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10回 东山再起

作者:卧龙生

这是个非常奇怪的宴会,被请的客人,不知道主人是谁?

而且客人也故作神秘,每个人都穿着宽大黑袍,脸上也蒙了一块黑色的面纱。

但宴客的地点,却是充满诗情画意的洞庭肪。

洞庭肪是一处有名的酒肪,供应时鲜、水产,酒肪上的大师父,手艺精致,远近驰名。

被请的客人只知道自己的号码和约定的时间及地点。

神秘的是主人请的是吃宵夜。

客人不多,只有五个。

五个人都依照着约定的时间,赶到了不同的地点。

那是洞庭湖畔,一个僻静的地方,不远的水域中停着一艘小舟。

八月初一的夜色,一片黝暗,二更时分,已是难见到一丈外的景物。

宽大的黑袍。罩头的黑纱,深深的夜色,使这次宴客的约会更显得神秘、诡异,而又带点阴森的味道。

小舟未点灯火,但却传过来一个清冷的声音,道:“贵客是……?”

“一号。”赶到岸边的一个黑袍人,压低的回答。

小舟迅快的摇驰过来,船上又响起那清冷的声音,道:“请上船。”

黑袍人身子飘起,跃落船上。

看他上船的姿势,腿不屈膝,脚未走动,只是一提气,人就轻飘飘的落在船上,分明是有着极深的武功造诣。

船上人也穿着黑色的衣服,送上来一个牛头面具,道:“戴上它,这就是你的代号。”

黑袍人由蒙面黑纱中透出两道冷电一般的目光,凝注在那个牛头面具上,似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不肯伸手去接。

“一号,别小看这个牛头面具,是今晚首座贵宾,戴上吧!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而且……”

而且怎么样,那黑衣人未说下去,因为,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已具有了强大的说服力,黑袍人接过面具,戴在头上。

小舟立刻迅速的向湖中驰去。

洞庭舫一向在洞庭湖岸边停靠,今晚却缆起锚,停在一处辽阔的水域中。

小舟靠近洞庭肪,舟中的人立刻被两个少女接人舱中。

舱中倒是灯火通明,只是窗、门都被很厚的黑色帷幕遮住,外面无法看到。

但闻快舟划波之声,四艘小舟,飞驰而来,靠近了洞庭舫。

迎客的少女带进来四个穿着宽大黑袍的人。

牛头人最关心的一件事,是看看来人,是否也戴着面具。

面具的双目处,是两个空洞,透过黑纱,可以看得十分清楚。

不错,四个人和他一样,都戴有面具,分别是马、羊、驴、猪。

牛头人心暗忖道:看样子,我真是今夜的首座客人。

舱中灯火通明,五人相互观看,但却无法看出他们心中是何感受?因为面具加上蒙面黑纱,无论如何凌厉的目光,也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神色、表情。

“欢迎!欢迎!五位都是很守信的人,在下非常感激,现在请各按顺位坐下吧!”

原来,舱中早已摆好了六张太师椅,黄缎子坐垫,配着四壁黄绫幔壁,看来是十分高贵。

因为整个大舱,平常摆有五六十张桌子,现在却很空旷,除了六张太师椅外,再无摆设。

没有吃饭的桌子。

原来,五人接到的通知是,今夜以最名贵的佳肴招待,山珍、海味、荤素皆备,希望诸位品尝。所以,来的人,都未吃饭,此刻腹中颇有饥饿之感,不见餐桌食具,倍增饿意。

转头看去,只见那说话的主人,倒是未带面具,眉眼、双耳,都看得十分清楚。

但看了等于没看。

因为人世间不可能有那么白的人。

原来那主人,穿了一件如雪白袍,白色的鞋子,头上还有一条白色带子,扎着头发,全身上下,除了头发、眉毛是黑色外,一片纯白,一张脸白得和袍子一样,似是那张脸就是制袍的白布剪下来做的一样,叫人分不清皮肤和衣服。

白衣人冷然一笑,露出一口尖利的白牙。道:“为了便于此后称呼,又能不泄漏诸位的身份,五位头上戴的面具,也就是诸位代号,牛头是牛先生,马头是马先生,羊、猪、驴,就是杨、朱、吕、三位先生,请诸位牢牢记下,再次会面时,请诸位自己先将面具戴上,以掩去本来面目。”

“咱们已忍受了极大的屈辱……”牛先生说:“不知道你答应我的事,是否能即刻兑现?”

