以找到红棉和郭冷魂。”

许不醉目光一闪,道:“你有把握可以找得着恨帝吗?”

方鲸道:“我没把握,但我们可以去求一个人。”

欧一神咕哝着,说道:“求人不如求己。”

欧如神叱道:“住嘴!”

方鲸淡淡一笑,道:“江湖上有一位奇人,他的本领大概比起我们这里几个人加起来还要高明一点点。”

许不醉不禁为之动容,道:“此人是谁?”

方鲸的脸上发着光,瞳孔收缩成一线,道:“我说的这个人,就是叶红棉的父亲。”

“菊痴叶上开!”许不醉脱口叫道。

“对了,就是这个武林奇葩!”方鲸说。

许不醉吸了口气,目注着方鲸道:“你知道叶大侠在什么地方?”

方鲸沉吟半晌,道:“知道是知道的,就只怕他不肯出手。”

“胡说!”许不醉道:“叶红棉是他的女儿,如今落在天恨的人手里,他又怎会坐视?”

方鲸道:“但愿如此。”

许不醉又催促着,道:“叶上开在那里?”

方鲸默然半晌,才说道:“在容楼之中。”

“容楼?”许不醉吃惊极了,道:“你说的容楼,是不是安徽的容楼?”

方鲸慢慢地点了点头,道:“正是,正是。”

“容楼无弱者!”许不醉吐出口气,道:“但叶上开为什么会在容楼之中?”

方鲸苦笑了一下,道:“个中原因,只怕极其复杂。”

许不醉道:“方老板,你可以说得清楚一点吗?”

方鲸道:“叶上开为什么会身在容楼,我也是不知其中底蕴的。”

许不醉道:“但你如何得知他在容楼之中?”

方鲸道:“是红棉告诉我的,而且,她还带我见过叶上开一次。”

许不醉道:“叶上开跟你谈过些什么?”

方鲸道:“天南地北,无所不谈。”

许不醉道:“有什么事情,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方鲸道:“有。”

“快说。”

“现在不能说,惟恐天恨中人仍然在附近。”

欧如神干咳一声,道:“我们三人可以暂且退开去……”

“不要误会!”方鲸忙道:“欧五先生德高望重,而且这件事情你也非听不可。”

欧如神淡淡一笑,道:“为什么?”

方鲸道:“你若听了,一定会大感兴趣。”

许不醉笑道:“只要老欧有兴趣,他一定会帮着我们对付天恨。”

欧如神叹道:“我现在已经和天恨结下梁子了。”

许不醉道:“你后悔了?”

欧如神道:“这是命中注定要发生的事,何必后悔?就算后悔又有什么用?”

欧一神说道:“不要再多说了,我很想立刻就飞到安徽容楼,看看叶大侠的风采。”

欧如神笑了笑,道:“这句话,证明你还不算是个呆子。”

欧一神,叹了口气,道:“但若跟岳贤弟相比,我就真是呆得可以了。”

许不醉望了他一眼,道:“你到底想见叶上开还是岳小玉?”

欧一神道:“两个都很想见。”

许不醉道:“小岳子很安全,你用不着担心。”

欧一神说道:“咱们曾经听人说,小岳子在铁眉楼里,而铁眉楼的形势,却又是岌岌可危,说不定一下子就会化为灰烬了。”

许不醉道:“铁眉楼之危纵然未解,你也不必为小岳子担心,他现时正与师父公孙我剑在密室里练功。”

欧一神道:“但愿小岳子快点练成绝世奇功,将来成为江湖一代奇侠。”

许不醉道:“你对这小子倒不错。”

欧一神道:“岳贤弟为人义气深重,我对他好,那是十分应该的。”

许不醉眉头一皱,叹道:“像他那样的小无赖,居然有这许多人对他情深义重,确是他妈的奇迹之至。”

方鲸冷哼一声,道:“你们老是谈论著什么小岳子大岳子,是不是想马上跑去见他?”

“不见,不见!”许不醉立时摇头不迭,道:“这小混蛋如今平安大吉,又兼福星高照,无论是谁担心他都是多余兼混帐的。”

欧如神微微一笑,道:“既然岳小玉平安大吉,咱们不妨把力量集中一点,先把叶红棉与郭堡主找回来再说。”

方鲸说道:“对了,这才是智者之所为!”

欧如神道:“你肯定叶上开一定可以找到恨帝?”

