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子传奇》

第17回 降魔驱虫

作者:卧龙生

一道飞虹苟慧月开始分派职务了。

“小燕子,你和老身负责擒拿下虫的人。”

苟慧月目光一掠黑罗汉和白羽道长,又道:“你们两人担任守卫的责任,以阻止他们的去路,务求一击成功。”

“可是晚辈已搜查过听蝉院……”小燕子道:“找不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他们躲在我练功的密室中,那里铁门石壁,深处地下……”

三公主道:“要攻入密室,只怕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行。”

“力敌不如智取!”黑罗汉道:“但重要的是先要了解他们是否怕死?”

“魔教中人顽固悍强,不到绝地,他们不会自刎。”三公主说出了她的看法。

苟慧月道:“你是黑罗汉七巧僧吧?”

“正是小僧。”

“好,江湖上传说你智计百出,说说看,你有什么办法?”

“小和尚的看法,应该采用水、火攻势最为有效……”

“好办法!”苟慧月道:“老身到此的消息绝不能泄露,以便出其不意,一击成功。”

黑罗汉说出了一番计划。

三公主练功的密室,在一座厢房之下,小和尚的决定是先用烟熏再火攻,二十担干柴在密室口处燃起,加上一些桐油,火势燃得很旺,强烈的浓烟抵隙而入。

两个魔教长老果然是隐藏在密室之中。

他们并没有把这些侍卫放在心上,只是计划引发三公主的虫毒,让三公主展开一场屠杀。

他们知道三公主的剑法精绝,也就乐得袖手看热闹了。

他们第二步计划是,召集汇聚在京中的魔教弟子,要他们两天后集齐人手,准备大闹皇宫,最好一举把皇帝老儿抓住,这就养精蓄锐,躲在地下密室中打坐调息。

这一段时日在宫中蛰伏,他们对宫中的实力已有了大概的了解,召集了分配在京中的魔教弟子,力量足可一拼。

但他们却未料到小燕子和黑罗汉这股突然出现的力量。

他们心目中唯一的劲敌是摘星手王彤。

浓烟加上扑鼻慾呕的桐油气味,两个武功精深的魔教长老也一样无法忍受。

一切都如黑罗汉预料,一个时辰之后,他们打开密室的铁门冲了出来,挑开一部分燃烧的干柴,在浓烟中飞扑而出。

久闻魔教技艺,小和尚存着一试之心,见两个黑衣人由浓烟中飞射而出,迎面就是一掌。

黑罗汉是诚心试试,双掌竟然接实。

蓬然轻震中,黑罗汉跃起的身子,被震退五六尺远,落着实地。

但那黑衣人受到掌力一阻,也向下落去。

那正是烈火燃烧的地方,衣服虽为火势燃着,但人却没有受伤,第二度飞身跃落在庭院外面,就地一滚,熄去了火势。

这等放火逼敌的大阵仗,王彤也不敢自作决定,面报皇帝,请旨裁决。

皇帝要王彤早作准备,不要使火势失控,一切都照王彤的意思去办。

但王彤瞧得出皇帝心中的不快,对魔教中人潜入皇宫的事,有些不满。

皇帝没有责叱王彤,但也没有细问详情,更没有片言一语赐问三公主,显然是对三公主已不满意。

爱女虽然重要,但把魔教中人隐匿宫中,影响到皇帝的安全,更是赐死的大罪,能不追问,已经是皇恩浩荡了。

两个黑衣人落入庭院,苟慧月、小燕子迎了上来。

四周数十个侍卫,虽未逼近,但却采取了合围之势。

黑罗汉、小道士、王重山挡在密室前面,已有十几名侍卫入室放火。

小燕子打量敌人,发觉怜花说的不错,两个人虽是一男一女,但却一般的高大,男的赤手空拳,女的手中却提着一枝鸠头杖。

苟慧月打量两人一眼,冷冷说道:“哪一位是万虫门中人?”

“老身出身万虫门,但现在已身为魔教长老!”黑衣老妇人冷冷说道:“看今夜这个阵仗,你们是准备动手了?”目光转动,四下打量。

这时,天色已暗,夜幕将垂。

但王彤早已有备,低喝一声:“亮灯!”