他大概是怕从声音中,泄露出身份,故意改用假音说话,声音由牛头中传了出来,听得人汗毛直竖。

“当然,立刻兑现……”白衣人举手互击三掌,五个身着黄衣的娇美少女,各捧一个黄缎子幔遮的木匣行了出来,分别交给工人。

五个人都迫不及待的打开匣盖,但又似怕别人看到,用身子遮着,瞧看了一阵,似是都很满意,合上匣盖。

白衣人笑一笑:“东西不错吧!”

五个人没有答话,但却用点头表示了满意。

他们极尽小心,掩饰自己的身份,能不说话,就尽量不开口。

白衣人点点头,道:“我很守信诺,希望诸位也不要忘掉今日之会,天下至美的佳肴,早已备齐,包括很多都是诸位没有吃过的东西……”

五个人齐齐摇头,似要告辞,不准备吃东西了。

白衣人哈哈一笑,道:“我花了一年的工夫,才准备这些美味,岂可不吃,那将是诸位一生大憾事,东西已交到诸位手上,何必急在一时呢?为了方便诸位用餐,我也有准备,现在诸位看场迎宾歌舞,即刻分头进餐。”

五个人摇头拒绝。

但白衣人却不理会,举手挥动,立刻响起了动人的音乐。

五个身着红纱外衣的少女,已随着音乐出现,优美的舞姿,一下子就吸引住了五人眼光。

但闻乐声一变,五个少女的舞步忽见急快。

那是无比诱惑的舞步,玉腿飞扬,柳腰款摆。

不知何时,五个少女身上的红纱外衣,已经退去,全身几乎全躶,只有一片手掌大小的莲花,掩遮住小腹以下。

刹时间,rǔ送臂浪,随着扬动的粉红莲花,使人目波五色,如饮醇酒。

五个人都有深厚的定力,但竟然把持不住,不自主的全神凝注那动人的艳舞。

白衣人微微一笑,忖道:看来,他们已经陷入了迷魂阵中,定力消退,无法自主了。立刻又作出了一个手势。

但闻乐声一变,五个少女分向五人奔去。

她们动作迅快,奔到五人身侧,已然被上了红纱外衣。

红纱飘动,羊脂般的肌肤,玲珑的娇躯,若隐若现,五个黑袍人早已引起的慾望情焰,此刻更觉强烈。

但闻娇媚的声音,传入耳际,迎了去:“我们吃饭去。”

五个少女同时伸出纤巧的玉手,各拉一个,向前行去。

舱门大开,五艘中型画舫,早已泊在洞庭肪旁,步入舱中。

舱内早已摆好佳肴美酒,而且别无一人。

五个黑袍人进入舱中之后,五艘画舫,分别驰动,各奔一方,片刻之后,已然互不相见。

湖面上一片幽暗,舱中却火烛融融,景物清明。

当然,那红纱美女依偎身侧,也看得更加清楚了。

那是极少见的绝世美女,眉目如画,娇态横生。

只见她莲步轻移,行近窗口,拉上窗帘,顿时内外隔绝,才缓缓的除下红纱外衣,行近牛先生的身侧,娇声笑道:“这艘画舫之上,只有你我两人,不用带这牛头面具了。”

一伸手取下面具,紧接着去揭牛先生的蒙面黑纱。

“摇橹的人呢?”牛先生右手疾出,扣住了少女的左腕。

他虽早已心动神摇,但还怕泄漏身份。

少女嫣然一笑,那两个摇橹的人,都在船尾,那处和前面隔绝,他们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什么声音。

右手一挥,抓下了牛先生的蒙面黑纱,也拉下了他包头黑巾。

一下子露出了本来的面目。

乖乖,竟然是一个光头和尚。

这和尚方面大耳,慈眉善目,如若身披袈裟,看上去定然是一位有道的高僧。

只是他穿着黑色的宽大棉袍,脸上红晕似火,看上去就有点诡异了。

那少女格格一笑,倒了两杯酒,道:“大师,干杯。”她双手各端着一杯酒,一杯给和尚,一杯自己喝,双手并用,两人也同时喝下。

“吃菜吧……”少女拿起筷子,一下坐入和尚怀里,笑道:“这桌上的十盘佳肴,确费很多时间,才找齐材料,当世王公,也未必吃过,不吃实在可借。”

