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小玉》

第09章

作者:卧龙生

岳小玉陡地又是一呆,道:“尊驾到底是什么人?”

那神秘的声音又道:“是一个武林高手。”

岳小玉冷冷一笑,道:“这算是什么?吹牛大王?还是往自己的脸上贴金?”

那神秘的声音摇摇头,道:“什么都不是,只不过近来闷得发慌了,想找一个人陪伴陪伴。”

岳小玉忙道:“不要找我!”

那神秘的声音道:“真真对不住,我偏偏就是要找你来解一解闷。”

岳小玉道:“那就真真对不住了,小岳子无论如何绝不奉陪。”

那神秘的声音笑道:“你若不奉陪,只怕将来会后悔莫及。”

岳小玉道:“我为什么要后悔?”

那神秘的声音道:“因为上天下地,唯一可以使你和那小妮子在一起的人,就是我!”

岳小玉陡地一呆,心头却是一阵乱跳,道:“甚麾这个小妮于那个小妮子的?”

那神秘的声音笑道:“不要装蒜了,当然是那个姓穆的小妮子。”

岳小玉深深的吸了口气,半晌才道:“我怎能相信你说的是事实?”

那神秘的声音道:“你若不相信,我当然是没法子的,唉!真可惜你想闯荡江湖,却又没勇气跟我去,真是愚不可及之至。”

岳小玉贬看眼,道:“你到底是个什么人?”

那神秘的声音道:“我到底是个什么人?哈哈,这问题问得真好,但我却连且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个怎么样的人。”

岳小玉奇道:“怎会这样的。”

那神秘的声音道:“我若知道就好了。”

岳小玉道:“照我看,你若不是喝醉了,就一定是疯子。”

那神秘的声言道:“你错了,我现在很清醒的,甚至可以数得清楚你有几根眉毛。”

岳小玉道:“这已经是醉话了,眉毛又怎可以数得清楚?”

那神秘的声音道:“谁说数不清楚?你左边的眉毛较疏,总共是一千六百八十九根,而右边的则较浓较密,有一千九百五十二根。”

岳小玉摇摇头,道:“你算错了,我左边的眉毛有十六万九千八百六十七根,而右边的眉毛反而稀疏得多,只有一百八十八根而已。”

那神秘的声音哈哈一笑,道:“那有这么一回事?”

岳小玉道:“你认为我在吹牛?”

那神秘的声音道:“当然是吹牛,眉毛又怎可以数得这么清楚?”

岳小玉得意地一笑,道:“对了,但到底是你吹牛先?还是我吹牛早?”

那神秘的声音呵呵一笑,道:“好小子,居然连师父都敢顶撞了。”

“师父?”岳小玉吃了一惊,道:“谁是你的徒弟?”

“这还用说吗?”那神秘的声音道:“这里除了我和你之外,再也没有第三个人了。”

岳小玉眉头一皱,道:“照我看,你的眼睛一定大有问题。”

那神秘的声音道:“何以见得?”

岳小玉造:“你的眼睛若没有毛病,就一定不会找我这种人来做徒弟。”

那神秘的声音“唔”的一声,道:“你是那一种人?”

岳小玉道:“我既愚蠢,又懒惰,说话更是连自己都觉得讨厌万分,还有,我不喜欢洗澡,是个肮脏得要命的小伙子,像我这种人,可说是有百短无一长,你若真的收我为徒,那真是三代蒙羞,一塌糊涂之极!”

那神秘的声音哈哈一笑,道:“你说得一点也不错。”

岳小玉也哈哈一笑,道,“所以,你现在终于决定要改变主意了?”

那神秘的声音道:“荒谬!谁说一定要拣个又聪明、又勤快、又干净的才肯收他为徒?

你愚蠢不要紧,懒惰不要紧,三年不洗一次澡也不要紧。总之,你肯拜我为师,那就已经很足够了。”

岳小玉连忙摇头不迭,道:“我不拜你做师父!”

那神秘的声音冷哼了一声,道:“我有什么不好?难道凭我的武功,还不配做你的师父吗?”

岳小玉道:“那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而是怎么能够拜一个完全不相识的人做师父?”

