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05章

作者:卧龙生

“这就是了。”郭冷魂淡淡道:“当年褚老帮主把一个这样重要的职位交托在邝兄手上,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邝兄若为了一时之挫败而自暴自弃,岂非有负老帮主临终所托?

邝火连忙说道:“鄙人不敢!鄙人不敢!”

郭冷魂叹息一声,道:“郭某看得出,邝庄主绝不是贪生怕死之辈,但邝兄又可曾想到,一个人在逆境之际,求死是相当容易的,倒是想活下去,想杀出一条血路,却比引刀成一快还更困难得多,到了如此田地,一死了之绝非勇者所为,反而是懦夫的怯惧行径!”

邝火听到这里,不禁汗流浃背,面如纸白,颤声道:“郭大堡主教训得很对,鄙人知罪!鄙人知罪!”

郭冷魂道:“邝庄主太言重了,郭某不才,只是在濒临绝命之前,才斗胆向邝兄痛陈厉害,还望邝兄痛定思痛,三思而后定!”

邝火忙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鄙人从今以后,自当发奋图强,无论如何绝不有负褚老帮主所托!”

诸葛酒尊哈哈一笑,道:“不要再自我深责了,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两句话就算是每天说八百遍,听一千六百遍也是绝不嫌多的。”

岳小玉心中暗笑,忖道:“这两句话,近来的确听得不少,以后想忘记都很难了。”

诸葛酒尊对着邝火谈笑自如,但回头一看郭冷魂,却又不禁眉头深锁起来,道:“郭老弟,蝼蚁尚且贪生,邝火听君一席话之后,相信日后再也不会自暴自弃,但你又怎样?”

郭冷魂居然也笑了笑,道:“诸葛大哥,你看我像个甘于自暴自弃的人吗?”

诸葛酒尊白眉一扬,朗声说道:“自然不像。”

郭冷魂叹了口气,道:“我若早存自暴自弃之想,此刻必然躲在百胜峰的狗窝里,悄悄地等待看死神的降临,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不甘心。”

诸葛酒尊凛然道:“若换上是老叫化,也一定同样大大的不甘心!”

郭冷魂道:“所以,我要穷最后有生之日,做尽一切该做而未做的事。”

诸葛酒尊道:“杀象如,这件事做得很好!”

郭冷魂道:“我杀了象如后,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人,所以就骑了一匹快马赶了回来。”

岳小玉心念一动,忍不住问道:“郭大哥想起了什么人?”

郭冷魂望着他,灰白的脸上忽然绽出了诚挚的笑容,道:“是你这个小无赖。”

岳小玉看见他这张脸孔,不由胸口一热,扑到他怀里叫了起来道:“郭大哥,你不会死的,你不要离开我们!我要你留下来!”

郭冷魂抱看他,手指渐渐用力,声音却是开始有点顿抖道:“我不离开你们,我会留下来…”

岳小玉仰视看他,忽然“哇”的放声大哭起来。

铁老鼠恼了起来,伸手便要扯开岳小玉,道:“不要再烦郭堡主了。”

但他的手还没有触及岳小玉,郭冷魂已一掌把他摔开,同时喝道:“谁都不许分开咱们,就算是死神也不能。”

铁老鼠给郭冷魂掉了一下,但却不恼恨,只是心中酸苦得可以,险些也想哭了出来。

只见郭冷魂抱得岳小玉更紧,但声音却越来越微弱,他抚摸看岳小玉乌黑发亮的头发,忽然说道:“那个赵王八是不是欺负得你很厉害?”

岳小玉点头不迭,道:“不错!他倚老欺少,倚老卖老,是个老王八中的老王八。”

郭冷魂微微一笑,道,“从今后起,你再也不必为这个人而忧心种仲了,我最憎恨他这种人,所以就用那根黄金巨杵把他的头颅敲个粉碎。”

岳小玉兴奋地拍掌,道:“好极了,郭大哥连除二害,真乃壮哉!”

郭冷魂哈哈一笑,面上的表情显得很是高兴,但他才笑了两下,面上就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芒。

这种淡淡金芒出现在一个人的脸上,那是很异样,也很可怕的事。

岳小玉也看出情况不妙了,连忙问诸葛酒尊道:“前辈,郭大哥怎么了?”

