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15回 宫中除姦

作者:卧龙生

二更时分,小燕子换穿了一身玄色劲装,溜入了听禅院中。

他轻功绝佳,借花树掩遮,避开了三道防守。

听蝉院在广阔的皇宫中,独成一个院落,院外却布守了重重侍卫。

当然,这是王彤有意的安排,看上去,似是保护三公主,但骨子里却是监视听蝉院中的行动。

小燕子进了听蝉院,不再掩蔽身形,大摇大摆的行出花丛,轻轻的咳了一声。

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幽静的听蝉院中,却传出了数丈远近。

果然,一条人影,突然在花丛中出现,直直的行了过来。

他走的很慢,举止从容,直行至燕春风身前四五尺处,才停了下来。

小燕子凝目望去,只见来人一脸皱纹,满头乱发,穿一件黑色大褂,手中提着一根拐杖,一眼之下,竟然无法辨出是男是女。

“我找怜花姐姐,是她约我来的。”

黑衣人点点头,举手示意,要小燕子跟着他走。

小燕子艺高胆大,也不多问,随在黑衣人的身后,行入了一间幽暗的房间中。

“怜花姐姐呢?……”

黑衣人没有回答,转身向外行去。

“我在这里。”屋角幽暗处,行出了怜花姑娘。

屋中很黑,难见到两尺外的景物,但小燕子目力过人,稍作调整,已适屋中的黑暗。

怜花莲步轻盈,一直撞入了小燕子的怀中,才停了下来,道:“你怎么进来的?”

吐气如兰,樱桃小口就要贴上了小燕子的下颚。

“姐姐要我来,我就来了。”

答复的干脆,听得叫人窝心,就是没有说怎么进来的。

怜花笑一笑,道:“没有人阻拦你么?”

“有呀!”燕春风道:“我告诉他们奉命巡查,走到围墙边,借花木掩遮,便越墙而入。”

“噢!瞧不出你小小年纪,还会随机应变啊!”怜花道:“有没有人瞧到你翻越围墙呢?”

“我不知道……”小燕子道:“瞧到了打什么紧,巡夜查哨是公事啊!”

怜花苦笑一下,道:“你是聋子不怕雷,是真的迷糊啊!”

“唉!莲花姐姐是跟我开玩笑了,没有事,我就走了。”

说走就走,举步向外行去。

怜花竟然没有阻止。

小燕子行入花丛,飞跃围墙而去。

“他的武功不错……”暗影中行出了三公主,道:“人也莫测高深!”

“只要开封府消息传到,就可以知晓他的来历了。”怜花道:“看他那股傻呼呼的样子,倒是不像装作。”

“王彤已对我动了怀疑,每夜初更之后,就加派了十几名侍卫,布守四周,这小子不可能避得开那些耳目。”三公主道:“除非,他的轻功已到了踏雪无痕、飞行绝迹的境界?”

“不像啊!……”怜花道:“看他翻越围墙的身法,只能算第二流身手。”

“那就是王彤下的解了,哼哼!明天要金天祥带他去惜春那里,我要好好的查他一查。”

“是!小婢会传话给金天祥。”

小燕子一口气奔回住处,倒头便睡,心中却暗自盘算道:“怜花分明身怀武功,统领怎会说她是一个普通的宫女。

那为我带路的黑衣人究竟是男是女,那隐在暗中,偷听我和怜花说话的又是什么人呢?是不是三公主?

今晚上太大意了,几乎露出了马脚,怜花让我离开,不加以阻止,想是心中对我起疑了?”

想了一阵,立刻暗中运气,平息杂念,沉沉的睡去了。

少年不知愁滋味,尽管小燕子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但一抛开,立刻便入梦了。

第二天,小燕子值班归来,金天祥就来造访,催促小燕了换上衣服,一起离开了宫廷。

他们有侍卫腰牌,出入禁宫不受阻拦。

燕春风心中忖道:金天祥似是一直在监视着我,才能这么快的及时而至,今天这一关绝不好过,必有一些特殊的安排,要小心应付才行。

金天祥只管带头赶路,小燕子装迷糊也不多问,行入了一条清幽巷子里,金天祥才笑道:“老弟,今天时间不多,我先带你去品尝一下京中最好的酒菜,如何?”