“放屁!迂腐之见!”那神秘的声音似是有点愤怒,道:“只要师父本领高明,你认识不认识都是一样的。”

岳小玉摇摇头道:“我爹曾经说过,切莫与不明来历的人结交。”

那神秘的声音道:“这又是错得厉害的说法,但凡最初结识,往往都是不明对方底蕴的,正是路遥才知马力,日久方可识人心,倘若一开始就不肯跟别人结识,那么又何来新的朋友。”

岳小玉道:“结交朋友尚是小事,拜师却是严重得多了,一个弄不好,就会误人师父,后果实在堪虑。”

那神秘的声音道:“我只听过误人子弟的这句话,可是没有听说过误人师父之词。”

岳小玉道:“你若以前听过,现在就不妨竖起两边耳朵听个清清楚楚了。”

那神秘的声言笑骂道。“你敢骂我是个兔子?”

岳小玉说道:“不是兔子,而是兔崽子。”

那神秘的声言似是恼怒起来,沉声道:“你这未免是太不尊师重道了,该打,该打!”

岳小玉听见“该打”二字,知道不妙,正待转身飞奔,一条闪电般的影子已从林子里疾射而至。

岳小玉从来也没有见过来得那样快的人。

他吃了一惊,想要呼叫,但他的嘴巴才张大,一只手已掩住了他的嘴巴。

然后,岳小玉就给这个神秘的人带走了。

那人的确十分神秘。

岳小玉给他挟在胁下,就像是老鹰抓看小鸡似的,很快就已穿过了林子,然后瞬即又再飞过无数村庄和田野。

岳小玉的心中又是吃惊,又是觉得有趣。

若是胆子细小的人,早已给赫得昏了过去,但岳小玉却觉得给这神秘人带走,似乎并不一定是桩坏事。

至少,直到目前为止,这神秘人对自己还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但他到底是谁?这一点,就算岳小玉再聪明千万倍,也是一定想不出来的了。

由于神秘人一直都把岳小玉挟在胁下,所以岳小玉没有机会看清楚他的脸。

神秘人疾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才在一座幽谷里把他放下来。

岳小玉才站定了身子,就已听见那神秘人道:“你累不累?”

岳小玉说道:“这句话,该由我说才对。”

这时候,岳小玉已看见那神秘人的脸孔了。

但这张脸孔,却只有两只眼睛,说得清楚一点,这神秘人是戴看一副面具的,从这副面具上,岳小玉唯一可以看见的,就是神秘人的两颗眼珠子。

神秘人干笑一声,道:“你是不是感到害怕?”

岳小玉摇摇头,道:“我不怕!”

神秘人道:“难道你不认为我这副装扮十分阴森可怖吗?”

岳小玉道:“戴看一副面具,那又有什么值得可怕?只不过令我想起了一个人而已。”

“哦?”神秘人笑问道:“你想起了谁?”

岳小玉道:“气节帮的第二代帮主“竹节无面叟”褚叠峰!”

神秘人似是呆了一呆,半晌才笑道:“你在什么地方听人提起过褚叠峰?”

岳小玉道:“在气节帮的分舵里。”

神秘人沉默了半晌,才喟然叹了一声道:“我也认识褚叠峰,而且还是他的好朋友。”

岳小玉“哦”了一声,说道:“这么说,你的年纪一定很老了?”

神秘人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然老了。”

岳小玉道:“你现在有几岁?”

神秘人道:“有时候十五岁,有时候一百五十岁。”

岳小王皱着眉,说道:“这算是基么话?”

神秘人道:“相由心生,而一个人的年纪也往往可以因心境而有所变化。”

岳小玉目光一亮,随即笑道:“我明白了!”

“你明白?”神秘人笑了一笑,道:“你真的明白?”

岳小玉道:“你已说出了答案,我又怎会不明白!”

神秘人道:“你且说出来,让我看看你所想的答案是否正确?”

岳小玉摇摇头,道:“不说!”

神秘人似是一怔,问道:“为什么不说?”

岳小玉道:“因为我想憋你一憋。”

神秘人冷哼一声,道:“小伙子,你又在搅什么把戏?”