方鲸道:“是的。”

欧如神道:“既然这样,咱们现在就赶往容楼。”

欧一神见兄长也赞同方鲸建议,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心凤望了丈夫一眼,她虽然知道丈夫的心意,但形势如此,她也不便开口。

方鲸在小酒铺门外站了一会,好像有点舍不得的样子。

欧如神悠然一笑,道:“是不是还想耽搁几天才上路?”

方鲸道:“不,但里面有五十一斤美酒。”

欧如神笑道:“酒铺虽然带不走,但这五十一斤美酒,你却不妨带着上路。”

许不醉道:“就算他不带,我也会捧着走,绝对不会客气。”

方鲸大笑,道:“好,看你喝得了多少斤!”

在半个时辰后,这五男一女已分乘两辆马车,向安徽进发。

容楼无弱者。

但又有谁会想到,菊痴叶上开这个武林奇葩,竟然也在容楼之中。

口口口

天亮了。

铁眉楼外,杀声震天!

神通教又再整顿帮众,似乎要誓破铁眉楼。

这边厢,布狂风已成为群雄作战的统帅,群雄士气高昂,颇有气吞河山之势。

“布狂风,有种的滚出来决一死战!”逾百神通教武士在楼外齐声大叫。

但这叫声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布狂风还是很沉着,绝无半点浮躁之象。

铁发却已忍不住,道:“待我出去跟这群狗喽罗会一会!”

布狂风摇摇头,道:“来者既是喽罗小卒,又怎值得铁兄出手?”

木眼道:“虽然喽罗小卒,但杀他三几十个,也可壮吾人等之声威。”

布狂风仍然摇头,道:“吾人等之声威正盛,毋须如此仓猝轻出。”

铁发、木眼见布狂风坚不肯出,也就闭嘴不语,静观其变。

又过了一会,忽听探子回报:“楼东两里之外,出现一支人马。”

龙眉双眉一蹙,道:“人马若干?”

探子道:“五十左右,人人头上皆扎着金布。”

“头扎金布?”龙眉脸色一沉,道:“神通教又在搞什么把戏?”

布狂风立时摇头,道:“这五十余人,并非属于神通教的。”

龙眉讶然道:“公子从何得知?”

布狂风道:“头扎金布,乃是一种暗号。”

龙眉道:“这暗号代表着什么?”

布狂风道:“总帮主有难,十六帮从速赶往救驾是也!”

龙眉一怔,道:“谁是十六帮的总帮主?”

布狂风说道:“岳小玉的师父公孙我剑。”

龙眉更是怔住,道:“公孙我剑是公孙世家的老爷子,怎么又会是十六帮的总帮主了?”

布狂风道:“其实,公孙我剑从来都没有正式承认自己是十六帮的总帮主,但江湖上却有十六个帮会,都公认他老人家就是这十六帮的总帮主。”

龙眉道:“这又是什么道理?”

布狂风道:“道理很简单,因为公孙老侠对这十六个帮会都有莫大恩德。”

龙眉目光一闪,道:“所以现在这十六帮会知道公孙老侠有危难,就以头扎金布为号,急急的赶来营救了?”

布狂风点点头,道:“不错。”

龙眉说道:“但公孙老侠根本不在这里。”

布狂风道:“目下形势一片纷乱,不要说是局外人,便是咱们置身在内的,也会感到扑朔迷离,不知道眼前真正的形势到底是怎样的。”

龙眉沉吟道:“不错,在这样的情况下,千六帮以为公孙老侠被困在铁眉楼里,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龙眉道:“你怎会知道十六帮的暗号呢?”

布狂风淡淡道:“这是公孙老侠告诉我知道的。”

龙眉道:“看来他对你似乎相当的信任。”

布狂风道:“他对在下的信任,简直是太过分了。”

龙眉道:“你认为不好?”

布狂风说道:“对我来说,当然是受宠若惊的,但对他自己来说,却是一种冒险。”

龙眉道:“公孙老侠天生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他不怕冒险,甚至故意找些冒险的事情来做。”

布狂风点点头,龙眉接着又道:“虽然他活了几十年,也冒险了几十年,但对朋友这方面,他却绝少会看错。”

布狂风淡淡一笑,道:“龙大当家对他也似乎很有信心。”

龙眉道:“不是我对他有信心,而是他数十年来的表现,使人对他无法没有信心。”

布狂风道:“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8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