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12回 邯郸道上

作者:卧龙生

就在赵保取出烟花时,七个黑衣人已发动了凶厉的攻势,七柄四尺八寸的长刀,夹着凌厉的刀风,分向七人攻去。

王彤双腕挥动,挡开两柄长刀,大声喝道:“住手,要动手也等王某说完几句话再动手不迟?”

他戴的护腕,由衣袖掩遮,江湖中知道这个秘密的人,更是极少,看他挥腕之间,接下两柄厚重十余斤、锋利的长刀,真被吓了一跳。

先声夺人,再加上那阵大喝之声,七个黑衣人,都不自觉的停下了手。

王彤目光炯炯的扫了七人一眼,冷冷说道:“截杀官员是灭门大罪,动到圣旨,更是将祸连九族,神刀堂这几年在江湖窜的很快,但你们自信能抗拒数万大军的围攻么?”

七个黑衣人显然是听得十分入神,站着未动。

“你们虽然蒙着面目,也许还存下了必死之心,但是劫官形同造反。和江湖上私人的仇杀不同,杀人偿命,造反却连累了亲朋好友,你一人犯罪,会使上百人受你牵扯,诸位可以仔细的想想这时,由来路涌现的黑衣人,已然逼近,形成了夹击之势。

拦住去路的七个黑衣人,似是已被王彤吓住,站着不动。

黑布包头,无法看到他们脸上的神情变化,但他们肃立不动,显是已心生畏惧。

“王某人也是江湖出身,身入公门之后,一直没有忘本,从不刁难江湖上的朋友,而且还帮了不少的忙,少林、武当、华山、丐帮,都受过王某人的照顾,在我能力之内,凡是找上我的江湖朋友,我从未让他们失望过,各位也许没有受到过我王某人的照应,不过,在下也没有开罪过诸位吧!神刀堂难道和王某统率的大内侍卫们结有恩怨?”

后面一句话,明朗的亮出了身份。

“我们不是神刀堂的人……”居中黑衣人说:“和你王大人更谈不上什么恩怨,我们是奉命行事,得罪之处,还望王大人多多原谅?”

燕飞冷笑一声,道:“四尺八寸的斩马刀,是神刀堂的标帜,除了神刀堂中弟子外,从无外人用过,阁下既然敢出手拦劫,为什么不敢承认呢?”

只听阴森森的声音,由身后传了过来,道:“不要紧,一个人如是死了,不管他知道多少秘密,也是无法说出去了。”

声音由身后传来,燕飞转头看去,只见二十几个黑巾蒙面的黑衣人,布成了一个弯月形的阵势,把三面全堵了起来。

正面由七个黑衣人拦住了去路,是四面围堵的打法。

这种阵势,在江湖上的有个名堂,叫做不留活口。

当然,这个架势摆出来,那就是逼着受包围的人挤命。

这方式对围堵的人并非有利,传出这个讯息,唯一的作用是表示出光明磊落。

但王彤明白,那群人中,可能有一两个他认识,既是连头脸都用黑布包起来的偷袭,实在用不着再传出这个讯息了。

“这是一种警告,也是一种关怀。

能指挥偷袭的人,摆出方阵,显然身份不低,才能使别人听命行事,而且,人也就在人群之中。

王彤凝聚目光,似是透过对面的蒙面黑巾,看清楚他们的身份。

可惜,他没有这份能耐。

但他是久历大敌的老江湖了,了解到了目前形势之后,完全冷静了下来,低声说道:“我们不能突围了,实力一分,更容遭到搏杀,眼下唯一的办法是合在一处,边战边走,不过,这个机会也不大,以现在的敌人而言,已近三十个,还不知有多少人分布在四周等待。”

王彤心中非常清楚,以自己区区七人之力,绝对无法支持太久,何况,此地一片平原,无险可守。

目睹随行六人个个凝神戒备的严肃脸色,王彤有着心如刀绞的痛苦,自己太托大了,忽略了燕飞说出的警讯,致使七个人,都陷入了万劫不复之中。

这是必死的局面,而且,王彤的估算中,他们撑不到掌灯时分。

但闻马杰低声说道:“老大,要不要试试你带的十里信香?”

