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16回 施救公主

作者:卧龙生

黑罗汉和白羽道长都换了侍卫的衣着,和王重山、小燕子四个人护卫着三公主,进入了听蝉院内。

一路上,小燕子已和三公主商量好对付二个魔教长老的计划,约定好了动手的暗号,三公主暗号一出,就来个先发制人。

听蝉院并不太大,但三公主进了听蝉院后,竟然已不见两个魔教长老。

八个照顾三公主生活的宫女,集中于花轩之内,虽然都还活着,但一个个面目呆板,神情木然,一看即知受一种异术的伤害。

控制。

她们分坐在花轩的木椅上,有如泥塑的形像一般。

“好像,已有讯息传入了听蝉院……”王重山说:“两个魔教长老已然离去……”

“他们还留在这里,没有离开……”黑罗汉道:“三公主请想一下,他们可能藏在什么地方?”

三公主目光转动,四下探视一阵,低声道:“小燕子,听到一种尖啸的哨音,就尽快点我穴道,千万记牢!”

燕春风点点头,道:“公主,这些宫女会不会武功?”

所有的人的目光都四下探视,以找出两个魔教长老的藏身之处?

只有小燕子两道眼神,不停地在八个宫女身上打转。

她们都是干中选一的美女,个个都具有相当的姿色,大概是同一批选入宫中的美女,年纪想仿,都是二十左右的年龄。

二十岁对一个宫女而言,已算是很资深了,在宫中至少有三年以上的时间。

“学过一些粗浅的武功……”三公主说:“那只是为了强身之用,练些气力,也方便她们的工作。”

“她们的身手比怜花姐姐如何?”小燕子突然转过话题,双目炯炯的投注在怜花身上。

“怜花到西域之后才习练武功,大都是我亲自传授的,当然,也跟惜春练过一些魔教身法。”三公主代替怜花作了回答。

“原来如此!”小燕子道:“怜花姐姐,不要见怪,他们告诉我你完全不会武功,但就小弟看,你一身武功不在一般的侍卫之下。”

“公主传了我正宗心法,我日夜苦练,才保住了灵智不昧,没有沦入魔道。”怜花道:“当然,三公主全力维护、抗争,才是我未进入魔教的最大原因。”

“怜花姐姐,你仔细的看看这些宫女,她们是不是本人……”

小燕子道:“要仔细啊!莫要被她们的易容术给骗了。”

怜花微微一怔,开始检查八个宫女。

她看得很仔细,全身都搜查得很清楚。

“确是她们本人……”怜花说:“也都还好好的活着,奇怪的是,她们身上似是散发出一股怪异气息……”

小燕子急急说道:“是不是一股淡淡腥味?”

“不错!”怜花道:“她们的内腹之中,好像还有一股气在流动。”

“快,点她们的晕穴……”小燕子道:“让她们熟睡过去。”

“为什么?”怜花有些不解。

就是这一刻的耽误,一缕柔细的笛声,传入了耳际。

八名呆坐的宫女,突然睁开了双目,手脚挥动,霍然站起。

变化连续发生,小燕子也不禁微微一怔,不知该先对付这八个宫女,或是先扑杀吹笛的人?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小燕子飞身而起,扑向一片花树丛去,准备先抓住吹笛的人再说。

那里是笛声传来的所在。

就在小燕子飞身而起的同时,一阵尖厉的哨声,突然响起,传入了耳际。

三公主的脸色一变,立刻盘膝坐下。

小道士一个悬空筋斗,翻入花轩,长剑出鞘守在三公主的身侧。

怜花听吩咐出手点穴,但只点中两个,其余的六个宫女已开始行动,粉拳连绵,击向怜花。

这些宫女本只是练过一些强身的本领,但此刻一出手,却是攻势猛烈,尤其是击出的拳势、力量十分惊人。

往日里,怜花要对付这六个宫女,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此刻,却被六个宫女逼得全力招架。

她们的脸上沁出汗水,似是生命中的潜力,正被一种力量激发出来。

王重山、黑罗汉紧随着跃入花轩,打量了轩中情势一眼,黑罗汉低声说道:“小王,帮助怜花,先把几个宫女放倒,我去接应小燕子。”