她口中说话,筷子却不停的举动,夹起菜肴,放入和尚口中。

大和尚似是已失去控制自己的能力,任由那少女摆布、折腾。

他一生茹素,哪里吃过这种山珍、海味,只觉香透肺腑,味入肝肠,其香嫩鲜美,是想也想不到的感觉。

酒能乱性,何况大和尚早已被那场香艳之舞,激起了压制数十年的情焰,两杯酒下肚,更觉慾念高涨。

酒中有鬼,早已下了助长激情的葯物,眼前美女如花,衣履尽去,绝美的胴体,在怀中婉转扭动,腹中葯力发作,心似火烧就算大和尚修炼精深,也忍受不住这内外交迫的压力,顿觉热血沸腾,双手在那少女身上乱摸起来。

少女媚眼如丝,娇笑连声道:“你好坏哦!大师父就不怕数十年的清修、童身,毁在小妹我的身上么?”

她笑得妖艳,一双柔若无骨的玉手,捧住了大和尚的双颊,媚目深注,似是引起他的焚身*火。

大和尚一点灵慧不昧,尽管全身如陷火窟,但却停下了双手小妖女吃了一惊,暗道:这和尚还真有一点道行,莫让他悬崖勒马,尽弃前功。立刻送上了湿润的樱chún……

这种挑逗,如火加油,大和尚那一点没昧的灵慧,立刻被被再度高涨的慾念掩没,口中吼了一声,反手抱紧了少女。

少女吁一口气,嫣然一笑,道:“大师父,连饭也吃不下了是么?”

和尚口中发出深沉的声音,圆睁双目,哪里还像有道高僧的样子,简直是一头*火高涨的色狼。

小妖女满足的笑一笑,道:“看来,要小妹慈悲慈悲你了,不过。你可要记着,不能始乱终弃……”

大和尚不住的点头,就像烈阳下的行人,挥汗如雨,急需那一口清凉的冷水。

少女牵着大和尚,推开另一扇舱门,步入其中,那里有一张大床,锦帐绣被,布置的如同新房。

大和尚一抬手,把少女投入床中,和身扑了上去……

但闻小妖女口中发出娇嗲的声音,道:“大师父,我叫盈盈,记着啊!你答应过我不能始乱终弃啊……”

压制了数十年的情慾暴发了,是那么疯狂……

他尝试到从未有的快乐,蚀骨消魂,如登仙界……

但也毁了他数十年的清修之身,一夜之间连破了荤色二戒。

这就是慾海,一旦陷身其中,任你金刚罗汉,也将沉沦应劫,受尽磨难。

大和尚在画舫中住了三天,三天时间,完全生活在酒色之中。

酒是好酒,菜是陆海奇珍,色是年轻美丽的少女……

第二天,大和尚就完全清醒过来,他痛悔犯下了戒律,但又无法抗拒盈盈姑娘的诱惑,这就只好装作还未完全清醒的样子,坐享口腹之慾和无限的温柔。

其实,第二天的酒菜中,就已经没有激情的葯物。

大和尚保持完全的清醒,让他心甘情愿的沦入慾海,以利日后的控制。

大和尚装作的神情,盈盈完全明白,但并未揭穿。

而且,第二天的盈盈姑娘,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完全没有了妖艳的味道,代之而起,像一只依人小鸟,有着无限的温柔。

大和尚被妖艳迷惑,也被这温柔征服。

三天很快的过去,盈盈送和尚登岸,大和尚回头盯在盈盈的脸色上,双目是一片依依惜别的样子。

他没有开口,但神色却流露出期待后会的约定。

盈盈姑娘也是一片依恋的神色,道:“记着答应过我的话……”

大和尚点点头。

盈盈一闭双目,挤下来两滴泪水,道:“三日恩爱,如鱼得水,我会想念你的!大师父!一年之内,不论情形如何困难,我都要想办法再见你……”

也许是大和尚就在等这句话,期待的后会之约,点点头,转身而去。

这是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却没有传入江湖,因为知道的人不多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回 东山再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