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06章

作者:卧龙生

岳老石冷冷一笑,道:“只要功夫深,铁杵也能磨成针,人在江湖,也只有顶尖儿的第一流高手才能干出轰轰烈烈的大事。”

岳小玉虽然心中大不以为然,但一时间却也想不出什么话来加以反驳,也就只好点了点头,道:“也许如此。”

“什么也许如此?根本就是如此!”岳老石哼了一声,道:“你可知道,这屋子从前的主人是谁?”

岳小玉道:“是个屠夫。”

岳老石摇摇头,道:“不,这屋子从前的主人,并不是什么屠夫,我以前只是随便乱说而已。”

岳小玉“哦”了一声,忖道:“老子骗儿子,那是稀松平常之极的事,我自然不会怪你来着。”但心里却又很想知道其中真相。

只听见岳老石叹了口气,又道:“这屋子的主人,其实是一个武林高手,但他在江湖上完全没有半点名气。”

岳小玉奇道:“既是高手,又怎会是藉藉无名之辈?”

岳老石道:“你说这句话就已经错得厉害之极,在江湖之上,有不少高人异士,都是生性淡泊,视富贵功名如浮云的,他们既不愿意扬名于天下,自然也就不为一般武林中人所认识了。”

岳小玉道:“但你一定是认识他的,对吗?”

岳老石道:“当然认识,而且已认识了很久,那情况就像是你和胖宝宝一样。”

岳小玉道:“那么说,你们是很要好的朋友了?”

岳老石缓缓地点一点头,说道:“是的,咱们可以随时都把自己的性命,交付到对方的手上,而且从来没有半点迟疑过。”

岳小玉问道:“那位高手,年纪有多大?”

岳老石道:“比我大一点点,所以你该称呼他伯伯。”

“伯伯?”

“是的,是慕容伯伯。”

“慕容伯伯!他原来姓慕容!”岳小玉眸子里闪动着光芒,道:“我听人说,武林中有四大姓族,其中以慕容和南宫两大世家人材最为鼎盛。”

岳老石道:“从前的确如此,但近十年来,安徽的容氏世家和公孙世家也是人材辈出,他们的声势已绝不在前两者之下。”

岳小玉道:“那么,以前住在这里的慕容伯伯,是不是属于慕容世家的人?”

岳老石颔首说道:“不错,他本来的确是慕容世家的一份子,但慕容世家的人都不肯承认他姓慕容。”

岳小玉道:“为什么?”

岳老石道:“他是个私生子。”

岳小玉年纪还小,对于“私生子”这个名词还不怎么了解,但岳老石也没有再详细地阐析下去,又自接道:“但这位慕容伯伯的性格十分坚忍,虽然在很恶劣的环境下长大,但依然学会了一身惊人的武功。”

岳小玉道:“他练的不是慕容世家的武功?”

岳老石摇摇头,道:“不,他很有骨气,除了姓慕容这件事改不得之外,他连慕容世家最基本的剑法也不屑去学。”

岳小玉奇道:“那么,他又怎能成为一位武林高手?”

“是苦练!”岳老石道:“他不练慕容世家的武功,却去练鹰鹤门的“天鹰爪”和“灵鹤剑”。”

岳小玉道:“如此说来,慕容伯伯应该是鹰鹤门的人了?”

岳老石摇摇头,道:“那又不然,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拜师。”

岳小玉一怔,道:“既不拜师,又怎能练成鹰鹤门的绝艺?”

岳老石道:“偷窥掌门练武,然后自行潜心苦练。”

岳小玉一懔,道:“这可以吗?”

岳老石道:“不管可以不可以,他终于成功了。”

岳小玉吸了口气,道:“常听人说,偷练人家的武功,是大大的忌讳,难道慕容伯伯不知道这一点吗?”

岳老石说道:“他怎会不知道,但当时他够胆色、够勇气,什么事情都干了再说。”

岳小玉道:“爹既是他的好朋友,何以不劝阻劝阻?”

岳老石冷冷一笑,道:“我为什么要劝阻?难道私生子就不能练武?”