就在黑罗汉飞身离去时,三公主也同时站了起来,缓缓抽出长剑。

“小心公主……”怜花早已料知三公主必有反应,一直在暗中留心着,见她宝剑出鞘,立时呼叫出声。

小道士白羽是武当派后起之秀中第一高手,身子一转,面对三公主,但三公主的宝剑已刺了过来,小道士长剑早已在手,扬手架住剑势,道:“公主,我……”

三公主剑如闪电,小道士一句话还未说完,三公主已攻出了七剑,把白羽迫退了两步。

这就激起了小道士的好胜之心,忖道:一道飞虹苟慧月被誉称中原武林中第一女剑客,你是她门下弟子,但你这公主身份使你高高在上,想和你过手几招,实非易事,难得今日有此机会,倒要领教一下了。

心中念转,手中长剑加紧反击。

刹时间,寒芒飞旋,只见两道白光飞转交击,凛烈的剑气使得怜花衣袂飘动,肌肤生寒,忍不住大声叫道:“公主,你不能伤了道长啊,小道长,公主是心神受制,身不由己,你要手下留情。”

激烈的搏战,招招都可能制人于死,剑剑都可能击中要害,就算有人想手下留情,也是有所不能。

小道士目前的处境,就是如此,他已尽展所学,但三公主剑法的凌厉,大出他意料之外,不禁气势一挫,暗道:盛名之下无虚士,一道飞虹的威名果然不小。

但觉左臂一凉,鲜血透衣而出。

原来,小道长左臂中了一剑。

这一剑是白羽出身以来,第一次受到的伤害,但也激起了他的拼命之心,长啸一声,绝招疾出,一连三剑,倒是把三公主的剑封住了。

但三剑之后,立刻又为三公主的剑势罩住。

技差一着,束手缚脚,三公主剑技精绝,小道士虽已得武当剑法真传,但却无法阻止三公主凌厉的剑势。

鲜血染红了白羽道袍,看上去怪可怕的。

事实上,小道士的体力亦正在快速的消退中,失血过多,已使小道士的体力不继。

幸好,王重山已制服了六个宫女,回头看小道士身陷危境,随时有可能被三公主一剑刺死,心中大急,怒喝一声,挥剑而上。

两人苦战三公主,也只是暂时把局势稳了一下。

因为三公主的精绝剑招,莫测的变化,立刻把两人圈入了剑光之中。

两人合手,仍非敌手。

怜花望着激烈的拼杀,尽管心急如焚,但却无法帮忙,三支剑划出的森寒剑气,波及到五六尺外,根本无法接近。

眼看到小道士、王重山已险象环生,看样子,在十招内两人都有可能血溅剑下。

但怜花的喊叫声,却招来了黑罗汉。

目睹形势,黑罗汉不禁一呆,来不及再问怜花,立刻加入战圈。

小和尚用的兵刃不是戒刀,也不是禅杖,而是七个衔接的金环,名字叫作七巧环。

金环用活口衔接,可以在搏斗中,松开活口,飞出伤人,可以拆开施展,也可合在一处当软鞭对敌。

那是一种极具变化之妙的兵刃。

小和尚金环舞动,接下了三公主的剑势,一面高声说道:“小道士,快些下去,包扎一下伤势。”

小道士倒是不再逞强,低声说道:“公主剑招变化莫测,你要小心点。”疾快退了下去。

黑罗汉金环抡开,带起强劲的风,完全是一副强攻硬打的架势。

事实上,小和尚也暗存了一试公主剑招的用心。

一道飞虹苟慧月在武林中的声誉,一度凌驾于少林、武当之上,这就使小和尚心中有些不服。

这种潜隐的意识,如若没有机会,那就一生不会表示出来,因为,黑罗汉不可能去找苟慧月,要求印证武功,何况,小和尚这个身份也不够向苟慧月挑战的资格。

但今日,遇上三公主这个身份,小和尚潜在的意识发作了,借机会领教一下剑招的心愿,立刻萌生出来,而且十分强烈,无法遏止,一出手就亮出了看家的本领。

这七个金环各重二斤,七环合计再加上连接钢扣,足足有十六斤重,虽然算不上重兵刃,但比一般的刀剑却是重了许多,小和尚以全力施展,倒也有横扫千军的气势,一面低声说道:“小王,下去照顾白脸道士的伤,三公主交给我小和尚了。”