刹那间,火光闪起,亮起了十几支火把,还有五盏孔明灯,分由不同的方位照射进来。

整座的听蝉院,都在火光的照耀下。

苟慧月看四周防守的布置,估算敌人已完全失去了黑夜遁逃的优势,才淡淡一笑,道:“听说万虫门中,能够施下活虫的只有少数几人,想来,你在万虫门中的身份,定然是很高了?”

“不错,你可是想试试老身施下活虫的手段么?”

“可以。不过,你先回答我几问题?”

“那要看老身是否高兴回答。”

“为什么要投入魔教?”

黑衣妇人冷冷一笑,道:“你问得太多了!”

突然一扬右手,两点绿芒疾飞而至。

面对着会施放活虫的人,一道飞虹苟慧月也不敢心存大意,立刻拔剑击出。

剑入手,已飞起一道寒芒,眨眼间,竟在身前布成了一片寒网剑幕。

剑势之快,真叫人目不暇接。

那两点绿芒,竟被剑势劈斩成一片片碎屑落下。

苟慧月感觉到着剑处,毫无力道,落地的碎屑,微带血腥。

似是一种活的小虫。

可惜,已被斩碎,看不出那是什么样子的小虫。

黑衣老妇人脸色一变,道:“你是什么人?”

她从未见过这么快的剑招,不禁心头一寒。

苟慧月没有回答,也不容她再施袭击,长剑一摆,攻了过去。

剑如撒布渔网,化成一片光幕罩了下来。

小燕子也同时出手,攻向另一个黑衣人。

他诚心要在苟慧月面前,施展一下本领,看来人未带兵刃,竟然也不亮剑,飞跃扑击,攻出一掌。

黑衣人冷哼一声,举掌迎击。

双掌接实,黑衣人突然发出了一声惨叫。

原来,小燕子一出手就用出天雷神掌,一股强大的掌力中带着猛烈的热力。

黑衣人干思万想,也未料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侍卫,竟然身怀绝技,掌势相触,立时被震断了右腕。右掌的肌肤也变成黑色,似被火焚。

苟慧月也制住了那黑衣妇人,一剑刺穿了对方左肩,同时点了两处穴道。

两个黑衣人的武功不是很差,只是他们遇上了中原两位最高的高手,只一个照面,双双受伤被擒。

王彤带走了那黑衣男子,苟慧月却把那黑衣妇人带入一座雅室之中。

黑衣人身上有六处穴道被点,虽然身怀异术,却是无法施展。

苟慧月冷冷地说道:“解去三公主身中的虫毒,我就放你一条生路,解开你的穴道任你离去,不肯答应,我就一剑一剑斩你,斩到你答应为止。”

黑衣妇人道:“老身死了,就再也没有人能解去三公主的虫毒了。”

苟慧月长剑一挥,斩去了黑衣妇人右手一根小指,道:“胡说八道,我只要花些工夫内力,仍能解去三公主身中的虫毒。”

黑衣妇人想不到苟慧月下手如此狠毒,一句话就斩了一个手指,不禁一呆。

苟慧月又道:“你答不答应?”

剑光洒落,又断一指。

黑衣妇人吁一口气,还来不及答话,苟慧月已冷冷地再道:“这一次,我要刺瞎你一只眼睛。”

黑衣妇人吃了一惊,急道:“且慢!”

“答应了,是么?”苟慧月冷厉的剑芒,已指向衣妇人的左眼。

“好。我治好她的虫毒,你真的会放了我么?”

“我答应了你,就不会食言,但你如想借故要什么花样,那就有你的苦头吃了。”

“好!先把三公主平放在一张木榻之上,再准备好一瓶上好的烈酒……”黑衣妇人目光一掠苟慧月,道:“还要一只肥壮的公鸡。”

“还有么?”

“够了,就是这两样东西,但行法引虫之时,一定要解开我的穴道。”

“可以,我希望你不要搞鬼,我出剑很快,在我全神戒备之下,你连寻死的机会也没有。”

“我已领教过了,只希望你答应的事,不要变卦!”

