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11回 又见杀机

作者:卧龙生

赵二堤个子不高,圆脸大腹,看上去一团和气,还真有一点大商人的气派。

但他眉宇之间,隐隐透出风尘之色,显然是经过了长途跋涉,疲累未消。

马文中替王彤引见之后,赵二堤立刻抱拳一揖,道:“王大人义伸援手,阻止了大军杀伐,赵某和族人都很感激……”

“不用客气……”王彤笑道:“文中兄斡旋有方,使一场连绵多年的战争,停止下来,也是苍生之福了。”

赵二堤道:“是是是,马大人对我们的照顾,本族中人亦很感激。”

王彤心中一动,忖道:听他口气,马文中不像蒙古族人,难道江千里的推想错了。

但闻马文中说道:“二堤,王大人最关心是三公主的消息,先把内情说出来……”

赵二堤笑一笑,接着道:“王大人,二堤幸未辱命,三公主的凤驾,已经动身了。”

“感谢,感谢……”王彤面露欢容,道:“不知几时可到。”

赵二堤道:“算行程,大概不会过九月中旬,不过,王大人,三么主不到开封,他们直赴北京。”

王彤微微一怔,道:“这么说,在下要尽快赶回京城了。”

“王兄如果负责保护三公主的安危,恐怕要回京城一趟了。”马文中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赵二堤道:“王大人要回京接驾,只怕要赶快一步才行。”

“对……”王彤接道:“明天,我就动身回京。”

王彤住的客房,是马文中要下人精心布置的,一榻一椅,都经精选,但这样舒服的地方,王彤却是睡不安稳,他在仔细的推敲,如何才能把保护、监视三公主的责任,套到马文中的头上。

他是河南巡抚,当然不能同赴京中,监护三公主,但要他派出高手,担负起大部分的责任,却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王彤可以指明点将,但王彤却不知道马文中手下,谁是真正的高手。他知道的几个人,转龙手张不空,是天下第一的窃贼,自是不能出入皇宫;姬重天是个高手,但王彤心中明白,自己的威望,不足以使姬重天心生敬服,何况,马文中还可以推脱,因为姬重天投入马文中的手下,仍是一件没法证实的事情,在目前的情形下,还不宜当场揭穿,赵二堤是个回回,已知道是蒙古族人,当然不能带他入京……

王彤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要什么人才最恰当。

明天,他就要动身回京,只有早餐时一个机会了。

这似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王彤只要提出来,马文中一定会答应,问题是马文中会不会派出真正的高手,甚至派出魔教中人,那就弄巧成拙了。

直想到天色微明,王彤仍然是想不出一个完美的办法。

早餐很丰盛,而且,马文中也请了赵二堤,那是准备王彤随时提出问题时,赵二堤可以当场答复。

这也是一件小事,但可见马文中是一个思虑周密的人,简直是点滴不漏。

果然,王彤提出了第一个问题,道:“不知宫女惜春,是否仍追随在三公主的身侧?”

惜春是魔教的弟子,混入皇宫被三公主选为近身的侍婢。

“好像没有……”赵二堤说:“就在下所知,三公主只带走了一名侍女怜花。同归中原。”

“噢!”王彤道:“赵兄可见过三公主?”

“见过,在下还蒙三公主赐下一桌酒席。”

赵二堤又接着道:“王大人回京之后,当会明白三公主在西域受到了极为尊贵的优待,生活上的享受,不会比皇宫内院差多少。”

王彤点点头,道:“三公主这两年中,都住在小西天雷音寺中么?”

“小西天雷音寺,是个充满着神秘传说的地方!”

顿了一顿。

赵二堤又道:“赵某在西域长大,足迹遍及天山、波斯,蒙古地方的部落区域,更是大都到过,但我没有去过雷音寺,老实说,我根本不知它在什么地方?”

“雷音寺传诵了几百年……”王彤说:“中原武林同道,有很多人听过了这个地方,不会是凭空捏造出这么一个所在吧?”