燕春风目光转动,发觉这条白石铺成的巷子里,两侧都是高大的砖房,红漆大门,似是一处高贵的住宅区域,不禁奇道:“大菜馆不开设在大街上,会在这么样的一条巷子里?”

“曲径通幽啊!老弟,真正的佳肴美味,只供行家食用,等一下你就会喝到最好的酒,吃到从未吃过的美味……”金天祥神秘的笑笑道:“当然,也能看到绝世姿色的美女。”

“我听人说过,天下美女,尽集皇宫,那些宫娥采女们,果然都长得如仙女一般,难道还有比宫中的女人更漂亮的地方不成?”

小燕子低声道:“那是个什么所在呢?”

金天祥道:“你说的不错,后宫粉黛,都是由民间美女选出来的,美则美,却少了女人那份风情,这个地方的女子,不但貌美如花,而且风情万种,那才是叫男人着迷的地方。”

“噢!有这等地方,那真得去开开眼界了。”小燕子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外面看去,这只是一座普通的宅院,但进了大门,立刻有两个头梳双辫的青衣女子迎了上来。

她们不是很漂亮,但那股迎人的媚笑,却十分动人,细碎莲步,奔行如飞,摆动的柳腰,突显出了炯娜多姿特色。

显然,她们是经过了一番严格的训练。

“这只是两个迎客的丫头,老弟,怎么样?”金天祥道:“是不是与众不同啊!”

“对!宫女们缺少了她们那份迎人笑脸和娇媚神态……”燕春风道:“看样子,这一餐恐怕要花不少的银子吧!”

“银子的事不用你老弟费心,由大哥我请客。”金天祥道:“你老弟只管好好的吃喝、玩乐,尽情享受。”

口气大变,和昨天那种目中无人、高高在上的口气和气势,完全不同。

谈话之间,已近厅堂,两个迎客的少女分列大门两侧,齐声说道:“金爷和贵客请!”

看来,金天祥似是这里的常客。

金天祥大步而入,燕春风紧随身后。

大厅中早已站了个千娇百媚的俏佳人。

是惜春,可惜燕春风没有见过,这位出身魔教,混入内宫的小魔女,经过了一番仔细的装扮,果然是风姿绰约、娇媚撩人。

只见她轻移莲步,躬身一福,道:“金爷,多日不见了,风采更见清雅……。

一指燕春风,金天祥低声地说道:“燕老弟是今天的主客,姑娘要好好的招待。”

悄佳人转向燕春风,先送上一个娇甜的媚笑,道:“金爷的贵宾怎敢怠慢,燕公子,来!小妹为公子带路。”

她胆大的竟然伸出了纤巧的玉手,一把抓住了小燕子的左腕,微笑着向前行去。

燕春风感觉到那柔滑的玉手中,透出了阵阵的热力,攻入肌肤,散向全身,立刻引起了一阵莫名的兴奋,不禁吃了一惊,忖道:一见面就下手啊!赶忙一提真气,护住要穴、经脉,平息下那股兴奋的情绪,但却适可而止,不让对方感觉到他在运功抗拒。

俏佳人拖着燕春风,一口气奔入了大厅后一座雅室之中,才回首一笑,道:“燕公子,你……”

突然一呆,住口不言。

原来小燕子面色平和,神情明朗,一点也没有受到感染、影响。

“我很好……”燕春风轻轻挣脱了左腕,道:“这里很雅致,正是喝酒谈心的好地方啊!”

“酒菜可口,佳人如画……”金天祥步入雅室,道:“这是北京城最迷人的一处好地方。”

惜春恢复了常态,笑一笑,道:“只怕留不住燕公子这样的高人?”

把贵客改称高人,已然表达了心中的惊愕、疑虑。

“好眼光……”金天祥道:“燕老弟是统领大人亲自挑选的新任侍卫,不是高人岂能入选。”

两人对答之间,话里有话,以作呼应,金天祥等于把燕春风的来历作了个简明的介绍。

但这也使小燕子提高了警觉,金天祥狡诈多变,是个不易对付的敌人,对此人要多多留心才行。

“金兄夸奖了,小弟日后借重金兄之处正多呢!”燕春风客气地说。

“对!咱们要好好的交一交……”金天祥大笑道:“春姑娘,摆一席上好的酒菜来,我要和燕老弟喝个痛快。”

“兄弟全力奉陪!”燕春风虽然明知那是一个陷阱,却也不甘示弱。

惜春回头吩咐女婢一声,转望着燕春风,道:“燕公子成家了吧?”