马英道:“咱们离开府城,已到了四十里外,十里信香还会有什么用?”

马杰道:“看情形,对方来的都是高手,此地又无险可守,动上手,就是搏命之战,不管咱们杀死多少敌人,咱们绝对支撑不过两个时辰,两个时辰的全力拚斗,没有喘息一下的机会,不用敌人杀我们,累也该累死了。”

他们是全无江湖阅历的人,但对事情的看法和估算,竟有自己的主见,估算的结果,竟和王彤的看法完全相同。

“大哥……”马豪说:“我赞成二哥的说法,既然咱们死定了,为什么不试试那十里信香呢?至少,我们把它烧掉了,不会落入敌人之手。”

“说的对……”马英探手入怀,摸出一个寸许长短,拇指粗细的红色之物。

王彤早已听到三人在讨论这件事情,但他一直没有插口。

马文中的精干、神秘,王彤心中明白,这三人身上带些古古怪怪的东西,自是不足为奇。

马英早已有了很完美的准备,立刻晃燃火熠子,点起信香。

已经逼近身侧的黑衣人,看马英用火燃起了火炮似的东西,不知是什么东西,心中都有点畏惧,有些趔趄不前。

但见一缕青烟,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这信香比起赵保的七彩烟花,虽然少了一些彩花火焰,但烟气却浓过很多。

燕飞突然大声喝道:“闭住呼吸……”

兵不厌诈,他这么大声一吼,使得包围四周的黑衣人,大都闭住了呼吸,人也向后退了一大步。

王彤心中忖道:老江湖果有急智,至少,可以延缓一下他们的攻势。

现在的处境,实已到穷途末路,唯一办法,就是拖延敌人的攻势。

但王彤的两道眼神,却一直盯住那上升飘散的烟气。

这十里信香,不管其香味如何浓烈,王彤心中明白绝对无法传入开封城中。

但王彤又相信马文中的这信香的作用,另有妙着。

出身魔教的马文中,是不可轻侮的人。

果然,王彤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一只在高空飞翔的黑鹰,突然折转了身子,迅如流星一般,向东南飞去。

那方位,正是开封府城。

王彤希望那飞鹰是传达信香的讯息,但他却不敢肯定,这在王彤的江湖经历中,是从未遇过的事情。

但那飞鹰却带去了一线的希望。

王彤迅快的集中了心神,低声说道:“诸位,咱们以方阵对敌,马英、马杰,分拒东、北方向之敌,赵保、陈宏,分拒南、西方向之敌,马豪、燕飞,居中策应四面,方阵不可超过一丈方圆。”

这是王彤想到的御敌之策,以寡迎众,最好把战场限于方丈之地,愈小愈好,使众多的敌人无法全数出手。

方阵立刻摆成,王彤又发出第二道命令,道:“不可贪功,以守为主,不幸受伤的立刻退下,由接迎的人递补,方阵以守为主,但接迎人的救援,却要迅快、凌厉,以补不足……”

王彤无法了解,这批属下,是否已完全了解他的用心,但他已没有机会再解说了。

围布在四周的黑衣人,已展开攻势。

王彤冷眼观察,分由四面攻上的黑衣人,有着极明显的分别。

东面的攻势,大都是手执铁棍的黑衣人,大开大阖,挥棍如风,完全是硬打硬攻的打法。

以王彤丰富的江湖经验而言,已隐隐感觉到,颇似少林僧侣的打法。

难道少林真的也参加了这次围攻?以目前少林掌门方文和王某的交情而言,这是不可能的事啊!