王重山早已用尽了精奇的剑招,内心中亦早已承认不是三公主的敌手,何况,剑术高过他甚多的师兄,已伤在对方的剑下,不退下去也帮不了小和尚多大的忙,当下一收剑势,退出了战圈。

这时,怜花正在帮小道士包扎伤势,剑伤并不太重,只是伤后仍然力战不退,失血过多,使小道士的元气大伤。

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更见苍白了。

黑罗汉大展神威,金环在内力贯注下,抖得笔直,硬对三公主的剑势。

环剑相击,火星迸射,三公主手中之剑大都被震荡开去。

三公主神情似是有点痴呆,竟然连番以长剑封接黑罗汉的金环。

直吃过三次大亏之后,才改变打法。

但剑势一变之后,小和尚立刻被迫落下风。

小和尚久走江湖,论见识之广,实战经验之丰,那可是三公主难及万一,见风转舵,立刻改采守势,同时,心中也明白了一件事,苟慧月实至名归,三公主剑法的精绝,非他能及,如若不是她心神受制,换作平常时刻,他根本无法接下对方十剑。

明白了敌我形势,小和尚的打法是但求无过,不求有功,把门户守得十分严紧。

最重要的是三公主打法有些呆板,很多的精奇剑招,变化不活,才使得小和尚暂时保住了一个勉可不败的局面。

此刻,小和尚心中最大的希望,是小燕子快些回来。

他知道小燕子得天独厚,为号称天下第一奇人垂青,破例收列门墙,传授绝技,王彤一枝内宫收藏的千年参王,帮助他突破了时间限制,两年多的时间,步入了上乘境界。

但小燕子的技艺究竟到了什么程度,小和尚并不清楚,而且,也很想见识一番。

今日,应该是最好机会。

小道士受了伤,自己也早在心中认输,如果,小燕子能胜得过三公主,今后,为他挎刀效命也就心甘情愿了。

就在小和尚心神不属,略一闪神时,三公主的剑竟如毒蛇一般,穿过七巧环,刺向咽喉要害。

这时,小和尚已失去封架的先机,唯一的办法只有闪避。

他经验丰富,一吸气,立刻向后退出了三尺。

但长剑竟如影随形般,疾冲而进。

小和尚暗叫一声罢了,想不到我和尚竟会毙命于此。

因为,他已完全无法摆脱那刺向咽喉的一剑。

王重山看到了小和尚的危机,小道士也看到了,只不过,两个人却无法援救,变化太快了,快得令人措手不及。

但小燕子此时飞进来了,快得比真的燕子抄水还快,快得如一阵疾风。

就在剑尖距离小和尚咽喉寸许时,突然停住了。

原来,小燕子一只强而有劲的右手,抓住了三公主的右腕,硬生生的将向前推进的剑势,给稳了下来。

小和尚一侧头,绕过剑势,拍拍光脑袋,道:“小燕子,你再晚来那么一丝丝的时间,小和尚就进了鬼门关。”

“实在很危险!”小燕子道:“你怎会如此大意,这一剑能架不能闪!”

“为什么?”王重山有些愕然。

“这是飞虹剑法中的一记绝招,名叫‘穿云射目’……”小燕子道:“是直进剑招,只要被它乘隙而入,就是取命的一剑,不过,倒也是有些奇怪……”

“奇怪什么?”小和尚道:“小和尚命大才撞得天鼓响,你才不早不晚的及时而至。”

“我是说,三公主这一剑,应该会更快一些的,但竟然被我及时阻止了……”小燕子道:“是不是公主有意手下留情……”

回头看去,只见三公主面色铁青,双眉紧锁,一脸都是痛苦之色。

原来,小燕子用力很大,使三公主全身都无法挣动。

“公主毒性发作,心神受制,所以剑法自是不像平常灵活。”怜花叹息一声,道:“她以自己深厚的内功反抗、挣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施救公主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