诸葛酒尊难过地叹了口气,仿佛想说话,但最后却是慾言又止。

而就在这时,厅外忽然有人漫声说道:“神医在此,专治奇难杂症,保证起死回生,医死人绝不收钱……”

这人前面几句话都很动听,但到了最后一句,却是不禁令人为之哑然失笑。

邝火才听见有人在外面叫喊,脸色已变得很不好看,须知邝家庄占地广阔,这厅院距离庄院大门及少也有五六十丈之遥,而这人叫喊之声居然就在厅外,显见是潜入庄内已久。

倘若没听见最后那一句话,邝火还勉强可以忍耐得住,但等到“医死人绝不收钱”这七个字钻人耳朵后,邝火不禁为之勃然大怒,立时气冲冲地冲了出去。

只见厅外树荫底下,站看了一个头发焦黄、颚下胡子稀稀落落的灰衣中年汉子。只见他背负葯囊,手摇虎撑,嘴里还不断的念念有词,完全是一个江湖郎中的模样。

邝火从来都瞧不起这些走江湖的郎中,认为此辈绝大多数都是不学无术的骗子,这时候-看见自己庄院深处也居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人,不禁为之怒火中烧,险些马上就要动手揍人了。

但他还没有动手,那灰衣郎中就已指看他的鼻子,道:“这里有只蚊子。”

邝火更怒,喝了一下,又骂了一声道:“放──”但下面那一个不雅的字还没出口,鼻子上已给灰衣郎中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拳。

邝火虽然算不上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顶尖高手,但他首先给人在鼻尖上指了一下,然后才给人一拳打在鼻子之上,这种事情也着实令人太难以置信。

但这种事情却已发生了。

邝火明明是看见那郎中一拳挥了过来的,而他也不是没有闪避,但不知如何,到最后这一拳仍然是不偏不倚地打在自己的鼻子上。

这一拳的力道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总之,邝火没有给打得晕倒过去,但却也疼得差点连尿也撒了出来。

这时候,铁老鼠也已走了出来,睹状立时怒叱道:“何方鼠辈,竟敢在此出手伤人?”

那郎中倏然一笑,道:“有阁下在此,不才又岂敢自称鼠辈?”

铁老鼠与邝火都是怒火中烧,正待双双出手,忽听诸葛酒尊在背后叫道:“两位且慢。”

邝火怒道:“此人不学无术,到处招摇撞骗,今日竟然骗到邝家庄中,又岂可轻易饶恕?”

诸葛酒尊沉声道:“邝庄主稍安勿躁,这位大夫若是不学无术之辈,也不能轻易地就潜进戒备森严的邝家庄来。”

邝火脸上一红,心想此言不无道理,其实诸葛酒尊没有把他脸上中拳之事也一并说了出来,已经是客气之极。

那郎中听见诸葛酒尊这么说,脸上的神情大为得意,抱拳笑道:“这位大叔,未知跟丐帮可有什么渊源?”

诸葛酒尊也抱拳答礼,道:“老叫化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乃“酒王之子”诸葛酒尊是也!”

那郎中闻言,立时翻身便拜道:“原来是中原第一奇丐在此,请恕不才眼拙,该掌嘴,该拿嘴!”说着,果然在两边面颊各掌一记耳光,但力道之轻,只怕连苍蝇也无法打死。

邝火看在眼里,心中怒火又再重燃,道:“这算是掌什么嘴?简直形同儿戏!”

那郎中嘻嘻一笑,道:“身为良医者,绝不可妄自戕害自己的身子,否则用力重了,连医生也晕倒在地上,又有谁来挽救病人的性命?”

“放屁!”邝火怒道。

“有理!”诸葛酒尊却同时点头,接着又对邝火道:“我不是说放屁有理,而是说医生言之成理。”

邝火吸了一口气,忍不住道:“莫非诸葛前辈认为他真的是个什么了不起的神医吗?”

诸葛酒尊说道:“至少,这位仁兄,有勇气承认自己是个神医,那就很不简单了。”

邝火道:“天下间吹牛之人,多如牛毛,邝某就不相信他有什么真材实学。”

那郎中却毫不介意,反而哈哈一笑,道:“就连不才,也不相信自己的捞什子医术,可是苍天无眼,偏偏就教不才那样的骗子,年年都活人无算。”

诸葛酒尊忙道:“还没请教神医高姓大名?”