“王大人……”赵二堤笑一笑,道:“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过这么一个地方,可也只是听到传说,我从未到过小西天雷音守这个地方。”

“这……”王彤一脸奇异的神情,道:“当真是有些不可思议了,西域魔教,应该是千真万确的存在吧?”

“不错。”

赵二堤接着又道:“中原武林传诵的魔教,原是西域喇嘛教中的一支,此教由天竺传入,本以瑜伽术修炼为主,但它同时带来了三本教中秘笈,那上面记载了很多的符录、咒语,也记载了天竺的医术和用毒的方法,最重要的是,还记载了一些特异的武功,那是由瑜伽术中参悟出来的武功,是人体能的极限边缘发挥出的打击力量,不解此中道理的人,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赵兄想必是练过这些武功了?”王彤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是。这些武功在西域流传……”赵二堤道:“很多的蒙古族人的子弟们,都学过了这些武功。”

王彤点点头,目注马文中,道:“马兄对这方面的知识,十分渊博,可否揭示一二,以开兄弟的茅塞。”

他出身魔教的弟子的身份,虽未亲口承认,但他和魔教关系,行动上则呈现出十分深厚,已是无法否认。

所以,马文中没有否认,微微一笑,道:“王兄想知道魔教事情,早该问兄弟的,如论和魔教关系,马文中比赵二堤,可是密切多了,我首先解答王兄心中的最大疑问,西域确存在着魔教,也确有一座雷音寺,雷音寺在小西天中,但小西天在哪里就非一般人所知道的了。”

大概,赵二堤也是初次听到这些隐密,瞪着一对大眼睛,望着马文中,脸上的期盼神情尤过王彤。

“马尼既去过小西天了,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是一座城镇……”王彤道:“还是只有一座雷音寺?”

也许,日后,免不了和魔教一决死战,如能有先探得一些消息的机会,王彤绝不放过。

“我去过小西天的雷音寺,那只是青石砌成的寺院,而且规模也不大……”马文中说:“全寺的人数,包括方丈、长老和杂役在内,不超过一百人,不过,雷音寺却有一个世无其匹的特色。”

“什么特色?“王彤道:“是武功?还是奇术?“

“是风景。”马文中笑道:“那是一处群山环绕的盆地,四周有常年不化的积雪环围,但那片盆地却是四季如春,遍开着五色奇花,满生着如茵青草,那里有文翠鸟、巨雕、鹿群、也有猛狮、虎豹出没,奇怪的是这些食肉的猛兽,好斗的凶禽,在那片洞天福地中,竟然都消去凶焰,和睦相处,真有一些极乐世界,西方净土的感觉。”

“那里应该修炼出救世的观音,解难的罗汉才是……”王彤道:“怎会教出了混世的魔王、妖女恶煞?”

马文中笑道:“王兄,那本是一块真正纯净的地方,隐居了数百位男女民众,他们习练武功,教化鸟兽,技艺限于一隅,术法不出禁地。形成今天魔教的形势,王兄,那是拜你们汉人之赐了”这话怎么说呢?“王彤多年在江湖走动,对魔教在中原武林道上惹的麻烦,知之甚详,但他对魔教的根源内情,却是全不了解。

就是消息灵通如江千里者,也未必知道魔教的来龙去脉。

因为,江千里没有说过。

“那是很久远以前的事了,大概两百多年前吧……”马文中道:“有一批汉人,为大风沙所困,晕倒在大沙漠中,但却被小西天中的采物使者遇上,把他们救人雷音寺中,那一批汉人一行有十几个人,但被救活的只有两个人,他们发觉那里景物优美,养好身体后,竟然不肯离开,苦求主持,要他们留下来,甘为杂役,当时的主持方丈,心头一软,就答应了下来。”

“马兄的意思是说,他们留在那里之后,影响了魔教的发展?”