三公主被安排在一间雅室中,躺在一张木榻上。

为了使她安静,苟慧月点了她的睡穴。

黑衣妇人把烈牺倒在一个瓷碗中,燃了起来,立时泛起一片蓝色的火光,然后,由身上取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了一些金色的粉末,投入了火光之中。

一股怪异的香味,混入了酒味之中,布满全室。

苟慧月提剑站在那黑衣妇人身侧,严密的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

小燕子、黑罗汉、王重山、怜花分站雅室四周。

黑衣妇人双手在三公主小腹处不停的揉,口中念念有词。

大约一刻工夫之久,黑衣妇人突然站起身子,抓起公鸡和桌上的小刀,右手一挥,斩断了鸡头,一股鲜血疾喷而出。

三公主的鼻孔之中,似是飞出一点绿芒,急急射入了鸡身之中。

没有人看清楚那是一个什么东西,但却都看得心生寒意。

黑衣妇人立时把鸡身投入了燃烧的烈酒之中,道:“好了。”

苟慧月道:“那是什么东西?”

黑衣妇人道:“老身养的活虫,它已习惯于寄身在三公主的身上,如不把它熏醉烧死,我怕它会再找上三公主,所以,只好牺牲它了。”

苟慧月道:“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动物,能不能让我们开开眼界?”

“不行,这是老身的秘密,至少今天不行,下一次我们如果还有见面的机会,也许老身会让诸位瞧瞧。”

苟慧月道:“我答应放了你,绝不改变,不过,要等到三公主完全恢复之后,你才能走。”

黑衣妇人道:“她现在已经恢复了,你解开她的穴道,立刻可以证明。”

苟慧月沉吟了一下,解开了三公主的穴道。

三公主挺身坐起,道:“师父,就是她,在我身上下虫!”

“我知道……”苟慧月道:“她说你虫毒已解,试试看,是真是假?”

三公主运气相试,果然虫毒已解,立刻精神一振,随手抓起了长剑,指着黑衣妇人道:“我被你折磨了一年多,内心积存了无限的怨恨,来吧!我们公公平平的放手一战,生死无怨!”

黑衣妇人冷笑一声,道:“三公主,不要逼我,凭着真实的武功,也许我非你之敌,但老身还有自救之道,逼我拼上老命,三公主未必一定能讨得好去!”

“云儿!……”苟慧月拉一把三公主,道:“我已经答应她,只要不再暗动手脚,就放她离开,你不会让为师失信于人吧!”

“弟子不敢!”三公主欠身说道:“那老妖妇以虫毒制我,一年多来,把弟子折腾惨了……”

“那也不能怪我,咱们彼此敌对相处,自然是各为其主了”你可以走了!“苟慧月冷冷的打断了黑衣妇人的话,道:“希望你尽快离开京师,下次再遇上,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黑衣妇人叹息一声,道:“很好,苟女侠名不虚传,果然是言而有信,老身这就离开了……”

黑罗汉一横身拦住了黑衣妇人,道:“不好意思啊,小和尚不是找麻烦,只是想向你老人家请教两件事情?”

黑衣妇人精通汉语,点点头,道:“好吧!你这小和尚挺有礼貌,你问吧,不过,不能说的,老身可不一定会告诉你。”

“三公主身中的虫毒,日后会不会再发?”

这确实是一件令人关心的事,只不过,小和尚却最先想到。

“不会!”黑衣妇人道:“她中的是活虫,虽然老身随时可要它发作,但只要除去身中虫母,就完全摆脱它的毒害了。”

黑罗汉点点头,笑道:“好!你老人家虽非中原人氏,但倒也有中原英雄的豪情坦然,佩服,佩服。”

一顶高帽子扣过去,那黑衣妇人脸上竟也泛起了笑容。

打铁趁热,小和尚接着问道:“第二件事问的有点过份,不过你如肯说出来。可以使我们大广见闻,那可是一件大大的荣誉啊!”

“老身能说的自然会说,不能说的,老身也不会被你骗出口来!”

“苗疆虫毒大都是放在食物茶水之中,让人服用,那应该是一种粉末之类的葯物,你老人家这活虫是怎么让人吞下去的?”

黑衣妇人脸上泛起了一股颇为自负的神色,道:“不错,苗疆的万虫门中确有很多下毒的高手,下虫的方法也叫人防不胜防,真正能役施活虫的人却是屈指可数了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降魔驱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燕子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