岳小玉道:“说到搅把戏的功夫,小岳子又怎比得上尊驾?”

神秘人道:“你想怎样?”

岳小玉道:“我只想看一看你的庐山真面目。”

神秘人道:“我的脸有什么好看,我又不是那个姓穆的小妮于。”

岳小玉呆了一呆,接着却又说道:“这可难说得很了,说不定你是武林第一大美人,我若不看个清楚,那又怎能睡得看觉。”

神秘人道:“你真的非看不可?”

岳小玉道:“你不敢!”

神秘人道:“我怎会不敢?”

岳小玉一拍胸膛,道:“你解下面具,我才说出心里的答案。”

神秘人叹了口气,道:“也罢,倘若不让你见一见为师的脸孔,你也不会向我心悦诚服。”

说完,把面具缓缓地解了下来。

当他把面具除下了之后,岳小玉怔住了。

这张脸并不怎么难看,就只是苍老一点而已。

这神秘人大概七十多岁年纪,chún上有两撇灰白的胡子,鼻子有点像鹰,笑起来的时候神态相当古怪。

神秘人笑了笑,道:“你现在大概满意了吧?”

岳小玉道:“不满意,你还没有说出真正的姓名。”

神秘人道:“李大玉!”

岳小玉道:“但这是假的。”

神秘人道:“真可作假,假也可作真,你又何必那么固执。”

岳小玉道:“可是,你却知道了我的真姓名,那以儿不是太不公平吗?”

“公平?”神秘人冷冷一笑,道:“这世间上,又有多少事情是公平的?”

岳小玉道:“但我们可以去争取。”

神秘人冷笑道:“你要争取公平,首先就得练好武功,像你这般鸡手鸭脚,有如泥头发狗一样的饭桶,就算只想争个婊子放的屁也争不着,还说争什么公平。”

岳小玉说道:“武功,我是一定会练的。”

神秘人说道:“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练?”

岳小玉道:“当然首先要找一个本领高明的师父。”

神秘人道:“我就是这样的一个师父了。”

岳小玉道:“你的轻功不错,我是知道的,但光是轻功高明,又有什么屁用啊!”

神秘人道:“我的玩艺儿还多着啊!就只怕你没耐性全部学会。”

岳小玉道:“可不要连刺绣功夫也传授给我,这种女人的玩艺儿,打死我也不肯学。”

神秘人吃吃一笑,道:“小鬼头,你现在总算肯拜我做师父了?“岳小玉道:“这是你强人之所难,我人小力弱,又不懂武功,除了勉强屈服之外,又有什么办法?“神秘人干笑两下,道:“但现在却又得考一考你的脑筋了,刚才我说的话,你是不是真的明白?”

岳小玉冷冷一笑,道:“小岳子虽然愚蠢得厉害,但仍然一猜便中。”

神秘人道:“你且道来,只要答对了,教马上就收你做徒弟。”

岳小玉道:“你心境愉快的时候就是十五岁,倘若愁眉苦脸,那么你就有一百五十岁了。”

神秘人呵呵大笑,道:“好小子,好徒弟!”

岳小玉扬眉道:“你真的要收我这个徒弟?”

神秘人道:“当然是真的。”

岳小玉想了一想,道:“既然是缘分来了,小岳子也不会损人于千里之外,反正我还未曾拜过任何人做师父,如今就当作是头一道拜师可也。”

神秘人哈哈一笑,道:“好极了,咱们就此决定,但你可以放心,我这个师父是十分随便的,就算你明天又再拜过另外一个人做师父,我也不一定会生气。”

岳小玉道:“徒儿既已拜了你做师父,又怎会再拜他人为师?”

神秘人道:“不相干!不相干!师父可不是老子,多一两个又有什么打紧的?总要拜的师父本领高强,那就行了,我是绝对不介意的。”

岳小玉道:“这话不通。”

神秘人皱着眉,道:“怎会不通?”

岳小玉道:“倘若小岳于明天遇上了一个本领高强的江湖大盗,是否也同样照拜师可也?”

神秘人呵呵一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岳小玉》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