王彤低声提出心中的疑问。

“大大的影响……”

顿了一顿。

马文中又道:“两个汉人本来就是武林中人,已经有了很好的武功基础,留在小西天后,又开始习练雷音寺的武功,两人兼有中西武技之长,进境很快,在一次晋级长老的比武大会中,两人都晋升为长老的身份,从此,得以参与寺中的决策大事,也看到了三本密经。两人刻苦自励,苦修天竺文字,花费了近十年的工夫,完全弄通了天竺文意,专研三本密经,步入大乘境界,其中一人竟成了小西天中第一高手,终于得到了主持的位置,小西天的主持身份,在那片土地上,有着绝对的权威,受到所有男女的敬重,那时,他已是花甲之年,但却看上了一位十八岁的少女。”

“这个……”王彤道:“难道他会迫婚不成……”

“用不着迫婚。”

马文中又接着道:“他以主持的身份,只要说出心中所思,立刻得偿所愿,那里主持的权势,比中原的皇帝有过之而无不及。”

王彤叹息一声,慾言又止。

马文中道:“如论智略手腕,忍辱负重,治事方法,西域各族人,万万难及得汉人,他们扩建雷音寺,在那里立下了各种规范、戒律,把一片生活散漫的世外桃源,建立成一个坚固的团体,这就是中原武林所指的魔教起源。”

“以后呢?”王彤听得神驰在数百年前的往事中。

“以后各代加强修订各种规戒……”马文中说:“各种武功,也贵以精专,成了现在的组合。”

“那片乐土,究竟在什么地方呢?”王彤希望知道魔教的巢穴。

“马某去过小西天雷音寺,但我无法确定的说出它的地理位置,除了主持、长老和十八行者外,没有人能找到那个地方。”

“那么,马兄是怎么去的呢?”

“被接进去的!”

“就算被蒙上了双眼……”王彤说:“以马兄的才智,也可以指出个大概的方位。”

“错了,王兄,进入小西天的人,先服用一种葯物,完全晕迷过去,就像替你王兄疗伤一样,有如一场梦般,醒过来,已经在雷音寺中。”

王彤叹口气道:“那真是一块天外的乐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的世外桃源,他们可以来去自如,我们却无法找到那个地方。”

“王兄,我说的是实话……”马文中叹息一声,道:“任何快乐的地方,有一个最重要的条件,那里必然是无拘无束的,但现在的小西天,却有了严刑峻法的约束,刑法之残酷,简直令人想到就怕,当然,他们也仗恃这种严厉的戒律,维持了门下弟子的忠诚……”

目光一掠赵二堤和王彤。

接着又道:“我在雷音寺中,看到那段由汉人主持的记载,突然觉得汉人是最聪明的种族,由那天开始,我全力研究汉人的文化、经史,老实说,因此耽误了我很多武功上的成就,在小西天雷音寺中住了七年,我才离开了那里,但他们仍然迫我服下了葯物,才送我离开,王昆,我唯一能够提供线索的,就是我进入小西天时,是在一艘船上服下迷魂葯物,离开小西天时醒过来,也在一艘船上,那是一个大湖,如若王兄要找那座大湖,兄弟可以带路。”

“我相信马兄的话……”

顿了一顿。

王彤叹口气道:“王某无意探究小西天的神沁,也无意和魔教为敌,照马兄的说法,他们也只算一个武林中的宗派,这和少林。

武当似乎没有什么不同?他们如果侵入中原,其对手,也只是武林人物,以兄弟的身份而言,似已脱出武林道上,我最关心的事,是三公主的平安,皇上的康泰,所以,王某有一个不情之求,希望马兄能助一臂之力?“

马文中苦笑一下,道:“请说吧,文中力能所及的地方,绝不推辞。”

“请马兄派三两位忠诚可靠,武功高强的人,跟王某一起回京,保护三公主,一年为期,一年内三公主没有什么变化,他们就可以回来了,但王某酬报马兄的,是保住你这个巡抚的位置。”

“好!”马文中答应的非常爽快:“这些年来,我深受汉人的文化影响,早已无西归的打算,三兄如保住我这位巡抚的位置,借重这个官位,可以训养一批人手,作为自保的本钱。”

王彤虽然明白马文中所谓自保含意,但仍然忍不住问了一句,道:“马兄所谓的自保,可否说得明白一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回 又见杀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