“很惭愧,燕某人生性嗜武,这些年都把时间花在习练武功之上,一出师门,就被马巡抚推荐入宫。”燕春风道:“这成家娶妻的事,只好拖延一些时间了。”

“马巡抚!哪个马巡抚?”

“河南巡抚马文中。”

“好官哪!听说他治理河南,政简刑清,开封府已是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惜春道:“这些传闻不知是真是假?”

“是真的!”

酒菜上的很快,就这么谈几句话的工夫,佳肴已川流不息的送了上来。

似乎是早已有了准备。

酒席间,惜春施展出娇媚的攻势,不停的劝燕春风喝酒,小燕子豪气干云,来者不拒,酒到杯干。

金天祥酒量亦豪,不停的和燕春风拼酒干杯。

就这样,菜还没有完全上完,燕春风已醉的人事不省,一跟头栽倒在地上。

金天祥连推数次,燕春风恍如不觉。

惜春冷冷一笑,道:“酒里已放了三日醉,没有三天三夜的工夫,绝不会醒过来的。”

金天祥道:“今夜三更之前,一定要带他回去,否则,必会引起王彤的追查,那就不好应付了。”

“只管放心,三日醉虽然霸道,但解葯神效无比,葯到酒醒,等三公主芳驾到来,是杀是放就由她决定了。”

“三公主也要来啊?”

“不错,怜花传来讯息说,这小子似忠厚又似姦诈,连三公主也瞧不出一点眉目,所以要亲自检查审问。”惜春道:“你能带他来此,也算大功一件呢!”

金天祥苦笑一下,道:“想不到啊!昨天我还不屑和他多谈,今早却得到令谕,要我带他到此,而且,三公主也要亲自赶来,当真是一桩大大的意外事件,这小子十分年轻,难道真有什么过人的本领不成?”

“金天祥,我如不下三日醉,你和他硬行拼酒,是不是能拼得过他?”

“这个……很难说了!”金天祥看了惜春一眼,道:“也许在下不是敌手?”

“你根本就喝不过他……”惜春站起身于,道:“走!把他架人刑室,先上刑具,三公主随时就会赶来。”

金天祥正想叫人,惜春已伏身抱起了燕春风,当先行去。

看上去瘦瘦弱弱的惜春,抱起燕春风那么修伟的躯体,竟似毫不吃力,步履如飞。

燕春风清醒过来,发觉全身衣服都被脱去,只留了一条短裤,双手双足都被粗逾拇指大的铁圈,扣在特制的铁架上。

一大间青石砌成的屋,四周不见天日,室中燃着两支竖起的火把,照得满室通明。

一个水绿衣裙的少女,端坐在一张太师椅上,两侧站着惜春和怜花。

绿衣少女脸上戴了一副青铜面具,似是不愿让小燕子瞧到本来面目。

“怜花姐姐,这是怎么回事啊?”

“燕老弟,好汉不吃眼前亏,识时务者为俊杰,实话实说,可以少吃一点苦头。”

转头看去,只见金天祥站在左侧,手中提着一条皮鞭子。

“金兄,你怎么变成行刑手了?”燕春风笑道:“你是三等侍卫的身份啊!”

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小子,什么辰光了,他还能笑得出来?

“燕春风……”端坐在太师椅上的绿衣少女开了口,道:“老实回答我的问话,免得皮肉受苦,我知道你练了一身好功夫,也许不在乎鞭子的抽打,但分筋错骨却可以使一条铁铮铮的汉子,变得软弱求饶……”

“你是三公主了!”燕春风笑道:“见你一面可真是不容易啊,弄得我如此狼狈不堪啊?”

“住口!”惜春冷冷说道:“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金天祥,先抽他二十鞭子。”

坐着的绿衣少女没有阻止,金天祥扬起了手中的皮鞭。

“小燕子—…。”怜花开了口,道:“你熬不过的,弄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回 宫中除姦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