岳小玉吸了口气,注视看父亲道:“你也是个练家子吗?“岳老石的脸忽然变得完全没有半点表情,道:“你说对了,我本来也是个江湖人。”

岳小玉的神情却兴奋起来,连声音也变得很是激动,道:“但你为什么一直都不对我说?为什么一直都不教我武功?”

岳老石神态冷冷地道:“你为什么要练武?”、岳小玉大声道:“问得妙极了,孩儿也想问问父亲,当年你又为什么会练成了一身的武功?”

岳老石寒着脸,道:“那是因为我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

岳小玉道:“有人逼你非练武功不可吗?”

岳老石道:“不错,那是你的祖父,还有祖母。”

岳小玉道:“他们的决定没有错。”

岳老石道:“但却也使你爹做了一件不可原谅的错事。”

岳小玉道:“你杀了人?”

岳老石摇摇头,说道:“在江湖上,杀人并不是错事,只有杀错了人才不可原谅。”

岳小玉沉默着,岳老石接着又说道:“你爹最愚蠢的一件错事,就是带着慕容伯伯去盗宝。”

岳小玉吃了一惊,忖道:“原来我的老子也曾经干过这种事,真是父子同科,彼此分属行家是也。”

他心中虽然吃了一惊,但嘴里却说得轻松自在,道:“江湖中盗宝之事,无日无之,那也不能算是什么大不了的错事。”

岳老石道:“盗宝之事,虽然无日无之,但凡事总有大小之分,轻重之别。”

岳小玉说道:“你们是去什么地方盗宝了。

“饮血峰。”

“什么?饮血峰?”

“你也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吗?”岳老石的脸色立刻一沉。

“我听人说过,那是一个很险峻的峰岭,只要一不小心,就会掉下万丈深渊,变成粉身碎骨!”岳小玉临急智生,故意这样说。

岳老石脸色阴暗不定,又望住了儿子良久,才慢慢地接着说下去,道:“在饮血峰,有一座魔宫,叫血花宫,这名字已很吓人,但若没有亲自到过那里,根本就无法想像得到,那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间地狱。”

岳小玉道:“是不是有牛头马脸的阴差把守着?”

岳老石摇摇头,道:“宫内宫外,都没有什么牛头马脸,也没有什么勾魂使者,但只要进入了禁地范畴之内,任何人都可能在不知不觉间掉进了死亡陷阱。”说到后面一句话,他的面色已变得青惨惨的,仿佛又再重临到血花宫魔域之内。

岳小玉听到这里,心头也是不禁为之“怦怦”乱跳。

他有胆战心惊的感觉,全然是为了郭冷魂和诸葛酒尊。

他们即将要到血花宫了,而此行凶吉如何,却是难以逆料。

只听见岳老石又慢慢地接道:“那一次,咱们都把自己的本领估计得太高了,而且也显然小觑了血花宫的防御力量,咱们以为只要小心行事,最少有机会可以接近碧血楼台的…”“碧血楼台又是什么所在?”

“那是血花宫内禁地中的禁地,不要说是外人,就算是血花宫内的高手擅自闯入,也会死无全尸,格杀勿论。”

“既然那地方这么危险,你们何以还是非去不可?”

“咱们是为了要盗一本武学奇书!”

“是一本怎样的武学奇书?”

“咱们始终没有见识过,所以也很难想像得到,这本奇书究竟奇到了怎样的程度。”

“它叫什么名字?”

“是倚马……”岳老石才说出了这三个字,忽然脸色骤变,同时闪电般地推开窗子,身如箭矢般地向石屋外飞了出去。

石屋外有人,总共是三个,但其中一个却垂下了头,襟前还染看一大滩鲜血。

这人虽然垂下了头,但岳老石还是一眼就已认出了他是谁。

岳小玉也认得他,他是金老二,是金德宝的父亲。

岳小玉一看见金老二这副样子,脸色立刻就变了。

他马上左顾右盼,看看金德宝是否也在附近。

但金德宝不在,而他的老子金老二,却给两个穿着千金貂裘的中年汉子胁持在中间。

天气并不怎么严寒,这两个中年人是否在故意炫耀身上貂裘的价值?倘真如此?那也未免太可笑了。

但这时候,就算遇上了可笑的人,再可笑的事,岳小玉也已笑不出来,因为金老二受伤了,而且优势看来十分严重。

而胁持着金老二的两个人,脸上都是深沉阴刻的样子,岳小玉看见了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但更不舒服的人却是岳老石,他的脸仿佛给一种无形的力量扭曲,甚至连呼吸都似已停顿。