那郎中说道:“不才姓公孙,叫公孙咳。”

“咳嗽的咳?”

正是,盖因不才出生之日,家父咳个不停,是以一怒之下就为孩儿取了这么个名字。”

诸葛酒尊想了想,便自笑道:“好父亲,好孩儿,好名字,好爽快,想不到笑公爵公孙兄居然生下了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可喜可贺。”

“笑公爵?”铁老鼠当时怔住,道:“莫非这位……这位神医的老子,就是公孙世家的老爷子公孙我剑?”

公孙咳哈哈一笑,说道:“不要又老子又孙子了,总之,公孙咳的老子就是公孙老爷子,这一点倒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

诸葛酒尊睑上立时露出了振奋之色,道:“你来得正好,这里有人病了……”

“不是病,而是受了伤!”公孙咳道:“实不相瞒,郭堡主中了血花莲之事,不才早已知道。”

诸葛酒尊一怔,道:“原来你是为了郭堡主跟到这里来的?”

公孙咳点点头,道:“不错。”

诸葛酒尊忙道:“救人加救火,就请神医从速入内为郭堡主治疗。”

公孙咳“唔”了一声,向邝火欠了欠身,又故意气他一气,道:“不才可以进去吗?”

邝火咳嗽两下,虽然心里还是不相信公孙咳有什么治病疗伤的本领,但碍着诸葛酒尊在旁,也只好含糊地道:“当然可以,当然可以。”

而就在这时,岳小玉的哭声忽然传了出来。

岳小玉的哭声一传出,诸葛酒尊的一颗心就向下沉了。

这种哭声,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什么佳兆。

众人进入了厅子,只见郭冷魂已面如金纸,硬挺挺地躺在地上,而岳小玉则俯伏在他的身上大哭不已。

诸葛酒尊在那一瞬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差点没有昏倒过去,甚至连在他身边的邝火,也觉得这位中原第一奇丐的身子有点摇摇慾坠之感。

最镇定的只有一个人,那是公孙咳。

只见他不慌不忙地把岳小玉抱开,然后就用九支金针插在郭冷魂的身上。

岳小玉不知道这些金针是用来救人的,还以为公孙咳想再伤害郭冷魂,但诸葛酒尊立刻向他解释,说公孙咳是个很了不起的神医,他是在用金针插穴之法”希望可以把郭堡主救活过来。

只见公孙咳在郭冷魂身上插了九支金针后,又用右掌抵住他的胸口,口中还不断念念有词,众人虽然与他相距不远,却也听不懂他到底在念些什么。

说也奇怪,就是这样,约莫过了一盏茶时光左右,郭冷魂面上的金芒已渐渐消退,而且居然还出现了一丝淡淡的血色。

而且,他那僵硬了的手指也可以活动起来了。

岳小玉高兴得为之雀跃三尺,兴奋地说道:“郭大哥没有死!他仍然活看!”

公孙咳冷冷一笑,道:“他当然仍然活着,刚才他只是穴道血气闭塞而已,但若由庸医诊断,只怕已把这个半死不活的人放进棺材里!”

岳小玉道:“郭大哥是不是可以脱离险境了?”

公孙咳道:“脱裤容易脱险难,他现在还可以再活三个时辰。”

邝火陡地暴跳起来,怒道:“公孙…神医,你说什么?”

公孙咳道:“你又不是个聋子,难道我还说得不够清楚吗?”

邝火颤抖看说:“你不是说过可以起死回生吗?”

公孙咳道:“你今年几岁了?人家说什么你都信个十足十,难道你以为一个人咽了气之后,真的还可以治愈过来吗?”

邝火胀红着脸,过了好一会才道:“但郭大堡主现在还没有咽气,而且连面色也好看得多。”

公孙咳道:“那是因为我用了大量内力支撑着他。唉!经过这么一搅,不才又最少损折了一个月的功力啦!”

邝火怒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只损耗了一个月的功力,简直是微不足道!”

公孙咳嘿嘿一笑,道:“不才每年治病逾百宗,若次次救人都损耗一个月的功力,只怕不到半年就得一命呜呼去也!”

邝火一怔,半晌才道:“但郭大堡主和别的病人不同……”

“有什么不同?”公孙咳冷哼一声,道:“是不是有三颗脑袋、八条胳臂?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