这时,看出了马英的真工夫了,他用的是一柄宽面厚背刀,只有两尺多长,但灵活多变,竟把三支猛厉的铁棍接住。

当然,马豪每在危急之中,常能及时施援,使战局保持了暂分秋色的局面。

马杰应付北面的攻势,一色使剑的黑衣人。

使王彤惊讶的是,那剑法,大部分是武当剑法。

真的,武当门下弟子,也参与了这次围攻。

王彤愣住了。

因为,他和武当现代掌门人的交情,深厚尤过少林。

马杰一把宽面刀,独拒三支长剑的攻势,竟也保持不胜不败之局,马豪居间的接应、反击,也给了两人不少的助力。

马氏三英的精奇刀法,使王彤既震惊又佩服。

这等缩小防御的拒敌方阵,使众多的来攻高手,大部分无用武之地。

一方正面,能维持三个人攻敌,已经是最大的容量了。

他们是高手搏杀,各有奇招攻敌,无法一拥而上,挤作一团。

王彤这座拒敌方阵,确是以寡击众的高招,七个人只需承受十二个人的攻击。

但分拒南、西两面攻势的赵保、陈宏,却是承受不了对方的强猛攻击。

西方以三个神刀堂的长刀攻势为主,刀刀凶猛绝伦,赵保招架极感吃力,迫得燕飞全力相助。

守在南面的陈宏,却被三个施用不同兵刃的黑衣人合力抢攻,形势危险万分,因为燕飞已无法抽身助拳。

这就逼得王彤不得不出手救援,才算把情形稳住。

王彤虽然有护腕中的飞计可用,但也并未施放,此情此景之下,如若造成了敌人的伤亡,必将引起黑衣人的强烈复仇之心,那对王彤而言,局势就大大的不利了。

这些围杀的黑衣人,确然皆高手,每个人都有独当一面的实力,但他们合搏之术,却配合的不是很好。

王彤仔细观察南面主攻的黑衣人,兵刃虽然混杂不一,但却有人施展出丐帮的打狗棒法。

这一下,给予王彤的震骇,简直无法形容了。

难道丐帮也参与这次围杀的计划。

全江湖中的武林同道,似是都起而和他作对了,当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王彤心头生出了寒意,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局面……

马氏三英的武功,诡异多变,而且耐力很强,对方已连续更换了三次人手,马氏三英,仍然能支持得住。

这就是王彤等最吃亏的地方了,缩小方阵,虽然可防止敌人一拥而上,再行分割围攻,但敌人众多,可以不停替换人手,保

持着充沛的体力,和持续着强猛攻势。

但王彤等七个人,却无法抽换休息。

王彤功力深厚,还可支持,但赵保、陈宏,已经累得大汗淋漓了。

不过,两个人仍然咬牙苦撑。

王彤暗暗叹息一声,道:“燕飞,加把劲,接下攻势,让赵保

喘口气。“

燕飞应了一声,刀光展布,接下了三把斩马刀。

赵保已累得气喘如牛,也不客气,退后两步,运气调息。

王彤一伸手,取过赵保手中单刀,沉声喝道:“陈宏,退下去,尽快调息一下,准备接手。”

陈宏应声退下。

王彤刀势展开,有如车轮飞转,不但阻止了当面的攻势,而且,还照应到了燕飞侧翼。

这就是给了燕飞很大助力,燕飞精神一振,全力反击,把凹陷一角方阵,重新的撑了起来。

但闻一缕细微的声音,传入耳际,道:“老王,真亏你想出了这么一个拒敌的方法,撑了这么长的时间,不过,你撑不下去的,老实说,目下的现场之中,有你不少的老朋友,他们和我一样,都很想帮你的忙,但他们没有办法,我们已尽量拖延时间,给你求援的机会……”

王彤听得字字入耳,也知道那是千里传音的上乘功夫,除他之外,别人无法听到。

一面拒敌,一面运足国力向四下搜寻,希望能看出一丝痕迹。

可是,所有的人,都穿着一样的黑色衣服,一样黑巾蒙面,实在无法瞧出一点迹象。

那细微的声音,重又响起,道:“老王,别认为你这点力量,能抗拒如此众多的高手围攻,事实上是你几个老朋友在暗中调度,他们不能厂令要别人手下留情,但却把武功最强的人留住未应。不过,时间有限,他们无法拖延太久,天色入夜之后,还会有人赶来,就谁都无法帮上你的忙了,今日之局,非常危险,江湖道上,只怕是无人插手帮助你了。唯一的办法是,天色一入夜,你个人设法突围而去,往南方逃走,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至于你带来这一批属下,只怕是无法生离此地了,记着,天色一黑,就全力突围,如等红灯出现、接近,只有全军覆亡一途——一”

说至此处,声音中断,消失不闻。

对方话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回 邯郸道上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