但实际上,没有呼吸的人并不是岳老石,而是金老二。

岳小玉也许还看不出,但岳老石是个老江湖,他早已看见在金老二的烟堠,最少穿了五个很深很深的血洞。

那两个穿着貂裘的人静静地瞧着岳老石,过了许久还是默不作声。

但默不作声也是一种压力,甚至会变成一种无形的杀气。岳小玉从来也没有见过这样的两个人,更从来没有感受过这些可怕的压力和杀气。

但他毕竟还是初生之犊。

左边那人嘿嘿一笑,道:“在下花鹰,他是花鹤。”

花鹰说出这八个字的时候,眼睛并不是盯着岳小玉,而是盯着岳老石。

岳老石干笑看,这笑声听来有五分愤怒,也有五分勉强。说道:“你们终于找上门来了。”

花鹰冷笑道:“你已躲了二十年!”

岳老石摇摇头,道:“不是二十年,是三十年,在慕客青烟还活着的时候,我就已经住在这里。”

花鹤道:“这里很不错,最适合你这种飞天大盗隐匿。”

岳小玉眉头一皱,暗道:“这倒希奇也矣,原来自己的老子居然是个什么飞天大盗,岂不是连铁老鼠仁兄也要称呼他一声前辈吗?”

,只听见岳老石呵呵地笑了笑,才道:“鹰鹤门近年来最杰出的高手,听说就是你们花氏昆仲了?”

花鹰冷冷道:“不敢!”他嘴里说得谦逊,但神情却是显得甚为傲慢。

岳老石道:“两位此行,未知有何见教?”

花鹰道:“咱们是奉了先师遗命,要追讨回本门所失去的武功!”

岳老石冷哼一声,道:“慕容兄昔年不错曾经偷练过贵门派的武功,但他潜修苦练十五年初生之犊不畏虎,而且他的胆子本来就很大。

所以,最先开口的人就是他,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伤害金二伯?”

后,已把贵门派的天鹰爪及灵鹤剑去芜存菁,另外又在爪功上加了五招,剑法上添了七式,然后再重编两本武功秘笈,交还给鹰鹤神君周老掌门。”

花鹤冷冷一笑,道:“简直是一塌糊涂,狗屁不通之举!”

岳老石倏地喝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骂大师伯狗屁不通!”

花鹤一楞,只听见岳老石又说道:“当年,周老掌门看过那两本重新撰写的秘笈,也大赞慕容青烟聪明睿智,旷古少有,居然能够偷练功夫而成大器,甚至还更青出于蓝,把鹰鹤门的武功向更高峰处推展!”

花鹤冷冷道:“这种话,花某从来没听说过。”

岳老石冷冷一笑,道:“当年你的年纪才有多大?就算曾经听说过这番话,只怕也无从领略周老掌门的豁达胸怀。”

花鹰哼了一声,说道:“你不用狡辞强辩了,当年,若不是你从旁协助,慕容青烟也无法潜入本门禁地,偷练本门武功!”

岳老石道:“若以这件事来说,咱们确有不是,但当年周老掌门与黑旗寨十九大盗火并于淮安,到了最危急之际,又是谁来助他一臂之力,终于战胜了一千凶残狠毒的强盗?”

花鹤道:“那自然是先师“白羽圣手”孟大化的血汗功劳。”

岳老石冷笑一声,说道:“这才是真真正正的放狗屁!孟大化已给群盗逼得险象环生,若不是慕容青烟闻讯快马加鞭赶来援助,你们的师父早已在淮安一役就尸骨无存,日后又焉还有机会可以成为掌门?”

花鹰怒道:“简直是一派胡言,说出来谁也不会相信!”

岳小玉心中有气,忍不住大声吼叫着道:“我相信!”

花鹤哈哈一笑,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岳小玉道:“总比你们两个怕冷鬼强胜千百倍!”

花鹤脸色倏变,怒道:“你这黄口小儿,真是不知死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